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鄭州前政法委書記黃保衛遭現世報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19年10月17日】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消息,鄭州市政協主席黃保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接受調查。黃保衛的上級,河南省前政法委書記吳天君已於二零一六年落馬。

據統計,自二零一二年王立軍事件以來,落馬、自殺或離奇死亡的中共各級官員,幾乎百分之百都與迫害法輪功有關,應了其逆天而為迫害好人的現世報,黃保衛也不例外。

黃保衛長期任職河南政法系統,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八年,任三門峽市公安局局長和鄭州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期間,一路不遺餘力的主導和操控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了巨大罪惡,據明慧網資料統計,至少十人被其迫害致死。

黃保衛,男,漢族,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出生,山東樂陵人,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任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零五年五月,任三門峽市公安局局長,後任三門峽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二零零七年六月,任鄭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一年九月,升任鄭州市委常委,任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二零一五年一月,任鄭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八年九月卸任政法委書記,到政協任閒職。

以下是黃保衛的部份迫害事實:

二零零六年,黃保衛任三門峽市公安局局長時,三門峽湖濱公安分局發出公告,鼓動民眾舉報傳播法輪功真相及《九評共產黨》一書的法輪功學員,對舉報人以五百到五千元的獎賞。

二零零六年一月八日,三門峽市陝縣國保大隊突然對該縣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綁架;十三日早晨,惡警們又突然闖進張准麗的家中進行非法抄家,搶劫走大法書籍和經文,還有孩子們的電腦,強行把張准麗綁架到陝縣國保大樓四樓,對張准麗進行刑訊逼供,追問大法書籍和經文的來源。張准麗堅決抵制不法人員的無理要求,惡警們為達到目的竟將張准麗毒打致死,怕承擔責任,又喪心病狂的將張准麗從四樓扔下,製造張准麗跳樓自殺的假象,然後假裝將屍體送到陝縣二院搶救,其實人到醫院之前就已經死了。直到第二天張准麗的家人去國保大樓打聽情況時,才被告知張准麗「跳樓自殺」,已經送到醫院。張准麗的家人急忙趕到醫院,看到的是冷冰冰的屍體,並且屍體上遍體鱗傷,令家人傷心憤怒至極。國保大隊為了把這件事捂住,找其家人商量,要拿出十六萬元封口,被家人憤怒拒絕。一月十五日,張准麗憤怒的家人在陝縣最繁華的地段身穿孝衣,打出多個橫幅「做好人反被抓」「還我母親」,在陝縣引起轟動,人們紛紛打聽此事的原委。陝縣公安局為了掩蓋罪惡,調動六十多名警察,把喊冤的張准麗家人全部抓走,趕緊強行火化了張准麗的屍體,銷毀罪證。

二零零七年,黃保衛剛剛上任鄭州市公安局局長,即在八月十六日對鄭州市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抓捕,近百人被綁架、非法拘留、勞教、關押。二零零八年,以黃保衛為首,全市各區各點全面監控綁架法輪功學員,僅中原區被抓的就有幾十人,採取跨區行動,即中原區關押的可能是金水區的,或是管城區的等等,其它各區也是這樣,以至人被關在何處不能即時知到,等到消息證實時,邪惡已將非法材料送至檢察院,預謀在年前對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從重從快秘密判刑。二零一零年,由黃保衛下令,國保大隊派便衣(多數是二十幾歲沒有正式職業的男青年)跟蹤法輪功學員,或直接按提供的名單到學員家裡抓人、搶東西,每抓一個人,派出所就得到一千到一千五百元錢。送往監獄或勞教所後,派出所可以得到相應的分數,來抵派出所的任務;如果完不成任務,所長就被撤職或調離。處理其它案件如盜、搶、吸毒等,審問程序比較複雜,但對法輪功學員筆錄卻很簡單,不管學員在筆錄上籤不簽字,人都要被送往八科(鄭州第一看守所)或鄭州白廟勞教所,至少非法關押半年才放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金水區法輪功學員張彥輝的卷宗,經金水區檢察院核查有弄虛作假,證據不足,被打回原辦案單位鄭州市東風路派出所,然而上級機關命令拒不放人,最終導致張彥輝被非法判刑七年半,被關入河南新密監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原三門峽義務輔導站站長、三十八歲的楊中耿在鄭州郵寄講真相手機時,被四個警察綁架,六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靈寶看守所,六月二十八日,楊中耿被惡警活活打死,死後靈寶國保大隊才通知家人。家人到靈寶後見到楊中耿的屍體,遍體是傷,一隻腳黑青,穿著褲頭,蓋著單子,兇手下手極其殘忍。他母親看到兒子的慘狀,悲傷、驚嚇過度,昏了過去,不會說話。楊中耿家人要拍照,馬上被十幾個便衣強行架走。法醫、律師所有人都知道楊中耿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就是不敢說公道話,法醫不敢公正的寫驗屍報告,律師也不敢主持伸張正義。

