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十一):智障兒子變得超常聰明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14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智障兒子變得超常聰明  

我今年七十五歲,出生在中國大西南一個偏僻的小山莊,苦難和飢餓伴隨我長大,只上了兩年小學。在我不滿七歲時,父親積勞成疾,離開了我們,小腳多病的媽媽拖著幼小的哥哥和我過活。生產隊嫌我家是累贅,不互助。

為了能吃飽飯,十七歲那年我報名當了兵,從此走出了大山。我復員後參加工作,全身都是病,非常無奈,八八年我練了好幾種氣功,天目開了。

我用天目給許多人透視看過病,在當地小有名氣,幾十里外都傳說我。越看身體越不好,風濕纏的我走路非常艱難。

一天一個勞動局的同事來找我,他說:聽嫂嫂說有一位大師在傳法,你用天目能不能看到他?我說:他太高了我看不著他。他說:那咱就找高的。於是嫂子給買了五張票,我們五人一行,參加了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師父這廣州最後一次傳法傳功班。

* 參加師父傳法班 一身病不翼而飛

師父傳法傳功班設在廣州體育館,大約五千多人參加,最遠的有新疆來的,有黑龍江來的,最遠路程有八千多里地。室內坐不下,外邊也人山人海。我們五人聽課的座位和師父隔五排遠。當時我沒有錢,跟同去的小李借了一千元錢,九天裡大部份都吃方便麵。

短短几天,我的身心發了根本的變化。師父給我們淨化身體,把好的留下、壞的去掉,師父叫我們跺腳,並在心裡想一想家裡親人哪有病。九天班下來, 我的天目看的更清楚了,痛苦多年的胃病和風濕腿疼不翼而飛,頑固多年的皮膚過敏症也消失了。

同去的保衛科長因抓小偷,被小偷打斷鎖骨,當場就接上了。同去的小李從小肺不張,能上來了氣,呼吸也正常了。我們很高興,從內心感到師父真偉大,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真神奇。我們真的得到了高德大法。

我身體這麼好,親戚、朋友和我一起練過其它功的有緣人先後都走入大法中修煉。

* 智障兒子變的超常聰明

兒子腦袋受三次傷:生他時難產,他是被大夫下產鉗取出來的,傷了腦骨;三歲多送託兒所,阿姨沒看住,他從二層床上大頭衝下摔在水泥地上,大腦受了嚴重創傷;五歲時得了腦膜炎;長到七歲時,都分不清男女,在學校的成績幾乎都是零分。兒子的這狀態讓我和老伴都發愁。

兒子十五歲那年,讀了大法書的當天晚上,剛起床就喊:媽媽,我在古堡里走了一夜。我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打沉的大船在哪了。從此,師父給他開了智慧,再也不發獃了,眼裡有神光,變的超常的聰明。

兒子上了兩個大學,唱歌、繪畫、設計,都超常,在學術上得了亞太地區金獎,成了名人。

全家四口人先後都走入大法修煉。多年來我倆擔憂孩子的心病沒了。

* 七十五歲的人二十歲的心臟!

今年我已經七十五歲,一次體檢時一個青年醫生拿著我的心電圖大聲的招喚他周圍的大夫,快來看看哪,七十五歲的人二十歲的心臟!

一段時間我的耳朵嗚嗚響。記得一天晚上我半睡不睡時,師父來了,教我把耳朵擰下來,一圈一圈擰下來,象螺絲扣一樣,放在桌子上磕,磕的桌面嘣嘣響,磕出了二兩多耳屎後,師父又叫我把耳朵一圈一圈的擰上。從此耳朵再也不響了,別人聽不到的微細聲我都能聽見。

我的禿頂漸漸的也長出了新發。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象五十多歲,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有使不完的勁。

例2:念「法輪大法好」 小腦萎縮病症自愈  

我是一個年近八旬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煉大法二十多年了。這麼多年,我身心受益良多,我老伴看在眼裡,明在心中,所以平時很支持我做三件事,還經常幫我做真相資料。

可是,當老伴知道一位經常和我聯繫互相配合做資料的同修被綁架,她被嚇著了,產生了嚴重的怕心,不再支持我做真相資料了,而且精神狀態日漸不佳。

二零一七年十月下旬,老伴出現了精神恍惚,胡言亂語的症狀,日常行為異常詭異,一會兒說我家煤氣泄漏了,大冬天把所有門窗全部打開。一會兒又亂翻騰東西,衣物及其它用品扔的滿屋到處都是,我跟她說話也時常聽不明白。

送去醫院檢查,大夫說老伴是小腦萎縮,並說:這個病一旦得上,基本沒有治好的,病人必須得有人時時看護。

回家後醫院給的藥老伴不吃,說自己無病。再後來又出現了大便秘結,用開塞露都不管用。

有一天,老伴小腹疼痛難忍(以前做過婦科手術),我告訴她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念了一會說:越念越疼,受不了啦。我說:「現在只有我師父能救你!」她說:明白了。說完,她就到師父法像前跪下,嘴裡喃喃的念著什麼,我雖然聽不太聽清,但大概知道是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不一會兒,她說她好了。

自那以後小腹疼痛、大便秘結沒再發生,小腦萎縮症狀一天比一天見輕。一個星期後基本恢復正常,現在狀態與患病前沒什麼兩樣了。
我們全家再次見證了師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例3:一句「法輪大法好」,腰背筋膜炎全消  

我是黑龍江法輪功學員,我兒子2017年10月因為有事去外地,回來之後卻突然腰部疼痛難忍,睡了硬板床還找人按摩也沒起作用,打止痛針作用不大,後來乾脆不能動了,也就無法下地行走,從裡屋到外屋都要擔架抬著。

打電話諮詢,大夫說是腰背筋膜炎,據說這病是一種很嚴重的疾病,弄不好會癱瘓的。兒媳婦給他四處找名醫。

我和他爸得知後,就去看望他,我們告訴他,你在學生時代也學煉過法輪功,知道法輪大法好,不如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很多絕症病人都念好了!

