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三)「警察也要保平安哪」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14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我侄子在讀大學時得了一種很難治的病——腎炎綜合症,發病住院反覆多次,好不容易才畢了業,找了個工作上班,可一發病時,全身浮腫,住院打針吃藥,多次折騰,最後只能在家養著身體。看遍了中醫、西醫、土郎中,均束手無策。

一個大小伙子,本是父母的希望、家中的棟樑,可現在帶給父母的只有愁。近幾年又犯上腳痛風,一痛腳不能落地,到後來腳痛風發作起來的時間間隔越來越短,痛起來大男人都直掉淚。這次過年前腳痛風又犯了,加上身上其它的病,在床上躺了個把月。

我去看他時,他父親為了生計出去打工,他母親說帶他去看病都很艱難,根本站不得,就這樣在床上硬撐著。和他說話,他閉著眼睛完全打不起精神。

我再次跟他講法輪大法好,說:我給你聽法輪大法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音,在認真聽的過程中大法師父就能把你身上不好的東西去掉。我把自己修煉大法後獲得身體健康的體會講給他聽。

這次他接受了。第二天我去看侄子時,問他認真聽了嗎?他說聽了,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躺在床上還是不敢動。我鼓勵他,叫他活動一下,他躺在被子裡手、腳都動了幾下,說「哎呀,好多了」。

過了一天我又去看他,看到他自己坐起來了,我告訴他聽法加上煉功,會恢復的更快。我就教他煉功動作,並和他一起煉。第一次時,在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中間歇了一會,他說腳很酸,我告訴他不要緊的。第二次我去時,他人就很精神了,五套功法一起煉下來了。第三次他把被子疊的好好的等我去。

第四次我去時,他自己炒飯吃了。原來每次吃飯都是他母親下午兩點多鐘下班回來給他做的。這次煉功,讓他自己煉,哪裡不準確給他糾正一下。

就這樣,侄子一天一個樣,前後兩個星期不到的時間,他就能自己開車帶著母親到他父親打工的地方去看他父親了。他的好身體就是在證實大法。

感恩師尊給了我侄子新的生命。

例2;看新唐人,哥哥的抑鬱症好了

哥哥從小聰穎好學。喜歡畫畫的他,畫什麼都很象,周圍的人都叫他「小畫家」,他的作品還曾上過報紙。哥哥不僅畫畫有天賦,而且從小到大功課很好,大伙兒都說他考個好大學沒問題,他自己也是信心滿滿。可天有不測風雲,高考時因為臨場發揮不好,勢在必得的他,離錄取線差了三分,與理想中的大學擦肩而過。哥哥選擇了復讀,但第二年高考,還是沒考出理想的成績,哥哥沒有信心再考,適逢父親的單位招工,哥哥順利通過了考試,進了父親的單位上班。

高考落敗,給了從小在讚揚聲中長大的哥哥很大的打擊,加上母親心情不好時,常數落他,哥哥因為性格的關係,又沒有什麼朋友可以傾訴,所有的壓抑與痛苦就悶在心裡,日積月累,越來越多。哥哥的心態日漸灰暗,人變得越來越木訥、呆板,失去了往日的靈氣,和他人的溝通也越來越困難,上了一年班以後,哥哥已無法應對正常工作,只能長期休病假,在家裡呆著。

患抑鬱症後,哥哥和以前判若兩人,成天痴痴呆呆的樣子,衣食住行全部要依賴他人照料。親友們看到他的情況,都覺的很辛酸,擔憂他將來怎麼辦(哥哥一直沒成家)。

轉機發生在幾年前。在一位熱心友人的推薦下,我家在樓頂上裝上了衛星接收器,可以免費收看海外華人媒體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自從家裡裝了新唐人電視後,哥哥很願意看,基本上每天守著電視機要看上十來個小時,上午、下午、晚上都看。

新唐人的許多節目都做得非常好,不僅報導的是最真實的新聞,而且很多欄目見解深刻獨到,給人很多正面的啟迪,有很強的能量。《細語人生》、《傳奇時代》、《今日點擊》、《中國禁聞》都是哥哥最喜歡的節目。

在看節目的過程中,哥哥真正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徹底認清了中共邪黨的真面目,從內心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同修經常叮囑他每天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他的狀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以前,哥哥什麼事都不會做,現在動作靈活多了,煮飯熱菜、晾衣折衣等事情都難不倒他。生活能自理了,人也精神多了,說起話來,思維清晰,邏輯性強,根本不象精神上曾出過問題的人。與外界打交道也沒有障礙了,晚飯後還常常自己去樓下散步。今年大年初一,還和我們一起坐車回了趟我先生的老家。

