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證實法之路 青春無悔

大法弟子 榮耀


【正見網2019年12月04日】

一、離婚後喜得大法

我今年四十歲,在農村長大,從小被父母嬌生慣養,自私自利。為了名利和慾望在常人中爭來鬥去,造了很多業力。我家人——父母和哥哥都修大法,而我只知道掙錢,被各種私心障礙著走不進來。

二零一零年冬天我離婚了,賣房款和工資加起來大約一百萬元,都被前妻拿走了。第二年冬天我公司放假三個月,我回到了家人的身邊,那時的我人財兩空,心中對前妻充滿了怨恨。在父母那裡,沒事幹我也不出門,就在家看大法書,從早上看到晚上,天天看,有時看的眼淚嘩嘩流,這下我終於明白了大法是教人修煉的。

隨著不斷的學法,漸漸的我放下了對前妻的怨恨,以前那個吃喝嫖賭的「我」離自己越來越遠,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那段時間,我除了學法,就看大法真相資料,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充實著我。有一次,當我聽到神韻晚會中的歌詞「生生把神等,錯過悔無濟」[1]時,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那年正月神韻光碟下來後,我不知看了多少遍,每次看完身體都很舒服。

二、發神韻光碟救度眾生

我看到其他同修都發神韻光碟救度眾生,我也跟著學。我頭一回帶了兩張光碟,發了兩天一張也沒發出去,第三天我去某商店裡買了點東西,順手送給了老闆一張光碟。後來我又帶了幾張面對面送給了陌生人,贈送光碟的過程中我想起了師父講的一段法:「什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我們真的有做的很好的,在好的社區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然後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講,馬上表示非常高興,就在等你一樣。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就沒那個正念。」[2]

我發的越來越順,從一天發幾張,到十多天後一天能發幾十張,都是面對面贈給世人。有的人嚇唬我,有的人說我真是天膽,有的還勸我,我就給他講真相,還有的人說你幹這個,你這輩子不就完了嗎?那時我天天學很多法,對這些風言風語也不當回事,就是感覺著自己真幸福,從來沒有過的充實。

那年春天我因工作需要來到了離家很遠的一座城市,那裡的人都沒接觸過大法真相。我在那邊面對面發放神韻光碟,一天能發幾百張。在這個過程中,我遇到過兩件震撼人心的事,終生難忘。

因為我是一條街一條街的發,從頭髮到尾,每家商店都不落。有一回我忘記那條街已經發完了,就又去發,結果聽見有四五個人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位女士說,她看了神韻晚會光碟,最後一個節目把共產黨炸掉了,然後她說法輪功是免費送給人看的,這下共產黨完蛋了。我又繼續往前走,遠處仿佛傳來了神韻的歌聲,我以為是幻覺,又繼續往前走,原來是一家理髮店在播放神韻光碟,因為電視機連著的音箱把聲音調到最大,聲音傳到百米之外,大家都在那聚精會神的看呀看呀,看到這裡,我震驚了。

三、被綁架後救人不怠

有一天前妻打電話要和我見面,她從外地很遠來找我,想和我復婚,她說打電話聽我說話,就知道我這個人變了(我以前脾氣非常不好)。她來了之後也跟著我們學法,可惜的是,由於我那時對大法理解不深,還沒辦理結婚證就和前妻要了孩子,她懷孕後,我和她商量去復婚,她說她正在辦落戶的事,等落了戶,再辦結婚證,於是這個事就一直拖了下來。

那時我不會向內找,經常和家人爭吵,自高自大瞧不起別人,色慾心也很重,誤把做事當修煉。後來我在某城市發神韻光碟時,發給了一個便衣警察,於是被綁架到公安局,後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

