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二十)政府官員:法輪功才是最可愛的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13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大夫和護士的驚訝:怎麼跟B超里看到的不一樣呢?  

我從小體弱多病,身體一直不太好。那年,我二十八歲,剛結婚,家裡人就催著我要孩子,說我身體本來就不那麼太好,調理調理,抓緊要個孩子,怕年齡大了,更不好生養了。

過了九個月,有一天,我的脖子後面突然起了一小塊紅紅的東西,以為是蚊子咬的,沒太在意,癢了,就伸手去撓。後來感覺越來越癢,癢的鑽心,沒幾天的功夫,脖子後面那塊東西擴大了許多,又紅又腫。

到醫院去檢查,大夫說是蕁麻疹,抹點藥過幾天就好了。我拿著大夫給開的藥方,準備去交費的時候,突然想起來,我這幾天經常小腹疼,上廁所的時候,偶爾還會出一點點血,順便又掛了個號,去做了婦科檢查,結果讓我驚喜萬分,我懷孕了。但是孕酮偏低,又先兆流產。

家裡人知道後,趕緊把我接回家,象大熊貓似的保護起來,每天除了按時去打孕酮針,就是臥床休息。

當時讓我最煎熬的是脖子上那塊疹子,我按照大夫說的方法每天抹著藥,但是一點兒都不見起色,而且越來越癢,面積也越來越大,後來整個脖子後面滿滿的一大片紅東西,還冒著白尖,後來又去了很多地方,抹了各種說是對胎兒無害的藥膏,可還是一點兒效果也沒有。而且大夫也告知,蕁麻疹對胎兒沒什麼影響。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又過了兩個月,我們去了某婦產醫院建了檔,同時又做了第一次排畸B超,結果讓我們的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結果顯示胎兒頸後淋巴水囊瘤、渾身水腫、NT高。孩子爸爸伸出顫抖的手接過單子,淚流滿面。大夫建議我們再去有權威的大醫院做個檢查,怕是結果有誤,在我的一再追問下,大夫說如果結果相同,建議終止妊娠。我心裡很焦急,突然想到會不會是我脖子上的疹子引起的呢?

第二天,家裡好幾個親戚陪著我,又去了頗具權威的某大醫院做檢查。這一路上,親戚們都勸我,如果孩子真有問題,千萬要聽大夫的,以免孩子以後受苦,我沉默著一句話也沒說。

輪到我做檢查了,我心裡打鼓,祈禱著孩子沒事。結果出來了,跟之前的結果完全一樣。我哭的泣不成聲,想著他是一個小生命,怎麼能就這樣了結他呢!我心裡萬分糾結。

我媽媽是個修煉了多年的法輪功學員,在來醫院的路上,親戚們都在勸我,媽媽卻一言未發。這時,媽媽走過來讓我心裡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回到家,媽媽給我講了很多關於世人相信大法得了福報的故事,其中人物包括孕婦和小朋友。因為之前我由於相信大法很多次化險為夷,所以媽媽講的故事,我願意相信。於是平時沒事的時候,心裡就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媽媽很早起來,在客廳里煉功。我聽見動靜,也趕緊穿好衣服,來到客廳,躺在沙發上,看著媽媽煉功。媽媽曾經跟我說過在大法弟子煉功的時候,因為這個場好,所以能無意間給人調整身體。

我躺在那靜靜的看著、聽著,突然覺的煉功音樂是那麼的悅耳,做出的每個動作是那麼的好看。突然,我也想學!我說:「媽,您教我煉功吧。」

從那以後,我每天早上跟著媽媽一起煉功,白天,媽媽帶著我讀書學法。

有一天早上,跟著媽媽一起打坐的時候,脖子上的疹子突然感覺奇癢難當,我咬著牙,使勁的閉著眼睛,心想我一定要堅持,不能動,師父會管我,就這一念,就感覺脖子突然涼涼的,很舒服,沒一會兒的功夫,一點兒都不癢了。那以後再也沒癢過了,脖子上的紅包不到一星期的功夫,全都消退了,還原了本來的膚色,太神奇了!

