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有靈 殺生罪不輕

鄉音


【正見網2019年10月30日】

我今年六十多歲了,修煉法輪功也二十多年了。一開始修煉,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講幾個我親歷的萬物皆有靈,人不能隨意殺生的例子。

聽懂道理的貓

丈夫養的貓,老往床上上。那年夏天,丈夫在床上躺著,我在床上盤著腿讀法。這隻貓就又跳上來了,它一上來我就把它推下去,下去後它又上來,如此反覆多次,象和我鬧著玩似的。我把它放在我面前,很嚴肅的對它說:我容忍你這是修煉人對你的慈悲,但是你也不能太放肆。床是人住的,不是給你當窩的,以後不准你再到床上來!因為我說的很嚴肅,丈夫也吃驚的看著我。這隻貓聽了以後,默默的下了床,好像很慚愧的樣子。從此以後,再未上過床。

隨意丟下樓的老鼠與拄著雙拐的小伙

有一陣子家裡鬧老鼠,搞的我心很煩。買個洗衣機,不知什麼時候它竟然鑽到裡面生了一窩崽。把柜子,衣服都咬破了。那時還不會向內找,把我氣的夠嗆。買個老鼠籠子,有一個就鑽進去了。我一想,師父不讓殺生,我也不能殺你啊。我就把它帶出去很遠,放生了。沒過兩天又鑽進去一個。怎麼辦呢?上一個跑那麼遠放生了,這一次我不想跑那麼遠了,可又怕就近放了,它還會來。這一猶豫,就把它給擱那了,過了兩三天,這隻老鼠連急帶餓又害怕好像死掉了。我一看這隻老鼠沒氣了,就掂著它的尾巴把它從樓上的垃圾道里扔下去了。

不知不覺腿就疼了起來,我當時也沒太在意。過了兩天,我看到一個小伙子,長得又高又壯的,可是卻拄著雙拐。我問他,你是誰啊,到我家來干什麼?他說:是你把我的雙腿摔斷了。我再一看,正是我丟下去的那隻老鼠。原來它當時沒有死透,是我把它丟下去後,它的腿給摔斷了,隨後才死的。我說我當時不知道,以為你死了呢。他還是不依不饒的說是你把我的腿摔斷了。我攆他走,他不走。我讓他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它還是不走。我也沒有法啊,就不管他了。有時看不到他,有時他就顯現出來。我就給他講理,說你到我家裡來,毀壞了我多少東西。他就總是說我把他的腿摔斷了,那意思就是要找我要債。我的腿也總是疼。他一出現我就讓他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不知什麼時候他就走了,我的腿也就不疼了,好了。

黑狗討債

由於邪惡騷擾,有一段時間我住在外甥女家。外甥女的兒子二十多歲,總是莫名其妙的後腦勺疼,到很多醫院都查不出病根,連省城的醫生對著片子都直搖頭,看不出任何病症來。可為什麼疼呢?醫生也沒有辦法,他就那麼受著。

我在外甥女家剛住下就看到一隻黑狗。我看到另外空間的生物時,它也知道我能看到它。它對我說:它很痛苦,很仇恨這家人。我就問它為什麼,它就說:這家的男人和其他兩個人把我抓住後,是這家的這個男人一棍子打到我的後腦勺上把我打死了。打死後,就在那個地方把我給剝了,煮著吃了。我當時也很震驚,只是對它說:你們這是啥因緣我也不清楚,不管怎麼說你就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外甥女一家人回來後,我就把我看到的情況對他們說了,還說了打死這隻黑狗的情況,在哪打的,怎麼打的,在哪剝的。外甥女的丈夫就說了:是啊,是有這麼回事,你怎麼知道的?那天我和兩個夥計在外面逮了一隻黑狗,弄回來我一棍子就把它打死了。誰知道是誰家的狗,還以為是賺了個大便宜呢?我說:賺便宜?偉志後腦勺疼的地方,是不是你打死狗的那個地方?他一下子恍然大悟,趕忙說:那咋辦啊?我說我試試吧,看能不能和它善解了。但是你們一家可真得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家人趕忙說:相信相信!你趕快給它善解吧。