從第一天進去我就大聲的講真相,先給獄頭做了三退,接著其他十多個人也都跟著退了。由於我不會修,遇到事就爭犟,很多可以做好的,我沒做好,現在想起來很後悔,留下了一些遺憾。我只會背《論語》和《洪吟三》裡面的十多首詩歌(後來才知道很多背的還有錯誤)。我有機會就給他們唱大法的歌,他們都很喜歡聽,有人還學著唱。國保提審我時,我就用正念對待他們,現在想想,當時那不是在法中修出的正念,更多是人的一種正義感。那時我只知道講真相,不知道修自己也不重視發正念。

有一次他們帶我去辨認現場,我戴著腳鐐手銬,我一到那裡很多人都圍過來看,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憲法規定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卻遭到這樣的對待?!」。他們嚇得趕緊把我往車裡拖,一關車門他們就開始打我,但是我一點也感覺不到疼。他們又把我帶到公安局,我從警車上下來就開始喊大法真相,公安局大樓里下來很多人圍觀。他們聽了真相都很震驚,其中有一個黨員還同意三退,他們給我拿水喝,拿飯吃,有的還笑著說法輪功學員也吃飯?我說我吃飽了告訴你們大法的真相,讓你們都得救。

在看守所里我要了紙和筆,給法院工作人員寫了封真相信,寫完後也想給其他人看看,目地是為了講真相。後來,我要求和管教談話,除了告訴他真相外,還想請他把我調到別的號子去講真相。其實很多人不喜歡調來調去的,因為一調到新號子就有很多人欺負你,我不怕,因為我有師父。

後來家人幫我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第一次開庭結束,法警押我回看守所時我給他講三退的事,他同意了。其實那次開庭還是有效果的,本來當地六一零要求給我判十年,結果法院給我判了三年半,檢察院認為判斷太輕了,他們抗訴說要判十年,這樣就又有了第二次開庭。

這一次是中級法院來審理,非法庭審那天,他們興師動眾的找來報社和電視台的記者,還讓眾多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冒充旁聽民眾,一下子法庭坐滿了人。他們給我戴上腳鐐、手銬,並戴上黑頭套,氣勢洶洶的把我拖進法庭。在開庭期間,我抓住一切機會講述大法的美好,律師也給我做了無罪辯護,剛開始他們氣焰很囂張的,聽完後,法官們都耷拉個腦袋,不吱聲了。我心想這大概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吧。後來判決書下來,說是證據不足,還得從新審理。我知道在這場正邪大戰中邪惡解體了。律師來見我說我老婆生了個兒子,很可愛,我當爸爸了,但是我哭了……

四、黑窩裡堅持做好三件事

由於邪黨政權不講法律,最後判我四年,把我塞進了監獄,剛進集訓隊(以洗腦為主的,也得參加勞動),那裡的組長就逼我寫三書,逼我幹活,我說:「共產黨迫害我,我才不給它幹活呢,不就是一條命嗎,我是大法弟子不歸你管,我有師父管。」當時他急忙說,別這樣,以後再說。這樣他基本不管我,我也不用幹活,我就寫申訴書,寫我是無罪的,要求他們放人。其他人白天晚上幹活,沒有休息日,中午也不讓睡覺。我和組長一樣中午該睡覺就睡覺,組長說頭一回見到法輪功學員這麼舒服的,以前都怎麼樣怎麼樣的迫害你們。

監獄裡有很多同修,每個人都能背誦多首《洪吟》里的詩,我跟他們學,最後《洪吟一》、《洪吟二》、《洪吟三》全都背下來了。

在監獄裡不向邪惡轉化就不許訂貨、打電話、接見。我給大隊長寫信,要求訂貨,最後他就同意了。有一次監獄搞了個 「春雨活動」,允許所有的人打電話,一天叫我們五、六個人去打電話,除我之外,還有一個也是法輪功學員,其他幾個是信別的,他們都寫了三書了,只有我沒寫。結果這次打電話就我一個人打通了,我和家人聊了十多分鐘。其他人不是不接電話就是沒打通。回去後管教和犯人都問,怎麼就你和家人通話了?我說我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給我福份,他們都笑了。

