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

阿根廷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08日】

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八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還年少。那時候我姐姐已經修煉,並且鼓勵我也修。但當時十五歲的我,不願意放棄常人的樂趣,比如和朋友出去逛街,參加派對等等,而未走入大法修煉。不過,我雖然年少,但已有惡疾纏身。我的腮腺經常發炎。從記事開始,就記的自己經常在床上發燒好幾個禮拜。醫生說,這個病會伴隨我一輩子。

得法的前一年,可以說是我人生的低谷。我非常叛逆,經常在朋友家聚眾狂歡。學習成績很糟糕,差一點留級。而不幸的是,這種生活方式將年少的我引入歧途。我吸毒、酗酒、抽菸,甚至和異性發生不良的關係。我在迷中越陷越深。儘管我認定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但總是感覺內心空虛,進而身體也開始出現症狀。

那段時間,每次入睡後,我就開始感到麻痹,動彈不得。我甚至感到某個東西在抓我的脖子,並纏繞我的身體。於是我告訴媽媽和姐姐,如果在我睡覺的時候,聽到我掙扎的聲音,一定要把我搖醒。結果每天晚上都需要她們幫忙把我叫醒。這樣折騰了幾個月,我感到精疲力盡。後來有天入睡前,我跟自己說,這次我乾脆不掙扎了,或許也不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那天晚上,我又進入了那個狀態,這次我沒有掙扎。後來我看到自己進入了一個通道,周圍的一切都很清晰可見。我忽然意識到正在發生什麼,我對自己說:「你要死了!」然後我開始掙扎,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費勁。後來我終於醒過來,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我決定先讓自己冷靜一會。但我漸漸被絕望的情緒淹沒:我無法理解,自己為何連睡覺這種最簡單的事情都無法辦到。

得法——感受神奇 心胸充滿喜悅

大約一年後的一個暑假過後,我忽然感到分外的空虛,不明白自己為何還活在世上。一天晚上,我來到姐姐的房間,向她借《轉法輪》來讀。當讀完第一講,我感覺自己坐在師尊的手掌上——這是我能描述的,唯一貼近那種感覺的形容。我感到特別的安全,心胸充滿了喜悅。而我的生活也立即發生了轉變。我戒了煙,戒了酒,斷了狂歡的派對。自己也更加冷靜,成為更有尊嚴的人。

經過一個月的修煉,我睡覺已經完全沒有干擾。不但如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祥和,這是我之前做夢也想不到的。

當早上去上早學,我試圖早點起床,因此我至少可以閱讀一講《轉法輪》的一部份章節,另一部份則在公交車上閱讀。

那年我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應該在方方面面都要做的更好,(在常人中)成為一個更好的榜樣。就這樣,我漸漸成為更好的學生和大家的夥伴。

我的成績提高很快,老師們驚訝於我的轉變。我也趁這個機會告訴他們大法,以及我如何從大法中受益。

感謝師尊安排,使得我有機會向班上的同學們洪法。當我告訴老師,我的轉變是由於修煉大法的緣故後,她便邀請我教班上的同學煉功,從而使我可以向他們更加深入的介紹大法,以及修煉大法的美好。

師尊時刻激勵著我們

隨著我走入修煉,考驗也隨之而來。我的母親反對我修煉,每次看到我學法或煉功,她都會發怒,對我大吼,讓我停止。

有一天,我在房間學法。她又進來對我大吼,並且侮辱大法。我情緒很低落,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間我看到她的身旁圍繞著幾位師父的法身。我瞬間明白這是師父在鼓勵我,點化我這是對我的考驗和消業。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這種情況持續發生了多次。通過與同修們交流,我認識到需要跟媽媽溝通,讓她尊重我修煉大法的決定。而且她應該理性的認識到修煉大法是一件多麼好的事情,只會讓我的人生受益。於是我本著正念跟媽媽溝通,她終於理解了我,不再質疑我對大法的信念。

