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工作中放下自我

紐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0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這裡跟大家交流一下做媒體項目的十幾年間自己的一些修煉體會,

一、經歷生死關後正視自己的「做事心」

我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在美國讀研究生時得法,正趕上當地籌辦中文大紀元,所以得法之初就跟大紀元和媒體結下不解之緣,跌跌撞撞一路走到今天。在媒體中的工作兼顧了我的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之路,似乎做媒體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

我在媒體中做過不同的工作,先是從小區記者和編輯做起,後來又參與廣告經營。畢業後全職加入媒體,成為銷售經理和經營主管,逐漸參與到報社經營的方方面面。後來當地創辦英文大紀元,又成為英文的主管,從排版套版,到取報發報,到財務行政,很多工作都由我這個報社唯一的專職人員來承擔,每天都忙忙活活,又快快樂樂。

因為整天忙於日常事務,疏於靜心學法和堅持煉功,很快修煉上就出現很大的問題,尤其是工作中滋生出的「做事心」和「證實自己」的心,覺的自己又年輕又能幹,確實挺厲害的。強烈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於二零零五年八月發生嚴重車禍,在生死關口走了一遭。

那次車禍真是來取命的,我的左肺葉坍塌、左腎破碎、骨盆斷裂、五根肋骨骨折、脾臟撕裂、輸尿管折斷、所有內臟大出血。

現場的慘烈讓人不敢相信還有倖存者,我受傷的程度一度讓醫院放棄搶救。但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在當地同修的幫助下、在同修妻子的照顧下,我沒有接受任何外科手術,卻以奇蹟般的速度恢復,讓所有醫護人員都嘖嘖稱奇。二零零六年初我又回到媒體正常上班。

巨難過後,我不得不沉下心來,反思自己的修煉狀態。之前真是把工作當成了修煉,只顧做事而忽視了學法、煉功、修心性。師父說:「學好法,修煉中絕不會影響你什麼,反而工作起來、學習起來事半功倍。」[1]

在加強學法煉功之後,我發現不但事情沒有被耽誤,反而工作效率更高,簽單成功率好像也更高了。此後我便不斷的提醒自己:工作再繁忙,也不能忽視個人修煉,也要安排時間學法煉功。

二、相由心生 變壓力為動力

我當時所在地華人不多,大紀元每周的發行量也只有幾千份。當時只有我一位全職銷售,加上另外二三位兼職銷售,最初幾年每月的廣告收入才幾千美元。因為自己當時還在大學兼職教課,加上車禍的賠償金和太太的薪水,生活上還過得去。也覺的當地的中文媒體沒有太大的潛力可挖,有點「得過且過」的心態。從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每年的廣告收入都是$3萬多到$5萬多,現在回想起來這個數字簡直是個笑話,但是當時真的悟性太差,沒覺的有什麼不對。

從二零零四年起,師父多次針對媒體的經營講法,很早就鼓勵我們,「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一定會成為主流媒體的。(鼓掌)不但成為主流媒體,將來是世界第一大媒體,(鼓掌)其實你們辦的報紙架子已經是了。」[2]也一直督促我們學習常人企業成功的管理和經營的經驗,希望我們早日走上良性循環,早日成為正規媒體。

我曾做過一個夢,夢中我站在一座金碧輝煌、高聳入雲的大樓前,頭腦中閃過清晰的一念,這就是大紀元未來的辦公大樓,醒來後仍覺激動。可是現實中大紀元的運作一直沒有突破,不僅是我們當地小報社,似乎各地報社都處在相似的狀態,直到二零零九至二零一零年。

二零零九年師父在《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中講到「相由心生」[3]的法理。我感覺師父同時也在另外空間幫我們媒體清理掉很多干擾,很多事情開始發生良性變化。

二零一零年秋大紀元總部落地舊金山,召集全球各地的負責人開會,商討如何學習成功的管理經驗,讓媒體儘快實現突破。會上總裁提出「日報社月收入$100萬,周報社月收入$10萬」的目標,很多人以為總裁口誤,其實說的是「年度目標」。總裁確認是「月度目標」後全場震動,認為這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任務」,但是震驚之後很多同修也開始思考,「為什麼不可能呢?」

我聽到後也感到巨大的壓力,畢竟二零零九年我們全年的收入還不到$6萬,離目標還有二十倍的差距!但是正法的洪勢在推動著我們所有的人,師尊也在加持弟子的正念。法理交流之後,大家不再糾結於「目標是否可行」,而是開始探討「如何達到目標」。

不知不覺中,我覺的壓在頭頂、讓我難以喘息的重力轉換了方向,變成了頂在背後、推動我前行的動力。我們當地的管理團隊開始積極想辦法,跟當地同修交流,建立管理制度,擴大銷售團隊,組織業務培訓,提升自身技能。

