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二十三年大法修煉經歷

善喜


【正見網2019年11月22日】

自幼耳聞目睹聽到看到許多神仙修煉故事。非常仰慕那些得道的仙人:在起伏的山巒間騰飛,在茫茫雲海間自由穿梭,於星河燦爛的天地間永生。那飄渺的仙宮殿宇,時刻令我心馳神往……可是做夢也沒想到迷於紅塵的我竟會有修煉大法的機緣。

因為天生容貌秉異,在生活中或走在街上我經常被人「圍觀」。曾經一次走在街上,有一個小男孩兒突然拉住他媽媽的手,小手指著我大聲喊道:媽媽快看,那個阿姨長得真漂亮!時常會遇到這種事情。我結識一位詩人,那位詩人寫過許多詩詞。贈送我的詩詞中有一首記得比較清晰。那首詩詞寫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笑傾人城,再笑傾國城,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當時並不覺得自己如何,只是很想知道詩的出處。

成年步入社會,我入職的工作輕鬆自在,福利優厚,令許多人羨慕。本人的思想比較簡單,由於體質偏弱,名利淡薄,只想平平靜靜的走過一生。選擇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家成親,可婚後丈夫承受不了因為對我顏容妒嫉招來的閒言惡語引發的家族壓力,三年後與我起訴離婚了。

那段日子真是悲苦不堪,心中一片茫然,生無可戀。時常感嘆人生變幻莫測,世事難料,細思量徒增煩惱,心中的憧憬猶如秋風中的落葉,隨寒風散落飄零,對婚姻徹底失去信心。孤身一人,嘆息這世間沒有永恆不變的事物,如果有我一定把他追尋留住。

九六年單位同事送我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原來法輪功就是佛家氣功的高層次修煉大法,完整看過全書,猛然覺得這就是我一生苦苦追尋的人生真諦啊!從此我走上了一條無比光明的「通天」大道。

每天五點到煉功點煉功,我家離煉功點走路約二十分鐘。北方冬日天亮的比較晚,我家樓道沒有照明設施,但每天下樓都會看見有一個亮亮的大光圈照亮我腳下的路。

有回在夢中感覺臥室里有個動物,像狐狸大小,全身雪白。我當時動不了很害怕。喊老師救我,看那動物竟然紋絲不動。哪裡不對呀?一著急喊師父救我,動物瞬間消失了。

在煉功點上聽同修們切磋,有同修天目看見煉功點另外空間有許多蓮花盤空著。我心情很沉重,悲傷地認為自己修的不好。回家躺在床上,當時似睡非睡中看見師尊法身端坐在金燦燦的蓮花盤中向我飛來,瞬間我淚如泉湧,喜悅的淚水打濕我的衣襟。起身叩首感謝師尊鼓勵。那一刻的記憶深深印刻在我的腦海里,使我修煉的信心倍增。

夢中過色關我闖過去了,師尊鼓勵讓我看到另外空間壯麗的天國世界,天國盛景比人世間景象真實許多許多,無比殊勝美好,很難用人的語言描述。修大法後,我的皮膚變得更加白皙細膩,二十七歲那年,許多不認識我的人都以為我只有十八九歲。

一次在單位沒人的時候看大法經書然後打坐,似定非定時,主元神離體,在單位值班室里飛來飛去,清楚記得還在單位日曆上做了記號。我雖少言寡語但我的心總是光明的,腦海中經常有「無為」二字顯現,悟道那是法的展現。因為修大法忘記了曾經的塵世間一切煩惱,有的只是無欲無求,身輕體健,思想純淨,平和快樂。

九九年邪惡迫害開始了。與同修們切磋後,準備進京上訪,進京前夜睡夢中見一顆粗壯的果樹結有許多大蘋果。我摘了一個蘋果,可是蘋果到我手中化掉了。醒後悟道:一定要排除萬難進京上訪,這不是兒戲,不能流於任何形式,這是生死攸關的大考驗。夜晚在床上輾轉反側,思緒萬千。人生苦短,與其如紅塵世人一樣勞苦而死,不若於生死間放下生死用生命去證實大法。何況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在夢境中一列嶄新的列車向前疾馳著,在新列車後面連結一列舊體列車,我站在一列舊式車廂頂上面奔跑,跑到了一列新式車廂車頂。夢醒後我想是師尊點化我悟對了。

