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故事:諦輝和尚軼事

德惠


【正見網2019年12月07日】

清代靈隱寺里有一位住持僧人,法名「慧輅」,字「諦輝」(也有的資料寫作「諦暉」)。明朝天啟七年(公元1627年)出生,少年出家於靈隱寺,清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圓寂於靈隱寺,壽至九十八歲(虛歲九十九)。清聖祖康熙大帝南巡時,賜匾額給諦輝住持的靈隱寺「翠華重臨」,並賜諦輝御書「禪門法紀」四字,及黃金、佛像等物。而諦輝面對帝王的恩賞,據《新續高僧傳》記載:其心態竟為「無得無舍」,可謂一代高僧。今天就說說諦輝和尚的幾件軼事。

陪同康熙游寺,聖祖賜匾「雲林禪寺」

靈隱寺天王殿上有一橫匾上題四個大字「雲林禪寺」,此乃康熙大帝所題,據靈隱寺本身的記載,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清聖祖康熙大帝南巡至靈隱,一日早晨靈隱寺住持諦輝和尚陪同康熙帝登上北高峰,只見靈隱寺籠罩在一片晨霧之中,一派雲林漠漠的景色。回到山下,諦輝請求康熙為寺院題字,康熙大帝即景為靈隱寺題了「雲林禪寺」的匾額,但靈隱寺已名揚天下,人們依舊稱雲林禪寺為靈隱寺。

當今大陸許多網頁上關於為何給靈隱寺賜匾「雲林禪寺」?其回答大約是這樣的:康熙在靈隱寺里喝醉了酒,把正體的「靈」字,上半部的「雨」給寫大了,下面的三個「口」和一個「巫」怎麼也寫不下了,才不得以改成了「雲林禪寺」。我認為這個說法靠不住:第一、不符合靈隱寺自己的記載;第二、康熙是一個敬佛的皇帝,在佛寺中喝酒明顯不符合敬佛者的基本行為規範。這種說法來源可能是某不知名的野史,甚至是中共文人編造。在中共黨文化中,古代的帝王將相都成了被系統抹黑歪曲的對像。大陸類似的東西還有很多,比如:岳飛不是英雄,而是軍閥,秦檜成了好人等等,都是為了顛覆中華歷史,破壞中國文化而由中共製造或放任出來的。「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中共就是在用中共取代中國,用黨文化取代真正的中華文化。

謹慎言語,抑制爭鬥心

當時還有一位與諦輝齊名的僧人石揆禪師,這位和尚有功能,按輩分他是諦輝的師兄。據記載「石揆住天竺寺,祈雨持咒,如黑龍行雨,人所共見,皆以他為神」,然而靈隱寺的名聲比天竺寺大,石揆想奪靈隱寺住持的職位。諦輝聽說後,就躲避離去,隱居在雲棲的最偏僻處,把住持的位置讓給石揆。

石揆曾資助過一位名叫沈近思的才子;恰巧諦輝也幫助過一位名叫惲壽平的才子。惲壽平成為一代知名畫家,與當時的王時敏、王鑑、王輝、王原祁、吳歷合稱「清六家」,山水、花鳥皆精,詩文更是清妙脫俗,頗為時人所追奉。有人問諦輝:「惲壽平與沈近思兩人哪個優秀一些?」諦輝說:「沈近思學儒不能脫周程張朱窠。惲壽平學畫能出文沈唐仇範圍。以吾觀之,惲壽平比較優秀。」剛說完,他忙用戒尺打自己的頭頸說:「又與石揆爭勝了!不可不可!」

在一般人看來是石揆要奪住持職位,諦輝知道後讓位躲避起來沒與石揆爭執,才學上也的確是惲壽平超過沈近思,言行上諦輝都沒錯。可是諦輝卻主動的發現自己內在的爭鬥心並抑制它。看來諦輝確實是守心性的高僧。

施展神通,錫杖御盜

康熙年間,某天晚上,諦輝和尚突然對侍者說「取吾錫杖橫山門間,今夜有凶人來,當慎之!」,果然到了晚上三更之後,夜深人靜,有強盜數十人各持兇器呼號而來,準備搶劫靈隱寺,僧人們聽到動靜,心中驚恐不已。此時但見諦輝和尚的錫杖突然凌空飛舞,強盜嚇的退出山門躲避,不一會兒強盜不死心,又衝過來,錫杖再次凌空飛舞。這樣反覆了三次,天空漸漸明亮,強盜們不得不退走了,從此再也不敢來冒犯靈隱寺了。經過此事,大家才知道諦輝老和尚是修煉有成的神僧。

 
資料來源:《履園叢話》、《子不語》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