我想交流的另外一個故事是,我從一個翔實的夢境中所得到師父的啟示。在夢中,我正在巴士站等車。忽然看到三個人從遠方走來。她們離我越來越近,中間是一位散發著輝光,非常美麗的女士,兩邊各有一位男士相隨。她們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再仔細一看,原來那位女士是擁有一對巨大翅膀的天使,兩邊跟隨的是她的護衛天使。她走近我,直視著我說:「你一定要堅持修煉大法,無論發生什麼。你一定要堅持到底。」這時候,我意識到她就是我,她是我某種形式的元神,來跟我傳遞信息。接著,她帶我去了某個餐廳。那裡好多人在舉辦慶祝活動。她們中有我認識的,有陌生的。但是我感受到,他們是我世界的眾生,歡慶被大法救度。

修去對色慾的執著

當我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就有一些進食的問題,比如厭食症和貪食症。我吃飯比較困難,有時候幾天都不吃東西,只是喝水。這導致我有時候會忽然昏厥,我的健康也很脆弱。

到了青春期,我的執著多起來,比如愛美,妒嫉,虛榮等等。我交往了多個男朋友,甚至發生了兩性關係。我一直深深為這些所為而懊悔。因為這些行為讓我過早就形成了對色慾的執著。

在修煉之前,我正在和一個男孩約會。我很快就愛上了他。他是我一個朋友的哥哥。每次我去這個朋友家玩,都會看到他,逐漸就培養了感情。

有一天,朋友跟我說,她哥哥實際上已經有女朋友,而且相處了好幾年了。我簡直無法相信所聽到的。但我還是決定不再與她哥哥接觸。

修煉了幾個月後,有一次我去朋友家玩,卻和她哥哥不期而遇。他執意要和我談談,認為我們應該建立正式的情侶關係,我當即拒絕了他。

事實上我當時是心動的,但是我知道這是針對舊勢力強加在我身上的色慾所做出的考驗。他希望和我發生些什麼,但是我還是不斷的拒絕他。這樣僵持了差不多一個鐘頭,忽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跟我說:「你是一個魔鬼。」我意識到對方正被魔鬼利用,想把我拉下去。當我認識到這一點,對方忽然走開,用一種很疑惑的眼神望著我。此時我也感到這一關被化解了。這是我修煉初期所經歷的考驗之一。然而,隨著修煉的深入,更多根本性的考驗接踵而來。

由於有一個良好的學法環境和紮實的學法基礎,我得以通過大多數的考驗。而每通過一次考驗,身體便感覺進一步純淨和輕盈。

有一次在夢中出現色情的東西,我立刻制止了它。醒來後,我開始為正在我們城市進行的「真善忍美展」發正念。坐在那裡,我感覺身體在提升。當我要仔細確認一下,卻砰的一聲,自己跌回到了座位上。

不過過了幾年,因為放鬆了學法,色慾的執著開始增強,我也不如以前那樣,可以堅定的通過色慾的考驗。

在我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一年後,我開始忙於多個項目。後來我跟家人一起出去度假。在常人堆里泡著,又疏於學法和煉功,我完全不象一個修煉人。而且最不幸的是,我犯了色戒。犯了色戒後,我感覺自己象一個鬼一樣——我只能這樣形容當時的狀態。我感覺自己如同死屍。我沮喪了很多天,完全無法原諒自己犯的錯誤。我的所為辜負了自己的眾生和師父。度假歸來後,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有勇氣跟同修敘述我的所為。而心中的痛楚卻一如既往。

我本以為通過曝光這件事情,我的痛苦可以稍微減輕,但事實並非如此。我看到自己還是有很多執著心沒有清除。我認識到自己還是用很膚淺的方式對待修煉。之後我開始更深入向內找、嚴肅對待自己的執著。