楊中耿的弟弟楊中省,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在鄭州市被六一零特務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四月二十日被殘酷迫害致死,六一零警察聲稱「絕食後搶救無效」。楊中省的遺體被冰凍在殯儀館十幾天後,家屬七人於五月四日趕往鄭州,父親把衣服脫下來檢查身體,看到頭頂部位是腫的,七孔出血,耳朵鼻子被用棉花塞住不致流出血,前面四顆牙齒是假的,因為冰凍的原因,無法打開整個口腔,只能看到前面四顆牙齒是假的,是他們裝上去的,肚子上有好幾個小黑點,雙手指甲烏青,下身生殖器龜頭已經焦了。家屬要求看楊中省被抓到鄭州看守所後的錄像,警察不給看,只給家屬看搶救時的「錄像」,整個錄像很模糊,看不到中省的整個面貌。五月十七日晚,楊中省的七個家屬從鄭州飛回老家浙江溫州,九點左右到瑞安市馬嶼鎮,一下車還沒到家,瑞安市公安局陳昭就逼迫家屬將楊中省的骨灰盒送至河岙村公墓下葬。

二零一五年,中國大陸興起了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的大潮。二零一六年,鄭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在鄭州市鄭東新區青龍山莊賓館辦起了專門的洗腦班(所謂「法制學校」),鄭州市政法委下達了訴江法輪功學員名單,要求各轄區、辦事處、社區居委會、派出所按名單把訴江學員分批綁架到洗腦班。洗腦班在賓館二樓左手邊的四個客房內,二到四人為一組,每個學員由一到兩個社區人員日夜包夾,形影不離。不准串門,不准互相說話,不准回家,實質就是非法拘禁。四個專職洗腦人員天天「上課」,還有不知名的人坐在後面,兩個保安在樓梯口。學員們被強迫觀看污衊法輪功的視頻,灌輸「愛黨」思想,簽字、按手印,不簽字的就繼續洗腦,堅定不簽的,就被轉到不知名的什麼地方,五個學員被轉走。這個地方是鄭州政法委臨時租的,每天費用幾千元,據悉,該洗腦班的幕後主謀就是黃保衛。

二零一七年,河南省政法委、六一零暗箱操作,讓全省各地市縣六一零秘密抓捕法輪功學員往省會鄭州市送,辦洗腦班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鄭州警方高薪雇用人員做打手強制轉化。二零一七年春,鄭州市法輪功學員杜雪、王桂英、常秀榮、張永平等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後,上訴被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維持原判,這些學員被關入河南新鄉女子監獄和鄭州新密監獄迫害至今。

結語

法輪大法是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迫害佛法者不僅必遭惡報,而且要加倍償還。僅河南一地,積極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被調查的中共官員就數不勝數:河南省人大常委副主任王鐵、河南省司法廳副廳長黃真偉、濟源市原人大常委主任薛興國、汝州市市委書記李全勝、濮陽原市委書記吳靈臣、焦作市三個市委書記秦玉海、路國賢、孫立坤、許昌市政法委書記趙振宏、沁陽市委書記魏新洪、許昌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寅秋、鶴壁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建明、鄭州市公安局潔雲路分局局長成健、鄭州市公安局二里崗派出所副所長王振福、平頂山市政法委書記段玉良、安陽市政法委書記郭法傑、安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張鈞、洛陽市汝陽縣縣委書記侯俊義、開封市副市長原河南省民權縣政法委書記鄭中華、項城市原公安局長楊步超、鄭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局長劉叢德、項城市檢察院檢察長李磊、周口市檢察院檢察長高德友、許昌市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趙國亮……

還有多人因車禍、疾病、自殺或離奇原因而死,有的癌症等死,有的殘廢:鄭州監獄「六一零」頭子李喜龍吼癌晚期;許昌市公安局長翟化夫在癌症的折磨中喪命;新鄭市國保大隊長樊紅彬車禍死亡;河南襄城縣「六一零」頭目謝友倉夜晚在家睡覺驚醒後離奇死亡;周口市淮陽縣馮塘鄉派出所所長王玉冬晚間猝死;鄭州市滎陽公安局局長夏日紅心肌梗塞猝死;鶴壁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文燕在辦公室自殺身亡;沁陽市公安局局長鄧予生墜樓身亡;南陽市長穆為民與副市長和學民,乘坐的小汽車下南陽高速時鑽入貨車下面,慘不忍睹,穆為民腸子撞斷流出,和學民頭部被撞傷……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希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立即懸崖勒馬,理性的了解一下事實真相,看清中共為打壓法輪功而捏造的謊言。法輪功學員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儘可能的保護他(她)們,行善積德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善惡一念間,神目如電,別成為中共和江澤民的陪葬。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