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神奇故事(十六):由要錢到要真相資料

蓮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9日】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傳出已經整整二十年,目前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一億多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數億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親朋好友因為同情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受益無窮;世人明白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到身心健康、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更是無量無計、層出不窮。

在真實的事實面前,中共仍然在造謠污衊、肆意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仍有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判刑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在這些真實的事實面前,孰正孰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孰是孰非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在此筆者從明慧網報導中摘錄如下例子,世人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救命真言,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例子簡直太多了,明慧網上幾乎每天都有。這些真實的事例在證實著法輪大法在人間的神奇,破除著中共的欺世謊言,展現著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無邊福祉。(事例有刪減)

----------------------------------

例1:「不准打我們村這些煉法輪功的」

一九九八年,我們村老於任村書記。那時我村有不少煉法輪功的,我們學員就找到他,要求到大隊辦公室大院煉功,他同意了,並且說:「如果遇到颳風下雨天,可以到屋裡煉。」就這樣我們村有了固定的集體學法煉功點,我們非常感謝老於。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鎮壓。我們村的學員和全國大法弟子一樣開始向政府反映法輪功被冤枉的實情。有的到北京,有的到市政府,有的到鄉政府上訪。鄉政府領導直接找到我們村書記老於:「老於,你看數你們村煉法輪功上訪的多,聽說以前你還叫他們到大隊院煉功?」老於不氣不惱,對領導說:「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看俺村這些煉法輪功的挺好。以前有的電費拖拉著不願交,現在電工在喇叭上喊一聲,他們就帶頭交;有的不給老人贍養費,大隊調解幾次都無濟於事,學了法輪功後,人家主動給公婆送去;他們在大隊院煉功,一年到頭把院子打掃的乾乾淨淨,村委都省義務工了。」沒等老於說完,鄉領導就不耐煩地說:「這是上面的指示,從今往後再也不許煉了,更不能在大隊里煉。」說完氣呼呼地走了。

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被破壞了,我們學員都很痛心,為了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們一次又一次的上訪,一次又一次的被截回。一次,被當地駐京辦的人送回後,老於沒有責備我們給他帶來的麻煩。只是淡淡地問:「吃飯了嗎?」其中一個學員搖了搖頭,他出去了,一會功夫就回來了,手裡提著一袋熱乎乎的包子。

鄉政府和派出所無期限的關押,無理智迫害我們,老於一直在其中周旋,那些日子真委屈了老於。鄉領導不止一次的對著他吼:「你們村再有上訪的,停發你的工資和獎金。」只見老於笑呵呵地嘟囔著:「我看共產黨就會搞運動,讓老百姓不安寧。我和你們說,不管怎麼樣,你們不能餓著我這些村民。」又對派出所所長說:「我告訴你們啊,不准打我們村這些煉法輪功的。」

在老於的眼裡,我們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最好的村民,他希望我們儘快回家。

過了些日子,老於又來了,說:「走,跟我走。」我們以為可以回家了,都很高興。老於又說:「我沒有那個權力,我看你們這麼多天也沒洗澡了,我跟領導打了保票,領你們出去洗洗澡,再把你們送回來。」我們都很感動。

現在,老於已不當支書好多年了。他現在走到哪裡也都說法輪功好,說李洪志師父偉大。因為他見證了大法弟子處處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他知道是李洪志師父教他的弟子這樣做的。

現如今老於家裡也安裝上了「大鍋蓋」,天天看新唐人電視台,家裡其樂融融。我們村的學員真心為他高興,因為他明辨是非,他的善舉使他得福報,老於一定會有個美好的未來。

例2:由要錢到要真相資料

去年八月末的一天,天氣悶熱,太陽烤的人直冒汗,我和兩位同修一起,走在救人的路上。不遠處看到一位男士站在那兒張望。剛到跟前,一同修就熱情的打著招呼:大兄弟,乘涼啊,這天可真熱啊,這地方有風?你城裡人嗎?那人答道:唔,城裡某某村的,沒什麼事,就想在這兒轉轉。

