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被綁架 過程中去執昇華自己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1月3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年輕的大法弟子,從小跟隨父母一起修煉,因工作關係來到美國,就留在這裡了。今年5月開始參與營救平台打真相電話項目的。幾個月下來,有做的好的時候的喜悅,有做的不好的時候的悲苦。父母遭綁架,徹底改變了我做營救平台項目的初衷。有開始的」做項目」到現在的發自內心的要救人,內心發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今天就簡單的交流一下在目前階段的心裡感悟。

1)體悟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威力

最近因為臨近大陸國殤日,國內綁架大法弟子越來越嚴重。9月中,當地國保大隊等人直接在家裡帶走了我的父母,藉口是攝像頭裡看到我父母在派發真相資料。聽到這消息我很著急,無從收集邪惡的信息,不知如何做才能減輕邪惡對二老的迫害。平台同修得知我父母被綁架,主動組織起來為他們發正念。在決定是否在釋放我父母的前一天集體發正念半小時時,又有不值班的兩位同修多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釋放那天,大家在百忙之中專門抽出一個小時的時間為我父母發正念。當天我了解到,我父母被順利釋放。

在黑窩裡體檢時,二老病業嚴重。我在電話里問媽媽:你有感覺到身體有任何的不舒服嗎?她說:沒有,真的非常的神奇,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也是非常強大的,雖然我們看不到。

2)體悟到做好三件事的重要

a、學法

我悟到:自己法學不好,不實修,有漏的話,就會影響到你身邊的眾生的狀態。

我們有什麼執著,若不能重視一思一念在不在法上,那麼就會通過身邊接觸的人或同修的行為表現出來,來曝光你的執著。所以自己不學好法就做不好,修煉是很嚴肅的。父母被綁架,我不停的向內找:對父母的依賴,在自己修煉路上遇到麻煩遇到魔難的時候,就依賴他們。近期我經常與他們聯繫,探討修煉中自己遇到的關、難。對情的捨棄,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路不同,都已經安排好了,哪怕是父母兄弟,都有自己的路在走,都得自己去在法中悟道,正念闖關。

b、發正念

日常生活中,有的時候因為忙或各種原因,沒有做到四個整點都發正念。這一次,父母被關的那幾天,當要發正念了而我又在忙其它事情的時候,自動的就停下手上的事情,發正念。因為,我想:父母都被關了,這個時候還有什麼比發正念更重要的呢?所以,我意識到自己的私心,平時為什麼不能每次都發正念呢?不發正念,對自己空間場的那些邪惡因素不及時清除,就不能很好的去講真相,那麼對那些要聽真相的眾生來說,我就沒有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

c、明白講清真相的重要性與緊迫性 不間斷的堅持下去

初期的一段時間,能夠每天堅持在固定時間上來學法、打電話。雖然那時候也不知道要如何講,但也沒有想太多,只想著救人,有讓世人明白真相的緊迫感的心,每天就按照真相稿讀。對方掛斷了電話,自己頭腦里也沒想別的,就發正念,清除對方背後阻擋他了解真相的邪惡因素,這個生命才能得救。因為這一念很純,所以收到的效果還挺好。我打電話經常能讓對方靜靜的聽20到30分鐘以上,好幾次都是稿件都念完了,我主動掛斷電話的。

為更好的講清真相,對方沒有接聽電話的時候,我就邊打電話,邊複習稿件,不斷完善稿件,靈感也源源不斷的湧上來。每次打電話的時候,思想也是高度集中,手機放在很遠的地方,打電話的過程中不看手機,儘量不被其它事情干擾。那段時間感覺很好,就像是在形成了一個良性循環機制,打電話的時候就有智慧和素材自動的補充進來。

要想做好一件事也是很不容易的,來自外部各種的干擾很大,表現上是今天有事必須得做,無法上線打電話;明天又有個什麼事情推脫不了,沒辦法上平台。或者打真相電話過程中有別的電話要接;或者今天很累很困,想歇一會兒等等等等。這樣,這個良性循環的機制就被打斷了。

再上平台打電話,感覺完全不同,思想念頭也沒有那麼純,很多負面的人的一面的想法不斷在腦海里浮現。比如:我還不太會打電話,如果對方怎麼表現,我該如何應對;或者,我今天還沒有準備好,我需要花時間準備更多的真相素材等等。撥通電話後不是內心發正念清除背後的邪惡干擾,而是看看手機,有個簡訊要回復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撥打電話,很多都不接,就是接聽了都只有十幾秒的通話。

我明白,我是陷入了人中的追求技巧技術層面,以及執著感受自我的情緒中,所以效果很不好。根子上是沒有重視實修自己的緣故,當去掉「我」,「私」,為了眾生得救,那麼,同樣的稿子,都有不同的效果,那個很純正的一念能打到對方的空間場裡,讓對方明白的一面清醒,從而表現在這個空間人的一面能夠靜靜的聽真相。

關於持續不斷的機制,我想起我的一塊自動機械錶,這塊表制工精良,質量不錯。大家都知道機械錶的運作原理是利用表殼裡自動盤的旋轉來驅動電能,並利用IC控制儲存能量,它需要利用平常手腕的運動來保持能量的產生,每天至少需要戴8個小時。可是我呢,經常隔三差五忘記戴了,所以,就算是一塊好表,在我手裡,隔三差五就停擺了。就像我們做大法項目,比如打真相電話,今天有事沒打,明天犯困,睡覺了。這個機制被打斷了,停了,不走了。再啟動它,還需要額外的動作去加強,重新開始這個機制。

爸媽被綁架,我感覺作為大法修煉者,救人的這顆心太重要了,以前我打電話僅僅是為了做一個項目,救人也是表面的,所以才會懈怠。我的思想從做事一下昇華上來了,師父一再告誡我們:「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救度眾生的事。」(1)

我以後會更加的修好自己,努力打好真相電話並持續不間斷的堅持下去。

以上是我目前階段的淺薄認識,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們的鼓勵支持!

合十!
 

註:
【1】《致法國法會》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