因為監獄裡可以走動,我就和新來的犯人講真相,把自己寫的申訴書給他們看,他們多數都做了三退。後來我又去了別的生產隊(專門幹活,給監獄掙錢的地方),白天要去工房幹活,晚上回監室休息,那裡環境更寬鬆。同修給我拿了一本手抄本《轉法輪》,第一天我激動的捧起書,面向牆,我盤腿坐下,眼淚就嘩嘩的流,兩年了我終於可以看到大法書了。我心裡激動的想:「我能學法,能講真相救人,還求什麼?」從那天開始我每天最少學一講,有空就抄《轉法輪》。

有一次我在抄大法書時,被警官搶走了,我就追著要,他不給,我晚上給他寫了封真相信,第二天早上交給了他,替班的管教來了,他就下班了。我開始向內找,我起歡喜心了,於是我就發正念。過了三天後他又來上班了,我又去找他,他讓組長把書還給我了,當時我就激動的流淚了。我以後繼續抄書,用了九個月的時間抄完了一遍。

一次我在工房看新經文時,被教導員看到了,他把經文搶走了,我要他不給,我就寫真相信,他還是不給。我就和他說,你不給我有辦法要回來。我就把給他寫的真相信給這個隊的犯人們看,這裡一共一百八十人,他們都看了一遍。我智慧的問他們,你說教導員看了這封信能不能把小冊子(用小本抄的經文)還給我?他們都願意看,看完還評論一番。

當我給很多人看了這封信後,教導員有一天把我叫到辦公室,表情嚴肅的說,以前我知道你的為人(因為我喜歡幫別人,別人都在他面前說我好),沒想到你沒經過我同意給他們看什麼信,我說那個信就是我寫給你的那封,我讓所有人看看,讓大伙兒評評理,看你到底應不應該把經文給我?他說不給,還嚇唬我,我回去後又給他寫了第二封公開信,我跟他說這也是公開的。他接過信後,我看他有些不知所措,手一個勁的發抖,他說,你的字寫的不錯,以後我讓你幫忙寫點東西。我說,你善待大法弟子會有福份的,因為你已經有很多福份了,這個隊那麼多人都知道大法好,這就是你的福份。真的沒過多久他就升到別的科室當科長了。其實向教導員要書也是解體邪惡的過程,我一直感覺做這個事有很大的壓力,我就發正念,背法,雖然沒要回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看了真相信,這就是收穫。

有一次這個隊還有兩個同修,他們的手抄本被教導員收走了,他們絕食抗議,一天沒吃飯。看到這種情況我著急了,我就去找大隊長和教導員談話,一天跑好幾次,他們就是不給,說不吃飯三天後就灌食。第二天早上他們把同修扣起來,我就和那個警官說,大法就是教人做好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他們。這時一下衝上來好幾個犯人推我,那個警官生氣的說,他連法都背不下來,不用管他,你看他能怎麼樣?我一聽就想這不是師父點悟我嗎?於是我就說你說我連法都背不下來,我就背給你們聽,於是我就用最大的嗓門高聲背誦《洪吟》,我這一背,管教們嚇得往他們辦公室跑。工房裡一百八十多個犯人都在那靜靜的聽著,有的還拍手。我背了四五首我就不背了,過了一會兒,一個幹部出來說,快回去吧,中國十五億人你都能幫的了嗎?我就回去了。

回去後,有的人問我剛才背的最後那句是什麼?一下子整個大隊的人都喜歡背誦大法的詩了,都讓我給他們寫幾首,他們也背。到了第四天,同修還是不吃飯,他們說一點也不餓,我擔心他們被灌食,就和他們說,要不咱們吃飯吧,我覺的絕食不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事後想想,這兩位同修真了不起,放下生死要大法書。

