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宿願與真念——由《傀儡幻戲圖》想到的

小溪


【正見網2019年11月19日】

李嵩(1166-1243),錢塘(今杭州)人。宋光宗、宋寧宗、宋理宗三朝畫院待詔,時人尊之為「三朝老畫師」。李嵩繪畫題材豐富多彩,僅著錄者就達50多幅,《傀儡幻戲圖》是其作品之一。這幅作品的主題與宋代的木偶藝術息息相關。畫面的左側是一位表演木偶劇的演員,正在操縱著一件「提線木偶」,宋代時稱之為「懸絲傀儡」。木偶的尺寸在一尺左右,關節部位各有牽線提拉,演員在傀儡的上方提線操縱著木偶的各種動作。

[南宋] 李嵩 《傀儡幻戲圖》

但不同尋常的是,畫家洞穿人世表面的浮華,用「透視人體[1]」的筆法,將演員和木偶身體裡邊的骨骼,描繪得清清楚楚。既把木偶比作人,也把人比作木偶。演員身後是一位婦女,一邊給孩子餵奶,一邊觀賞木偶劇表演,似乎津津有味。木偶面前是一個小孩,也是畫面的主視點,正被木偶戲的情節所吸引,匍匐著伸手向前;孩子的身後是一位母親,不同於一般人,她伸出雙手,想要喚回痴迷的孩子。也許,母親已經看到了真相。

整個畫面,以傀儡、透視的人體,作為幻化的表征;以婦女觀戲,作為六道輪迴的表征;以母親呼喚孩子,作為迷失與喚醒的表征,表達出浮生若夢、生命回歸的意涵。唐明皇李隆基有《傀儡吟》一首:「刻木牽線作老翁,雞皮鶴髮與真同。須臾弄罷寂無事,還似人生一夢中。」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認識到,所謂夢者,先天生命(主元神)不清醒,像傀儡一樣,被各種後天觀念、名利情、為私為我,帶動著,支配著。

師尊講法時向修煉者開示:「其實人這一生中正好像睡覺,你真正的自己並不起多大作用。」[3]「人是靠主元神主宰著,主元神麻痹被觀念代替的時候,那麼就是你無條件投降了,生命被這些東西左右了。」 「如果真能破除後天形成的觀念返出人本性的看法來,那就是你來的那個地方。」 「你的思想越是高的,越是歸真的,就越是帶有你先天的善良本性境界。」 「有人能悟到就是他的佛性能返出來了,他能夠有希望。」[2]「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

曹雪芹在領悟了人生何苦「以假為真」之後,在《紅樓夢》中,藉賈天祥的故事告訴人們:莫把反理當正理。在《紅樓夢》第一十二回,賈瑞被情慾糾纏,得了冤業之症,幸有跛足道人送來風月寶鑑。寶鏡有正、反兩面,一面顯示幻象(色象),一面顯示屍骨。道人對賈瑞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可照幻象,只照相反的那一面,要緊要緊!然而,賈瑞到底世俗中人,又不得正法,至死不悟。賈瑞雖然是《紅樓夢》里最不堪的悲劇性角色,但從中可以體現出曹雪芹對人生的徹悟與深刻悲憫。

筆者有此認識,全賴師尊的講法。師尊講:「在天國世界裡看,地上的所有分子,包括原子,三界內的粒子,所有構成世上的那些個粒子,在神的眼裡看都是骯髒的,都是泥土,神界的物質粒子更微觀、更純淨、能量更大。在他們來看,人這真的就是土、都是泥。」[5] 師尊還講:「人類這個空間的理是反的。」[4] 明慧廣播神傳文化中也有一篇《瞬間即逝的美麗》,而只有迷在世間的人,才會把它看重,才會覺得如何如何。

 

漫畫《聽黨的話,跟黨走》

張三丰在《無根樹》中講:「順為凡,逆為聖。」修煉就是返本歸真的過程;而世人不斷滿足私慾,順應著世間「生、老、病、死」的規律,正是「榮華百年帶不走 名利拼搏為誰忙」。[6]

南宋李嵩的這幅作品又名《骷髏幻戲圖》,讓人想到了《九評共產黨》里的一幅漫畫《聽黨的話,跟黨走》。畫面中,一個披著人形的大骷髏,舉著「聽黨的話,跟黨走」的破招牌,引誘人們踏入地獄之門。招牌雖然殘破了,但有些人還是不顧天滅中共的天象,分不清是非,依舊像傀儡一樣「聽黨的話,跟黨走」。

「寰中自有承平日 四海為家孰主賓」。(《梅花詩》)「門外客來終不久 乾坤再造在角亢」。(《推背圖》)人們只有分清「主客」,讓本性的善良做主,戰勝邪靈的誘惑(金錢、權力、慾望、謊言、現代觀念等),才能不再作共產邪靈掌控的傀儡——馬列子孫;才能恢復自由心智,從新做名副其實的中華兒女;從而有機會得法回升,真正兌現來世的宿願,正如師尊所講:「得救回天那是你的宿願與真念 千百年的輪迴就為此願能兌現」。[7]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佛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幾人醒〉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預言在應驗〉

附圖一:[南宋] 李嵩 《傀儡幻戲圖》,紙本,設色,縱24公分,橫26公分,北京故宮博物院藏。(資料來源:《走進最有意思的中國畫——穿越66個時空的故事》,世界書局)

附圖二:漫畫《聽黨的話,跟黨走》(《九評》編輯部)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