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媒體的修煉心得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12月11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台灣大法弟子,得法至今整整二十二年,日前紐約總部發了一封信:「嚴肅對待正法修煉 主動圓容修煉環境」,內心甚為觸動,深切體認到不僅要嚴肅對待修煉,更要珍惜並主動的圓容我們的修煉環境。藉此媒體法會,略述自己在新唐人電視台的修煉歷程,微表對偉大師尊無盡的感激與再造之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新唐人電視台總部在紐約成立,二零零七年三月,新唐人亞太電視台在台灣落地。那時有學員自費印製很多紅包袋,上有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的宣傳字樣,家家戶戶登門拜訪,介紹新唐人及如何收看新唐人。也有的學員主動推廣中華電信MOD,讓更多民眾能了解真相。我參與其中,深刻體會到媒體救人的重要性,有著義無反顧的決心。

純淨自己 努力提升

二零零九年,我接下了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總經理一職,心中感到茫然而焦慮,覺的自己既沒有碩士、博士高學歷,又不具電視專業,英文也不夠好,而新唐人是個國際電視台,為什麼這個責任會落在我身上?是不是還有自己看不到也無法理解的用意與使命?

接下職位的前兩年,考驗一直都很大。對一個常人企業來說,總經理有較大的決定權,可以要求,可以設定目標,但在這裡,卻有執行上的難度。想配合的時候,他是公司的員工;不想配合的時候,會說:「對不起,我今天修煉狀態不好」;有時,上班時間還會傳來煉功音樂,因為他五套功法還沒煉完,把電視台當作大煉功點了,常人公司的企業管理在這裡似乎難以正常運作。對外,你是總經理,對內,可能拿起電話來,同修就把你劈哩啪啦罵一頓,面對這些,一方面覺的自己真的很不足,一方面又有很深的無力感,常常是掛完電話兩眼已濕紅。

面對這一切,我想起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1]「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2]

我擦乾眼淚,繼續堅守,心想既然我們修煉路上出現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都是好事,那我怎能憑著自己的喜好和觀念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更不能有負面想法去抗拒和排斥啊!之後再碰到這種情形,我總回答「是是是、對對對」,緩解一下同修給予的建議、批評,或是極度不滿。

記得二零一零年春天,有個機會上山,突然塔上風鈴聲大作,我整個腦袋轟轟作響,好像置身在另外空間,那種殊勝與震撼不是言語所能描述,好像眾神仙佛都在歡迎我一樣,可是我真的配嗎?德不配位啊!當下突然之間,覺的過去碰到的委屈也好、難關也好,真的是什麼也不算、什麼都不是了,只有更加純淨自己,努力提升自己,才能無愧師尊與眾神眾佛對弟子的期盼。

破除干擾 堅持救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在中共建國六十周年前夕,發生第一次長時間「遭蓋台」事件,每日晚間重要新聞時段受到不明訊號干擾,直到十月一日那天,甚至全天遭到蓋台。二零一一年四月,新唐人又被衛星公司通知「不予續約」,令我們對大陸播放的唯一窗口受到嚴重阻撓。

就在新唐人面臨危機的險峻時刻,我的胃就像掛著一個大石頭一樣,整個人又沉又累,極端不舒服,短短十幾個階梯,每一步都要喘一陣子才能再往上走。我很清楚那不是胃本身的問題,而是邪惡的攻擊和迫害,整個空間場有種厚重的邪惡勢力不斷向我襲來。但我不能退縮也無法退縮,只有一個信念,我們必須挺過去,必須達成中新二號的續約,不管邪惡怎麼攻擊與干擾,就是要完成該做的事情。

我們組成了一個協調小組,包括律師同修等,面見多位部會首長和各個管道爭取到的高層人脈,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相、新唐人電視台,為什麼一定要續約等等。我清楚表面上雖然只有我們幾個,但背後還有無數神佛的支持!當時幾乎全台灣同修都凝聚成一個強大的共識,一起高密度發正念,覺的這就是一場沒有退路的正邪大戰,新唐人就是我們要堅守講真相的法器,只能往前沖,不能後退!

師父說:「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3]

這段講真相的過程就像是給眾生擺放位置的過程,在看不到前景的情況下,通過不斷講真相、不斷救人、不斷的打開正念之場。三個月後,我們和衛星公司達成協議成功續約了。

放下自我 無條件配合

二零一三年,新唐人有了很大的變動,由大紀元總裁同時接任新唐人。新總裁為了全球整體規劃、資源共享,各分台、分社一一作了調整,二零一四年初,亞太台也被通知了,在沒什麼交接、交流的情況下,我卸下了總經理的職位,好像有一種被鄙棄的感覺,只能收拾東西默默的離開,好像這麼多年來所做的一切什麼都不是、全部歸零。一時之間,我內心有些慌亂,甚至不能面對自己。當時碰到我的同修問:「你接下來要怎麼辦?你已經不在新唐人了。」還有一位同修跟我打招呼時稱「總經理」,另一位馬上說:「她不是總經理了!」這些很平常的對話聽起來卻是如此刺耳又刺心,這時我才恍然驚覺,原來「自我」還沒有放下,原來自己的名與情是那麼重。

