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前兆?中國爆可怕黑死病 輿論恐慌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13日】

中國驚傳黑死病(鼠疫)再現。中共12日晚證實,內蒙古有2人經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目前患者在北京救治。中共之前已通報1例鼠疫死亡病例。由於歷史上發生的大瘟疫多與黑死病有關,因此,這次爆出中國發生的黑死病事件,引發民間恐慌。有網友擔心是不是「大瘟疫前兆?」

北京市朝陽區網站11月12日發布公告稱,當天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2人經專家會診,被診斷為肺鼠疫確診病例。目前,患者已在北京市朝陽區相關醫療機構救治。

《經濟觀察網》報導說,北京朝陽醫院急診科接診2例患者,患者曾住進朝陽醫院負壓病房,其樣本經中國疾控中心檢測,12日確診為肺鼠疫病例。

院方聲稱:「沒有必要恐慌,一切盡在掌控中。」但當記者追問,一切盡在掌控中,是否意味「兩名患者已經脫離生命危險」時,上述負責人卻說:患者目前已經不在朝陽醫院,轉去了別的醫院。

「南方都市報」說,2名鼠疫患者來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地方當局最近才在微信公布消息稱,為了預防鼠傳染疾病,全市展開集中滅鼠行動。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傳染病疫情概況顯示,此前已有一例鼠疫死亡病例。

鼠疫是中國甲類傳染病,又稱黑死病。黑死病在人類歷史上是最致命的瘟疫之一。歷史上記載多起次最具毀滅性的流行瘟疫,都與黑死病有關。

消息傳出後,在中國大陸網路社群引發恐慌。不少網友擔心「大瘟疫前兆」。在14世紀中期,黑死病曾殺死了將近三分之二的歐洲人口,全世界約7500萬人死亡。
 

據公開報導,從古至今人類遭遇了無數的瘟疫,歷史上記載至少10次最具毀滅性的流行瘟疫與鼠疫(黑死病)有關,最典型的有以下幾例:

1、黑死病(1347~1351)

在十四世紀四十年代,流行病從克里米亞傳到西歐和北非。黑死病造成全世界死亡人數高達7,500萬,其中歐洲的死亡人數為2,500萬到5,000萬。

黑死病的一種症狀,就是患者的皮膚上會出現許多黑斑,所以這種特殊瘟疫被人們叫做黑死病。對於患者來說,痛苦的死去幾乎是無法避免的,沒有任何治癒的可能。

引起瘟疫的病菌是由藏在黑鼠皮毛內的蚤攜帶來的。3年里,黑死病蹂躪整個歐洲大陸,再傳播到俄羅斯,導致俄羅斯近三分之一至一半的人口死亡。

2、始於雲南的鼠疫大流行(1885~1950s)

1855年始於中國雲南省的一場重大鼠疫。以傳播速度快、傳播範圍廣而出名。這場鼠疫蔓延到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陸,先從雲南傳入貴州、廣州、香港、福州、廈門等地後,這些地方死亡人數就達10萬多人。

鼠疫還迅速蔓延到印度,1900年傳到美國舊金山,也波及到歐洲和非洲,在10年期間就傳到77個港口的60多個國家。單在印度和中國,就有超過1,200萬人死於這場鼠疫。

3、查士丁尼瘟疫(541~542)

6世紀到8世紀的查士丁尼大瘟疫(Justinianic Plague),是以羅馬帝國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的名字命名的瘟疫,死亡人數達1億之多。

公元6世紀羅馬帝國正輝煌時,一場空前規模的瘟疫使東羅馬帝國的中興之夢變為泡影。公元541年,鼠疫開始在東羅馬帝國屬地中的埃及爆發,接著便迅速傳播到了首都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地區。

當時出現了許多詭異恐怖的情景:當人們正在相互交談時,便不能自主地開始搖晃,然後就倒在地上,人們買東西時,站在那兒談話或者數零錢時,死亡也會不期而至。

鼠疫最嚴重的時候,一天就有5,000~7,000人,甚至上萬人不幸死去。這次鼠疫引起的饑荒和內亂,徹底粉碎了查士丁尼的雄心,也使東羅馬帝國元氣大傷,走向崩潰。

4、倫敦大瘟疫(1665~1666)

倫敦大瘟疫於1665年到1666年發生在英格蘭。在這場瘟疫中,有7500到10萬人喪生,超過當時倫敦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它在歷史上被確定為淋巴腺鼠疫(bubonic plague)引起的大面積黑死病。

由於這場瘟疫的蔓延非常之快,人們不得不將患病者所住的房子都連人封死,成千上萬的病人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悽慘地死去,最多時一週死去不下萬人。原來熙熙攘攘的倫敦城完全變成了一座寂靜的死城。所有的店鋪關了門,街上幾乎看不到行人,路旁長滿了茂盛的雜草。

5、米蘭大瘟疫(1629~1631)

1629年至1631年,義大利爆發了一系列的鼠疫,通常稱為米蘭大瘟疫。包括倫巴和威尼斯,此次瘟疫造成大約28萬人死亡。

1629年,德國和法國士兵將傳染病帶到義大利曼圖亞。在30年戰爭中,威尼斯軍隊感染了疾病,當他們撤退到義大利中北部時,將疾病傳染給了當地人。當時米蘭總人口為13萬,染病而死的人數達6萬人。

6、雅典鼠疫(公元前430~前427)

公元前430到前427年,雅典發生大瘟疫,近1/2人口死亡,整個雅典幾乎被摧毀。有專家認為此疫即鼠疫。雅典鼠疫是一場毀滅性的傳染病,襲擊了整座古希臘羅馬城。

7、馬賽大瘟疫(1720~1722)

1720年,馬賽遭逢瘟疫侵襲,這是該市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災難,也是18世紀初歐洲最嚴重的瘟疫之一。影響了整座城市和周邊城市,造成10萬人死亡。

(新唐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