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十多國學員在維也納遊行 民眾關注法輪功

歐洲法輪功學員

【正見新聞網2019年11月14日】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和九日,來自歐洲十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音樂之都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了遊行、燭光夜悼、信息日等各種活動。告訴路人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法輪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但是中共二十多年來血腥的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十一月八日,法輪功學員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旁邊的廣場上(Herbert von Karajan Platz)設立了信息攤位,並在遊行前通過德英中三種語言的演講介紹法輪功並揭露迫害。

走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的是歐洲天國樂團,他們演奏著洪亮動聽的曲目,隨後是神采奕奕舞動著的金龍,展示大法在世界各地弘傳的橫幅,有學員演示功法的「法船」造型花車。法輪功學員也模擬了正在中國發生的中共活摘器官及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景,並通過橫幅進一步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隊伍的最後是讓人精神為之振奮的腰鼓隊,當隊伍離開一段距離後還可以聽到腰鼓隊在樂曲《法輪大法好》的伴奏下整齊的鼓聲。

遊行隊伍環繞維也納內城區,經過諸多著名的景點,讓眾多路人和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駐足,人們紛紛拿起手機攝影錄像留念,有的還和發送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交談,了解更多詳情。

十一月九日,法輪功學員在遊客眾多的英雄廣場(Heldenplatz)設立信息攤位,天國樂團再次環繞內城區演奏,路人及遊客們駐足欣賞,並拍手稱讚。

「平和、快樂的音樂讓我想成為其中一員」

很多觀眾談到,天國樂團演奏的樂曲讓他們感受到快樂和愉悅。來自瑞士法語區的年輕女士玖里東(Mariela Jolidon)就是因為聽到了樂曲聲又折回觀看遊行隊伍,並向法輪功學員了解更多的訊息。她說:「(天國樂團的)音樂讓我感到快樂,樂在其中,很平和,很舒服,讓我想成為其中的一員。」當了解到法輪功可以讓人身心受益後,她表示要上網搜尋自己所居住的洛桑市的煉功點信息,打算學煉法輪功。她有皮膚過敏的問題,特別是在緊張或壓力大時就格外嚴重,她希望學煉法輪功會讓她的這個問題緩解改善。

帕赫(Peter Pacher)是一位導演,同時也是維也納一個有名的管樂隊的成員。當他看到天國樂團在聖米歇爾廣場(Michaelplatz)的演出時,拿出手機錄影留念。他說:「我非常喜歡這樣的音樂,從中能夠感受到亞洲及奧地利曲調的結合,讓我很容易接受。音樂非常和平,非常舒服,非常好聽,讓人陶醉其中。」他還從未聽說過法輪功,但是此次邂逅讓他打算去了解更多關於法輪功的訊息。

一對來自英國約克(York)市的老夫婦高興的隨著天國樂團樂曲的節奏舞動,並在每首曲子後熱情的鼓掌。老先生是一位退休的小學教師,他高興地說:「我非常喜歡這樣的音樂,他們組織的非常好。音樂快樂,愉悅,讓我感覺很好。」隨後他們接過傳單,並向法輪功學員了解了更多關於法輪功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情況。

維也納大學生:「我知道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

林多佛爾(Jakob Lindorfer)是在維也納研讀氣象學的大學生,同時也是一名小鼓手,他很喜歡天國樂團的演奏,因此乾脆坐下傾聽天國樂團在城堡劇院前的演出。他談到:「我雖然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但是通過閱讀材料,我知道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這(迫害)是不對的,就因為中共和法輪功的原則(『真善忍』)是對立的,(中共)政權害怕這樣的價值。『真善忍』是重要的(原則),對我們共同生活,對我們的社會都重要。」

他打算去了解更多的關於法輪功的訊息,並表示會簽名支持法輪功,因為迫害、不公從來都不會得逞。

曾在中國教書的愛爾蘭教師:「中國人應該了解法輪功」

來自愛爾蘭的布朗女士(Aoife Browne)是一位小學老師,剛結束在中國四年的工作。從都柏林的信息日活動中她對法輪功有所了解,她認為:「法輪功學員本身很平和,他們只是煉功,沒有要求什麼權力。當我聽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時,我非常震驚,這讓人無法理解,實在是讓人痛心,特別是對如此平和的團體(法輪功學員)。」談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時她說:「這讓人痛心,太可怕,甚至超過了大屠殺,是最惡劣的對人權的迫害。」

根據自己在中國四年的經歷,她發現她的中國朋友很少有人知道法輪功,有的不願了解,甚至會避開相關的話題。她認為:「讓人們知道法輪功很重要。中國人當然應該知道法輪功,法輪功本身是如此的正面,如此平和,中國民眾應該知道(中共)政府正在做什麼。(迫害法輪功)這是一群人被群體滅絕,大屠殺,這不能與不能自由上網相提並論,實在是非常非常可怕,中國人應該知道,他們有權利知道正在發生什麼。我愛中國,我非常喜歡中國人,他們應該知道正在發生的(迫害)。我相信如果他們了解了,也會採取相應的行動的。」

