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十二):曾參與迫害的警察變了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2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曾參與迫害的警察變了  

國保警察L,是我們這個地方國保大隊的頭子。多年來國保和六一零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抄家、綁架、關押、採血、按手印、敲門行動等等,哪樣兒都少不了L。有的是他帶頭乾的,有的是他布置派人幹的。「我不管什麼違法、不違法,落到我手上,就得聽我的,我說的就是法。」這是他典型的一句話。

在迫害中,我也因修煉大法兩次被非法抄家,一次是L布置乾的,一次是他帶頭乾的。當時我對他講真相,他兩手一攤說:下面有人舉報,上面有電話交代,我不能不出警。話說的很圓滑,上推下卸,但我也聽出他話中有無奈,良知還沒有完全泯滅。我心生一念:要救他!

一天,我實名給L寄去了一封真相信,等了一週渺無音訊。我索性送信上門,說去就去。見他正好站在門口,我上前和他打招呼。他兩腿一叉攔在門口,雙臂抱在胸前,傲慢的問我:「找誰呀?」 我不卑不亢:「就找你。」邊說邊把信遞上去。他漫不經心的接過信,撕開封口,抽出信連看都沒看一眼,便隨手扔進了門後邊的垃圾簍子裡。我問:「你這是為什麼?」邊說邊想把信撿出來。他說:「複印的信我不看,你們呼啦一張、呼啦一張,複印的那麼輕巧,姓張的也送,姓王的也送,對人尊重嗎?既然是給我寫信,我就要看親筆信。」我明白了:「對不起,我回去就寫,希望你能看。」「看,你寫的我就看!你尊重我,我也會尊重你的。」

我告別了L,到家就拿起了筆,心想:站在他的立場上設身處地的為他著想,用善心規勸他,語氣儘量的緩和,用慈悲融化他冰凍的心靈。雖寫的手酸胳膊疼,但心卻暖融融的。

轉天,我把寫給L的信裝進了信袋、封上口,認真的寫上他的姓名,騎車來到他的辦公地。L還是那副傲慢的架子。我雙手遞上信,他先伸出了一隻左手,猶豫著又跟上了右手,雙手接過信,並當著我的面撕開了信封,取出信。我看到他那平常不大有表情的臉上這時也寫上了一點兒笑容:「我看,我下班回家看。」隨之把信裝進包里。我說:「謝謝,我還想聽聽你看信後的想法。」他思忖著說:「給我點時間,三天以後,下午我都在這裡。」

三天以後的下午,我如約而至。L說:「你是個很講信譽的人。」我說:「你也很講信譽啊!」L手一擺動:「走,我們到外面找個地方談。」我們走進一家便餐店,在樓上的一個包間裡坐下來,下面是我們兩人的一段對話:

「你不恨我嗎?」
「我的師父對他的弟子說:修煉人沒有敵人。我恨不起來你。」

「你都成了偵探了,我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真有兩下子,讓我無話可說。」
「秀才不出門,便知天下事。是你做的,才能打動你。否則……」

「端人碗,隨人管;拿人錢,手就軟。干我們這行的有什麼辦法?」「怎麼沒辦法?你看東德柏林圍牆衛兵英格·亨里奇槍殺一名企圖越牆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而被法官判有罪的事。你可以選擇把槍口抬高一厘米呀,你還可以出工不出力呀,最終能夠守住你的良心道德底線就好。」

「談何容易!你不知道,二十多歲幹個警察,三十多歲還幹個警察,到退休了還是個警察,多的是。一個大老爺子被年輕的頭兒使來喚去的,真不是滋味。象我這樣沒有文憑、沒靠山,又沒有錢送,想弄個一官半職、出人頭地太難了!就只能靠多幹活、多吃苦、賣命了。」

「那也不能違法,更不能違背道德良知呀!你知道,迫害法輪功犯的是天大的罪,天大的冤案總有一天要平反的。共產黨一貫搞卸磨殺驢,找替罪羊,用你們警察的生命償還法輪功的血債,這可不是什麼沒面子、吃苦的事,真的是賣命呀……」

「好了,你別說,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不會去騷擾你了,你放心吧。」

「我很希望你有個光明的未來,更希望你有個幸福的家庭。是凡修煉法輪功的人你都不能干擾、迫害,這是一群修佛修道的人,不是你和我兩個人的事情。」

「我明白了,盡力而為吧。」

「人做事,天在看,神目如電……」

「還有秋毫不差,是吧?你寫的信我看了不止一遍。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把『天安門自焚』那場戲等等真相講給我的那幫小兄弟聽,叫他們也明白真相。」

