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的選擇

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5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大紀元做設計工作快有十年了,前五年在加拿大,後五年在紐約,時間久了,慢慢就覺的自己像個「老兵」,各種想法也隨著時間和經歷在變遷,修煉狀­­態也是時好時差,離師父說的「修煉如初」[1]還有差距,今天我就把自己的一些修煉過程和大家交流交流。

幾年前來紐約工作,我被安排在數字網絡部門做設計,靠著幾年平面設計的基礎,我馬上開始模仿學習起了網絡設計。幾年下來,原先數十人的團隊最後就剩兩三個「老兵」,我內心中的惆悵和感慨也多了起來,大家都那麼優秀,能力那麼強,平時關係都很好,怎麼都走了呢?雖然不捨,但是我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沒受太大影響,繼續做著自己的工作。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修煉的路,別人有別人的路,我有我的路。

重複工作磨人心

看著同事們的離去還不算最難,在工作中的魔煉來的時候更難,這幾年大的小的網站和應用程式,不知道有多少是半途而廢,或者費了很多精力,投入使用效果不好就放棄了。有些同修受不了反反覆覆的變化,意見也不合,覺的是浪費時間就離開了媒體。我有時也會產生抱怨和惋惜,大工程開發又丟下,又重啟,又丟下。一段時間對於創新的工作消極看待,覺的費半天勁又要廢掉,還不如不做。

師父說:「這顆心啊在遇到麻煩事的時候,遇到過關的時候,你能不能忍受,能不能過的去,這完全靠自己。」[2]

後來通過學法和交流,我認識到:這不就是在修我的忍嗎?就是這種反反覆覆,這種麻煩,看我能不能忍受的了。這種磨礪也許同時是媒體和自我修煉走向成熟的過程;一些看似浪費時間的工作,但是如果能正面的看待,也有好的方面:每次設計會越做越好,對產品的理解也更全面,大家在互相配合中也越來越默契。

就這樣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魔煉,我發現最近這種情況減少了,也許是修過這一個階段了,同時媒體也總結出了一些經驗和模式,我們可以更準確和長期的做好幾件產品,向良性發展。

為私還是為他的選擇

在人生和修煉的不同階段我們都面臨選擇:從學校畢業的青春懵懂到中年時對年齡、生活、事業的擔憂,對父母、家庭、孩子的牽掛等等因素,我們都會產生猶豫和思考。

我有個觀念,一直在內心難以改變,就是象父母這輩人,一輩子都做一樣工作,或在一個公司工作幾十年,我覺的我受不了這樣,趁著年輕,我還想嘗試去做別的事情。再加上經常突如其來的緊急工作和被催促的壓力,就更讓我想換個環境。

我想:我在媒體快十年了,現在媒體也發展的越來越好了,我也做了很多,好像把一些基礎打好了,剩下的別人也能做,我也想把機會留給別人。我開始給自己開脫,打算起以後的安排。這些想法起初看似沒什麼,但是日積月累,心就越來越重。

剛開始我只是想在不占有工作時間之餘,半夜和周末做點什麼補貼家用,後來發現了一些商機,就想趕緊把握機會出去創業,晚上下班回家還經常熬夜到兩三點做各種研究和計劃,自我感覺良好,覺的好像自己什麼都會幹,想像著自己當老闆做生意也可以義務在媒體做,時間也可以自由支配,這多好啊。

就這樣,我籌劃的差不多了,準備提前和主管談改成半職工作;本來我想主管澆涼水也好,說什麼也好,反正我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沒想到他在修煉和救人上誠懇的交流我是一點都無法反駁,而且我的壓力和種種憧憬他也都表示理解,還給了我很多忠告。最後他表示,在最後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候,希望我和他一起挺住把媒體做好。事後我猜,這話會不會是師父借他的口點悟我呢?主管沒有逼我如何,只是讓我回去想一想,自己選擇。

晚上回到家,我讓自己靜下心來,其實自己一直往前沖沖沖,內心也有過疑問,這樣做會不會走偏?會不會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讓我出去幹事業,然後陷入困境無法抽身再做救人的事?可是雖有疑問,也知道有風險,但是不去嘗試和拼搏一下就總覺的不甘心。

這一晚我沒有再想生意,而是拿出《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一直學到深夜。

師父在結尾說,「也不要想正法到了這一步了,看樣子是要結束了,我們得安排安排以後的事啦。我告訴大家,任何一顆心都會促成很大的魔難,千萬不要起任何心!你堂堂正正的修煉,你做好你眼前應該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你明天圓滿,你今天必須還得是有序的做好你應該做的事情,因為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留給後人的,就是後人修煉的路。」[3]

師父這些話警醒了我,深入我心。我不就是看這些快結束了,媒體越來越好,想自己安排以後的事了嗎?主管說還需要我做很多重要的事情,我卻想出那麼多藉口開脫自己,想推開這些責任。

師父說:「你做好你眼前應該做的任何一件事情。」[3]那我眼前應該做什麼事呢?不就是我在媒體現在做的這些事嗎?

