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常人公司中修煉提高心性

韓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21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從小時得法,覺的修煉是理所當然的,在修煉中我漸漸長大成人。但是經過悠悠歲月才悟到修煉的本質與大法的珍貴,確立了對大法堅定的信念,也悟透常人生活的虛度光陰。那段漫長的歲月是苦其心志、磨鍊心性、修去執著、提高心性的過程。大法已紮根在我的心靈深處,大法象磁鐵般把我從濁世中拽出,讓我堅定,讓我不再迷失。

在常人公司上班,如同雲遊。師尊講:「你有許多執著心要去,你出去雲遊吧。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什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經過多少年他雲遊回來了。」[1]

下面與同修們交流一下,我在常人公司提高心性、證實大法的經歷。

去執著 提高心性 救眾生

明確了只走師尊安排的道路後,我放棄了自由職業,重新開始了公司生活。我下定決心:遇到再難的事情,不主動辭職,只隨師尊的安排。師尊看到我心已堅定,給弟子安排了去執著、提高心性的珍貴機緣。

在第一個公司上班,首先遇到要不要討好上司的問題,有一位與我組成一個團隊開展業務的上司,上班頭一天,他把我單獨叫出來會面,他跟我講述同事們的壞話,要求我以後好好跟隨他。我直感到將來的公司生活並不會一帆風順。

我沒有迎合他拉我入伙之意,我對同事們一視同仁,沒有差別對待。我如果以情待人,有些人會覺的好,但某些人可能會覺的被冷落了。師尊講:「使我們這個心擴大到對所有的人都慈悲,」[2]。看到似被冷落的人,我更加留意加以關心。我的上司要送給我值二十萬韓幣的禮物,我冷靜謝絕。由於我的此般態度,上司認為我對他不會有什麼幫助。如果我因按「真善忍」做事而在常人中受到損失,那我也無所謂,我覺的任何時候都得守住修煉人的心態。

有一次,發包方社長等待機場大巴時,跟我譏諷我們公司的社長,我沒有響應,他顯出很尷尬。之後,發包方社長告訴我說,日本有名的設計公司員工也想在自己的公司上班,並提出了間接挖角的建議 ,我絲毫沒有動心。還說,要給我介紹他認識的大學教授朋友,我也沒動心。之後發包方社長變著法在很多人面前讓我難堪,還在有些事情上誣陷我。雖然我的上司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但還是藉機與發包方社長合力逼我陷入絕境。我雖然很難過,但牢記自己是修煉人,始終守住心性,忍受中修去名利心,在艱難的環境裡,哪怕沒有人知道,我也是按著「真善忍」,盡最大努力去做好有關發包方的事情。

最後,與發包方簽訂的協議一部份被終止,我們公司社長與發包方社長的關係也鬧僵了。事後發包方社長先給我發來和解簡訊,感謝我始終沒有把他從聊天群組移除,也希望我有美好的未來。讓我遺憾的是我沒能告訴他大法。如果有緣以後還能相見,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他大法真相,希望他也能蒙受大法的恩澤。

有一次,因新項目的合同事宜準備去開會,由於發包方的要求比較苛刻,開會前我在業務的很多方面做了充分的準備。我方項目負責人因發包方負責人的苛刻要求神經緊繃著。到了會場後,發包方負責人先東拉西扯,後誇我對業務理解的快。他還說,我的上司上次來的時候聽不大懂,在業務的進行上有過一定的難度。我說:我的上司比我業務上經驗豐富,不會那樣的。

進會場後,看到總裁與各部門的職員近三十人,主持會議的總裁直接問我的專業是什麼,能不能做好翻譯。總裁開頭髮言時間是十五分鐘,中間沒有停頓。我邊記總裁發言邊去理解,總裁發言完畢,我原本不動的翻譯給我方項目負責人。總裁直接去確認意思轉達是否圓滿後,就信任我了。之後每次發言時間變短一些,給了我充分的翻譯時間。到了討論時間,在場的所有參會人員評價說:雙方的意思轉達很圓滿。其實我的中文會話不算是很流利,但是在學法的過程中,大法賜予了我很多智慧與恩澤。以這次會議為契機,給發包方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發包方想再簽訂另一個更大的項目合同,邀請我參加會議,但因我的上司沒有往上匯報,而沒再往下進行。