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上旬的一個清晨,我與同修站在天安門廣場抱輪證實大法:我感覺自己頂天立地,無比高大。當時圍過來許多世人,一會來了一輛警車非法強行驅趕我們上車,車裡有惡警拉拽我把我拽上警車。警車裡全是進京護法的同修,當時我跟車裡幾名惡警說:我們的師父是清白的,是冤枉的……他們不讓我講話打我,打的啪啪響。我身後一位青年男同修握住我的手鼓勵我,惡警看見了衝著男同修污言穢語,罵個不停還不解恨,拿手中的電棍向同修面部使盡全身力氣打過來,我看情況危險,迅速轉過身面對男同修用背部扛住電棍擊打,突然出現了意外的奇蹟——電棍整支折斷了,我絲毫不覺痛,所有的同修都知道是師尊保護我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時許多同修向惡警惡人說,你實在要打就打我們吧。聽到同修的話語,惡警們拾起折斷的電棍灰溜溜走掉了。

我們被送往一間拘留室後由本地惡警非法遣返家鄉。本地區惡警問同修還煉不煉大法,說不煉就放人,說煉就被拘留。我堅定修煉大法被惡人非法送進拘留所關押。拘留所里關押許多同修,我進拘留所就開始絕食抗議,在絕食過程中另外空間看見師尊送來一碗麵湯,我「喝」完後就不餓了。絕食七天後拘留所工作人員送來一碗玉米粥,許多同修都讓我吃,同修情使我正念不足,被人心帶動。晚間夢中夢到打仗我掛了白旗,監室門鎖也被漆黑的圓形「膠體」粘貼封閉。夢醒後悟道:這是師尊點化做的不對呀!決定繼續絕食抗議。晚間夢見師尊拿來許多饅頭,我著急吃,師尊表情肅穆,從夢境中悟道:應該整體提高,後來與同修集體切磋取得共識:大法弟子沒有違法,拘留所不是大法弟子駐留的地方。拘留所的工作人員看見所有監室的大法弟子統一絕食,擔心害怕承擔責任分批次將當時非法關押的同修都無罪釋放了。整體提高配合的意義是無比偉大的。

我是最後一個釋放的,放我之前獄警還給我做了一盆大米粥,吃飯時我講了我得法的經歷,他們聽得很認真很高興,拘留所派專車送我回家,回家的途中獄警司機還問我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大法一定要煉。我在拘留所四十九天分文沒花,在師尊慈悲加持下順利闖關。

工作單位要求寫不修煉保證才能上班。我下定決心堅決不寫不修煉保證。但這段時間無論走路或是打坐入定天目經常看見師尊形像是盤腿端坐在金色蓮花盤中,佛體是透明體就像水晶一樣光明。我悟道:師尊點化我上班。在當時不寫不修煉保證基本不讓上班,許多本系統其他單位的大法弟子都被迫放棄工作。但是我不能因為利益心為上班而寫保證,這不符合真正修煉人的標準。怎麼辦?有師在有法在。師尊在《法輪大法》<歐洲法會講法>中講道:「我過去講悟時,講過一個都不講的天機,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千百年來都認為是自己在修煉,自己在提高,其實你什麼都煉不出來,如果沒有師父管是什麼都解決不了的。那麼也就是說真正的問題是由師父給解決的,是法背後的因素給解決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煉中遇到困難克服後繼續修煉下去,這是講你的悟,真正從理上悟到什麼。如果這個法不讓你知道,你怎麼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須具備一個條件,就是說你必須得真正的去修煉。」

多位單位領導來家訪慰問,我已成了單位的名人了,許多慕名而來的單位同事把我當成「英雄」。我向領導申請要求上班,領導說沒人不讓你上班啊?!我想這是師尊的安排。因為在這之前夢境中回單位出現五個四四方方排列整齊的水池,有兩個水池往外溢水,我腳下已有水了心裡很擔心,不一會水池水自動下去了。

我到單位上班時來了五位領導,其中有兩位領導讓我寫保證我沒有配合,他們指派一個學歷較高的工作人員寫不修煉的保證讓我簽字,我微笑的接過來把紙張撕成碎片,他們生氣向外走,威脅說上班也不給開工資。我心說不給開資我也上,工作是我的公民權力,不能放棄。

