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內涵太洪大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4日】

新唐人電視台有一檔節目「今日大紐約」,感恩節時播放了一段視頻,三位法輪功學員談了自己的修煉感悟,併合十胸前感恩師父,當時我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對「師父」一詞的內涵有了更深的體悟。

第一次參加法輪功師父的傳功講法班是在河南的鄭州市,那天是1992年6月12日,星期六的上午,師父做帶功報告會,晚上才是正式的第一堂課。就是在那次的帶功報告會上,我認識到自己今生終於有師父了。整個學習班結束後,晚上我乘坐火車回學校,淚水止不住的流了一路。

那時我心中有師父,可就是嘴上說不出來,有個障礙在那裡,後來明白這是中共黨文化,怕被人當作「封建迷信」。那時社會上正流行「老師」的稱呼,問個路,打聽個事,不管男女老少都可以稱「老師,如何如何」。可是對別人介紹法輪功,總是說李老師如何好,這個功如何好,可是心裡是彆扭的,明明是師父,卻用「老師」代替,常人中的老師也給予不了學員這麼多東西,能把道理講的這麼通俗易懂,而且內涵博大精深。

我理解的「師父」一直停留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上。我的岳父在單位是水電工,水平很高,廠里要求他帶幾個徒弟,他答應了,也很盡心盡力,就是脾氣不好,徒弟做不好,一個耳光就上去了,因此有幾個徒弟受不了,相繼離開,只有一個徒弟堅持下來,現在也是水電工高手。他回憶起那段時光,很感謝我岳父,沒有岳父的耳光,就沒有今天的成就。現在,「師父」一詞已經沒有了那時的純淨度,帶上了很重的金錢氣息,拜師要交錢的,每天中午要管師父一頓飯,直到學成為止;教的過程中,師父未必盡全力,要靠自己的眼力勁,學多少要靠自己。

在中共黨文化下,過去再好的東西,建立在善良本性基礎上的東西,都被中共的假、惡、鬥衝擊的只剩下單詞,內涵完全變異了。「師父」本是很神聖的稱呼,到了中共這兒,都帶上了邪惡的表現形式,被金錢、貪慾、色情等包圍,再也看不到其中聖潔的內涵。

但是,法輪功的傳出,為眾生開闢了新的未來,「師父」一詞也賦予了更深更神聖的內涵。過去,師父發表新經文,文後直接署名,現在師父都帶上「師」字。我個人的體會:只有「師」,不是「師父」,不帶有人中的情,師徒關係更純淨、聖潔,而且「師」在不同層次還有不同的內涵,只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才有「師」,才有這宇宙中無上的榮耀與稱號。

我體會到了這一點,再對別人介紹法輪功,很自然的向民眾介紹師父如何如何好。在明慧網上,很多同修都是很自然的講「師父叫我們這樣做的,你要感謝就感謝師父吧」,是我自己的黨文化思想障礙了自己。

 「師父」的含義已經不單單局限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上,拋去情的因素,其意境更純正聖潔,在大法弟子心目中,「師」的話就是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體悟,作為修煉的人,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報答無法用語言表達出的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