「相看兩不厭 只有敬亭山」

清風


【正見網2019年10月12日】

「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

一般認為李白的這首《獨坐敬亭山》的寫作目的不是讚美景物,而是借景抒情,藉此地無言之景,抒內心無奈之情。我近日偶然再次讀到此詩卻有了另外的感悟。

李白好道,也是一個修煉人,仕途失意後在修煉方面比較精進,也修到了一定的層次。我們知道任何物質都是有生命的,山也是如此,而天目達到法眼通層次是可以和物質溝通的,這首詩的後兩句就是講的李白用功能和敬亭山溝通,他們彼此交流得很愉快,所以才"兩不厭","看"在這裡是交流,溝通,對話的意思。前兩句表面上是借寫景表達李白的孤獨和失落,其實是講環境的安靜,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能深度入定,在一個人聲嘈雜的環境中一般層次的修煉人很難靜得下來更不用說入定了。

李白和敬亭山的溝通是超越常人層次的,具體的內容也絕非一般士大夫的功名,這次入定的時間也比較長,帶給李白很大和持久的愉悅,所以李白寫下此詩作為紀念。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詩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