「傳真相,得福報,都是為自己做的。祝你有美好的未來。」

離開了L,回到家裡,我站到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時隔半年,我工作單位的兩個新上位的領導找我談話,態度嚴肅,不容辯駁。讓我放棄法輪功修煉,不然開除公職,並說全省都在巡視檢查,發現一個,嚴懲一個。我和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給我們講沒有用,是上面壓下來的死命令。我們今天只是給你吹吹風,近幾天六一零、國保大隊就要找你,他們可不象我倆,說把你帶走就帶走了。不如你儘快寫個『保證書』,表個態度:不煉了!我們交上去,大家都平安無事多好。」說完他們揚長而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向內找自己的漏。到家就發正念,半小時後,發現我的空間場明亮了。隨後,我便找到了L,把發生的事情對他說了。他矢口否認參與了,見我一臉的疑惑,他就接通了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的手機,並按下免提鍵,他們倆的對話我聽得清清楚楚,在此就不贅述了,只寫下L最後說的兩句話:「一、以後沒有經過我們同意,不要隨意掛我們的名。二、這件事情我們不參與,你們參與不參與那是你的事,誰做事誰負責。」他合上手機,對我說:「這下你清楚了吧?」我說:「L警察,這下你該退黨了吧?」他說:「那就幫我退了吧。」

例2:姐姐家走投無路 

誠念「法輪大法好」獲救   我姐夫是回族人,人很善良,退休前是邪黨幹部,落下個心臟偷停的毛病。由於受邪黨文化的毒害和宗教的影響,我多次給他講大法真相他都不聽,還污衊大法。

有一天,他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讓我趕快去他家,情況很緊急。電話里我也沒多問,第二天去了長春姐姐家。到了那裡,姐夫沒有把我接到他家,而是把我安置在他家附近的賓館。這時姐姐也到了,看到我二話沒說,放聲大哭。我急忙問發生了什麼事,姐姐哭著說,天都要塌了,這回你來了,我心裡可有底了。

姐姐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已經四十多歲了,由於精神有毛病,離婚後一直住在姐姐家,已經二十多年了不上班了,每當犯病時,爸媽都不認識,胡言亂語,得去精神病院治療。二女兒工作很好,但是身體不太好,當時由於丈夫有了外遇,精神受到打擊,突然象老大一樣出現精神病的症狀,又哭又笑、還要跳樓,她的丈夫不但不管,還要離婚。

這時,姐姐的大女兒又要犯病,姐姐他們一家加上她外孫六口人擠在一百二十平的房子裡,白天姐姐看著老大和外孫,姐夫領著老二去醫院;晚上,姐姐和姐夫輪流睡覺。幾天下來,兩個孩子病情不見好轉,他們倆已經被折騰的精神都要崩潰了。他們再也支撐不下去了,就給我打了電話。

姐姐講完後,姐夫又加了一句:「實在沒辦法了,我都想領著女兒吃點藥,一起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我聽完後說:「沒事,有大法在,一切都能化解。」姐夫聽我提到大法,這次沒有反駁,只是找個藉口先走了。姐夫走後,我跟姐姐說:「你們家這幾年總是事事不順,就是因為姐夫誹謗大法造成的,只是他人還很善良,就是他受邪黨毒害太深了。他以前曾經一次次的車禍,是因為他善待大法弟子,我師父保護他,他才安然無恙的(我堅持修煉,被中共非法關押在黑窩很多年,丈夫跟我離婚,是姐夫在經濟上一直幫助我)。如果要化解眼前的魔難,第一,讓姐夫退出邪黨組織;第二,發自內心的向大法師父道歉,然後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姐姐聽我說完點點頭說,「我相信你說的,在你來時,我看到了很多法輪。」我說:「這是師父點化給你的。」姐姐說:「回去後,我一定把你的話轉達給他,並且說服他。」姐姐已經三退。

第二天早飯剛過,姐姐急忙來到我住的賓館,高興的告訴我:「你姐夫自己舉著手說:退出中共邪黨,以前罵師父、罵大法錯了。接著姐姐說,昨晚兩個女兒很消停,老二的丈夫也沒鬧騰。

中午飯前,姐夫來到我的住處,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還給我買來很多水果。我拿起了《轉法輪》,翻開第一頁,是師父的法像,我恭恭敬敬擺在桌子上,然後拿起水果擺在師父法像前,姐夫看到之後說:「對呀,要先敬師父才對。」

