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小品(音頻):請你好好思量(四)

蓮之語 新宇音


【正見網2019年12月09日】

【廣播小品】請你好好思量(四)(附音頻)

作者:蓮之語 新宇音

旁白:在一個大酒店的包房裡,即將舉行一場大學同學聚會,大多數同學都已經到場了。

班長:安寧怎麼還不到?趙潔,你打個電話問一問,大家都等著哪!

趙潔:好的班長,我馬上打電話。

班長:怎麼這幾年一直沒有安寧的消息?

男甲:是啊,一直沒聯繫上她。

女甲:聽說好像出了什麼事。

班長:什麼事?

女甲:具體什麼事我也不太清楚。

安寧:同學們,我已經到了。抱歉讓大家久等了啊!

男甲:安寧,見到你真是太不容易了。

安寧:你好啊老同學,好久不見了,你在國外,能見到你才不容易呢。什麼時候來的?

男甲:這不剛來,就想和同學見見面。

安寧:我也一直想見大家。

女甲:哎呦安寧,你怎麼沒變樣啊?這麼多年沒見,還那麼年輕!

男甲:是啊,逆生長啊!安寧,有什麼秘訣給我們分享一下啊!

安寧:當然有啊,待會兒告訴你們。

班長:來,同學們別只管說話了,咱們入席吧。

   [大家紛紛入席。]

班長:不說那麼多虛的客套話,我們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來,讓我們共同喝一杯!   

班長:安寧,你的酒怎麼沒喝?趕快喝了。你和大家好多年沒見面了,拿出點誠意來,幹了!

安寧:對不起大家,我真的不能喝酒,就以水代酒吧。

女甲:安寧,我可知道,大學時你挺能喝。

安寧:我現在戒酒了。

女乙:為什麼呀?

班長:為什麼要戒啊?現在誰不享受生活,喝點小酒太正常了!

男甲:同學今天也難得相聚,少喝點。

安寧:同學們,剛才你們不是問我養生秘訣嗎?我不喝酒,是因為我現在是個修煉人。

班長:修煉人?

安寧:我在修煉法輪大法。

班長:哎呀,煉哪玩意干什麼?

趙潔:不是國家不讓煉了嗎?

安寧:不是國家不讓煉,是共產黨不讓煉。

趙潔:那不是一樣的嗎?

安寧:不一樣,國是國,黨是黨,黨代替不了國家的。

男甲:安寧說的對,黨和國家這兩個概念在國外的人都分得清。中國不等於中共。

安寧:我們沒有違法。現行法律中沒有一條規定法輪功違法。是江澤民利用共產黨在踐踏法律。

男甲:是,在國外法輪功是合法的,煉的人也不少。哎,安寧,你怎麼想起來煉功了?

安寧:我呀,是當年看到我丈夫煉功受益,才走進來的。我丈夫那時候做生意經常喝酒應酬,生意雖然做大了,可身體越來越差。一次有人送給他一本書,就是《轉法輪》。我丈夫看了後覺得是一本天書,這以後就開始修煉了。沒想到不久他的病全好了,脾氣也好了,什麼不良習慣都改掉了,脫胎換骨一樣。我看這功這麼好,就也走進了修煉。

男甲:真的能好病啊?哎,我怎麼聽說你們法輪功不讓人看病吃藥?

安寧:沒有這一說,那都是中共的洗腦宣傳,把我們師父的講法斷章取義,抹黑法輪功。翻遍法輪功所有書籍沒有一句不讓吃藥的話。

男甲:是嗎?我還以為……

安寧:有病當然要吃藥,可是沒病誰吃藥? 修煉人沒有病,但是在修煉過程中會出現像一般人的「病」的狀態,那不是病,通過修煉、提高心性,身體會越來越健康。那些所謂不去醫院死去的人被中共偽裝成煉法輪功的,是在陷害我們,挑起仇恨毀眾生。

男甲:這樣啊!當年電視上說你們不吃藥不打針,死了那麼多人,還以為是真的呢!

安寧:中共一直在媒體上造謠,不僅顛倒黑白,還把一些個根本不是修煉人的事栽贓給法輪功。比如天安門自焚,就是他們自導自演的,嫁禍法輪功。

男甲:我在國外聽說過這事,經常看到你們煉功人講真相,還說中共在活摘你們煉功人器官。

班長:那是國外的反華勢力,是搞政治,你可別跟著瞎起鬨。

安寧:不是的,我們是修煉人,是不參與政治的。國外的大法弟子在講真相,呼籲中共停止迫害修煉人。中共活摘修煉人和良心犯人的器官進行買賣,這是鐵的事實。

女甲:這麼嚇人哪!