後來媽媽告訴我,大法難得,這其中肯定會有很多魔難和考驗,考驗你到底是不是堅信大法,信大法就會化險為夷。果不其然,考驗又來了。

懷孕三十五周的時候,我去婦產醫院做常規檢查,在做B超的時候,B超室的大夫突然驚訝的叫道:「天哪,這孩子肺部沒長好啊,心臟也沒長好,渾身的血管都搭錯了!天哪!」隨即,讓做記錄的護士叫來了所有B超室的大夫,把專家也叫來了。

那天我去的比較晚,恰好是馬上要下班的點兒,我是最後一個做B超的。他們看著螢幕,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我腦袋「嗡」的一下,不知所措了,可轉念又一想,不對,我相信大法,而且又跟著媽媽煉了那麼久,我也是大法學員了,這一定是對我的考驗,考驗我到底信不信大法,我信!我相信這一切都是考驗,是假相。

我從床上下來了,靠著牆站著,不管他們說著什麼,我都當他們不是在說我,同時心裡一直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相信大法,我是大法弟子,請師父幫幫我,救救孩子!」

這時,其中一個大夫讓我把我的孕檢檔案拿給他們,他們看了看,很嚴肅的說:「你三個月的時候,就已經查出孩子有問題了,而且你還去別的醫院做了確診,況且你這整個孕期小問題不斷,現在孩子臀位,又是這種情況(說了一下剛剛的檢查結果),你看怎麼辦吧?」

他們讓我轉院,我怎麼可能同意?!他們又讓我順產,說剖腹產兩年後才能要孩子,順產半年就能再要,我也沒答應。所以他們又讓我簽了一份什麼協議,大致內容是由於我不聽勸告,出現任何問題,自己負責。我相信孩子肯定沒事,我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會救我的,就簽了。

懷孕三十七周入院觀察。三十八周準備剖腹產,手術前一晚,大夫把我叫到辦公室,語重心長的安慰我,並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第二天早上,一切準備就緒,我被推進了產房,又做了產前的最後一次B超,大夫搖著頭,只輕輕的告訴我:「孩子生出來,可能不會哭。」我躺在手術台上,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手術開始了,半身麻痹,我只覺的肚子上被拉開了一道口子,接著聽見呼嚕呼嚕的聲音,緊接著,孩子被取出來了,伴隨著「哇」的一聲啼哭,我的眼淚瞬間湧出!

隨即聽到那些在場的大夫護士們紛紛議論:「奇怪,怎麼跟咱們在B超里看到的不一樣,還沒有過這種事,真是神奇!」護士把孩子收拾乾淨,抱到我的面前,他閉著眼睛,白白嫩嫩的漂亮極了,我的心情無以言表,感謝師父救了我們母子!

現在孩子五歲了,健康、聰明、活潑、懂事。是大法、是師父救了他!

例2:「你們都來聽聽大法師父都講了些什麼!」  

在講真相中,認識了一位患帕金森症的王女士。

她告訴我,前幾天她在本市醫院住院時,拿著我送給她的小廣播器在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覺得李大師講的太好了,都是教人做好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先想別人,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

她聽了一遍又一遍,聽著聽著,不由自主的招呼同一病房的其他幾個病友和陪床的家屬,說:「你們都來聽聽,法輪大法師父都講了些什麼?講的都是教人行好,一點壞事都不讓做。人人要都按大法師父說的真善忍去做,這個社會就不會有這麼多壞人了!」

她告訴他們,這個播放器是人家法輪功姊妹給我的,沒要我的錢,就是希望我好。學法輪功的人都這麼善良,共產黨還迫害人家,天不滅它才怪了呢!全世界都讓學法輪功,聽說台灣也讓學。共產黨算完了,這麼好的東西都不讓學,還不完了?以後我們都不聽共產黨的。