最後她特別感謝法輪功學員:「我非常感謝你們(法輪功學員)讓人們知道這一切,要不是你們的活動,我都不會了解發生的這一切,對此我非常感激。」她也打算讓更多人知道相關的訊息:「我會告訴我的朋友,人們也可以對他們的政府施壓,讓其對中共政權施壓,告訴他們這是不行的,每個人應該對此(迫害)說不。」

德國公司主管:「必須制止迫害及活摘罪行」

柏蘭茲(Oliver Polanz)先生在一家德國公司主管健康、安全及環保的部門。他和太太都在徵簽表上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我在電視和媒體報導中了解到,(法輪功學員)經歷了什麼樣的苦難,他們受到了嚴重的迫害。我希望通過我的簽名告訴聯邦政府,並通過聯邦政府告訴中國(中共)政府,迫害不該發生。」「同時我也希望通過簽名能有更多人來關注對人權的迫害,特別是在中國發生的,因為中國目前有很大的市場,在經濟上有很多和中國的合作,我認為也應該保障人權。」

他認為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違背了社會的基本價值,對我而言這不可容忍,毋庸置疑,器官不能被盜取。」關於對法輪功的迫害及中共的活摘,他認為:「不能被接受,必須制止。我們必須找到解決方法,全世界應該共同努力,幫助人們不再受到迫害,健康和生命不再受到威脅。」

英國大學生:我願意幫助制止迫害

佩斯利(Eleanor Paisley)是一位來自英國北部正在巴黎攻讀哲學的大學生。她和朋友們一起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談及剛了解到的法輪大法,她說:「(法輪大法)包含打坐,非常美好,給人們帶來好處,對人們的精神健康非常重要,讓人們放鬆,讓人們思考自己的人生。」

她對中共迫害法輪功感到不可理喻:「這(迫害)實在是讓人感到噁心,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傷害如此平和的人們(法輪功學員)。他們(法輪功學員)做的是如此的平和,這(迫害)實在是讓人厭惡,這樣的事情還世界上發生著,我們在西方甚至對此一無所知。」

特別是關於活摘器官:「太可怕了,對活著的人,違背他們的意願(摘取他們的器官),這是從根本上違背了人權,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想到這樣去做,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太糟糕了。」

她希望自己能幫助制止迫害:「我想通過簽名制止這一切(迫害和活摘器官),簽名的效果或許不大,但如果我知道我還能做些什麼,我會去做。」

她還談道,目前的網絡上充斥了各種不實的訊息,因此將法輪功的訊息通過網絡告訴更多人就尤為重要:「當我們找到了正確的訊息,我們應該在網上社交軟體上傳播,因為現在網上的謊言太多了,讓人們知道這一切(法輪功及中共的迫害)非常重要。」

各地民眾: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及活摘罪行

護理員維斯女士(Agnes Weiss)在簽名要求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及活摘器官的罪行後感嘆道:「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讓人感到恐怖的事情發生,但是我不知道(迫害法輪功及活摘器官)竟能如此殘忍血腥。我希望通過將此公布於眾,得到更多的支持和鼓勵。」

克拉佩女士(Andrea Krappel)是一位社會教育工作者,她在簽名後談到:「我聽說過法輪功,人們只是有自己的生活理念,就被送入洗腦班,甚至被活摘器官。這(活摘器官)是喪心病狂,太可怕了,我找不到語言來形容,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事情了,中共系統是如此的病態,讓人感到傷心。我覺得迫害太可怕了,因此通過簽名來表達我的觀點。」

她還打算將了解的訊息與更多人分享:「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及迫害),知道的人越多,情況會更好,或許人們也會改變他們的想法,或許會有更多的政治家出力,也會影響更多人。」

科勒女士(Iris Koller)到維也納訪友,在路上遇到了遊行隊伍,因此了解到法輪功,也是第一次聽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訊息。她認為中共活摘罪行「絕對可怕,應該就此與那個(中共)政權抗爭,西方政府應該就此抗議中共政府,對它施壓,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人們應該關注此事。」她稱讚法輪功學員:「能夠為此出力,讓人們來關注這些(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這非常非常好。」

來自羅馬尼亞的皮洛伊(Simona Piroy)女士一家都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她談到:「我們聽說了迫害,對此我們不能苟同,我們認為必須通過各種我們能做到的方式制止迫害,因此我們簽名。」

南非女孩Lili Mtshali 正在比利時學習國際貿易,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活摘罪行讓她非常震驚:「僅僅因為他們(法輪功學員)有自己的信仰,就摘取他們的器官,這應該被制止。我反對活摘器官,這違背人了的良知,我認為簽名制止活摘器官很重要。」

燭光夜悼:讓更多人了解法輪功

十一月八日晚,法輪功學員也來到景點聖米歇爾廣場(Michaelplatz),手捧著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悼念在過去二十多年裡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來自各國的遊客,包括中國遊客向學員了解詳情,一位俄羅斯遊客還請學員詳細講解了此次活動的原因和意義,以及什麼是法輪功,並全程錄像。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