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紀實:步步驚險 見證師恩(六)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0月17日】

由於這個隊「大班」的善良本性沒有泯滅,對我間接給予幫助,邪惡沒有達到加重迫害的目地,又把我調到為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重新組合的某大隊。(我被調走時他負責搜身,很無奈的看了我一眼,因為轉隊很突然,我想表示感謝都沒機會,但是我心裡為他高興,這麼惡劣的環境他能善待大法弟子,這樣的生命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而我調入的這個隊大隊長偽善而陰險,表面上雖不像那些冷血的警察那樣氣勢洶洶,但各種害人手段很多都是他想出來的或者從他開始應用的,我剛入隊的時候,他利用刑事犯嚇唬我,半夜拉起來說要把我的頭溺到水缸里,(前面就有個同修被以這種形式折磨到被迫說放棄修煉)我不為所動,大聲呵斥,最終那些刑事犯被一個唱白臉的二牢頭給攔住了。這個隊長又找來邪悟的人員來遊說我,屋裡只有我們兩個人,警察在外面監視。沒兩句話,那個邪悟人員就啞口無言了,其實我感到他也不是真正邪悟到什麼成度,只是怕心和求出去的心作怪而違心的被邪惡利用而已,我提到師父的時候他很慚愧,邪惡見勢不妙就把他叫走了。

這一招又未見效,下一招是熬鷹,就是不讓睡覺,本來他們所謂的規定是十點睡覺,六點半起床,卻一次也沒執行過,延長一次比一次厲害,從十二點、一點直到凌晨三點,剛躺下一合眼,五點就被叫起來,那次我直接找到這個大隊長,揭露其迫害事實,他卻一口否認,說不會有這樣的事。我說出證據,走廊盡頭掛著的表分明顯示你就給了兩個小時的睡覺時間,他不說話了,第二天那個表就不見了。甚至有小隊長值班假裝找你談話,一宿也不讓合眼,但是依然沒有動搖修煉者的意志。(後來悟到這是舊勢力針對自己求安逸心嚴重、貪圖睡覺而做的邪惡安排,想用這種方法強制磨去修煉者的執著,當時不知道舊勢力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否定其安排,只是用人的方法扛過來,其實執著心也沒去多少,很長一段時間還有這種心存在,只是小了很多、淡了很多)。

接下來他又指使惡人祭出更為陰險邪惡的一招,就是罰站的同時給你戴上耳機,反覆播放詆毀大法的錄音、歪理邪說,妄圖搞亂修煉者的大腦,經常出現頭昏腦漲的情況,甚至噁心想吐的感覺,確實是對意志、正念的嚴峻考驗,一天下來身心疲憊,腿又變得腫脹起來,封閉的傷口皮膚也變得發亮,好像要破裂一般;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信息翻來覆去的干擾,好在自己以前有一定的學法基礎,被非法關押之前已經反覆通讀了《轉法輪》一百多遍,在法的威力作用下,才能從魔難中走過來。後來他用親情等等方法瓦解修煉人的正信,也都以失敗而告終。

外力雖然沒有改變我內心對大法的堅信,但自身修的不紮實而表現出來的漏洞卻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而利用放大,那就是「怕」。這個怕不是怕邪惡咋咋呼呼的表演,也不是怕真被迫害到失去生命,而是怕在這漫長的看不到盡頭的苦捱中,萬一熬不住了做出破壞大法的事!事實上也一直在顧慮是不是前期就做的不好,更可怕的是,不想忍的情緒已經有些開始失控。一次一個包夾對我進行辱罵,我回來一句:要不咱們去水房沒人的地方比劃兩下子?!意思是真刀真槍的見個高低,當時的氣勢別說他還不是那種強硬的牢頭,就是真正邪惡的刑事犯我也會不在乎的。他被鎮住了,我自己也被鎮住了,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這是大法弟子應該說的話嗎?師父講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這是怎麼了,不按照法的要求去做,那還是個大法弟子嗎?!以後雖然更加謹慎,但是怕的思想卻越積越多,怕把握不好被邪惡利用抹黑大法,怕勸說自己妥協的長輩真的給自己跪下,怕堅持不到最後被邪惡恥笑等等,舊勢力看的清楚,用這方面的漏把我拉了下來,最後關頭沒有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