哥哥的抑鬱症就這樣好了。更神奇的是,哥哥的單位以前因為效益不好,有好多年只發一半的工資。這兩年單位效益越來越好了,哥哥因病這麼多年沒上過班,還拿了全額工資,而且工資漲了五次,和過去比都翻倍了,沒上班的他,獎金福利一點不少全到帳,讓身邊知情的人羨慕不已。

有幾位同修每周來我家學一次法,哥哥每次都會提前做好準備,把拖鞋擺放的整整齊齊,迎接他們的到來;到了點,就坐在客廳里,等給同修們開、關門;個別同修有事來晚了,哥哥會認真問清楚後再開門,很注意安全。

大家看到他的變化,都高興的說哥哥真是明真相得福報了!

例3:去年,一位姓劉的肥鄉大移莊村的老人,70來歲,來我店買種韭菜用的農藥,說:「先給我拿點農藥吧,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我說:「行。」也沒多想,我就先給老人拿,正拿著,他說他胸疼的厲害。

我一看老人的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並說他疼的都不知道哪疼了,我說:「大爺,你來到這裡,咱們誰也不認識誰,有可能咱們有這緣份,不知道你信不信?信的話您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保平安。」老人說:「我信!我念!」說完就誠心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叫老人躺下,馬上拿電熱水壺燒水給老人喝,我說:「大爺,現在怎麼樣了,如果頂不住我們趕快把您送到醫院去。」

老人一下坐起來說:「神了,太神了,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念疼就輕了,越念越輕,你看我現在沒啥事了,不用擔心。我喝一杯水吧。」喝完後說:「好了,你還別說,真的好了。」

老人家高興的說:「法輪大法太神了。回家後我要告訴我的家人和親戚、鄰居。」並說要謝謝我。我說:「不要謝我,要謝謝我們的師父,師父慈悲,救度眾生,法輪大法(法輪功)是佛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

例4:警察明白真相後 

二零一九年四月中旬,本地區發生一起綁架事件,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了一名法輪功學員。在非法審問時,發生了這樣的一幕:

警察甲煞有介事地拿著記錄本,問學員:「你在哪上班啦?」另一警察乙在旁邊搶著回答:「無業游民。」警察甲就在記錄本上寫:「無業游民。」其實這位學員在一私人老闆那打工。

警察甲接著問:「你的這些資料是從哪裡來的?」警察乙又搶著回答:「他不會說的。」警察甲又在記錄本上寫上:「不回答。」

警察甲接著說:「你簽個字吧。」警察乙又搶著說:「他不會簽的。」

十幾天後,這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回家了。

隨著真相的傳播,中共的謊言再也無法惑眾。很多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公務員,接到構陷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後,都高調地、煞有介事、按部就班地在走形式,然後低調地、悄無聲息地保護法輪功修煉者。

曾經被謊言愚弄了的人們,曾經被暴力裹挾著的人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明白了修煉者的善良。他們不願再麻木冷漠地執行迫害政策,不願再淪為對中共俯首帖耳的懦夫。他們開始理智、智慧地選擇將功補過,保護自己有個好的未來。

例5:又遇曾要抓自己的人  二零一八年夏日的一天下午,法輪功學員小紅出門講真相、發資料。路上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接過破網軟體後,拿出手機在上面掃來掃去。小紅說:「這是電腦上用的。」男子一聽,馬上手指小紅:「你別走,我是警察,跟我到局裡去說清楚。」

小紅一看此人要幹壞事,心說「可不能讓他干成」,便加快腳步往前走。回頭一看:呀,咋還攆上來啦?匆忙中一個大門出現了,小紅跑了進去,一看是個地下停車場。一小時後,小紅脫險了。

二零一九年又是夏日的一天下午,小紅又出去講真相。當看到一位男子悠閒的坐在路邊滑手機時,便走上前跟他打招呼。那人一抬臉,小紅覺的面熟。小紅拿出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說:「送給你一本寶書看看。」男子接過書說:「我是警察,不能看。」

這熟悉的話語,讓小紅確認此人正是去年追趕過自己的那個人。小紅心想這人跟我的緣份還真大,就說:「警察也要保平安哪。」

男子說:「行,那我就收藏。」「要是不看,就還給我吧。這麼珍貴的書不是用來收藏的,是救命的。」男子說:「那我看。」雖然男子還沒退出中共組織,但眼裡透出的是和善,不象去年那樣的兇巴巴。

小紅知道男子的轉變,一定是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結果。只要善念尚存的人,都會被善心喚醒。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