師父說:「其實你們想一想,有什麼放不下的?你們在歷史上榮耀過,你們在歷史上輝煌過,也在歷史上承受過巨大的魔難。在等待的漫長的歲月中什麼都經歷了,就等著今天,按理說也應該在最後走好這個路了。」[4]

是啊,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路上,所有經歷過的一切,不管多麼驚心動魄、轟轟烈烈,不過就是個修煉過程。過去會在這個位置上,也許是因為新唐人電視台需要有一個人出面協調,就算我有那麼一點智慧也好、能力也好,也都是師父給的,都是師父在做,如果不是師父安排一切,我怎麼能有機會在神聖的正法時期助師正法呢?這時我更進一步領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5]的龐大內涵,在任何時候,哪怕你多麼難受與痛苦,都是找自己、修自己,無條件的信師信法,以法為大。

同年十一月,我又意外的被通知回來接任董事長一職,卻明顯感受到另外空間的邪惡不斷往我們身上壓,試圖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與衝突。就在當時反對聲浪不斷,自己也想放棄的時候,一個聲音告訴我,這不關乎個人的名譽和面子,是有其安排與用意。

站在衝突矛盾的浪尖上,我知道身為師父的弟子不應該逃避,師父怎麼安排就是無條件的接受,會有這麼多反對意見,一定是我以前有做不好的地方,我必須去面對和承擔。下定決心之後,原本漫天喧囂的吵鬧和爭議突然消失了,正念之場很快打開,同修齊心齊力的往前沖,「用心、修煉、救人」成為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與目標!

向內找去人心 從根本上否定迫害

這幾年有好幾位優秀同仁因病業離世,每一次都對我帶來很大的衝擊與愧疚,心中的痛更是難以言喻。一次在發正念中,體悟到我自己覺的是正念,其實是摻著對師父的有求之心、對同修的不捨和情,還有自己的怕心與私心,在另外空間看是強大的執著與漏。看同修被痛苦折磨,一方面擔心他失去人身,一方面也擔心自己是不是哪天也會面對如此嚴峻的考驗?所想、所念、所思都是執著。

同修因病業而離開人世,我們無法從中了解其複雜的淵緣淵怨,但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會是偶然的。在意識到自己的私心後,我加強學法背法,也更深刻的認識到大法修煉的嚴肅性和修去根本執著的重要性,只有這樣,才能從每個微觀細胞中建立起堅不可摧的強大正念!

師父說:「因為你的修煉好壞決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煉好壞也決定了你的工作成效,這是一定的。」[6]

看著同修在工作繁重、人力不足、三件事難以保證的情況下,有的因病業離世,有的因矛盾情緒而辭職,我知道自己有義務維護同修證實法的機緣,也有責任建立一個有績效、有制度並能共同精進、整體昇華的工作環境。試想,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已是千載難逢的機緣,而又能一起在新唐人項目里證實法,那是何等殊勝的緣份!每位同修都來自不同的、龐大的天體,圓滿後誰也見不著誰,有任何的矛盾、衝突,是因為有人心,還有未去掉的執著 ,彼此間的心結、妒嫉,也一定有著累世的因緣。作為負責人,我更應該讓大家認識上來並珍惜此機緣,共同提升化解淵怨。尤其當看到兩個秉性、特性完全不一樣的主管,都在為公司無私的付出、奉獻而卻有著間隔時,我知道是自己的不足,是這個環境還未達正念之場,還未能讓彼此放下成見欣賞對方、支持對方。同時,我也體悟到在發正念之外,向內找才是排除病業干擾、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正確途徑。常聽到同修說病業是干擾,要發正念否定它,不承認它。但修煉中沒有小事,如果我們在修煉中長期不修自己,也不可能因為做了大量證實大法的工作而擁有特殊待遇。

師父說:「為什麼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這兒,它才能鑽了空子!」[7]

修煉是嚴肅的,更是險峻的,邪惡舊勢力總虎視眈眈的在鑽我們的空子,站在公司的立場或修煉的角度,我都儘量不附和任何在情緒波動下所做的決定。天上無數的神都在看著我們的一思一念,在有限的時間裡,我們務必抓緊,遇到事情無條件向內找,不斷去掉人心、歸正自己,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不同要求,才是真正主動並否定舊勢力迫害的根本方式。

結語

回首在媒體的十一年中,好像經歷了很多事情,卻在回頭看的瞬間,覺的那一切渺如雲煙。而唯一榮耀的是,我們多麼幸運的成為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多麼幸運有師父看著、帶著。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你們真的是在挽救人類,大法弟子真的是唯一的人類的希望。」[6]

很慶幸自己能堅持在媒體中付出,相信我們的媒體一定能發揮講真相更大的力度。在這最後階段,讓我們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以上是自己在新唐人電視台的修煉點滴,謹藉此心得微表對偉大師尊最崇高的敬意與無盡感恩,如有不當之處,還望同修們予以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二零一九年新唐人、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