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年輕新學員的修煉體會

阿根廷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19年10月10日】

師父您好!
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二十五歲。當我寫這篇交流稿的時候,我心情沉重,因為我知道我並沒有精進的修煉,我沒有將學法擺到重要位置,我沒有抓緊時間。但是寫交流也是一次機會,能讓我暴露自己的執著,在修煉中進步。我希望自己能從此做的更好,我感恩師父加持,給予我機會。

得法

我在讀高中的最後一年遇到大法。當時馬上就要升入大學,即使我已經選擇了專業,但是我對於自己的將來感到迷茫。我感到煩悶與恐懼,我對於生活不滿意。我和自己的同學格格不入。我有一些朋友,我嘗試過和他們做一樣的事,比如參加舞會、浮躁、喝酒,但是都讓我覺的膚淺和愚蠢。常人所做的事情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思考人生究竟為什麼。我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我知道沒有什麼能夠填補我心靈的空白。直到我遇到大法,我才明白了人生的意義。

那時候的我,對人生不滿,有點抑鬱、傲慢和妒嫉。我有一個阿根廷裔的中醫,我非常信任他,也常去治療痛症,就是他給了我一張介紹大法的傳單,並且告訴我修煉大法。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覺的自己是個無神論者。我覺的在宗教中找不到答案。我否定一切的存在。我不知道這樣空洞的人生是為什麼,什麼都沒有意義。在高中的時候,我有許多推崇共產主義的老師,他們向我宣揚他們的理念。因為我沒有在宗教中找到答案,還有我消極的人生觀,這些共產主義推崇的「美好世界」的想法吸引了我。

現在,我知道了無神論和共產主義思想,是人們得法得度的重大障礙。那是魔鬼毀人的方法。而我,當時作為一個常人,也被這種思想淹沒。但我幸運的遇到了大法,找到了真相。

當我得法的時候,我的思想沒有專注,沒有認真修煉。頭幾個月,我只是做做動作,我的許多疾病,包括肚子疼、背疼、失眠,都消失了,我覺的狀態很好。我發現還有一本大法的書,剛開始我不想讀。我覺的沒有興趣,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有我的教授、朋友、看戲,各種事。我有書,可是每次想拿起來就犯困,讀幾段就會睡著了,覺的有一股力量讓我不要看,讓我拿不起書來。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幾個月,直到有一天,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讀完。當讀完了之後,我哭了,我非常感動,覺的自己內心的枷鎖被打開了。我對自己說:「我真的非常想知道這是什麼」。於是我開始讀第二遍。

當一個學期結束,開始放假的時候,我開始學習各地講法。我覺的我的人生都被翻了個個。我發現我感到自己賴以生存的整個結構變的虛無飄渺,我感到我的(舊的)世界在崩潰。我知道我得到了真法,是宇宙的大法。

那幾個月,我感到喜悅而又困惑。我來大學學習人類學,我以為這是自己的願望以及人生的目標。我開始感到矛盾,因為我已經得了法,我知道我所學的很多東西都是錯的,那是人類的知識,而且一點用也沒有,甚至連理論都是錯的。我不知道要怎麼辦。

師父說:「人類社會中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人覺的很偉大,其實都很渺小,因為他們是常人。他們的知識也只是常人社會現代科學所認識的那麼一點點而已。龐大的宇宙,從最洪觀到最微觀,人類社會恰好在最中間、最外層、最表面。」[1]

我是個好學的人,總是在書本里尋找答案,就好像書本就是對於這個我不想呆的世界的一種救贖。當時我在大學裡上課就感到煩悶,覺的人們做的事情枯燥又無聊,所以也很難交到朋友。我是初學法,也沒有參加當地小組,我覺的孤單、失落。我想要修自己,但感到大法與現實社會有一種反差,二者象是完全不同的事物。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所以我離開了大學。那一刻,我感到一種無以言表的喜悅。

修去情和慾望

在我修煉以前,我有一些觀念。我認為人們是因為愛才結婚。現在,作為一個修煉者,我明白了另一層含義。

當我開始學法的時候,我很擔心「如果我不結婚,那麼我以後就要一個人孤零零的修煉了」,這種思想讓我很不安。

我之所以想要結婚是因為一種幻想,是一種隱藏很深、要尋找幸福的願望,是一種黏黏的、髒髒的情的物質。我看到這種執著正在消磨我的時間、我的精力,讓我遠離修煉。我感到不安,頭腦不清晰。可是我要這些來做什麼呢?即使我結婚了,我也不能成為更好的人,即使結婚了,也不能變的更加精進或者更加幸福。

