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明真相的人高喊:「我支持你!」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13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了解大法好 老父換新顏

父親年屆九十,如今依舊硬朗,聲如洪鐘,面色紅潤,步履亦如年輕人一般,人人都稱羨不已,這都緣於父親幾年來對大法真相的了解,與日日都真心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父親一輩子在邪黨基層工作,人雖善良正直,也免不了染上邪黨的那一套「鬥」與什麼也不信的邪惡基因,所以起初很難接受法輪功真相。比如,一次我告訴病中的媽媽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被他訓的不輕。但是救人是我們義不容辭的使命,更何況是我們的親人呢?

在母親病重前後,我常常捨棄自家的事,守在病榻前,悉心侍奉,接屎擦尿,把媽媽伺候的乾乾淨淨,此時我也不失時機的講一講大法真相,讓父親和其他家人在潤物細無聲中慢慢的認同和接受真相。母親臨終時,我為她誦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母親走時臉色安詳,那幾天正值大雪紛飛,停放三天,屍身居然還軟綿綿的沒有僵直。

此後,我時不時的接父親來我家小住一段,他接觸真相的機會更多了,大法中神奇的事他聽了很多,也就越來越有正念,天天真心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父親後來還開始學大法,不知不覺中,高血壓、冠心病的症狀已經沒有了蹤影,現在有兩年多的時間不再吃這個藥、那個藥的了,將近九十歲了,干起活來還不遜於年輕人,這真是天賜的洪福啊!這一切也使家人對大法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例2:明真相的世人越來越多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我和同修到農村講真相、勸三退。當我們走到某村時,村裡的人看見我們就把我們圍上了,有的說:你們很長時間沒來我們村了,這次給我們帶來什麼大法真相啊?有的說:你們上次給我們的大冊子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都看完了,這次我們可真明白為什麼要三退了,這共產黨乾的壞事太多了,老天早晚得滅它。

還有的人說:沒有做過三退的,趕快退出來,保個平安、順當,全家都有福報!一個人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接著就一個接一個的跟著喊:「法輪大法好!」聽到明真相的世人發自心底的喊聲,我們真的為他們得救高興啊!有幾個沒三退的也做了三退,他們也得救了。

離這幾步遠有一位男士,騎著電動車,帶著妻子,就停那不走,聽著我們講大法真相,也聽到了百姓的心裡話。這位男士有四十多歲,看樣子象個當官的。我們正猶豫著要去給他講真相,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就見那個男士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連著喊了好幾聲。

我們走到他跟前,他說:大姨,我是個黨員,給我退了吧!你們講的話我都聽到了,也明白了。他又說:把我妻子也退了吧,她入過團 、隊,退了,讓她也保平安,有個好未來。接著他又說:大姨你說的對,三尺頭上有神靈,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共產黨宣傳無神論,和天鬥,什麼樣的壞人都有,什麼壞事都敢幹。共產黨是要不行了。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師父!

說完,他騎上電動車,帶著妻子,一邊騎一邊喊:法輪大法好!……

看到這一幕,我們感恩師父的慈悲安排,讓這麼多的世人有機會聽聞真相,得到救度。

例3:今年年初,我妻子身體不適,醫院診斷是淋巴癌,我們全家老小都驚住了,都懵了。然後去市里各大醫院檢查,結果診斷結果一樣。我表面撐著,可是我心亂如麻,感覺生活在黑暗中,沒有了希望。

我妻妹是煉法輪功的,總跟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是被中共迫害的,我不屑一顧,並且反對她煉。她來我家,告訴她姐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奇蹟發生,說這樣的事例太多了。之後我妻子就照她說的做開始默念、聽李大師的講法錄音、看大法書。區醫院例行檢查準備化療,我們準備著去醫院的日用品。

2019年5月6日我們全家永遠都不會忘的一天,醫院通知我們不用做化療了,檢查結果出來了,沒有癌細胞了,一切正常。我都不敢相信,大法的神奇真的發生在我妻子身上了,真是天賜洪福到我家!我們一家人高興的無法言表,我們一家人對李大師的感恩無法言表。我認真的跟妻子說:你好好的煉法輪功,我永遠支持你。我們全家人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例4:看守所警察說:用你真善忍去影響她

我從黑窩監獄出來一年多了,今天把在看守所里經歷的幾件事寫出來。

在看守所我呆過兩個監號,轉到第二個監號的時候快入冬季了,北方這個季節天已經冷了,一天晚上大家坐在炕板上看電視,我曾經呆過的第一個監號的警察站在窗前喊我的名字:「某某某,你有棉衣服嗎。」大家很驚愕的看著我。

在看守所不允許穿自己的衣服,所需衣物都得在看守所買,一套棉衣300多元錢,第一年冬天就是這位警察給我的棉衣,今年轉到第二個監號,剛來正好趕上冬天,她怕我沒有棉衣,特意來問我。

* 警察說:你去和她談談

在第二個監號,一天,從別的監號轉過來一個人,這個人搞過工程,說話聲音很大,還愛說,誰有事她都說幾句,說說就吵起來了。她還有高血壓的病,在家的時候每天吃藥維持在140到150之間。

一天負責這個號的警察站在窗前喊我:「某某某,你過來。」她說:「我把你安排在她的身邊,你和她談談。」我欣然接受,心想感謝給我提供講真相的機會。在看守所,每個人坐的位置是固定點,一經安排是不允許動的。

我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過了兩天,看守所的醫生來量血壓,量完血壓,她坐在我身邊不吱聲,我想怎麼不說話,就問她「多少?」她有點疑惑的說:「高壓127,我在家天天吃藥都140多。」又過兩天再次量血壓,她告訴我:「高壓120,低壓80。」

