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一)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10日】

前言:

我是1998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煉中也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回想起來有很多感觸,如果沒有師尊的呵護、保護、看護,別說提高了,就是自身的安全也不一定能夠得到保障。人心的險惡、業債的索還、舊勢力的干擾、執著的難放以及世間的無明,方方面面都在考驗著修煉者,處處都體現出修煉的嚴肅,能夠在這亂世感受大法之慈悲、師恩之浩蕩,也不是僅僅用「幸運」兩個字所能概括和形容的。有的時候回過頭來看看自己和同修經歷的一次次危境、一樁樁險情、一幕幕場景,連貫起來就是大法弟子修煉的歷程,當然其中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自己甚至給大法抹了黑,但是我想無論怎麼樣大法弟子能夠跟隨師尊走到最後,能夠在助師正法中做自己應該做的事,也都是法粒子證實大法的一部分,也都是沐浴師恩留給後世的一個見證。

這是一件最令我難忘的事情。

在邪惡瘋狂的那段日子裡,救度眾生的路很窄,很多同修從黑窩出來後受到各方面的限制,製作真相資料十分困難。後來我們就想了個辦法,租了間房子用作印製資料。那是個四樓,一室一廳一廚一衛,進門是客廳,左面是臥室,我們就在那裡放置了器材;客廳右面連著廚房、對面是衛生間,整個房子面積不大但足夠使用的,對外說單身租住也合情合理。該到房東收房費的時候,我們都是提前聯繫他,所以他很少到房子那邊去,平時也就沒有什麼打擾。就這樣一直安安穩穩的運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那天上午我一個人在做資料,期間到廚房水盆那裡去洗了一下什麼東西,就忘了關水龍頭,按理說下水道沒問題大不了就是浪費一些水罷了。可是平時為了方便隨手就把一個洗臉盆放在水池上面,臉盆接滿水就溢出來,沒有往下水管走,浸泡了整個廚房地面,而廚房又沒有地漏,直到水流到了廳里我才發現。我手頭也沒有笤帚、簸萁或者墩布之類收水的工具,眼看也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為了不被家人干擾我還得準時回家吃飯,就急急忙忙鎖上大門走了!心想有什麼事下午回來再處理吧,打開窗戶進點風,說不定這段時間地面會自動幹了呢。就這樣做好的資料也沒收起來,臥室的門都沒關,只是掛了個門帘。

下午回來剛坐定,一邊擺開架勢想列印資料,一邊琢磨怎麼處理地面上的水,忽然聽到急促的敲門聲,稍微緊張之後鎮靜下來,麻利的收好資料,大聲的問道:誰啊?一個女音回答:我是樓下的鄰居。我接著問什麼事,她說你把門打開我跟你說。我無可奈何的打開門之後,她拉著我就往樓下走,說你先看看我們家!到了樓下她家一看,我也有些傻眼了,水珠從她家房頂滲下來,還在滴滴答答往廳里掉呢,我根本就沒想到老屋客廳沒有防水,四面的牆體都濕了一大片。我連忙道歉,趕快借了她家的收水工具,上樓噼里啪啦的把水淘進了廁所,忙完後到她家還工具的時候,我仍然不停地道歉,她說: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你看我家的牆面,還有冰箱都打濕了,怎麼處理啊?我掏出錢包里全部三百元錢,對她說:是我的失誤給你造成了損失,我也不會牆體修復這些活,你找人干一下,工錢不夠我再給。那時的物價還比較低,她看這些錢完全有富餘,態度一下子緩和下來,對我說:下次注意點就行了,過去就算了,都是鄰居以後還要相處,我愛人踹開你家門的事你也不要計較啊!「啊?---!」我腦子快速的在轉:她丈夫進過房間了?我怎麼沒看出來?也是,大門也不是防盜門,就是一扇木門,還是彈簧鎖,那還不一踹就開?可是他進去沒發現資料嗎?真後悔太大意了,走之前沒把資料裝起來。她見我只應了一句就不吱聲了,繼續解釋道:我們發現泡水後,敲你家的門半天也無人應答,只能破門而入,上去才發現水龍頭已經關了,我愛人只掀了一下你們大屋的門帘,一看沒人,就沒進那屋......「哦!沒事」,我應了一句,誰知道她接著往下說事態的發展可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

她說:我愛人看到你那屋裡有電腦、機器等值錢的東西,怕擔責任,就報警了。我聽了趕快說:這麼點事不用報警啊,我看那什麼東西都沒動,告訴警察別來了,撤銷吧!我心想現在的警察無利不起早,老百姓的事對他們沒好處的他們才不願意出警了,再說中午正是休息時間,事也不大,還不推三阻四等下午再說呀。「警察已經來過了!」「來過了?!」我極力壓制住緊張,一瞬間負面想法接連湧出:他們來了不可能不進屋啊,資料怎麼沒被抄走呢?他們是回去派車、增人,準備抓捕了嗎?......正胡思亂想之際,又聽那女鄰居接著說:來是來了,可是沒進你家。聽她這麼一說,我的心稍許穩定下來,可同時泛起疑問,警察就是為這事來的,怎麼到跟前了又突然不進去了呢?聽她說完我才知道原委,她說以前這樓里經常出現人為扔的穢物,甚至大便,始終沒抓到肇事者,今天一個居民在樓道里發現有人鬼鬼祟祟正抓個現形,剛好警察到了,就把他拉走去派出所處理這個事去了,我們這事說讓自行解決吧!

世界上哪有這麼碰巧的事呀?悟性再差的人也能體會到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啊!連常人都覺得太湊巧了,以往都是早晚發現有人往樓道里扔垃圾,怎麼突然間大中午的他就來了呢?警察也來的不早不晚......匆匆告別鄰居,回到樓上趕快收拾東西,聯繫同修,沒幾天就都轉移走了。

事後反思悟到是修煉中的紕漏被舊勢力抓住意欲迫害,而自己在突如其來的矛盾中也沒升起來正念,要不是師父呵護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弟子無限感恩師尊!自感整個事情發生過程中沒有完全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高尚境界,在嚴峻形式下也沒有機會給女鄰居他們講真相。後來發《神韻》光碟時,我特意給租主和樓下各自留了一盤,放在他們門上,希望他們別錯過機緣。

在紅色恐怖的那段日子,大法弟子要走出來助師正法的確很難,許多同修也都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危險和困境,而師尊無時無刻不在保護著真修弟子,利用多種方式巧妙安排使他們化險為夷。一次一位女同修在市場講真相、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叫來警察在後面追趕她。這位同修加快腳步往前急走,眼看警察越來越近,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看見她姐姐(也是同修)從對面騎個自行車向她這邊駛來,兩人也沒打招呼。就在一錯身的時候,她把剩餘的資料全部扔進姐姐的車筐里,然後繼續快步前行,姐姐同修也沒減速,騎著車子快速離開,整個過程迅速而且默契。等到警察追上同修意欲構陷時,搜了半天也沒找出所謂的證據,很沒底氣的強行把同修帶走,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把同修放了出來。事後得知姐姐同修也不是事先知道妹妹遇到了危險,那時候就是那麼巧出現在那個路段,而且平時姐妹倆見面總不免要說幾句,那天就是什麼也不想說,也沒反應過來什麼事就徑直騎車回去了。後來,看到車筐里的資料才猜測可能發生了問題,趕緊找同修們發正念除惡,直到妹妹同修平安回來。

聽說了這件事的同修都受到很大鼓勵,感恩師尊對弟子的慈悲佑護,在三件事上更加精進。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