回來後垂頭喪氣、無地自容,想自己走回修煉正途簡直太難了,一個很大的心結就是既然你上次沒做好,再要是被抓,不還是重蹈覆轍嗎,就不怕那些了嗎?就能堅持到底嗎?不還是會破壞法嗎?這個問題一直化解不開,其實是舊勢力強加的魔難,引導你的思維朝著那個方向去想。那個二次被非法綁架的同修也是類似的想法,上次沒做好從頭再來,結果也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後來體驗到修煉就是那麼嚴肅,稍微思想不在法上,就會掉到常人中,可是現在這個常人社會什麼樣啊?各種干擾、誘惑、情魔、爛鬼充斥著、引導著、往下拽著人。慢慢的由先過好常人的日子以後形勢變好了、心性提高了再繼續修開始,漸漸的想著賺錢去了,真也丟掉了,善也不見了,忍也沒有了,越來越放縱各種執著心,期間在色上還摔了個大跟頭,甚至還不如常人了。有時候也想這樣下去將來怎麼辦?可笑的是思想業居然演化出似是而非的想法安慰自己:反正也有修成的部分,哪怕是一個細胞,也可以回歸天國;那修不成的、幹了壞事的就下地獄償還吧,也只能這樣了。直到有一天,上文提到的那個同修找到我,給我送來大法書和師父後期講法,我才明白了法理,原來這一切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啊,大法弟子被打多少下、喊幾聲、甚至於那一步邁多大都是經過安排的!舊勢力可以清楚的看到修煉者能承受到什麼成度,可是它卻不管這些,它們只想完成它們所要的,是師父將計就計,在它們的基礎上,進行了更深的安排,大法弟子遇到這些情況後,怎麼進、怎麼退,怎麼喚醒、怎麼讓他回歸,如果沒有師父的再次把弟子撈起,恐怕真是萬劫不復了。師恩大如天!明白了法理,喚醒了本性的一面,我一躍而起,立即投入到助師正法中來,用加倍的努力洗刷罪責和恥辱。

舊勢力當然不甘心,那些債主也不幹了,於是它們來取命了。表面上的表現是這樣的:那是一個假期,我的外地同學來找我去海邊吃海鮮,由於堵車他們比約定的時間晚到了很多,因為是提前預定的,又是熟人介紹,老闆雖沒把我們這桌讓給其他客人,可是吃海鮮的人都排隊在等,卻看見有空位不讓坐就嚷嚷起來了,所以那邊漁家老闆也怕耽誤生意一直來電話催促,於是我們車開的飛快,進村之後道路彎彎曲曲,窄窄的一條小道兩邊都是幾米深的小溝。馬上要達到目的地,我正猶豫該朝那個方向去的時候,電話又響起來,我一接可不得了,車子當場失控,徑直扎向路邊的鹽溝,幸被溝邊的電線桿擋住,車頭撞進去一個大坑,當場報廢了,門子也打不開,我們一家三口從側面爬了出來,但都毫髮無損。特別是我腦袋把擋風玻璃都撞碎了,心口懟在方向盤上,卻一點傷也沒有,一點也不疼,我知道是師父替弟子承受了這個難,弟子愧對師父的大恩啊。後來保險公司的人來勘察現場時都感到心驚,如果車扎進溝里,可能就上不來了,水灌進去那是什麼後果?如果對面有車也不可想像,多大的慣力啊!就說把那個木質電線桿撞斷,麻煩也不小,那是為了旅遊復古立起來的,所有村裡的海鮮保鮮用電都是這電線傳導的,一旦斷電,經濟損失巨大,賠都賠不起。更令我後怕的是,在過了兩天上班後,單位同事給我講的一個消息,讓我直冒冷汗。

那天同事問我,你知道放假期間咱們漁村那邊,那個小道上出了起車禍嗎?我當時一愣,怎麼這麼快就傳開了?出事後我立即給有限的幾個親朋好友打電話,他們幫忙處理的很迅速很低調,沒幾個人知道這事啊?還沒等我想好怎麼回答,那同事又接著說:哪天哪天(是我出事的第二天)那個地方翻車了,什麼什麼原因造成的,結果死了一個人!聽著聽著我想起師父講過這樣的法理:「人的生命是有定數的,他到了哪一個時候該死掉,該去轉生,那邊的人已經懷孕了,等著他轉世,要出生哪,他不出生,這能行嗎?他出生了以後,在常人社會中要生活多少年,然後他要去做他那個工作,他那工作還等著哪。你不讓他去能行嗎?你打亂了整個的社會順序。只有大法修煉的人我們才能這樣去給你做。因為世間上沒有比一個要修煉要回升再偉大的事情了,所以才能夠給你把這一切都做好。去安排別人,把你替出來,作為修煉的人,所以說修煉人不是常人。」(《歐洲法會講法》)。就是因為自己沒做好,已經掉到常人層次了,甚至給大法抹了黑,造下無邊業力,就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製造危險或利用宿債真來取命。師父後期是講過大法弟子地獄除名、也不會再轉生的法,但是那是指真修弟子啊,一個行為已經不夠大法弟子標準,思想上把自己視同為常人的人,或者走向反面破壞了大法的人,都不在其列啊。那麼自身的業力,應該償還的惡果,真是拿出十條命也還不清呀,舊勢力以此為理由進行迫害,師尊也無能為力,常人就得是常人的安排。好在關鍵時刻迷途知返,就是因為有了返回大法修煉這一念,師父才能出手相救,保護了弟子的生命安全。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