在醫院住院期間,王女士除了和同病房的人一塊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外,有時間就講法輪功如何好,共產黨如何壞。大家都有同感。醫院的主任醫生聽說後,來到病房問王女士:「聽說你在這裡宣傳法輪功?」王女士說:「X主任,我來你這治病,你就給我治病。至於我說什麼,這是我的自由,與治病沒有關係吧?」主任笑了笑說:「好,好,好,你有文化,你講、你講,你到各個科都去講講吧。」

同一病房的有位六十六歲的老大哥,臨出院時問王女士:「你能不能把播放法輪功的這個播放器給我,我回家也聽一聽?我也願意聽。」王女士愧疚的說:「這是法輪功姊妹送給我的,我還沒聽幾遍,抱歉……」老大哥遺憾的出院了。

醫院本來計劃讓王姓女士治療兩個療程,可是,她身體恢復的非常快,提前出院了。

王女士的一個老同學聽說她信法輪功,不信共產黨了,就找到她說:「你怎麼不信共產黨,去信法輪功?」王女士說:「現在誰還信共產黨?共產黨給我們什麼了?那些當官的除了貪腐就是坑人騙人,還會幹什麼?它把中國老百姓害的夠慘的了,我才不信共產黨!我信國民黨也不信共產黨。法輪功這麼好共產黨都不讓學,法輪功不就是教人學『真善忍』嗎?思想好,身體也好,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讓學,為什麼就共產黨不讓學?共產黨就是壞!」

這位老同學無話可說。

例3:堵了三根主動脈 醫生驚訝患者還活著  

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 ,我的丈夫胸悶,到醫院大夫一檢查就讓他住院了,醫生說:三根主動脈血管有一根完全堵塞了,但奇怪的是這根血管正常工作,大夫覺得很神奇。另兩根血管有一根也堵了百分之三十,還不用上支架,而第三根堵了三個地方,需要馬上上支架。就這樣我丈夫就直接做了手術。

我丈夫手術後被推到病房,大夫笑著問我丈夫:「你是怎麼活的呢?可能是你心態好、皮實。」我丈夫說:「其實我也沒感覺怎麼樣,只是有點胸悶。」大夫說:「象你這樣太少見了,都這樣了怎麼沒梗塞呢?」其實我丈夫心裡明白,是他支持我修大法得福報了。

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這十一年裡,他每隔幾個月就去監獄看我一次,給我存錢,每次都設法捎好吃的給我,因為我們接見都有警察在旁邊看著,不讓拿東西給我吃。

我十一年冤獄期滿出獄後,直接就到我婆婆家吃飯。我一進屋,我婆婆就抱著我哭了,說:「孩子你受苦了。」我也抱著她安慰說:「媽,沒事,一切都過去了。」我進到大屋,我公公站起來,對我豎起大拇指說:「好樣的,好、好。」一家人歡聲笑語,開始做飯。我利用這個時間把全家十一人全都做了三退。

後來我婆婆和我嘮嗑:「唉,你沒在家這些年,可苦了他們爺倆了。」兒子正在上高中需要照顧,好多人勸我丈夫離婚,他的同學好幾個人要給他介紹對像。我婆婆就跟兒子說:「那是咱家人幹的事嗎?法輪功什麼壞事也沒幹,她怪可憐的。你和她離婚,她出來上哪兒去啊?」就這樣,我丈夫一直堅守著這個家。

晚上回到家裡,我丈夫說:「我給你一樣東西你保證喜歡。」我問:「是什麼?」他就踩著一個凳子在棚上拿下來好幾捆用報紙包的和捆的嚴嚴實實的幾個包裹,我打開一看是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等等。我一下子跪撲在上面大哭起來。我丈夫給我擦著眼淚,我抱著他說:「謝謝,謝謝!」他還在床底下拽出一個大包袱,打開一看,裡面全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在我家學法時坐的黃色圓墊子。他說:「這東西得留著。」他對大法的支持和付出,由此得到了福報。經過這次手術他因禍得福,自己主動要求學大法。現在他每天學法煉功不懈怠。他說:「我過去看什麼東西都看不上十五分鐘,現在一天能學三講《轉法輪》,還看明慧網交流文章。」

