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煉路 在媒體工作中昇華

台灣新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2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感恩師尊的慈悲,弟子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在師尊的保護下,已走過二十一個年頭,在此交流修煉點滴。

我在念研究所時,當時大陸正值氣功熱,研究所有位老師很迷氣功,及特異功能現象,常在課堂上講氣功超常現象,也因此讓我對於氣功很感興趣,也常常會思考人生的意義,直到後來有天,在瀏覽網絡時,很偶然的情況下看到《轉法輪》,很多自己想不透的疑問,人生的意義,特異功能的現象,在書中都得到解答。當時就找到法輪大法網站,如飢似渴的上網看師父各地講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基本上就將網絡上師父講法都看過一遍,也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一、修去根本執著

在得法沒多久,因身體不舒服,就去醫院檢查,不檢查還好,一檢查嚇死人,腎臟兩側都長腫瘤,而且是惡性的,當時只處理左側腎臟的腫瘤,被推進手術房,要準備處理時,我就跟醫生說不要把我的腎臟割除,當時醫生就很生氣的把我從手術房推了出來。那段時間心理壓力非常大,壓力大到我都不太講話,當時在煉功點煉功時,煉著煉著就覺的自己怎麼那麼命苦,眼淚就掉下來,那時抱著很強的治病的心。學法時,想著自己的病,煉功時,也想著自己的病,講真相,也想著自己的病,師父說:「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1]我察覺到治病的心是我的根本執著,很長時間陷在治病這顆心中出不來。當自己學法煉功講真相都是為這來的時候,我發覺自己要提高一步都很困難,即使有在修,其實也是為治病在修,所以是假修。

後來我不斷問自己為何要來修煉?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在學法中,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我發覺要放下根本執著,必須要對法理有很深的認識。當人走了火化了,再有名,再有錢,什麼也帶不走,包括身體,能帶走的就是德和業,修煉人則是能帶走功,再慢慢去理解,天上才是最美好的,要想回天,只有提高心性,去掉業力,慢慢在學法中,才能將自己的根本執著放掉。後來去醫院檢查,醫生看我那麼多年過去,都還是好好的,問我怎麼做到的,我說我煉法輪功啊,他說可能是誤診。

二、學會在法上提高

在得法初期,我覺的修煉就是做個好人,師父的經文就是要我們做一個好人,然後參加學法點交流後,慢慢知道要向內找,找到自己很多執著,覺的自己怎麼這麼多不好的心,看到帶我的輔導員很會交流心得,也很能帶領同修去講真相,我就很崇拜及依賴那位輔導員,心裡覺的自己實在太差了,差太遠了,有這麼多不好的心,感覺越修越自卑,後來有一天那個我崇拜的輔導員,因為某事魔性大發,對著我發脾氣,守不住心性,使我心裡很受傷,事後我就在想這是怎麼回事,不是法理很會講,怎麼會這樣呀。

我自己向內找,看到自己那顆崇拜及依賴的心,心想不能再崇拜及依賴別人,我得自己學會在法上提高。師父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2]慢慢在學法中,我理解到師父是在教我們要能夠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以神的觀點去思考及認識整個宇宙、人體及時空,我體會到常人的反省悔過和修煉人的向內找在根本上有很大的差異,常人的反省悔過的基點是要做一個人中的好人,可是如果在反省中,發現自己有很多不好的缺點及私心,然後用人的辦法又沒辦法去掉,就會很容易陷入自卑的狀態,覺的自己怎麼這麼差。然而修煉人的向內找是為了要走向神,當發現執著時,就會想是不是哪些法理理解得不夠深,在學法及向內找的過程中,不斷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內心的執著漸漸放淡了,就能夠從超越人的角度去看周邊人事物,是一種超脫的心理,不會自卑,但也不是驕傲。

三、在大紀元中提高心性

我是在大紀元從周報要轉日報時,開始加入大紀元的行列,我深切體會到在大紀元所經歷的每個矛盾及心性關,都是要讓我去除掉我的各種執著。我想交流之前過的一個心性關。大紀元來了一位同修,剛從學校畢業沒多久,加入我這部門,後來這年輕人做沒多久就說要離職,我問他為什麼要離職,他開始講起我怎麼不好,別人怎麼不好等等,我想才來沒多久就有這麼多不滿,負面思想非常多,當時我想以他當時的情況,我也管不太動他,離開大紀元去常人公司磨練一下也好,沒有想留他的意思。