第一天上班偶然看見一個方便快餐的包裝紙箱上寫著吃它無害,自動殺菌。我悟道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存在,師尊點悟我「工作考驗」沒問題過關了。上班第一個月單位真沒給我開工資,我沒吱聲只是認真工作,負責我工作的領導覺得不妥,聯繫工會給我借了一個月的工資。接下來單位每月工資按月照常發放了。

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全面講清真相。我發正念讓單位認同大法認同大法弟子的人擔當單位領導,正念啟發喚醒世人神的一面成為認同大法認同大法弟子的好人。正念啟發他們善的一面讓善的一面起主導作用,同化大法擁有美好的未來。從此我單位系統的大多數各級領導從上到下都不配合邪惡的惡警惡人迫害大法弟子。我在單位講真相在師尊加持下很順利,有驚無險。只是給一位同事講真相時,他同意三退了但卻到我直屬領導那裡舉報我,領導很擔心告訴我說:他這人真是不知好歹,並一直用欽佩的眼神望著我。本系統別的單位的領導爭相調往我單位,都說在我單位非常容易升職。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單位各級領導通過大法弟子們二十年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認同大法普遍保護大法弟子得到的福報。

其中有二次邪惡企圖非法綁架迫害我,單位局級領導出面直接義正言辭不配合邪惡,使我免受迫害。我們單位又換了一個局級直屬領導,新換大領導和以前的幾位中級領導集體會見我。大領導問我修煉中的許多修煉的問題,我根據他的接受能力做了仔細認真的回答和闡述,我的回答讓他很滿意。其他幾位領導緊跟著讚揚我長久以來的工作表現。只有一位領導問我能不能不煉,我鄭重其事嚴肅說:不能。他用困惑的眼神看著我,我打個比喻說:人死不能復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玩笑,聽到我的回答他很認同。

在單位直屬局級領導只要見到我就像久別的親人一樣特別親切,很多同事還以為我們是親屬關係。不到兩年他就升職到省里當副廳級高官了。還有幫我向工會藉資的那位領導他的家人出國做生意掙了許多錢。不止這些還有許多善待大法弟子的同事得到大法福報。

也有遭惡報的。一位女領導對大法態度極其惡劣,在我單位工作不到一年,得惡性癌症手術後在家修養不能上班,還怕別人知道,單位許多常人都傳她是傷害大法弟子遭的報應。有一位同事跟蹤我到了一位女同修家裡,對我與同修惡語相加,恐嚇威脅,對大法極其不敬。後來不到兩個月,這位同事突然失控持刀行兇致他人重傷,被判八年重刑,出獄後不久得重病暴死。

有一次講真相被惡人舉報,惡警跟蹤非法闖入我家,抄家搶劫財物,我當時想:我是大法弟子只歸師尊管,堅決不配合邪惡,不讓邪惡陰謀得逞。當惡警拿起筆作記錄時,我看著這年輕的警察心中很難過,求師尊救救這些可憐又可悲的生命吧,他們是在無知中犯罪。師尊把我的身體演化成嚴重病業狀態,我被送進醫院搶救。單位領導派同事護理我,我清醒理智的發了一夜正念,在同修的配合和師尊的加持下,第二天我被無罪釋放了。一年後惡警又來到我的工作單位,說我這一年是保外就醫,讓我進拘留所呆幾天。我說我沒犯法不去,單位領導為了不讓惡警迫害我,攙扶我躺臥在單位長椅上,說我心臟不好出了生命安全問題誰來負責?僵持不到十分鐘,惡警無計可施走了。又過了兩天,他們把抄家部分物品歸還。

我遇到一位修道人曾經對我說:你容貌秉異,乃天選之人。有一年的中秋節夜晚的夢境中,我與同修在師尊的身邊歡度中秋,望著和藹慈祥的師尊,我心中什麼也想不起來,只是感覺心中寧靜安詳,神清氣爽,通體安泰,那一幕的神聖與美好仿佛至今仍在。我悟道: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以及每一個塵世間的眾生都活在師尊的慈悲中。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但那些難忘的修煉經歷在我的記憶中始終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忘卻,師尊的慈悲救度使我從一個在紅塵中苦苦掙扎的卑微生命轉變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修煉者。正法修煉二十年經歷了許多各種各樣的魔難,有非法綁架、嚴重病業等各種形式的迫害,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堅定的堂堂正正闖過來了,這其中蘊含著師尊無量的慈悲與付出。作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慈悲救度與天國眾生的無限期盼,珍惜正法修煉機緣,同化大法成就新宇宙中最偉大的生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