我明白了,這是為私還是為他的選擇時刻,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生活、喜好,還是捨棄自我的這些東西,為了救人在媒體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4]

我想清楚了,我不能為私,我要選擇為他,修成「先他後我的正覺」[4]。第二天我就去找主管說了自己的想法,決定留下來繼續做。主管笑著對我說,這樣他就放心了。

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發現自己最近學法太少了,不清醒自己是干什麼來的,才會滋生這麼多人心,以至於忽視了我們在媒體做的事關係到千萬眾生的得救。我熬了那麼多夜動腦子做常人事,如果用這些時間多學法、煉功,自己修煉提高上去多好。真是分不清孰輕孰重才會這麼糊塗!

在平時的工作中,我還有一點領悟,師父在《洪吟三》中的兩首詩寫道:「心空善念起」[5],和「坦蕩無執出明見」[6]。

我悟到,平常如果能內心清淨和無雜念是一個好的狀態,在需要思考和工作的時候,就會有智慧,做出的東西也能有更好的效果。

師父說:「所以這個功完全都是自動在演化人,這樣就形成了一種「功煉人」,也叫「法煉人」。你沒煉功的時候,功煉你;你煉功的時候,功也在煉你。」[7]

我悟到,我們煉功的時候要入靜,什麼都不想,為了達到最好的演化狀態;那麼,沒煉功的時候功還在煉我們,那如果平常也能保持什麼都不想,是不是也在最好的演化狀態呢?當然,這只是我現在層次的一點點有限的認識。

按師父說的去做

最近我在很多方面體會到,我們如果真正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了,是信師信法的體現,也是在自己主動同化法,從中也會受益良多,以下再簡短列舉五點:

1)師父讓無條件的執行項目主要負責人的要求

以前有段時間,因為項目的各種困境和負責人的要求,我有不同意見,但是後來我想,就按照師父的要求,我就聽師父的,讓我無條件配合負責人,那我就配合,他對師父負責,師父都知道,都看著呢。

這樣觀念的轉變,我知道在多方面的影響都是深遠的,只是難以名狀,我也慢慢更能體諒負責人的難處,和寬容的對待他人,後來我在看《封神演義》中有句話叫「二人同心,其利斷金」。也略有領會神傳文化的內涵。

2)師父說:「大法弟子對待任何事情都應該正面對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3]

有的時候,碰到一些同修的做事方式我受不了,就會產生對那個同修負面的想法,以至於後來想到那個同修都會心煩。我覺的這個狀態不對呀,怎麼可以一直這樣下去,然後我就想到了師父說:「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3]。我就開始想那個同修好的地方,救人的積極,善良的本性,不一會功夫,我就覺的內心那個厭煩的東西消失了,人也輕鬆了,好像到處都是光明的感覺。按照師父說的做,我真的體會到了神奇!

3)師父說:「人哪,是有交流的。人類社會幾千年這個正統文化、神傳文化,人的狀態,都離不開人群的交流。」[8]

我想,師父讓互相之間見面要溝通,這是神傳文化,人的狀態,所以我在工作中也儘量和緊密合作的同修面對面溝通。雖然經常跑上跑下,但是我覺的相比發郵件,在面對面的交流中,更高效的可以解決問題,產生好的創意,減少間隔,大家也都可以看到對方的難處,互相體諒等等。當然,在找人商討之前還要詢問對方是不是有空。

4)師父說:「我告訴大家,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什麼症狀都沒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這一點跟大家說,你覺著「病」的怎麼難過,希望你都堅持來,法難得。」[7]

最近周六,媒體會有集體學法,有一個周六我和太太同修要參加學法,但是她前兩天一直在家過病業關還沒有完全過去,她就猶豫周六要不要去學法。我想起了師父的這段講法,就念給她,勸她聽師父的話去做,於是她放下了各種擔心,參加了學法,還和團隊小組一起交流,到下午的時候,真的是恢復的很快,比她在家待了兩天自己學法煉功效果好很多,當然也因為她在過程中向內找到了很多要修去的心。

我們如果真是按照師父說的悟到了,去做了,受益的都是我們自己,因為師父把天機都講給了我們。

我們都知道,正法時期的修煉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們要多學法,多煉功,但是也不是說每天煉兩小時,學一講法就代表精進了,這不是完成任務;關鍵在於,煉功時是不是心無雜念?學法時是不是學進去了?有沒有經常向內找?找到了有沒有去修,去改變自己的思維和做事方式,等等。我覺的這樣實修才是真正的在精進。

最後,想和大家交流一個檢視自己學法的認識:每天學了一講法,合上書,可以想一想,今天學法中有新的領會嗎?還是覺的學完和沒學一樣,沒有看到什麼。如果學完跟沒學一樣,只是覺的今天完成學法了,這個狀態也許是有嚴重問題了,也許是學法走神了,也許是最近心性沒有提高。

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里,師父解答了這個問題,

「弟子:近來學習《轉法輪》,不再有那種每讀完一遍都有新的領會、新的提高。

「師:心性多高功多高。那還是有原因的。是不是心不靜啊?我覺的還是有原因吧。到了高層次要求也高了。」[3]

我們媒體的同修,此生,此刻在一起助師正法,以後各自回到你遙遠的家園,也許互相再也見不著了,再過一千年、再過一萬年回首,也許會覺的這段時光真的太珍貴了。我真心希望同修們可以多學法,靜下心來多學法,不停的往更高層次突破,修得正果和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的一點交流,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入聖境〉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7]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8]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