後來知道有很多同事,包括主管也詢問他為什麼要離職,他也對他們講類似的話,後來他被慰留,雖然離開我的部門,但是我卻因為他跟很多人講我的不是,感到心裡很難受,師父說:「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裡放不下,這也不行。」[3]我就向內找,找到自己求名的心,愛面子的心沒放下,知道自己這執著心要放下,可是卻怎麼也沒辦法完全放下,那時真是感覺苦。

要放下執著,必須在學法中,在法上提高,然後才能放淡,我試著用法讓這原本在我心中,很大的事情,能夠變小,師父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裡,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3]心裡就想人來到世間也就匆匆一過,時間很短,也沒什麼好計較,心裡就比較放了淡一些。

可是再仔細去看,我是有把心放淡了些,但是心裏面總是有些不服氣,覺的對方才剛畢業沒多久,怎麼有資格說我,我看到他講別人怎麼不好時,其實是帶有妒嫉心的。我仔細找找確實我也有妒嫉心,否則不會不服氣。我就在學法中,針對妒嫉心這部份去悟,師父說:「我要說你們每走一步、你那一步邁的大小都是有安排的,你可能不相信。你在迫害中喊多少聲、打你多少下,那都是它們安排好的。」[4]這段法讓我很震驚,連邁出一步的大小都安排好,人在人世中具備什麼能力或專長,以及扮演什麼角色,也都是安排好的,人也只不過是按著安排好的劇本在演,在神的眼裡看沒有誰高誰低,只是角色不同而已,理解到這,我自己那顆妒嫉心,也就放淡很多。我常提醒自己,自己看到的人事物,也只不過是像電影的膠捲般,按照既定的劇本在走,我的心也就不會那麼入戲。

再仔細看,他說我哪邊做得不好,我是不是得仔細看,他說我工作時,常在上網看臉書,我以前曾經協助經營大紀元的臉書,雖然現在不是我在負責,我從不會用臉書,到現在已經養成看臉書的習慣,有些上癮,雖然我會用臉書去講真相,但這部份的時間,確實花得太多了。仔細想想,我那時候工作不專心,常會犯困,學法有時也會睡著,發正念倒掌,煉第五套功法時,常會睡著也不知道,那應該和我花太多時間看太多網絡的東西有關,身邊有很多魔的干擾造成,因此我就決心節制使用,調整作息時間,並且常做長時間的發正念,後來整個精神狀態好很多,學法也比較入心,煉功狀態很好,發正念倒掌的情況減少。

最後,我看到自己在面對他時,心裡還有些疙瘩,我就再去挖,我看到我自己的一顆怕心在,我常會在和別人有矛盾後,為了怕再發生矛盾,為保護自己,就不理對方。我想我應該要突破,後來我就在某個工作上,主動去請他幫忙協助解決,他也盡力幫忙處理,我發現他也在修,也在提升進步,我學習到在面對矛盾時,除了向內找,提高心性外,還要有面對矛盾的勇氣,不是逃避,不要用固定眼光看同修,每個人都在修,也都會改變。

四、採訪九二九台港大遊行的體會

這次「九·二九」台港大遊行,是常人辦的活動,主題是撐香港,反極權,這次大紀元總共印了六萬份特刊,特刊的主題就是天滅中共。香港的抗爭從原本反送中,五大要求,到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在張貼天滅中共的標語,連香港獅子山都掛起「天滅中共 全黨死清光」的標語,天滅中共的時刻已快來到,神在警示人。

當天我負責協助採訪時,我們採訪到一位特地從彰化來的農夫,載了一車火龍果來參加活動,送火龍果給參加遊行的人,他說台灣人本來還糊裡糊塗的,看到香港演的這齣戲,警察不分老人、小孩都抓都打,整個都醒過來,天佑台灣。我覺的他雖然是常人,還能講出這樣的明白話,真不簡單,香港的事件確實是一齣戲,就是安排給台灣人看的,讓台灣那些親共的人,能夠從中清醒過來。

師父說:「人類社會只不過是在按照天象變化在配合運作,過去的歷史是在不斷重複,今天的歷史也是更早歷史的重複與修正。」[5]我理解到香港的事情也都是安排好的,香港人民看起來是在被中共打壓,實際上是讓全世界的人看清中共,因此得救,為他們的未來奠定很好的基礎,這是一場早就安排好的戲,大法弟子都不要動心,而應該利用這機會更好的去救人,講真相,讓更多人清醒過來。

正法已接近尾聲,希望能在僅剩的修煉時間中,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