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黃陂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在迫害中離世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12日】

武漢市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在中共二十多年來的打壓中,遭到非法勞教、拘留、關洗腦班、抄家、騷擾、被迫流離失所等迫害,於2019年3月含冤離世,時年56歲。

明慧網報導,彭望琴,1963年出生,武漢市黃陂區長堰街人,修煉法輪功後,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身心健康、心地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

在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中共人員給她年邁的公婆和幼年的孩童心靈上造成了極大的摧殘和傷害,給全家三代人的生活造成嚴重干擾,還非法剝奪她孩子上學讀書的權力。她被迫長期流離失所,生活無保障,有家不能歸,造成她英年早逝。認識她的人,無不為她痛心疾首。
非法勞教 家庭破碎

1999年「7·20」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迫害,彭望琴為了討回對法輪功的公道,帶著剛剛上小學的兒子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連她幼小的兒子一同被非法關押。隨後,娘倆又被當地警察劫持回原籍繼續關押,彭望琴因此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彭望琴家在農村,以務農為生,家境貧寒。在彭望琴被非法勞教期間,突然失去母愛的一雙幼子無人照料,日夜想念媽媽。撫養一雙幼子和供養年邁的岳母的重擔,全部落在她丈夫一人身上,日夜操勞、心身疲憊。

生活的艱辛,世道的冷落,使彭望琴的丈夫難以理解和承受。彭望琴修煉法輪功原本就是她丈夫介紹和大力推薦的,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他錯把一腔怨氣全發泄在她身上,將自己的一雙未成年的幼子丟給了孩子的外婆,自己遠走他鄉謀生。

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下破碎了。

流離失所 有家不能歸

彭望琴被非法勞教期滿釋放回家後,一家人好不容易盼得團圓,指望苦難生活從此結朿。然而,她卻從此成了當地迫害的重點對像。警察和鄉、村幹部三天兩頭就闖進她家騷擾,特別是在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必定上門騷擾,甚至威脅、綁架抄家,鬧得全家老幼驚恐不安。

她無法在家立足安身,被迫流離失所。那伙人找不著她時,甚至到百里外她的親戚家去找。

彭望琴的生活無保障,每天愁吃愁住,飽一餐飢一餐,還擔心遭到綁架,長期生活在恐怖之中,生活和精神上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洗腦迫害 死裡逃生

2004年她從家裡被綁架到武漢二支溝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後,又被轉送到楊園洗腦班,遭受迫害二個多月。

彭望琴在被非法關押洗腦班期間,絕食反迫害。為了強制「轉化」她(逼其放棄修煉),洗腦班對她強行野蠻灌食。幾個彪形大漢把她這個身體瘦小的女子全身按住,控制不讓她動彈。

她咬緊牙關掙扎反抗,滿口牙齒幾乎一半被撬松、撬掉,鮮血從嘴裡往外流,上衣全部被鮮血染紅。

這些人害怕其慘無人性的惡行被在押人員看見,就端來一盆涼水,照她臉上猛潑上去,雖然衝掉了她臉上部分鮮血,她全身卻濕淋淋的。他們把她拖回監室後就揚長而去。

幾天後,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因害怕她死在那裡,洗腦班把她送回黃陂區中醫院搶救。當時,她的兒子等候在醫院門前,看到母親被迫害成這般模樣好不心酸,將她從車上背到搶救室搶救。

出院後,中共人員又找上了她家的門。從此,她又流離失所,直至她離世。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20年來,武漢市黃陂區像彭望琴這樣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多達7人。其中一男六女,他們分別是:陳銀芳、彭世民、劉小蓮、李玉珍、黃桂芬、羅煥雲、岳婆婆等,年齡最大的70多歲,最小的才40多歲。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