兒子默默地點了點頭。看著兒子痛苦不堪的樣子,我們也幫不上忙,就走了。第二天,兒子就打來電話說他就念了一句「法輪大法好」,身體就能動了,也不那麼疼痛了。

第三天,兒子就能下地走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好。兒子喜悅地告訴我們,真是法輪大法師父給我治好了病啊,使我很快康復,萬分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我們全家人都無比感恩師父的無量慈悲,在中國大陸,大法還在受打壓的時候,世人能夠認同「法輪大法好」,站在正義一邊就會有福報。希望更多世人早日明大法真相,得福報。

例4:眾生盼真相、盼得救  

記得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到一家大型超市去講真相,剛走到超市門口,一位大姐驚喜的大叫一聲「唉呀,我可找到你啦!」說著跑過來拽著我的胳膊。我感到非常詫異,因為我並不認識她,她後邊還跟著她老伴。

她把我拉到旁邊,激動的說:去年五月,也是在這超市門口,你給我和老伴講了真相,我們也做了三退,你叫我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還給了我們護身符。我們回家後經常念這九個字。這可真把我身體給念好了!我過去經常感冒,身體不舒服,無精打采。現在走路一身輕,什麼病也沒有了,真是謝謝你呀!

我說:「是師父叫我們救人,謝大法師父吧!」說著她馬上說:「謝謝大法師父!」並把手拿到胸前合十。

她說,她在這裡找我找了半年多了,去年她在這裡得了大法真相,二零一六年過年時,她的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在北京工作,回家過年,兒女知道了父母有護身符,都想要,硬是從他們手上給爭去了。兒女叫他們又找法輪功叔叔阿姨給買個。她說:「從過年後,我們就經常趕這個超市,在這裡找啊等,半年多了,今天終於找到你了!」

她說得很激動,眼睛裡都有些淚花了。我又給了她幾個護身符,同時又給了他們一些真相資料和光碟,他們夫婦倆非常高興,並把我認作他們的好朋友,還和我約定時間、地點來拿真相資料。我心裡也很高興,眾生都在盼真相盼得救啊!

例5;老太太:這得要感謝人家法輪功呀  

我地有位老太太,人稱「真奶奶」,年紀大點的也有人喊她「真姨」的。真奶奶已七十八周歲了,耳聰目明,腰板硬朗,干起家務比四五十歲的婦女還利索。因兒媳長年在外地打工,有時過年也不回家。老太太一人在家照護三個孫子孫女上學,有時外孫子、外孫女也送過來讓她照看。

她家到學校有四、五里路。從學前班到小學(有時分別在三個學校上學),都是真奶奶接送。她不會騎車,除大雨天坐三輪車外,每天要往返八趟,十多年如一日,她的身影在街坊鄰里中印象最深。當人們問到她的身體咋那麼好時,真奶奶興奮的說:「這得要感謝人家法輪功呀!我是沾法輪功的光了,誰要在我面前說法輪功壞話我就跟誰急!」

真奶奶原是村幹部,老伴是教師、很少在家。家裡地里、風裡雨里全是她一人,將二女一子拉扯大,她也落下一身病,嚴重的胃潰瘍發作時疼痛難忍、經常感冒咳嗽,還有腰腿痛。九十年代初,老伴患肺癌去世,在城裡工作的子女們就把她接到城裡「享福」。可兒子結婚後不久,單位下崗失業,全家人的生活就靠真奶奶領老伴每月幾十元的撫恤金度日。她胃病發作了無錢治就干挺著。

就那年一位煉法輪功好心人,給真奶奶講了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祛病健身有神奇的效果,並送給她兩張「護身符」,讓她敬念上面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她一有空就念。

不知不覺,真奶奶的一身疾病全好了,偶爾遇風寒咳嗽念動吉言很快就好了,這十多年了,她遠離了醫藥。真奶奶不僅自己常念「法輪大法、真善忍好」,還教孩子們都念,她兒子和兩閨女闔家共十五人,全部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遠離邪靈。

最令真奶奶感慨的是:一天摔倒在雪地上,沒有人幫她,只有煉法輪功的人來把她攙扶起來。

真奶奶說:「二零一八年元月初第二場雪後的第三天下午一點多,我想去買點菜,快走到十字街口時,不留神滑倒在冰地上,手上的錢袋和手機甩出丈遠。我就在雪地上,想找個合適的地方站起來,可越使勁越滑得厲害,雙腳無處著力,就這樣我在冰地上蹲了十幾分鐘就是起不來。

「此時,街上過往行人有男有女,都用奇異的眼光注視著我,就是沒人出手拉我一把。此時我不由自主的念起九字吉言。正念著一個熟悉的身影走近我,叫聲:這不是真奶奶嗎?我抬頭一看,正是經常給我資料的那位法輪功學員,當時我激動的老淚順著臉淌下。那位好心人安慰我別難過,後又撿來錢包和手機,幫我拍打身上的雪,讓我站著別動,她回家開來電動車,我打電話叫來小孫女,她倆一塊把我送回家。」

真奶奶說:當時街上的行人都目睹了這好心人把我從雪地扶起來,又送我回家的經過,竊竊私語:這人誰呀?這麼膽大!敢管恁大年紀的老人?咋不怕這老太太訛她呢?

真奶奶說:那時我考慮到那位法輪功學員的安全,否則,我真當眾高呼:「法輪大法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