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前政法委書記林賽龍遭惡報被查

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19年11月09日】

據媒體報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中共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政協主席、黨組書記林賽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這是廣東省二零一八年以來,繼陽江市政法委書記馮桂雄、梅州市政法委書記黃偉聞、開平市政法委書記李沃華、湛江市政法委書記陳吳、肇慶市端州區政法委書記馮敏強之後,又一個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政法委書記遭惡報落馬。

林賽龍,男,漢族,一九五九年八月生,廣東揭陽人。林賽龍長期在廣州市天河區工作,曾任天河區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主任、區委辦公室主任等職;二零零六年十月至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天河區政法委書記,期間先後兼任天河區委常委、區委副書記、區委黨校校長;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天河區委副書記、區委黨校校長;二零一五年四月至落馬前,任天河區政協主席、黨組書記。

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專門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非法組織)相互勾結,暗中操作,一直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機構。林賽龍任天河區政法委書記的近五年期間,天河區各社區、街道不斷出現惡意誹謗法輪功的畫報、展板等邪惡宣傳;派出所警察、看守所、法院等亦全部被其操縱和脅迫,從頭到尾實施它的迫害命令,而不敢對要求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這類合理訴求做出任何正面回應。

以下是林賽龍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一年期間,任天河區政法委書記時的部分犯罪事實:

◎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進行誹謗和污衊宣傳

二零零六年十月,林賽龍剛就任廣州市天河區政法委書記,就有當地法輪功學員發現,天河區廣州大道北沙和路車站的宣傳欄上,張貼了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同年十二月初,在天河區天一廣場和信息產業部第五研究所居民區之間的天河社區宣傳欄,又貼出惡毒污衊法輪功的宣傳畫報。在這前幾天,位於天河區的華南師範大學已經出現此類宣傳。二零零七年二月初,天河區長興路樂意居宣傳欄出現毒害眾生的「反對X教」宣傳畫報,是廣州市「六一零」印發給各居委張貼的。二零零七年三月,天河區林和村潤和社區宣傳欄出現誣衊法輪大法的畫報。二零零七年七月,天河區天鵝花園宣傳欄寫有誹謗法輪大法和李洪志師父的字。這都說明是上面的統一部署。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廣州一些公共場所公開擺出攻擊法輪大法、迷惑世人的宣傳櫥窗。如天河區棠下村,黃埔區青少年宮,有大量造謠展板,有時還有壞人蹲坑。二零零九年三月,在天河區石東社區居委會管轄區的宣傳欄里發現有污衊法輪大法的文章和圖片;七月,天河區五山路265號瑞華大廈旁的瑞華居委會宣傳欄,粘貼大幅誹謗大法的內容,前幾個月的一段時間也貼過。二零一零年三月,位於天河區體育東路社區內、體育東路小學及體育東路幼兒園過道的宣傳欄上有污衊大法的宣傳,相比明慧網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報導的那次,內容更加露骨,句句針對法輪功,鼓動民眾收到真相資料、如「九評共產黨」等主動上繳及打「110」報警等,內容相當惡劣。二零一一年七月,天河區長興路建麗花園正門警務處旁的宣傳欄上寫滿了毀謗法輪大法的內容。

◎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住宅、綁架、抄家

張彩雲,七十歲左右,家住廣州市天河區芳草園。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因發真相資料被石牌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槎頭法制學校洗腦班迫害,家中所有的大法書、法像、真相資料全部被抄走。

時會文,男,三十六歲,原在華南農業大學鋼鐵研究所工作,華南理工大學研究生。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廣州市公安局夥同增城市公安局一夥,強行非法撬開時會文的單位宿舍,並搶走了電腦、移動盤、優盤等私人財產。當時時會文不在,因而沒有被綁架。

黃雪影,女,廣東湛江人。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下午五點多鐘,天河區棠下派出所惡警闖入廣州法輪功學員黃雪影的家中,將其綁架到派出所,晚上八點前惡警又強迫把她帶回家中,戴著手銬腳鐐進行抄家,黃雪影被非法關押到天河區看守所。