還有一次,參加與另一發包方進行的項目會議,去之前我的上司提醒我發包方社長有時要求把自己說過的話倒著翻譯。因此我方設計團隊的員工們心存對發包方社長的偏見去參加會議,然而他其實不是我們所擔心的那種怪人,但他對業務質量方面的要求很高,如果覺的有一點不太對勁,他就追問到底,我方認真回答發包方的提問,我也盡心盡力去翻譯。發包方社長也沒為難我們,不管提出什麼樣的問題,我與設計團隊齊心協力解答發包方的提問,解開他們的疑慮。

開完會,其他公司職員直接離開會場,而我把我們坐過的地方整理好後才離開。次日會議上,發包方社長拿來我方的圖紙,請我們簽字,他要掛在他的辦公室,我估計是得到了認可,我明白了符合「真善忍」的細微舉動能感動對方,而細微之處可匯聚出大的變化。

到了夏天,在公司我想用冰箱凍點冰塊,打開冰箱後,我驚呆了。平時我幾乎不用冰箱,經過時無意中看到過冰箱外觀髒兮兮,以為是因為用太久了。因平時見過同事們常用冰箱,所以看到冰箱內部後就驚呆了,冰箱裡邊髒亂不堪,我覺的該收拾但不知從何下手,猶豫中想起了師尊的法:「你說這個爛蘋果不要扔掉,放在房間裡,可是它越來越腐爛了,爬滿了蛆蟲,你那個乾乾淨淨的房間裡面放一個爬滿了蛆蟲的爛蘋果,你為什麼要放在那兒?非要放在那兒,你不是在幹壞事嗎?」[3]我思想中閃出一念,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糾正不正確狀態。

我去茶水間,為了不讓職員們看到後不適,關上門,開始靜靜的打掃冰箱,因關上門,空調冷風吹不進來,茶水間內悶熱難耐,打掃中不時的職員們進出看到我,驚訝又感動,有些人還順手幫一下,還有一些職員跑過來告訴我不要弄了。我默默的忍受著髒亂,把冰箱收拾乾淨了,之後職員們看到煥然一新的冰箱,讚嘆道:比自家冰箱還乾淨。

公司衛生間洗手台上的香皂,洗手時不怎麼起泡泡,用起來很不便。我買來一瓶洗手液,還買來一個芳香劑掛上去除夏天衛生間的異味,我這麼做是為了使大家共用的空間變成舒適且乾淨。僅這點變化,職員們高興的說:環境變好了,心情也好了。不久後洗手液用完了,我又買來新的,不過第二天洗手液就空了,後來才知道是室長讓清掃員用洗手液拖地的,我心裡難過但強忍住了,我又買來新的,室長怒氣沖沖的拿來洗手液放在我桌子上,讓我自己用。之後有時室長生氣,在我旁經過時,還拍打過我,但是這些我都沒放在心上。我覺的公司環境能維持健康的氛圍,還是托最年長的室長的福,哪怕我有一點委屈,還是想到他是跟我父母年紀相仿的長輩,覺的沒有關係。

因室長不給改善辦公環境,職員們都不喜歡他,有時候還跟他吵架,說他不講理。我從這公司快要被辭退,離辭退日還剩些日子,有一天室長沒有事先跟我打招呼,直接告訴我上班時間可以只到當日。如果沒有大法,如果是常人可能覺的極其悲慘,但作為修煉人只有一念:剩下的時間是否足以讓我請《轉法輪》送給他們。

我跑去請來《轉法輪》送給所有的人。可能是室長覺的有些對不住,把我叫出來請我喝咖啡聊天,我跟室長說:「托您的福,公司才有了健康的氛圍。」室長囑咐我申請失業補助金時,辭職理由欄里寫上「與其他職員不和」,絕對不能給公司帶來麻煩。我跟室長說:「室長,是公司因經營困難而解僱我,不是我與職員間不和,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不能寫的與事實不符,此外我不會申請失業補助金。」室長問:「你有必要那麼死心眼嗎?」他本人也是下月被辭退,辭退理由欄里要寫「與職員間不和」,以此申請失業補助金。

我被辭退後,室長打來三次電話,想說服我申請失業補助金,我答道:不申請失業補助金也沒有關係。最後室長要把他侄子介紹給我,再三要求見一次面,都被我鄭重謝絕了。這段時間經受的心性考驗猶如坐過山車一般暈頭轉向,但把心平靜下來看都是系統安排的,只要紮紮實實的去執著心就可以了。

