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反送中抗議者「被自殺」說起

唐恩


【正見網2019年10月19日】

香港「反送中」事件已持續四個月,近期出現許多抗爭者離奇自殺事件,包括跳樓、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頻傳。九月二十二日,九龍油塘魔鬼山附近海面發現的無名女浮屍,死者竟是曾參加「反送中」且為游泳健將的少女。有學者強烈質疑:浮屍可能是警方刑求後的「棄屍」,即所謂「被自殺」。

「假自殺」掩蓋迫害證據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讀者,對於「被自殺」一詞應當不陌生。最常述及「被自殺」的報導,莫過於在中國大陸遭受中共殘酷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自殺怎麼被冠上個「被」字呢?箇中大有玄機,世人不可不辨。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輪功學員中,有44例疑點重重的「被自殺」,有104例則是被警方謊稱為「自殺」或偽造事故的「假自殺」案例,總計為148例。法輪功修煉禁止學員殺生,也不能自殺,即使在殘酷迫害下仍然以慈悲善心對待加害者,究竟法輪功修煉者怎麼會輕生呢?

其實這是中共蓄意造謠、栽贓陷害,掩蓋犯罪事實。中共強行火化死者前後,散布死者「病死」、「自殺」等謠言,既可推卸責任,又可掩蓋罪惡,並嫁禍抹黑法輪功。中共為什麼不敢驗屍,為何要馬上強行火化?都是為了掩蓋他們迫害的證據,以「自殺」來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藉以逃脫罪責。

左志剛身高1.7米 在1.6米高的門「上吊」

讓我們回顧幾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事例,印證了中共滅絕人性的兇殘。二零零一年五月三十日,三十三歲的河北省石家莊青年左志剛正準備第二天結婚,石家莊橋西公安分局突然闖到左志剛工作單位,強行挾持他到興華街派出所。次日下午,家屬被通知左志剛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上吊自殺」。

左志剛沒有理由自殺,他是菲力普駐中國公司的優秀電器維修工程師,怎麼可能在結婚前自殺呢?家屬在火葬場發現諸多異常:屍體的脖頸部兩側各有一條明顯的較細的傷痕,周圍尚有血跡;背部有兩塊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顯的傷坑,且後背大面積皮膚為紫色;頭部有傷:左臉部、腮部有鈍器擊打的腫塊;右耳全部為紫藍色,衣服上並無血跡。據稱身高1.72米的左志剛是在1.6米高的門上上吊的,腿部彎曲上吊,老父親質問:我兒子身體健康,出於本能一掙扎就會踩地,怎麼可能死亡,用半袖上衣想自殺也是困難且不合常理。

河北省石家莊市檢察院檢察技術鑑定書顯示,法醫只做了簡單的屍表檢驗,認定縊死的特徵不明顯,不足以認定是自縊死亡。公安部門不讓看屍檢報告,並不斷催家屬火化遺體,被家人拒絕。五月三十日當天,石家莊連日的酷熱高溫忽然陡降,一時間寒冷異常,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隨後,石家莊市流行鼠疫,人心惶惶,民眾紛紛議論:六月飛雪,定有奇冤。

六旬老人「坐著上吊」

二零零三年七月,被關在四川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的六旬老人席志敏給家屬打電話,說他現在身體很好,十月份可能就要回家,電話中老人很高興。幾天後,勞教所通知家屬表示老人「自殺」了。家屬趕到勞教所的第二天才獲准進入停屍房,當全家目睹死者慘狀時,痛不欲生,其妻、兒幾乎昏死過去。

他們看見老人一絲不掛,全身無數巴掌大小的污塊,頸部至耳根被繩子勒成一個半圓形紅色深深血印,頭頂包著巴掌大的紗布。家屬質問死者身上多處傷痕從何而來,警方謊稱是正常現象,是老人自己造成的。關於頸部血印,竟說他自己走到廁所用捆手的紗布上吊,廁所高1米5,所以老人是坐著上弔死亡的。當家屬去找同房兩病人對質時,兩病人不翼而飛。家屬要求看病歷,被拒絕。警察在家屬未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遺體火化。

最離譜的是,為了掩人耳目,惡人怕迫害罪行曝光,警察還強迫家屬在勞教所寫保證,不許說死者是自殺的,要說是得病死的。回家辦喪事也不許任何法輪功學員參加,更不許家屬對任何人提起此事。

哺乳期婦女「被上吊」

二十九歲的山東省濰坊市婦女吳敬霞,育有15個月大的孩子。二零零二年臘月初五,吳敬霞因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被抓捕,被強行關入洗腦班,三天後家人就被告知她「上吊自殺」。

吳敬霞是個餵孩子奶的母親,公安卻在她胸部最疼處用電棍電了四、五處,深坑可見。臉上蓋著衛生紙,嘴卻流著鮮血,後背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脖子上還劃了一條紅槓。家屬給遺體換衣服時,見其大胯骨被打斷,骨頭碴齜出肉外,卒不忍睹。迫害者還強行火化遺體,所有親屬被嚴密監控,不讓出門,也不讓親朋好友進她家探望,就連周圍的村莊也被監控、封鎖消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從一開始明目張胆,而後面臨國際社會譴責的壓力,迫害從公開轉為地下,法輪功學員「被自殺」、「被上吊」、「被精神失常」等案例層出不窮,中共採用的都是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陰損招」:偽造現場、強迫家屬在自殺鑑定書籤名,公安威脅家屬若敢透露消息,家庭成員的就業、升職、上學、生意等等都將受到影響,恐嚇家屬若把消息傳到海外是「泄露國家機密罪」,要判刑、坐牢。因此,許多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信息沒有完全傳遞到海外,至今還被掩蓋著。

左志剛、席志敏與吳敬霞的悲慘遭遇,不是少數個案,而是千千萬萬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縮影。中共與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罪惡。一樁樁血淚交織的酷刑事件中,各地勞教所、看守所和監獄裡犯下惡行的警察固然罪無可赦,但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

解體中共 不再有「被自殺」

二零零五年紐約《時代週刊》一篇報導曾評論中共的勞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著法律管轄不到的特權與黑暗。更多見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謊言與暴力總是形影不離,無辜的國內民眾身陷中共鋪天蓋地撒下的謊言迷霧中,迄今難以了解真相。

人權是普世價值,信仰「真、善、忍」何罪之有,更不該無端遭受迫害,「被自殺」、「被上吊」這些匪夷所思的惡行,只能存在於極權的紅色鐵幕里。中共迫害法輪功已二十年,惡貫滿盈。自《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以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四千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古雲善惡有報,許多行惡之徒的「現世報」歷歷在目,多達一萬餘例,詳載於明慧網的報導中。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與警察,應速幡然悔悟、誠心悔改才是正路。不要再追隨惡黨,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那無疑是自掘墳墓,自斷未來;儘早聲明退黨、停止助紂為虐,方是救贖自保之道。願這場迫害早日結束,紅魔遠離人間,世上不再有「被自殺」、「被上吊」等怪象。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