我公公年前去世,享年八十七歲。他走的很安詳,早晨發病送往醫院,晚上就走了,沒遭什麼罪,也沒連累人,這也是他的福報。

例4:政府官員:法輪功才是最可愛的  

我與同修遇見一位在職政府官員,問他聽說過「真善忍好沒有?」他說你的下一句就是「法輪大法好」了。

聊天過程中,我說:現在的豬瘟病毒蔓延了全國多少城市,如果還有其它更厲害的病毒蔓延,你國家再強大,用上你的核武器你也打不到它!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命。我們小時候老人們常講三尺頭上有神靈。

然後我們講了幾個三退得福報的故事給他聽。他就問天安門自焚和生病不吃藥的事。我說:我師父在書中就說了,你如果有病趕快上醫院去。今天遇見你也是一種緣分,我們不顧自己的安危告訴你真相,只是希望你有個平安的未來。

他說,「其實大家都很清楚你們是被迫害的,在這樣的高壓下堅定不移的講真相,你們才是最值得尊敬的。不象我們的政府,各級官員只要手中權力。有很多警察他們都是關係戶進來的,有的只有小學文化,什麼壞事都干,只要給錢、給官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都做。但是也有好的,看明白了共產黨的本質再大的官他也不做,辭掉工作去開公司去了,移民國外的多了。就是走不了的國安、國保、公安,有的也不再幹壞事了。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還要保護你們,幫助你們。想往上爬的那些人還在抓你們。但是遭報應的也不少。聽說有一個單位公安科全部遭報應。有一個人,孩子考上北大,第二天該去學校報到了,頭天晚上出車禍死了!老婆受不了打擊也死了,而他本人沒多久也得喉舌癌死了。一個個的結局都很慘。聽說一個派出所的副所長也是流氓,長期派人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有一天去上班死在辦公室里,才四十多歲。他老婆吸毒不知去向,兒子去偷盜,被抓到了派出所,說自己叫什麼,父親叫什麼,其他人聽後都心酸。」

我說是什麼原因造成這些家庭悲劇、家破人亡啊?我師父在《轉法輪》中教導我們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

他豎起大拇指說:「法輪功才是最可愛的。但是你們要注意安全。」

我說謝謝你。我們微笑著道別。

例5:三退後的她幫三十多人三退  

一天我到旅行社去辦事,事情辦完本該離開了,但當時就是不想走,就想在那兒等著。不多時,對面來了一個女士,我想:一定是師父安排有緣人聽我講大法真相來了。

我上前去向她問好,拉了幾句家常,開始給她講真相,我問她知道法輪功嗎?聽說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自救、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聽說過,只是在前些年看到電視裡說過法輪功的事。我說:電視上說的都是欺世謊言,是栽贓陷害、是矇騙老百姓的。

接著我就給她講了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來嫁禍法輪功、煽動仇恨。還講了歷次運動,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造成全國大饑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反腐學生,中共奪權以來迫害死了八千萬無辜生命。這些年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還講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等真相。

看得出她聽的很認真,我就勸她三退保命,神佛保佑躲過大災難。她說:今天聽你這一講,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她很高興的用真名做了三退。她當時還對我說:回去後一定要把我講給她的真相傳給其他人,我說那太好了,謝謝你!我把我的手機號碼給了她,說:我等你的好消息。分手時我送了她一本《九評》和一些大法真相資料和護身符。

過了幾天,我真的接到了她給我打來的電話,說:有好事要告訴我,她約我見面。見到我時她很激動,她拿出一張三退名單給我看,上面有三十幾個人都加入過中共惡黨的黨、團、隊組織,並說:這些人都是看了我帶回去的《九評》和一些真相資料後,才真正明白了中共惡黨是個什麼東西,這些人大部份都是各級政府部門退休的老幹部。

我看到這張三退名單,我從心底里為這些明白真相能得救的生命而高興。這次離開時我又送了她一些大法真相資料。並告訴她回去要真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師父慈悲眾生,救了大家。她說:好!一定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