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十八):煉功十天 長短腿變的一樣長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11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學法輪功的人都好!都好!」 

  一天,我在站點講法輪功真相,遇到四個人,一個阿姨,三個老叔。

我問他們:「阿姨,叔叔,你們都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嗎?」他們都點頭說:「知道。早退了!」

其中,一個老叔說:「我不僅知道『法輪大法好』,我還保護法輪功學員。有一次,派出所抓一個煉法輪功的婦女,那個婦女來到我家,我就把她保護下來了。學法輪功的人都好,違法的事一點兒都不干,都是些好人,共產黨胡鬧。有一天,我看到公路站院子裡,堆了那麼多法輪大法的條幅和其它跟法輪功有關的東西,準備燒火。那是法輪功學員出去掛的,被他們摘下來了,公路站的領導是我的一個親戚,我劃拉劃拉,都抱到了法輪功學員家去了。」

我說:「你這個在公路站當領導的親戚,知道法輪功好嗎?」老叔說:「他知道。我是信佛的,儘管不煉法輪功,可我知道法輪功好。都是教人行善的。」

那個阿姨說:「我有個老舅就煉法輪功,九十多歲了還能種菜園,提水澆園,身體很好。有一次,幾個警察去抄老舅的家,要拿走掛在牆上的李洪志師父的像和其它跟法輪功相關的東西,我老舅大聲吼:『你們不准拿!』警察真的沒敢動,都走了。」

阿姨問我:「你給我一個護身符吧?我那個護身符放在衣服兜里,衣服被人偷走了,護身符也沒了。」我從包里掏出一個護身符給她。她說:「你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我給閨女。」我又送了她一個。她說還有個讀書的外孫,我就又送給她外孫一個護身符和《自焚偽案破綻大剖析》、《莫失機緣》及翻牆軟體。阿姨低頭看看布兜里的這些寶貝,用手捂著布兜說:「今天可是遇見大好人了!遇見大好人了!」

那位老叔說:「學法輪功的人都好!都好!」

例2:念法輪大法好 女老師得福報  

有一位女老師,「五一二」大地震時,女兒才四歲,在幼兒園裡遇難,她聽到這一噩耗,欲哭無淚,整個人都垮了。學校領導看到她這種狀態,如果讓她上課,那效果肯定不好,所以也就沒有給她安排課程。她整天無精打采,陷在悲痛中不能自拔。兩年後,她調到我們學校,有一個偶然的機會,辦公室安排周末值班老師,剛好我們倆一班。因為我們平時聯繫少,不同科,又沒有在一個辦公室。

我看到她精神不好,就問她怎麼回事,她說:「我命太苦了!地震時女兒沒了,現在每次進教室上課,心裡就難受,看到那些歡蹦亂跳的小臉蛋,就想到自己的女兒,如果她還活著的話,也有他們這麼大了。這幾年一直懷不上孩子,心理壓力大。」我說:你相信我嗎?她說:「相信啊,學校師生都喜歡你,你是一個有愛心、有責任心的好老師。」我說:凡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會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的。我告訴她相信「法輪大法好」還會得福報的!我說你從現在開始就念「九個字」,她說:「哪九個字?」我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又說:「你三退了吧。」她說:「好,怎麼退?」我又一一給她講了三退的事,給她講大法真相。

三個月後,她專門到我的辦公室里偷偷告訴我:「我有喜了。」我當時聽到這一好消息很高興。她說:「謝謝你!」我說:「你謝謝我師父吧!」她說:「真心謝謝法輪大法師父!」我們倆高興的擁抱起來。

例3:俠肝義膽的大叔  

結識L大叔是在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內。那是一九九九年末即將進入二零零零年的那段時間,我們幾個大法弟子被非法關進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左右,本地鎮、區人員又把我們拉了回來,可年關將近時,又把我們抓去軟禁在鎮管區。

由於受邪黨的謊言宣傳欺騙,那幾個看管我們的人很兇惡,總是對我們大吼大叫的。一個在伙房幹活的人惡狠狠的吼道:「把她們的棉衣脫下來!不是要煉嗎?不給她們飯吃,讓她們去南牆根下站著,站一宿看看怎樣?!」那年的冬天雪很大,異常寒冷,人呆在生著爐火的屋裡都感覺冷,南牆那邊不見陽光,又結著厚冰,就知道那地方有多冷!

就在這夥人大吵大嚷的時候,L大叔來了。老人聽到了那個在伙房幹活的人的喊叫,進門就連連擺著手說:「別這樣!別這樣!人家都是好人。」因為大叔和他們是一起工作的吧,彼此之間總有點面子,那一伙人就都不說話了。

被關在那裡的那段時間,在L大叔的周旋下,我們幾個人得到了較好的照顧。

接觸時間長了,管我們的那些人發現我們並不象電視等媒體宣傳的那樣,我們的善良感化著他們,慢慢的彼此竟成了朋友。那些幹部也開始對我們友好起來。但邪黨時不時的施壓他們,有時迫於形勢,也會做做樣子。比如一次,那個幹部把我單獨關押到一個小屋裡,限制我的自由,甚至上廁所都限制。L大叔當時不在,他回來後我已被放出,他知道後,一個勁的安慰我。

那次我們被關押了很長時間,連清明節都是在那裡過的。L大叔說:「我一定要讓你們吃上水餃。」他從自家拿來了肉餡、面、油之類的,連香油都帶來了。後來我們被非法勞教,L大叔時常會買點東西去看望我年幼的孩子,安慰我的父母。有一次,L大叔的女兒要去關押我的那個城市辦事,他竟然讓他老伴跟女兒去,讓老伴謊稱是我的「婆婆」混進勞教所來看望了我。