之後,我又在那呆了幾天,姐姐和姐夫每天都到賓館高興的告訴我他們家的變化,就這樣,一場看似鬧得不可開交的家庭魔難,慈悲的師父給化解了。

就在我回到家裡一個多月的時候,姐姐又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姐夫的生意越來越順利。從那以後,姐夫每次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我念呢。」有時我去他家,如果到發正念時間,還會提醒我,該發正念了。

時隔兩年後,一次,姐姐從一個建築工地路過,一個碗大的鐵塊從九樓落下,砸碎了姐姐的眼鏡,劃破了姐姐的鼻子和前胸,其它無大礙,因為電話里說不方便,姐姐只能告訴我,她知道是誰保護了她!我明白,姐姐是想說:是大法師父救了她的命啊!

例3:「給我退了!」  

有一次,我給幾個人講真相,我問他們:過年的時候,家裡敬天拜神祈求保佑嗎?他們說:拜啊。我說:可是你們又入了共產黨的黨團隊無神論組織,神沒辦法保佑你們,要想讓老天保佑,得跟老天說退出無神論組織。他們紛紛答應退出,並拿了真相資料。

這時從南邊開來一輛電動三輪車,一個五、六十歲的男人拉著他的妻子,他可能隱約聽見了我說話的內容,到跟前停下車來問道:「我是黨員,怎麼啦?」我就把我以上的話重複了一遍,他毫不猶豫的說:「給我退了!」然後拿著資料歡天喜地的開著車跑了。

有一次,我和同修在講真相,有一個人一直微笑著站在遠處看,等我們講完要走時,他過來說:幸虧有法輪功,要不誰敢揭露共產黨?它太壞了。

一次我跟一個人講真相,告訴他不要相信共產黨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他氣憤的說:共產黨什麼時候干過人事?他發泄完對惡黨的痛恨後說:這些書我看完後一定傳給別人看。

例4:國安局長勸三退   

前段時間,我家因需要裝修,請了裝修工小A,簡單協商後,很快就開始施工了。在相處過程中,感覺小A人還不錯,我就開始給他講大法真相,講中共幾十年來的倒行逆施。他喜歡聽,他說他知道中共很壞,可能比我還清楚。因為他家中有當警察的,知道很多事情。這時我才突然明白了他常穿警服、保安的衣服的原因。我就講天要滅中共,勸他三退,他說只參加過少先隊,但是不答應退。好像生怕被人利用似的。我想還有一段工期,那就晚兩天再勸退吧。

隔了幾天,小A見到我,很認真的談了施工進展。然後,他很肯定的對我說:「那天說的退隊的事情,你幫我退了吧!」

我很感意外,那天他還滿不在乎的,今天怎麼就轉過彎來了呢?我問他怎麼想通了?他悄聲說,他的親戚中有一個是國安局長,退休了,前幾天到他家裡來,特別提醒他快把入過的黨、團、隊退了。我問,你這親戚煉法輪功嗎?他說沒有聽說過。我說:他沒煉法輪功,但是他在工作中能夠接觸到真相,他們中、高層幹部更明白中共內部的腐爛程度和分崩離析的現狀。所以真的不要對中共抱任何幻想。那我就用真名幫你退了吧。三退的人會得到神佛的護佑,有美好的未來。他連聲道謝。我說,你就謝我師父吧!

後來有一次他幫了我的忙,我謝他,他說:「你把我的命都救了,該我謝你才對!」我們會心的笑了。

例5:賣菜人道出了實情  

今天去買菜,來到一個菜攤前。一位大叔正在忙著秤菜,看我要買菜,他說:我在城裡給兒女看孩子,老家在鄉下,家裡的菜吃不了,送來讓我們吃,我們也吃不了,就便宜賣了。我剛要蹲下買菜,他說:這裡邊還有,你來這秤吧,說著走到三輪車旁,急忙打開車子上的袋子往外拿菜。

我想這是個有緣人,為了便於講真相,我就跟到了車子旁邊,趁買菜空隙問:大叔,人家有沒有和你說法輪功的事?我剛說完,他就說:「我退了兩年了。」我明白,他是說法輪功學員早給他三退了。他又說:那時我在工地幹活,人家來給我們退的。我說:「那就好。法輪功是來救人的。」他很贊同。

秤完菜付錢時,他又說:「現在世道不行了,走到頭了,我早就不相信它了。」 我說:「是啊,怪不得你紅光滿面,這麼健康。」他笑了,向對待親人一樣和我說著話。我要走時,他說:「現在是怨-聲-載-道。」最後四個字他是加重語氣一字一字地說出來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