有一次,快要到世界法輪大法日了,我們三個同修商量,寫祝賀法輪大法日的真相信,讓所有人都看一遍,整體配合就是力量大,基本上讓那裡面所有的人都看了一遍。我們還商量,五一三法輪大法日那天給所有人發煙,因為那裡邊最好的日子就是給每人發一支煙來慶祝,我們三個人買了一條煙預備著。

五一三這一天到了,很多犯人都說,今天是法輪大法日,有的人我一直沒機會和他說上話的,那天藉此機會給他們看了真相還給做了三退,他們非常高興的說今天是法輪大法日!其實那裡的犯人很少有高興的時候。有一個組的組長說,晚上你要發煙的話,按理說我是要阻止的,就當我沒看見吧,我畢竟還給共產黨乾的組長。那天干擾也挺多,上午上邊來檢查,晚上要調宿舍。即使這樣,還是有幾個犯人喊法輪大法好,我真為他們高興。第二天教導員聽說了,生氣的說我們也太不給他面子了。

過了幾個月,到我回家那天,大隊長領我出監獄,他說和大家打個招呼就走吧,我在工房門口用最大的聲音喊:「法輪大法好!」。

五、學法修心,救度這一方

四年的牢獄生活結束了,我終於自由了,回家後,面對的問題也很艱難,不時還有警察的騷擾。由於前妻承受不了我被迫害的壓力,就把火都發到我家人身上了。我母親在這四年中受了很多苦,她幫前妻帶孩子,經常被打罵,曾買了農藥去山上自殺,幸虧遇見同修被勸回。她由一百三十斤,最後瘦成了九十斤,我父親也被前妻捅了好幾刀。

我知道這些情況後很生氣,就說:「你別看她跟著學法,把她當成常人對待就可以了。」沒過幾天我一覺醒來,感覺右邊的臉麻木了,我照鏡子一看,我的嘴歪了。我就向內找,發正念,學法,沒找到原因一個月後才好。我後來悟到是對前妻的怨恨造成的。

前妻不想和我辦理結婚證,回家後,我經常被她打罵。我心裡很奇怪,她也跟著學法,很多同修都誇她悟性好,怎麼還這樣?有一次,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她一個人坐那兒吃,邊吃邊說:「我可沒做你的飯,你現在還不如個要飯的,坐過牢的人真丟人。」聽到這話我心裡那個難受呀,心想:我的錢都被你拿去了,還這麼挖苦我。我兜里就剩下一元錢了,到外面買了一個火燒吃了,一邊吃一邊流淚。後來想想都是我自私,我被迫害四年了,她帶著孩子受了那麼多委屈,我應該去體諒她,寬容她才對。

我們一家人都怕她,她一發起火來真的很嚇人,那時我剛從黑窩回來心性也不高,沒有做好,最後我們分手了。我只和兒子相處了五個月,之後再也沒見過孩子,有時候很想孩子。 有時我就想,我以前有車有房還有好的工作,現在什麼都沒了,見不到孩子,還被別人瞧不起,想到這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流著流著聽見一個聲音:「神被選中都是他的榮耀!」。

我一下清醒了,當大法弟子是我的榮耀,我怎麼還委屈的哭呢,我以後再也不想這些事了。再想念兒子,我就說這是情魔,滅!就好了。

後來我找了個單位上班,老闆以前我就認識,我是用電腦畫圖,我做圖速度很快,用的時間比別人短,效果他們還很滿意,老闆因此很器重我,工資從一年五萬元很快就漲到一年十萬多。工作中,有時遇到不會做的圖,就靜下心來學法,學完法後就會做了。