我就對他說:你城裡人消息靈通,知道法輪大法是佛法,天要滅中共,三退能保命嗎?這時此人臉上突然露出譏笑、狡猾的面孔,一字一板的說:我這人這一輩子什麼都不信,誰的也不聽,我就喜歡一樣東西——錢。他手裡做著點錢的動作,又接著說:你今天把你包里的錢全給我,我就聽你的。

看著這個可憐但又可貴的生命,我當時整個空間場充滿了慈悲的能量,並沒有看不起他的念頭,就像在看著我那天真爛漫的小孫子和我說著調皮的童話,逗我開心一樣。

我平靜、祥和的看著他說:「你這話說的真對,錢這個東西,不但你喜歡,我也喜歡,大概沒人討厭它吧。可是啊,咱們的孔聖人孔老夫子曾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咱們素不相識,今天有緣相見,為的是讓你聞聽福音,得到救度,在天滅中共的大劫中保命,你開口就要錢,這是取之有道嗎?我真給你能要嗎?」我知道師父在加持我,同修在發正念,又接著從做好人和不失不得的道理講。

只見那人已經慢慢低下了頭,小聲說:「是啊,今天要了你的錢我不得還嗎?」我接著轉入正題,講了法輪功是什麼,天為什麼要滅中共。他聽得很認真,告訴我他只戴過紅領巾同意退出,我給取了化名。

同修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這時他突然對同修說,你能多給我幾份,我回去分給鄰居看看,讓他們也了解真相。同修給了他並叮囑他,這是救人用的,不可亂丟,做到會得福報的。他表示一定做到。

例3:副縣級領導主動找我退黨

我過去的一位老同事(教師),從政後當上了領導(副縣級),每次見面後只是簡短的說幾句話就走了,也不敢聽法輪功真相,更不敢接真相資料。有一次他看見我,主動要請我座談,他很高興的對我說,前不久到國外旅遊了一次,看見法輪功遊行隊伍,聲勢浩大,非常壯觀,民主社會就和我們不一樣,很自由。

他還說在國外看了《九評共產黨》書,說原來在職時是不敢看的,現在退下來了(退休),看了《九評》後,真的得考慮退黨的事了,請你幫我用化名退了吧,現在的共產黨真是太腐敗了,相當危險,說不定哪天真的滅亡了呢。

我誇他有遠見,能把握好就有未來,在天滅中共時就能平安度過,請你以後要多多看看法輪功真相資料,退黨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姓王,我就叫你王順天,順天意者昌,好吧?「好!就叫王順天。」

例4:明真相的警察幫助大法弟子

中共江澤民二零零一年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時,有兩個片警來到我家,叫我們打開電視機看「焦點訪談」中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還說:「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都煉的自焚了、都走火入魔了」。那時我們很少看電視,也不知道「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可是,當打開電視機,看到「焦點訪談」播放的「自焚」內容時,一眼就看出了許多破綻,當我們給警察指出這些疑點時,他們二人也點頭承認了這些事實。他們說我們怎麼就沒看出來呢?後來他們再也不提「天安門自焚」的事了,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在以後的接觸中,我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真相,法輪功是祛病健身的、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處處為他人著想,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他們與法輪功學員接觸的時間長了,也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所以他們不再那樣兇巴巴的監視我們了,還經常幫助我們傳遞信息,做一些有利於大法的事,如當時我們用蠟紙刻的大法交流稿、真相信等,(那時還沒有電腦和印表機)被他們發現了,他們沒有向上匯報,給隱瞞下了。如市里「六一零」、國安來人要搜大法弟子的家,他們就通知我們把大法書放起來,不讓他們拿走等,維護了大法,保護了大法弟子。