同時外在的很多因素也在變化,總部提供強有力的產品支持,當地房地產業蓬勃發展,更多人加入媒體,包括我的妻子同修也成為當地的銷售主力。我也辭去了在兩所大學的教職,全力投入媒體。一時間「天時地利人和」三者兼顧,整個團隊都處在一種向上的氛圍裡。我們的業績實現快速增長,從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一年收入增長了五倍多。

二零一二年初我和妻子搬到紐約參加另一項目,但是這幾年間的變化讓我見證了正念的威力和「相由心生」的法理。二零一五年我們回到當地,再次見證報社的年收入在三年間從$30萬增長到$61萬。這樣的數字是以前難以想像的,但是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努力下,我們做到了,月收入$10萬不再是「不可能任務」。

三、一切來自大法,不可「貪天之功」

加入媒體後逐漸有個感覺,好像大法給我「開智」了。這些年來我擔任過不少角色,涵蓋媒體內的多個領域,似乎哪個角色我都能應付得了,工作成果也經常得到各方的認可,包括外部的客戶及內部的主管和同事。在這些讚揚聲中,那個「自我」不知不覺的滋長起來。

其實我很早就意識到,自己一直有一種很強的「精英意識」,就像師父形容的:「他覺的別人都不如他,他干什麼什麼行,覺的確實了不起。」[4]雖然我並沒有覺的別人都不如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妒嫉心,但心底確實覺的自己挺了不起。

我也不斷的在抑制那個「自我」,但是那個深層的執著畢竟沒有完全清除,總還是會表露出來,並通過同修來點醒我。近兩年我開始做一些較大範圍的協調管理,工作中我時刻提醒自己要謙卑低調,但有一次當地佛學會的協調人不客氣地說我「尾巴翹上了天」。我既感到吃驚又覺的好笑,可是他的話讓我反思,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好,才讓他有這種感覺。

更加讓我警醒的是這些年裡,看到一些能力超群的同修因為執著自己的個人能力而恃才放曠、顯耀自己、貶低他人,後來在修煉上紛紛出現問題,很多離開項目,甚至離開大法。我為其惋惜的同時,也提醒自己,一切智慧和能力都來自大法,千萬不可「貪天之功」。

師父說:「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1]

四、在工作中放下自我,配合協調人

在這些年的工作中,我經常跟主管在一些經營和管理的理念上有不同的看法。畢竟生活經歷不同、性格特點不同、生命的來源不同、修煉的層次不同、承擔的責任不同、考慮問題的角度不同,所以對媒體經營管理的理解有所不同,也是情理之中。

如果我認為主管或協調人對某件事或某個人的處理不當,我會提出我的看法,至於他/她是否提取我的意見,我不會堅持,也不會爭執。主管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但是心裡並不認同,仍然暗自堅持自己的見解,從而生出抱怨心。

在協調人沒有發出直接指令和沒有直接管轄的工作上,我還是用我的理解和做法去行事,而這些做法有時會跟協調人的想法不相符。有一次協調人直率的問我:「到底是我協調你,還是你協調我?」讓我差點冒冷汗。我意識到,我雖然在堅持自己的原則,但也不能這樣「陽奉陰違」,這不是真正的「配合協調人」。

因為沒有從協調人的角度出發,所以經常認為「他是錯的,我是對的,用我的辦法才能讓項目更健康的發展」。這種抱怨情緒無形中在另外空間形成一股負面的因素,只能對項目起到阻礙作用。同時我還在跟很多與自己見解相近的同修交流時,談起對協調人的抱怨,到後來幾乎成為一個習慣而不自覺。一方面給協調人同修造成一些負面的影響,另一方面也讓自己的執著越來越強。

幾個月前跟一位同修交流,我又說起對協調人的負面看法,她打斷我說:「你在背後這麼說你的老闆,好像不好吧?」我臉上一陣發熱,心裡「咯噔」一下,「真的,我怎麼能這樣?背後說人壞話,這哪是君子所為?更別說是修煉人!」我感謝同修給我的「棒喝」,讓我意識到自己這個根深蒂固的問題。

在這裡我向這位協調人誠摯的道歉,以前真的說過他不少壞話。不過從那天開始,印象中就再沒有說過這種話了。大概是師父也看到了我想去掉這顆心的意願,現在我對協調人的各種決定也更加理解了,更能認同了,好像也沒有那麼多可抱怨的了。

雖然跟協調人在一些事情上仍有不同的見解,但是堅持自我的執著和抱怨的心減弱了,所以配合起來順暢了許多。我覺的這更是師父希望看到的,也能對媒體項目起到更加正面的作用。

一點粗淺體會,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