我工作不忙,有很多時間可以在單位學法,其實想想這都是師父的安排。我早上六點多出去講真相,九點前回來上班不耽誤,周六周日可以多做講真相的事。

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有兩個事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有一次我去一個飯店吃晚飯,因為太晚了店裡都沒其他客人了。吃完飯我就把餐盤端到服務員那,問她放哪合適?她說放在這吧,她很高興,因為別人吃完飯就走了,沒有把桌子收拾乾淨,再把餐盤送給服務員的。我就講法輪功真相,她很喜歡聽,也同意三退。我再和那個收銀員講,她也幫著講,幫著我勸那個人。通過這件小事我體會到大法弟子要拘小節,一個細節就可能使人得救。

還有一次我出去講真相,我看到一個人用摩托車馱著兩大箱螃蟹,他把車停在那整理箱子,我一看那個人長的那麼丑,臉上長了一些紅疙瘩,看著很嚇人。我沒給他講就走了,那天風很大,我剛走出幾米遠,他的摩托車就倒了,我轉過身幫他扶起來,又幫他把兩箱螃蟹系好,藉機給他講真相,又送他真相雜誌看,他很高興的三退了,嘴裡還說今天碰到好人了。這事之後,我很慚愧,因為我看他那麼丑沒想和他講,差點錯過了這個有緣人,以後不能再看人的外表了。

講真相中還有的人說:「煉法輪功的都是老人,你這麼年輕還煉,你為什麼煉?」我正好借這個話題講真相。還有的人說,有些老人給我講過,我才不信呢,他們是愚昧被騙的,怎麼煉法輪功還有年輕人?我正好順這個話題給他們講真相,有一些人聽明白三退了,有些人沒有三退最起碼對大法不反感了。

六、在洗腦班裡悟道

後來,因為一個特殊原因,這裡不便透露,我被國保綁架到洗腦班,在那裡我每天都感覺到很大的壓力。在我實在難以繼續承受下去的時候,師父開啟了我心智,幫我認識到了我的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有點脫離常人社會了,我和社會發生了一種對立,把碰到的問題都當成了干擾,沒有理解好師父講的:「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煉」 [3]的法。

在那裡,有一次我看到信別的東西的人,表面看也很堅定,也說自己病好了,怎麼從酷刑中挺過來,但是他們不修善。反過來看看自己,修大法的不修善就和他們一樣,我以後一定要多修善。半年多後我被釋放了,回頭把這個艱難的過程回放一下,仔細想想每一個細節,如果沒有師尊的幫助,我是不可能獲得自由的,這整個過程都是神跡,為了安全,具體情況省略。

剛回來的時候,當地的六一零主任把我接回家,叫了派出所和居委會的人都到我家,在我家照了相後又把我帶到派出所。所長見到我就像好朋友一樣的笑著說:「在我的地盤給我老實點。」我說:「我以前吃喝嫖賭抽,看了法輪功的書之後發自內心的做好人,惡習全改了。」他聽了之後笑著點了點頭,拍了我一下就讓我走了。

終於和家人團圓了,在家住了三天後我就去上班了,之後當地國保的,六一零的,派出所的,居委會的,多次給我打電話,還給我單位領導打電話,領導和他們說我挺好的,做設計圖,做的快做的還好。有一次,國保警察問了我一些事,最後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煉!」,接著告訴他中央有個文件,新聞出版署五十號令,第九十九條和第一百條廢止了九九年禁止出版法輪功書籍的規定,他說回去研究研究。

六一零主任也打了好幾次電話,我也和他這麼說。剛開始感覺壓力很大,不願意和他們這些人叨叨。通過多學法,多發正念,自己空間場乾淨了,邪惡的壓力也就沒了。

上了一個月班,就過年了,領導把工資給我發了,還給了我一萬七千元的獎金,我心裡想我這半年多沒上班還給我這麼多獎金,這都是師父的慈悲。

雖然我不像老同修那樣走過了二十年的迫害,就這八年多的經歷,這麼摔摔打打的一路走過來,其中的辛酸和壓力也只有自己知道。我在這裡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領著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魔難,為我承受了那麼多,我只有繼續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少操一點心,多一些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悔無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