當我明白了婚姻是來自於緣份和業力,我的不安就消失了。我覺的我背上的包袱卸下了。

師父說:「帶著執著而學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煉中漸漸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從而達到修煉人的標準。那麼什麼是根本的執著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2]

我明白了已經定好的人生對我的修煉才是最好的,我應該專注於修煉自己。現在,如果這樣的念頭浮現,我當下就會警覺,理性的思考,提醒自己來世的目地。

師父說:「你要能夠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貴,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你要再壞下去,生命就要銷毀了,所以在他們看來,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3]

與此同時,我還有一個很喜歡的人。我讀了許多書和愛情小說,我相信愛情,也相信它能給人帶來喜悅。我也嚮往這種有伴侶的幸福和浪漫愛情。

我意識到那是慾望,這讓我覺的很糟糕。我被那個人吸引,總是想和他說話,呆在一起,我總是幻想。這花了我許多時間和精力,來想這個人,想他究竟是不是喜歡我。這對我是個考驗。因為一開始,當我還沒有學法的時候,我就挺喜歡那個人,漸漸我意識到應該去掉這種想法,但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做,或者能否做到。因為我不知道如何修煉自己,不知道怎麼能不去想這個人或者去掉這些想法,於是我開始背法。在我去上學的地鐵上,我就拿著手機嘗試背法。但是我越是努力反覆讀,那些壞思想就越是往我腦袋裡鑽,思想業讓我想不好的事情,一些我甚至從來沒想過的念頭。我試著去掉這些心,過程很艱難。但是我最終去掉了這種情和執著。我也明白了關於慾望的法理,讀到時對我觸動很大,我知道這是師父的警示。在開始的時候,我讀到相關的法,我意識到,如果我不去掉它,如果不能去掉慾望、執著和情,我就不能昇華。師父是在提醒我這是一個考驗,許多修煉者沒有過關,也因此離開了修煉。

師父說:「希望你們要有精神準備,如果有的人心性守的不夠,一次過不去就要認真總結教訓,它會多次來騷擾你,直到你真正守住了心性,完全去掉了那種執著心為止。這是一大關,必須得過去,否則就不能得道,不能修成。」[4]

這些法對我觸動很大,因為我明白了必須有很大的決心去掉它,它會多次來騷擾你,直到你真正守住了心性。

我發現在大法中,任何執著都能修去。從那段經歷中,我悟到,任何執著都能在大法中修去。

師父說:「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什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5]

我悟到對於某個人的喜愛和執著也是可以去掉的,因為那是一種物質。因此可以被去掉。當你沒有這些東西的時候,你感到更加清醒、祥和和理性。這些東西能左右人,這也就是為什麼要修主意識。

在工作中修煉

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攻讀另一個大學學位。我覺的這個學科學習時間短,而且對於做大法的事有幫助。我也開始在一個餐廳工作,這是一個學員們可以洪法的項目。剛開始我不知道這是一個項目,也不是出於這個原因加入的,我只是想要一份工作,我知道那是學員開的,覺的應該很好。但是我不知道它的初衷和意義。我並沒有出自法的正念或者希望證實法的願望,因為我不了解,我只是出自個人的原因。我是個新學員,我有疑問和擔憂,我還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有自己的想法,還沒真正開始修煉。我還在追求常人的一些東西。

當時的我表現很怪,我不喜歡和人說話,不相信同修,有時候我不想呆在那裡。我會因為我的老闆(也是同修)批評我而哭。我跑到廚房去哭,因為我不願意呆在樓上,不想被看到。我被批評的一個原因是我動作慢。

記的有一次,我要端一道菜,是一個很重的方盤子,我聽到老闆抱怨我動作慢。我回去的時候,她生氣的讓我刷盤子,說我沒有努力,說我慢。我什麼也沒說,但是刷盤子的時候我哭了。

我開始想,我為什麼快不了。我發現自己動作慢的原因是自己的虛榮。我顯然不喜歡別人批評我,不願意被人指揮,告訴我怎麼做。我覺的自己處在低人一等的位置,感到妒嫉和不公。

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節奏,我也可以這樣。我覺的在大法中修煉,人應該安靜祥和,所以做事可以緩緩的,對任何事都不需要匆忙、著急或者難過。