班長:哪有迫害的?

安寧:它們只是在背地裡干,不敢拿到檯面上來了。江澤民從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到現在一直也沒有停止過,我丈夫因為堅持修煉,財產被他們沒收了,還把他關進監獄,到現在也沒有放出來。我因為對世人講真相被他們兩次拘留,還開除了我的公職。

趙潔:原來是這樣啊!這些年咱們失去聯繫,原來你經歷了這麼多。

女甲:安寧,不讓煉就別再煉了,何必吃這個苦頭!

安寧:大法好啊!你們知道嗎?法輪功已經洪傳世界一百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了,這是高德大法,教人修心向善,修煉人處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恭儉禮讓」、家庭和睦,這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可共產黨卻怕好人多。

女甲:不會吧,好人多了不好嗎?

安寧:因為它是邪的,它和「真、善、忍」是相對的,它當然怕了。

男甲:安寧說的對,共產黨這麼多年也沒幹什麼好事,它靠殺人起家,謊言暴力!現在又無官不貪,這要是在國外早就不讓它執政了!我在國外這麼多年才知道,共產黨做的和說的真是兩回事啊。

趙潔:其實有些事我們老百姓真的很難知道。

男甲:哎,安寧,告訴你一個奇事,我在國外有一朋友,他們夫妻倆都在美國讀研究生,但是前幾天我看他們挺難受的,想回國卻不敢回,怕回來就不給簽證,再出不去了。

趙潔:為什麼呀?

男甲:我當時還沒太明白咋回事。後來才知道,原來他的父親在中國大陸是國保大隊專門管迫害法輪功的。

趙潔:什麼什麼?!迫害法輪功的不讓出國?還牽連子女?有這事兒?安寧?……

安寧:是呀!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們遭受二十年的殘酷迫害,現在正義的力量越來越彰顯了。許多西方國家對迫害人權者拒發籤證、凍結資產甚至驅逐出境。他們的後路都被堵死了。前不久,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他們子女也在被懲罰之列。

男甲:原來這樣啊,怪不得!

安寧:就像你說的那個朋友的父親,他們這些國保公安人員的信息,美國方面都是掌握的。一旦確認,即便有綠卡也可能被拒絕入境。

女甲:攤上這麼個爹真夠倒霉的!

趙潔:看來,老祖宗說的對,得積德啊。就是為了掙錢討好上級,也不能昧著良心,做缺德事殃及後代啊!

安寧:現在已經有很多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遭惡報了,保守統計也有兩萬多人。迫害佛法與修煉人,罪業大如天,人根本承受不起。聽過過古羅馬帝國三次大瘟疫吧?就是迫害基督徒遭的報應。

女甲:知道,好像是黑死病。

安寧:對,也叫鼠疫。當時那麼強大的羅馬帝國在四次大瘟疫後滅亡了。對了,你們知道嗎?咱們國家也出現鼠疫了!

女甲:怎麼可能?新聞沒報啊!

安寧:它怎麼敢報啊!聽說11月12日北京確診兩例烈性傳染病肺鼠疫,11月14日內部文件顯示黑龍江省駐京辦爆鼠疫隔離7人,現在官方極力封鎖消息。但北京醫生透露已經有許多人感染,還有人說有死亡的了。中共迫害法輪功,比當年的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還殘暴,迫害正信會遭天遣的!看著吧,瘟疫就是警示人的。

女甲:哎呦,好怕……

安寧:你怕什麼呀,這和好人沒關係。對了,有一個逃大災保命的秘訣今天必須告訴大家,你曾經加入過共產黨、共青團或者少先隊時,共產黨讓你向它發誓:為黨犧牲生命,奮鬥一生。上天降下大瘟疫清算中共罪惡的時候,那麼你的誓言就將兌現。唯一自救的辦法就是退出「黨、團、隊」組織,把發過的毒誓抹掉。

女甲:真的呀?

安寧:是真的!所以我們才出來講真相,不讓更多的人因為逆天而行遭報應。這幾天,我總是想著什麼時候能和同學們聚一聚,把真相告訴大家,這不前幾天在街碰到趙潔了,才有機會今天和大家在一起。

趙潔:是呀,茫茫人海,我們就這麼巧碰到了!

安寧:這是天意吧!

眾人:是嗎?