被第一個公司辭退後,一天不差的立即被第二個公司錄用了。我深深的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紮紮實實的過每一個心性關而得到的,因提高心性而改變了周圍環境。我很幸運的得到了大法,可以用大法分清好壞,而常人不能,所以在平時的溝通中,以同事們能理解的方式介紹大法,多學法儘量用大法的道理回答任何提問,我利用零碎時間,製作出每日中國語教學資料與職員們共享,從神韻網站摘錄傳統故事或者從大紀元網站上摘錄一些文章,註明出處後,介紹給他們。神韻來韓巡演時,同事們追到首爾以外的地方觀看,對沒有修煉的一般常人來說,能夠追到其它地方觀看的確了不起,我悟到他們與大法有緣,是師尊的安排,我感恩師尊。

在第三個公司,隨著在修煉上精進,我感受到了周圍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入社後,前三週是業務交接,神奇的是在交接期間,通常是在一年內發生的事情突然集中出現,這對我學習新業務有了很大的幫助。我很快熟悉了從未做過的管理業務,一般需要六個月,而大約過了兩個月,我就可以開始做新領域的翻譯工作。

有一天發生了某委託方向我方要求賠償的事件,他們希望我方承擔100%的賠償。我認為如我方承擔全部就有些不合理,我主張雙方各承擔一半,委託方表示對我們很失望,最後我們雙方還是達成了一致意見。過程中委託方負責人說了很多刺激我名利心的話,但是我努力修口、守德。仔細想想,在多年積累的公司的誠信度面前,維護自我是絕不應該的。我儘量放下自我,與上司商議後,決定我方承擔100%賠償。委託方負責人聽到此消息後很高興,改變了對我的態度。

我公司負責人觀察我處理事情的經過後,也肯定了我的做法。學習「頁數算定」的過程中,磨鍊最多的是名利心,初期我的態度是不能讓委託方受到損失,也不能讓我方受到損失。我這麼一想,馬上就出現了麻煩事,我向內找,去掉怕受到損失的心,改變了心態,我悟到哪怕受到損失也應該守德,只有這樣才能修好自己,公司也會好,隨後麻煩事沒再發生。

現在還偶爾能碰到檢驗是否真正放下這個心的心性考驗,每當此時我認定是考驗,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在分配翻譯任務時,我修去了情與私,我把任務分配給關係更近的人,結果又出現麻煩事,這使我放下了情。翻譯任務少時,我把任務全部讓給別人。

當清除多餘的自我與執著心後,以純淨的心態去做業務時,感覺到業務一日千里的進行。當修煉狀態好時,翻譯速度很快,連自己也驚訝;但是修煉狀態不好時,有時一篇短文也要翻譯一整天。學好大法,用慧眼看透本質,按大法的標準行事,那是莫大的幸福。

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我一視同仁,沒有差別對待別人,對處於困境的人更加關照。我最大限度的利用與同事們一起吃飯的時間,告訴他們大法真相,有一位同事與上司的關係不好,每天被嚴厲訓斥。雖然上司對我格外照顧,但我無意獨占他的關心。可能是他們倆人之間有要解開的因緣,但我沒有因上司對我照顧而舒心。我告訴這位同事大法的道理,著重說明了提高心性的好處。同事對大法的道理大有同感,努力直接去實踐,終於大大的改善了與上司的關係,現在他們關係變的和睦。

我入社之前,同事們之間的關係冷淡,在業務方面互相推卸責任,現在氣氛完全改變了。我很珍惜常人細微的變化,當看到常人的變化時,我會告訴大家,變化並不小。其間,因我也是修煉的人,經常覺的難忍,該加大容量的時候、很難忍的時候,我心裡也難過。學法中,我看到了師尊的法得到了解答:「有的人你給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給他治到什麼成度,當時不一定有明顯的變化。可他心裡就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給他功的目地是叫他修煉,往上提高的。在做好事的同時開發自己的功能,長自己的功,可是有些人不知道這個道理。」[1]

以後遇到再大的關難,我牢記師尊的法,不把責任往外推給眾生,向內找,去掉執著心,要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

自從發願精進修煉達到圓滿那一天起,師尊已賜予我太多,讓我能提高心性。我要牢記師尊讓我多去執著心的點化,並努力做到。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如有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韓國二零一九年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