第二天早上,管號的警察問她血壓多少。她說:「120,80。」警察說:「這不正常了嗎!」

* 警察說:你用真善忍去影響她

轉過來的這個人在社區工作,因設賭場被抓,家裡有點背景,脾氣很大,說話聲音也大,用吵架的方式說話,一旦張嘴很難停下來。

過了一段時間,管號的警察站在窗前喊我的名字:「某某某,把你安排在她身邊。」我有點為難,怕做不了給自己帶來麻煩,給大法抹黑(這是當時的悟性)。她說:「你用真善忍(去影響她),你坐在她身邊不說話都行。」我說:「試試吧。」

我給她講真相,做了三退。她平靜了,不吵架了,過了幾天轉到別的監號。

警察正在認同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他們善良的一面也願意用正的方式、善的方式處理問題。

例5:明真相的人高喊:「我支持你!」

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我背上真相資料就出發了。公園裡滿是人,我儘量避開攝像頭,禮貌的向遊人遞上真相資料,有人接,也有人不要。有一位老年阿姨很高興的接受了,我問她:「阿姨,你認字嗎?這真相資料可是好東西,不能隨便扔呀!」她回答:「不認字,但是拿回家我老伴會念給我聽的,我拿著吧。」

還有一位中年男子,我遞上真相資料並問他有沒有聽說過「三退保平安」?他笑著搖搖頭,又點點頭,看得出他非常想要,但又不敢要。我就笑著說:「拿著吧,您看現在發廣告的那麼多,誰知道你拿的是什麼。」他回頭看看隨行的同伴,沒有人注意他,就喜滋滋的接過真相資料裝進了口袋裡。

然後我就站在那和他聊起來。我說:「你看現在街上到處拉著打擊無理上訪的橫幅,你說老百姓沒理誰去上訪,誤工費時不說,還得花錢討不痛快,誰會這樣呢?」這下點到了他的遭遇,他抬眼掃了一下四周,說:「那都是糊弄人的!上訪他們不會管你死活的。我以前做生意被人騙了,上訪過,唉!」語氣里滿是無奈。我接著說:「是呀!我非常理解你,你看當年北京『四·二五』法輪功萬人上訪不就是個例子嗎!其實上訪的本身表明法輪功對政府是信任的,就覺的我們這事有冤屈,具體辦事人員說不通,那我們就向上級政府部門反映,希望能夠得到合理公正的解決。但是,江澤民卻誣衊說是法輪功圍攻中南海,說不過去呀,你說對不對?而且它還打擊報復,妒嫉法輪功師父,一意孤行地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一提江澤民,他馬上接過話說:「江澤民呀,那個壞東西,我去過它老家,那可是人人都罵它……」還沒來得及聊更多,他的同伴就招呼他走了。只見他一邊走,回頭看我,遲疑的不想走,眼裡滿是渴望。

一會兒,我又遇到一位四十來歲的工頭,他正領著一幫人在修樹枝,我向他走過去,他停下手中的活笑眯眯地看著我,我雙手遞上一份真相傳單,他一看:「哦,法輪功啊,我丈母娘也學,我還跟著學了半年,她還上天安門去打橫幅了呢!那一年我剛結婚,半夜三更的被派出所的叫著去找人。」我說:「啊,你丈母娘真了不起呀!你可知道,那時候沒有勇氣和膽識,天安門廣場你去站一站腿肚子都打哆嗦。」聽我這麼一說,他高興了,拿著真相傳單就給旁邊的人看,還說:「你說這法輪功真好呀,教人變好啊。那一年,我丈母娘撿了兩千多塊錢,也沒人知道,那時候兩千塊錢值錢呀,可她硬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失主還給了人家,人家要謝她,她一分錢不要。」

接著他回過頭來問我:「那天安門自焚是啥意思?」我就說:「那都是江澤民為了栽贓法輪功造的假,你曾經學過法輪功,這就好解釋了。首先,師父在法里講了自殺是有罪的,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絕對不會去做那種事的,這你能理解了吧?其次,所有學煉法輪功的人都是雙盤腿,至少也是單盤腿,每個人往那一坐,雙膝自然是平放下的,不會象那個當兵的一樣,小腿交叉,雙膝高高地翹著;再一個就是,雙手的姿勢,法輪功煉功的時候雙手是有能量通過的,雙手的大拇指指尖是對齊的,而那個自焚的人的雙手拇指是岔開的。這些都說明他根本就不是學法輪功的。」

他會意地笑了。接著我又把《自焚偽案》視頻上的分析給他講了一遍,他一邊聽一邊頻頻點頭。我勸他三退,他非常痛快的說:「行,都行!」

接下來,我又給他講了中共這麼多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以及被中共蒙蔽的參與迫害的一些人遭到惡報的實例。我說:「從內心來說,法輪功不想那些惡報發生,但是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權力再大,江澤民邪氣再盛,也拗不過天意,所以我們要全力向民眾講述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夠明白法輪功真相,遠離邪惡,得到大法的護佑。」

也許作為大法弟子家屬的他對這場迫害深有感觸,也許是大法真相喚醒了他內心對大法的記憶,他一個堂堂男兒使勁仰著頭沒讓淚水流下來。

該講的都講完了,我就離開了。大約在我走開四五步遠的時候,突然聽到那個壯年漢子在我身後高聲喊:「我支持你——」

聽到喊聲,我的淚「唰」地湧出來了。我要帶著這份正念去救更多的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