我找到了很多還很強烈的執著心,比如:妒嫉、爭鬥、挫折感和情等等敗壞物質。我看到自己的很多執著,但是不知道如何從根本上清除它們。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後來我嘗試和以前一樣,繼續參與一些項目,參加同修們的學法。不過,我從色慾的執著走入了另外一個極端。我開始暴飲暴食,完全不注重外表。後來很多衣服都穿不下了,我看起來象男人一樣,總是穿著寬大的裙子,而且經常穿黑色的衣服。同修們看到我這樣,善意指出,修煉人應該展現美好的形像。顯然,從我的外表可以感受到我內心的不安。同時,因為情緒失落,我開始睡很多覺。我想「麻痹自己」,忘記之前的所作所為。

然而不幸的是,我又掉入了色慾的執著中。那時候,同修們問我是否有什麼不對勁,她們看到我工作無精打采。我只是告訴他們感覺很糟糕。但是還是難於啟齒公開自己所有的所作所為。我變的狡猾,我害怕丟面子,儘管我已經曝光了一些事情,但我有所保留。所以我也趁今天這個機會把這些事情曝光,徹底解開長期困擾我的枷鎖,清除舊勢力的安排。

如今我已修煉多年,但仍舊有很多執著心未能清除。比如我一直有強烈的,找一個伴侶的想法。所以我和男性接觸的時候,會更加謹慎。在對待兩性關係方面更加嚴肅。

我希望自己的交流可以幫助其他同修避免和我走同樣的彎路。並且要知道對待別人要保持誠懇,這樣才能幫助我們在修煉上提高。

歸正自己 否定舊勢力

二零一二年,我參與了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神韻推廣。我樂此不疲,夜以繼日,風雨無阻的在城市各個角落參與推廣。這也是我修煉以來,第一次有如此深刻的感受。從之前我只是在家鄉參加過幾次洪法,到這次全職參與一個項目,感覺被錘鍊成熟了很多。

那段時間,每次出發去推廣前,同修們都會有一些交流。那時票賣的還不太好,所以作為一個整體,大家需要互相交流,消除間隔,不給舊勢力鑽空子。

但前三天的交流對我而言真是糟透了,巨大的壓力使我只想趕快離開:有一位和我從同一個城市來的同修,在神韻協調錶現得非常激進,而且她在聽其他同修交流心得時,不斷嚷嚷,甚至語言傷害學員,其行為已不象修煉人那樣——「善」和「慈悲」。這位學員在當地時也是那樣,給當地造成一些困惑。不過,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的一些想法竟然和她類似。我意識到自己的想法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讓我們不願意面對挫折,沒有象師父要求的那樣,向內找修正自己從而提高上來。此時,我悟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麼不好。

我意識到這種思想是基於舊勢力的,所以我試圖用一種可以清除這種思維的方式回應它。舊勢力就是利用這種思想來間隔我們。

師父說:「複雜的環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複雜,才能出高人哪,要從這裡脫穎而出,那才修的最紮實。」[1]「作為一個真正能夠下決心修煉的人,我說反倒是好事。沒有矛盾的產生,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1]

那次神韻推廣讓我收穫甚豐,那年過後,我決定搬到首都,在個人修煉上更進一步。

那年我十八歲,剛好邁入成人的年紀,可以自主做個決定。當然,過程沒那麼簡單。父母很擔心,覺的我在那裡沒有穩定的工作,而且那麼大的城市裡也沒有熟人。我認識到要坦誠跟他們解釋去那裡的原因。我不是為了找一份工作,或者開始一份新生活,只是為了幫助人們了解中國正在發生的迫害,數百萬中國同修正在迫害中死去。

回首往昔,這是我曾經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而整個經歷也讓我更加成熟,對大法有了更好的理解。如今,我父母非常高興,我為了一個偉大的志向而遠赴他鄉,而我也非常努力的參與講真相項目。

以上就是我今天的交流。我希望能夠幫助其他同修,不要犯我同樣的錯誤。時間緊迫,我還有很多執著要修,我希望能夠更加精進,趕上正法進程。

現在,我認識到無論參與多少講真相的項目,付出了多少努力,最重要的是修煉以及修去執著心,最終能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阿根廷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