不知多大的緣份支撐著L大叔,在大法蒙難、大法徒受難時能讓他如此明辨是非,支持善良,善待大法弟子。直到現在還是那樣,外出講真相時偶爾會遇到L大叔,他會拿著我們的大法真相資料對周圍的人說:「這個東西很好,我經常看,看一遍一個認識,我經常看,反覆看……」。在他的帶動下,別人也會接過真相資料,連連點頭。

L大叔的善舉得到了福報,他的幾個孩子都很有出息,生活的很好。

L大叔那一年得了一場大病,很多人以為他要不行了,可是他又闖過來了,現在健健康康的。一次遇到我,L大叔高興地和我說:「看,我現在啥問題都沒有,好好的了。」我說:「您這是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了福報啊!」他說,「是啊!有時遇上你們發真相資料的,我就跟他們要些資料幫他們發。我在我們村發,一點問題也沒有。我還經常勸我的朋友們好好看看法輪功真相資料,讓他們明白什麼是法輪功。」

例4:煉功十天 長短差兩公分的雙腿變的一樣長  

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事了:大哥退休後與朋友合夥到一個邊遠地區做礦砂生意。一天,他們租來拉沙的手扶拖拉機,在過一座橋時突然翻到三米深的干河裡,河底堆著大大小小的石頭,高低不平,在這之前已發生過三次翻車事故,每次都有人被摔死。這次大哥他們連司機共有四個人,除大哥外,那三人都只是皮肉之傷。

大哥被救後,發現他手腕上的手錶已摔碎,挎包里的手電筒和裡面的電池都被壓扁了,人卻沒有明顯的傷,只是手腳不能活動、行走,因當地是邊遠農村,連衛生院都沒有,只找到一個赤腳醫生,沒有任何醫療設備,連X光都沒有,憑經驗和感覺估計大哥是鎖骨骨折和腿部受傷,因搞不清楚具體是哪個部位受傷、傷到什麼程度,不宜搬動,只有用草藥敷上,起到消炎鎮痛的作用。

一個多月後大哥被接到省城昆明,先在一家醫院拍了X光片,診斷為:「右股骨骨折相疊畸形癒合」,檢查時發現右腿比左腿短了兩公分。隨後轉到省第一人民醫院會診,骨科主任建議:牽引將骨頭拉開,若不行只能手術砸斷,重新用鋼板固定。大哥害怕做手術,想著自己年紀大了,右腿短點也沒什麼,堅持回家用草藥治療。

大哥早先看過《轉法輪》,跟我們一起煉過一段時間法輪功,知道大法好,卻又放不下常人中的各種現實和名、利、情,沒能走入大法修煉。我們一聽到大哥出車禍的情況,就知道是師父救了大哥,否則他早就沒命了。大哥也相信是師父救了他:出事的地方前幾次翻車都死了人,這次翻車他們三人沒事,只有他自己腿受傷。

看到大哥被病痛折磨、一瘸一拐的樣子,我和丈夫都希望大哥能修大法。我和丈夫帶上師父的講法錄音、錄像、教功帶和《轉法輪》到了大哥家,一說煉法輪功,大哥很樂意。當天我們就教他煉功動作,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讀《轉法輪》。有機會我們就來和他一起學法煉功。

十多天後,我們照常到大哥家,為我們開門的竟是大哥本人,他已不需要雙拐了,高興的告訴我們:「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聲音說:你的雙腿齊了!今天我起來一看兩隻腳居然一樣齊了!也不用拄雙拐了,是師父把我的骨頭接好了!」

大哥的雙腿一樣長了,為了看看骨頭的恢復情況,他又到原先的那個醫院重新拍了一張X光片。照片顯示原來的骨折面已完全消失,骨頭完全是好的,連癒合骨縫都沒有。放射科主任看後很吃驚,因為「右股骨骨折相疊畸形癒合」也是他之前看了片子後診斷的。當他聽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就說:如果不是我親眼看見我都不敢相信,真的只有用法輪功的神奇來解釋了。

後來大哥還患了「眼底黃斑部病變」,眼睛幾乎失明;兩次「廣泛心肌梗死」,都是師父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大哥的命。

例5:保護大法弟子 公安人員得福報  

我今年五十七歲,女,退休體育教師。二零零八年四月某一天,我們學校廖老師因在家裡做衛生把腿摔壞了,我送給她大法真相護身符。被另一位張老師看到,她丈夫第二天專門到公安局去惡意舉報我煉法輪功。公安局的這個人認識我丈夫,就給我丈夫打電話說:「你的妻子被人告了,今天是遇到我了,要是遇見別人,這事就麻煩了。你告訴你妻子,法輪功好,就在家裡煉,不要去給別人講,你為別人好,人家還不領情,以後注意一下。」丈夫給我說這事。

事後一個多月,公安局內部人員調整,保護我的這位公安被提升為副局長。我知道這事後,真的為他感到高興,他得福報了。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大地震中,我正在操場上上體育課,山上的石頭往下滾,我馬上想到師父,請求師父救我、救救我的學生。隨後,石頭把我和我的學生推到操場下面十多米遠。我看到山倒了,教室在搖晃,就聽到教室一陣叫喊聲、喧譁聲,隨後就鴉雀無聲了……

十幾分鐘後,我緩過神來,意識到是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學生。我馬上跪下來合十,大聲說:師父,謝謝您!謝謝您,師父!學生看到我跪下來,他們也跪下來,和我一起說:師父,謝謝您!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令人惋惜的是,當時正在教室上課的張老師沒能倖免。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