他們也知道大法弟子發正念。他們以為大法弟子發正念是在念咒,很害怕,說:「可別對我們發正念,我們倆可是好人。我們在暗中保護你們呢。」我們告訴他們:大法弟子的正念是針對著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是針對人的,而且是會保護好人的。他們明白了這些,就都放心的笑了。

例5:三姐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得福報

法輪大法自傳出以來,不僅能使修煉者道德品質提高,身體健康,也給家人親屬帶來了福份。這樣的事例千千萬萬,數不勝數。今天我就說說發生在我三姐身上的故事。

二零零五年三姐家動遷,搬進了新樓。我到她家串門,她家住八樓,我倆一起往上上。我邊上邊往報箱裡放真相資料,三姐看著我做這件事情。吃完飯我要回家了,三姐說:「你剛才發的那個還有沒?(指真相資料)給我點唄。」

我以為她想看就給了她一份,她說:「還有嗎,再給我幾份。」我說一份還不夠看嗎?她說:我也想去發。我驚奇的看著她說:「你也能做呀」。我把兜子裡的資料都給了她,一共十來份吧。心想三姐不修煉她卻要去發資料。是新奇還是義氣?

過一段時間我們見面了,她告訴我,我把你給我的資料全放在(手指隔壁)每家報箱裡了。我高興的說,你真行啊,也能做大法弟子的事了。聽我這一說,三姐還來了興致問:你還有嗎?我再幫你發點兒。我說:「這次沒帶資料,都是光碟。」她說光碟也行。於是我又給她十來個光碟。

過段時間大姐請我們姐幾個去她家,我和三姐又見面了,她告訴我:我把那些光碟一半放在樓道的報箱裡了,一個報箱一盤,剩下那幾個我帶到公園(因三姐每天早上到公園練太極劍)放到他們車筐里了。第二天早上他們到公園就聽到有人說開了:也不知是誰昨天給我車筐里放了個光碟,我回家看了是法輪功的,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是好的。七嘴八舌就議論開了,都說共產黨不咋的。

我聽了心裡很感動,說三姐你真了不起,這些人看了你發的光碟,都明白了真相,都能得到福報這不是你的功勞嗎。三姐聽了美滋滋的臉上帶著自豪。

三姐患了面癱的病,半拉臉哆嗦,眼睛哆嗦的都睜不開,去了很多醫院醫治也沒見效,有人告訴她某小診所看的好,醫術怎麼高。她又到小診所看,針灸,吃藥。治了很長時間,錢也花了萬八千也沒治好。半拉臉都扎變形了,那邊眼睛都閉上了。我都不敢看她,看著她那哆嗦的臉,我的眼睛都跟著難受。三姐心臟也不好,犯病時心跳的厲害,胸悶,喘氣費勁幹不了活。

從打那次發完資料後兩個多月,在大姐家我們又見面了,我給她們做著飯,她們嘮著嗑我偶爾也插上幾句。三姐站在大姐和二姐面前昂著臉高興的說:你們看:「我的臉都好了。」她這一說,我趕快跑過去仔細觀察她的臉,發現她的臉是不哆嗦了,眼睛也睜開了。過去半拉臉都萎縮了,現在兩邊都一樣了,看不出面癱的痕跡了。

三姐還跟我們說:今年單位給退休的人體檢,他們都有病,大夫拿著我的體檢單告訴我,就你的身體最好,一點毛病都沒有。我說:那心臟病呢?三姐說:心臟病也好了。我問你在哪看的?好的這麼利索。她說我也沒看哪,它自己就好了,我都不知道它咋好的。

突然我想到是她發的兩次真相資料,脫口就說,哎呀你這是得了福報了!因為你發了兩次資料,大法就給了你回報,你的臉去了那麼多醫院,都沒治好,現在沒治反倒好了,這不就是因為大法在被迫害時,你能把大法的真相告訴給人,讓人明白了真相,大法給你的福報嗎?

三姐聽了也很感動,不知道說啥,心裡充滿了感激。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