我就對黑狗說:他打死你,你也叫他兒子疼了這麼長時間了。現在他們也都知道錯了,你就原諒他們吧。咱們把壞事變成好事吧。你想他雖打死了你,讓你受了這麼大的罪,可是你能聽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不也是你的福份嗎?你要能轉生,將來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你要是不轉生,將來他們一家人有人修煉大法了,圓滿了,你還是他們世界裡的眾生呢。你走吧,別再干擾他們了,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它對我說了聲謝謝就走了。

我和它對話都不張嘴,但那是思維傳感的,雙方都能明白。它一走,我就對外甥女一家人說,那隻黑狗走了,不會再來了。又問外甥女的兒子說:你後腦勺還疼嗎?他就說:咦,我這後腦勺不疼了,一點也不疼了。外甥女一家更相信大法了。

蒼蟲與戴頭巾的村婦

我在家裡掛窗簾,將三把凳子一摞,我就上去了。不知怎麼的凳子就歪了,我也被重重的摔了下來,而且肋骨正硌在凳子邊上。在我疼的不能自己時,我看到了一個畫面,就在我面前,清清楚楚的,是很多的蒼蟲的頭和蒼蟲的翅膀。我立刻就明白了,這是我少時殺生所欠下的業債。那時,農村生活苦,到了夏天,大家都到地里逮蒼蟲,有時餵雞鴨,有時就把蒼蟲的頭和翅膀去掉炒著吃。

我就背師父關於善解的法。這時又出現了一個村婦模樣的人,白白胖胖的,頭上戴著一個藍色的頭巾。她很樸實,就那樣看著我。也許她看我摔的太狠了,還有些同情。我知道她是來要債的。就說:咱們善解吧,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好像聽明白了我背的師父的法,一聽我要和她善解,很高興。她就帶著我到了一個地方,當然是我的元神跟著她去的。到了那個地方,她指著一間屋子對我說:我就住在這裡。我看那房子也不大。她又在地上把草往旁邊歸攏了一下,在地上畫出一個人形來,對我說:你看,我在這裡已經這麼多年了。我一看,地上確實有一個她的身體在那躺著。

就是到今天我也沒有弄明白,我害死了那麼多蒼蟲,怎麼會只出來一個呢?難道她是個蒼蟲的首領,統管著那麼多蒼蟲,還是那麼多蒼蟲都是她身體的一部分?生命真是太複雜了。

我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分別和兩個兒子打電話,讓他們中午過來吃餃子。他們來後看我行動不便,就問我咋回事,我說我掛窗簾凳子倒了,摔了一下。兒子掀開衣服看了一下,大叫了一聲,說這不是把肋骨摔斷了嗎?原來肋骨確實斷了,因為斷了的肋骨把肉皮都挑起好高來。

兒子非逼著我去醫院不可。我是堅決不去,我知道這是還債,如今債還完了,師父肯定管我的。兒子看我不去,也知道我堅持的事情是誰也動不了的,兩個人就一塊去醫院找醫生去了。去了把情況對醫生一學,醫生就說:趕快來醫院吧,這種情況來醫院也得半年才能好。兒子又回來對我說:醫生說住醫院也得半年才能好,你不去絕對不行。我說:半年?半個月我也不願意!不用你倆管,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

倆兒子很無奈的走了。我確實沒有當回事,該幹啥幹啥。

第二天煉功,煉完靜功,什麼感覺都沒有,象往常一樣的入定。煉動功時,一抻腰我感到肩膀疼,手抬不起來了,我才想起咋天摔著的事情來。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腦子裡來:「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我啥也不管了,就是要把胳膊舉起來,就這樣一堅定,就聽「咯吧」一聲,胳膊一下子舉了起來,一點也不疼了。

上午,兩個兒子早早的就到家裡來,掀開我的衣服一看,全都震驚了,原來鼓起來象個小饅頭那麼大的一塊,現在全都沒有了。我一摸,是下去了,一點疼的感覺也沒有,是師父把肋骨給我接好了。兩個孩子可激動壞了,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這法輪大法就是好!

我把這些故事和大家分享。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把持好自己,看似無意的殺生都可能給你造成災難。更希望世人都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