安寧:對呀,我今天給大家帶來了一個禮物——真相優盤。

   [大家拿著安寧送的優盤,致著謝。]

班長:別這樣安寧,同學聚會你弄這個干什麼?

安寧:班長,這件事一定要當回事。大法弟子為什麼在自身被迫害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講真相,不是為了推翻共產黨,是真心為了那些被謊言蒙蔽的人、為那些無辜受欺騙的世人,在天滅中共,在人類劫難中得到平安救度。對了,這裡邊還有翻牆軟體,直通國際主流媒體。

男甲:我不用翻牆,我在國外都能看到。

安寧:就是,只有中共封鎖網際網路,不讓我們看到真實的世界。有了這個優盤就好了,輕輕一點,就溜達到國外了,中文英文的都有,想看什麼就看什麼!

女甲:太好了,我還真不知道這些事呢!

安寧:過去我們被洗腦,對真實世界知道的太少了。人算不如天算,共產黨作惡多端,馬上要被解體了。同學們,今天我們把當年加入黨、團、隊的時候發的毒誓從心裡抹去吧,順應天意,保得平安,不當它的陪葬。

班長:怎麼說到這來了?快別說了,今天聚會就是開心!喝酒!乾杯!來,咱們……哎呦……咬到舌頭了!

男甲:怎麼了班長,是不是話說錯了?
 
班長:沒事,沒事,喝酒,喝酒。
  
男甲:安寧,我退!早都不想要了,可我不是黨員。

安寧:加入過的團員、少先隊也是她組織的一部分,也得在心裡退出來,才會平安。趙潔,你是黨員吧?退出來吧!

趙潔:好,退了,不要了!我要平安!

男甲:我入過團,還入過少先隊。

安寧:你們幾個以前都是團員,工作時入黨了嗎?(幾個人搖頭否定)今天都退出來把發過的毒誓抹掉好嗎?

   [幾個同學都點頭說好。]

安寧:班長,你是黨員,一定要退出來。

女甲:安寧,班長是讓你敬他一杯酒,他就會退了。

安寧:退出得自願,給班長一個好好思量的時間吧。

男甲:班長,我們都退了,你還猶豫什麼?我看你是被共產黨洗腦了,趕快清醒清醒吧!

安寧:班長,我一會得提前走,今天來晚了是因為照顧我婆婆。我丈夫被迫害後婆婆就病倒了,我把她接來和我一起住了,她一直臥床不起,剛才給她弄飯呢,來晚了,抱歉了,同學們!

趙潔:安寧,你真是太苦了,自己要打工養家,又要照顧婆婆,太累了!

安寧:我不苦也沒有覺得累,修煉人是幸福的。但是不好意思啊
,一會我還得早點兒回去。

男甲:沒事,我們都理解。

安寧:謝謝大家能理解了,為了表達我的歉意,大家喝酒,我給大家唱一首歌吧。這不,為了正規些,我還帶來了伴奏音樂,就像當年我在台上給大家表演,好不好?

   [大家都一起鼓掌贊同。]

男甲:太好了!請把音響打開!

女甲:歡迎安寧獻歌!

男甲:記得當年安寧在學校歌星大賽中是拿過獎的!

安寧:今天我唱一首自己寫的歌,好嗎?

男甲:好,那更好了!才女啊!

[大家安靜下來,安寧的女中音在房間裡響起……]

朋友 
我真誠的問聲好
你可知道我對你的牽掛
度人的大法已經在世間開傳
我要告訴你真相
我要讓你接上聖緣
朋友 
我真誠的告訴你
你可知道紅魔已伸魔掌
法徒的勸告你一定牢記心上
真相是指路的明燈
真相是你得救的希望
願你能得救 
願你明天更美好
願你能得救 
願你明天更美好

[安寧的歌唱完了,可大家好像還沉醉在歌聲里。]

趙潔:好,太好了(大家一起鼓掌),安寧,你什麼時候教教我,我也想唱。

安寧:什麼時想學都行。你們接著聚,好好玩。我家裡有老人,我先回去,以後我們有機會再聚。

眾人:再見!慢走。

安寧:班長,我走了,回去你一定要看看我給你的東西。

班長:好的,我看。
   
[安寧走到門口打開門剛要出去,後面傳來了班長的聲音。]

班長:安寧,給我也退出來吧!

   [大家鼓掌]

(歌聲繼續)

……
願你能得救 
願你明天更美好
願你能得救 
願你明天更美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