◎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非法判刑和勞教

石凱,男,三十二歲,湖北赤壁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下午四點左右,石凱在廣州市天河區棠下村棠東毓桂大街派發真相資料時,被在旁邊小店蹲坑的一邪惡之徒綁架,周圍立刻圍上幾名年輕人,石凱被劫持到路邊的一個值班室里,不到五點被轉走。十二月三十一日,被赤壁公安劫回赤壁市看守所關押迫害,並非法判勞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石凱被非法押送到沙洋勞教所迫害。

王英,女,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工程師。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王英在工作單位上班時,被天河公安分局「六一零」、國安和五山派出所惡警綁架,中午又在家屬出差不在家的情況下被強行抄家。這次綁架抄家單位說事先根本不知道,否則不會同意。二零零九年四月,中共無視王英的正當上訴,把她劫持到廣東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天河看守所及廣東女子監獄一直拒絕家人探視王英,拒送衣物。

王英曾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遭迫害,被非法關押在廣州槎頭勞教所兩年。那兩年由於她是唯一掌握了研究所一台精密儀器使用方法的工程師,儀器被擱置,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在經濟上損失慘重。二零零二年後,王英又從新使用該儀器,為研究所做出很大貢獻,是公認的優秀工作者。

張元博,男,大學本科畢業生。二零零九年七月九日,張元博在家中被惡人以切斷電源的方式騙開家門後強行闖入,非法抄家,所搶奪的電腦、印表機、MP3、現金等價值兩萬多元的財物一直不予歸還。人被非法關押在天河區看守所,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下午兩點半,在天河區法院進行非法開庭審訊。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八月被送往韶關市北江監獄,期間妻子楊英也被綁架進洗腦班。家屬至今仍未要到判決書。本該在天河區法院進行的公開宣判,躲到看守所里偷偷摸摸進行。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家住廣州市天河北663號的法輪功學員徐智銀外出,被廣州天河區國保大隊綁架,關押在廣州天河看守所。隨後,警察和「六一零」人員非法抄了徐智銀的家,搶走其大量貴重私人物品,包括鑽石戒指和玉墜、現金等。二零一一年六月,天河區法院在家屬和律師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徐智銀秘密非法判刑五年。

◎在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酷刑迫害

連信群,女,三十多歲,廣州市天河區大法弟子,原是中原地產員工。因不配合中共邪惡,被廣州市天河看守所兩次戴手銬、腳鐐迫害。第一次是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上旬,因為煉功被天河看守所的詹警察(警號029332)強迫戴手銬、腳鐐長達六十小時。第二次是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到三月十九日期間,因為對強迫蹲下報告才能走出被關押的號室這種侵犯人權的規定不服從、不配合,在天河看守所所長的叫囂下,被劉警察強迫穿針戴手銬、腳鐐(把雙手銬住後繞過腿下再穿在腳鐐上,實質是把人的雙手與一隻腳銬在一起,使人直不起腰,不能睡覺、吃飯等,只能彎曲著全身坐著,很痛苦。時間一長,人就容易殘廢了。)時間長達一個月整。

楊愛琴,女,四十多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半左右,被廣州市天河區公安分局和天河區棠下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被劫持到天河區看守所。在天河看守所被迫害的吐血(或咳血),因為煉功被釘鐐,即把人戴上腳鐐,又把腳鐐用鋼鎖鎖在地上的鐵環中,人無法移動,什麼事都只能靠他人來幫忙,大小便也只能用桶,並且是當著全監室其他人的面,是一種很摧殘人尊嚴的酷刑。因為戴鐐人一動就會很響,晚上睡覺會影響到他人休息,而且什麼都得靠別人,有些人就會因此罵。據說她在天河看守所比被綁架前瘦了二十斤左右。

結語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教人從做好人做起,提高思想境界、淨化身體,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福益上億人。一九九九年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達到了一億,嫉火攻心的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悍然發動了殘暴鎮壓,並指使喉舌惡毒的栽贓、妖魔化法輪功,迷惑了幾億人。如今到了報應的時候了。

天象在變,法網在收。近年來,表面因貪腐落馬的絕大多數中共各級官員,實質都是因為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到了惡報。如今,全世界也都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醜惡和反人類罪的本質。林賽龍這樣的人,不管出於什麼動機為中共迫害賣力,都註定是可悲的角色和下場。其實,在江澤民喊出「戰勝法輪功」的那一刻起,中共就被全天體的神判了死刑。天滅中共誰也擋不住,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了解真相、退出中共,明白法輪大法好,為自己選擇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