另外,我還覺的不公,因為我認為自己做的很好。我意識到這是出自於自己的虛榮,不想改變自己。我找理由,而理由的背後是虛榮心。我並不是不能做的更好更快,而是我的虛榮心擋在了面前。當我意識到這背後是虛榮心後,我有了改善,我動作變快了,更加警醒,做的更好,也沒有再挨罵了。

回顧以前,我有一種非常傲慢的態度,我非常驕傲,覺的老闆生氣是錯的,因為她不能容忍別人的失誤。我甚至覺的自己比她強,因為我沒有象她這樣。

但是通過學法,我意識到我有很多執著,我甚至更不如她。我能看到,自己在餐廳工作期間,自己也很生氣,對人不好,對他們的失誤不容忍,以為自己比別人做的好,還有強烈的妒嫉,看不上別人。

有一段時間,我告訴自己要修去妒嫉、恐懼,要看到別人好的一面。當我開始看到老闆的優點,接受她的意見,情況就開始轉變。記的有一天,我在餐廳看到她接待客人,我看到了她的善,看到她是為了大法站在這裡,我很吃驚。我能看到她是真心為了客人考慮。

我也能看到自己對她的妒嫉。我開始能夠理解她所處的環境,看到她也擔負了很大壓力,要負責一個項目,當別的學員的老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那樣一個角色中並不容易,而從我的角度來批評和找我認為不妥的事情卻很容易。我意識到,她告訴我的事情是對的,她並沒有錯。我感到苦惱,覺的很糟,因為這是由於虛榮心,我才不能夠接受別人的指揮。

由於我不和別的同修交流,我沒有自信,我還算是個新學員,學法不多,我覺的難。我只知道自己想要修煉,應該承受,必須承受。我開始意識到要向內找。我必須看到自己的不足,而不是執著對錯,我應該專注於修自身。

我發現自己很害怕被批評。師父說作為修煉者必須能接受批評,否則就不是一個修煉者。我仍然覺的自己在這方面有很多沒有修去。我於是開始大量學法,我還記的我的老闆問我是不是學法變多了,因為我活乾的更好了,當我說「是」的時候,她非常高興。

在這裡的工作,我能看到自己強烈的妒嫉,以及其它不好的心,想要爭強,保護自己,被指揮的時候立即回嘴,不能容忍別人的錯誤,覺的自己比別人強,我不好的個性,容易生氣,壞脾氣,自私,懶惰和缺乏責任感。

然而,通過這些批評,我的工作和速度得到了改善。我也意識到,在這裡工作,保持頭腦清醒非常重要,這直接和我的學法、修煉狀態有關。當我不學法的時候,我狀態不好,犯困,這種不清醒的狀態讓我不能做好工作、消磨我。

剛開始,我不想和顧客們說話,我不想給他們遞真相資料,我不想做一些事。如果沒有這些指責和批評,我就不可能提高,我不會試著改變,也就沒有現在的我。而一開始的時候,在那樣的環境下,我看到的都是不好的事。

修去私

在這個工作環境,我也學到了為他人考慮的重要性。我能看到自己強烈的自私,我只關心自己。我還有很多的私。看著工作環境中的其他學員,我能看到自己的私。我看到他們對我的善,他們如何幫助我,我看到他們的慈悲,他們如何幫助別人,他們如何在工作中付出,幫助別人,考慮別人、考慮同伴,我能看到自己並不是這樣。

我意識到自己非常自私。這是我必須提高的地方。很多時候,我不關心別人,甚至不考慮別人。我只關心自己。我開始意識到,我做的工作是為了別人,是為了他們。我們修煉是為了幫助師父救人,這才是最重要的事。這是我從在這裡工作經歷中學到的。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6]

很多時候,即使我們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在那背後,是自私和個人索取。其中一個就是求名的心。我發現這也是一種執著,正因為有了和顧客打交道的工作經歷我才能意識到。我以前不喜歡和人說話,這常常影響我和別人的關係。我總是覺的自己很害羞,而這背後是怕和不安。通過對照法,我發現那是一種求名、希望被人喜歡和認可的心。現在,我能和客人更融洽相處,能和他們更加自然的講真相。

我希望以後能夠做的更好,幫師父救更多的人。也讓我們珍惜所剩的時間。

感恩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二零一九年阿根廷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