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賢妻良母修煉記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1月08日】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驀然回首,雪蓮從二十年前膽小、羞澀、無主見的弱女子,悄然間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

一、大法改變了她

記得當年,父母在家裡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雪蓮正在擦玻璃。

開始時似聽非聽,可聽著聽著,突然覺的:呀,這講的都是真的呀!這法怎麼這麼大呀!什麼天文、地理、物理、數學、中醫、西醫……人中所有的一切學科全包括了,而且一切的一切都在其中呀!這法太好了!就這樣她走進了大法修煉。

雪蓮與丈夫阿傑是同學、而且還是工作同事,彼此了解。

雪蓮當時雖修煉大法不長時間,但是她努力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儘量做個高尚貞潔的女子,傳統琴棋書畫有教養的大家閨秀,一直是自己心中的榜樣。

可是馬列邪教霸占中國後,極盡全力抹黑儒家佛家道家思想,使全民無德無辨別力,這樣其邪說才有市場,它忽悠什麼,百姓就信什麼。

所以雪蓮苦於不知如何做個道德修養極高的大家閨秀,現在好了,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積德與造罪業之理,《轉法輪》中講的明明白白,於是她努力的提高自己的道德。

雖然自己總是覺的自己很俗很平凡。但是有一天,阿傑竟然提出要交朋友談婚論嫁,問其是否同意?

這真是太突然了,雪蓮羞怯的玉面通紅,不知所措,只得說父母在上,得回家問問。

父母見女兒畢業,工作都安穩了,是應該嫁人了,就同意了。

周末相約去公園,雪蓮問:「周圍那麼多優秀的女孩你不追,我無才無貌你為何偏偏選我?」

阿傑脫口道:「因為你有德!」就因為這一句話,讓雪蓮下了決心和他交往。

都說初戀是甜蜜的,浪漫的,朦朧的。

可是大約一週後,阿傑的前女友,也是雪蓮的同學,找來,道:「我與阿傑就差一張結婚證啦!我什麼都是他的了,你幹嘛橫刀奪愛?」

對於如此傳統貞靜的女孩雪蓮來說,此話簡直猶如晴天霹靂,她整個人似乎都快冰川化了。

她解釋道:「是他主動來找我的!我不知道你們的事……。」

下班後找到阿傑,他沒有隱瞞,回答:「是」。

雪蓮的浪漫甜蜜沒有了,有生以來頭一次知道什麼叫撕心裂肺的痛,連續幾天痛苦、流淚、無助,白天上班強裝無事,回家對父母依然裝著笑臉。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雪蓮獨自走在街上,風兒依然吹盪著她的秀髮,她的心依然是那麼的痛。

她突然想到:大法能包容一切,我的心胸怎麼這麼小,為什麼不能原諒他的過去呢?我能!

這是她第一次自己決定了這麼大的一件事~自己的終身大事。心中竟然如此的踏實、有底。

二、真正的好人

有的人註定有緣無份,浪漫甜蜜的春夢,不等於是上天安排的命運,所以人生不要追夢而活,不然會跌的遍體鱗傷。

那個女同學終於退出,雪蓮與阿傑結婚了。

婆婆是個聰明、幹練又漂亮的南方人,個性很強。

可是雪蓮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努力做個賢妻良母,所以家庭非常的溫馨溶洽。

用婆婆的話講:「我們婆媳間十多年都沒紅過臉。」

其實起初婆婆不太接受雪蓮,嫌其家條件一般,身材嬌弱,長相又太普通,沒她美,更沒她想的美,因為她想給兒子找個比她還美的美人。

婚後和公婆一起住,南北方的生活習慣、性格差異都特別大。

但是雪蓮事事儘量按她的習慣做,尊重她的意見,物質上從不想占有什麼。

總是體現出修煉人善良寬容大度的胸懷,漸漸的,婆婆發現了這個兒媳內在之美放射出來的光芒,雖然包裝普通,但是裡邊是金子,而自己外表美,裡邊卻是敗絮。所以她越來越願意和雪蓮談一些心裡話,不和公公、兒子說的話都願意和兒媳說。

常言道:發前人未發之言乃為奇書。談與妻不談之秘乃為蜜友。

記得一年夏天,婆婆的妹妹向她借錢,婆婆有些為難,怕公公生氣。

雪蓮道:「我那有七、八萬,你要是不夠就拿去用吧。」就這一句簡單的話,感動了婆婆,跟公公道:「現在去哪找這樣的兒媳,想都不想張嘴就要借我這麼多錢,這孩子真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馬列共產邪教教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迫害法輪功,欲從中華消滅真善忍。

尤其是二零零一年,製造擺拍出天安門自焚偽案,使中國太多人不明真相上當、受騙。其實別說區區個自焚,連吃人都可隨意拍出的。

這個自焚就是擺拍的電影,用來栽髒法輪功,漏洞百出。

一、自焚錄像的遠鏡頭、近鏡頭、人物特寫鏡頭,這等突發事件怎麼拍下來的?

二、天安門巡警從不背滅火器巡邏,怎麼突然拿出二十五個滅火器,在一分半鐘內將人救下?

三、將自焚錄像放慢,發現劉春玲不是燒死而是被武警當場擊打後腦打死。

四、王進東身著大火為何還能盤腿打坐不動喊口號?

五、劉思影做氣管切開手術僅三天,為何在接受中共記者採訪時還能說話唱歌?而且記者沒戴口罩,犯了醫學大忌。

六、嚴重燒傷者絕不能包,一包就爛,得放入無菌玻璃罩中,而積水潭醫院中那幾個所謂自焚者包著厚厚紗布,像個木乃伊。

七、老太太劉葆榮稱自焚前喝了半雪碧瓶汽油,她為何不死不中毒不臥床,還能裝模作樣的抹黑法輪功……。

婆婆聽信謠言,起了怕心,當時雪蓮的兒子剛出生一個多月,正由外公外婆帶,婆婆跑到雪蓮家和親家吵鬧,把門打開硬將親家夫婦攆走,說怕走火入魔殺了她的孫兒。

正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言:許多人說,我知道共產黨謊話連篇,但是這次它說的是真的。可是過後發現又是謊言,然後接著又被騙,反反覆覆。共產邪教的洗腦忽悠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眼見著父母漸漸遠去的背影,雪蓮竟對婆婆沒有一絲怨恨,心裡明白這事不能怨她,是她不明真相,信了中共的邪惡宣傳,上了當。

婆婆抱起孫子道:「我來帶,去我家。」雪蓮和阿傑默默的跟在後邊。

當時婆婆家正準備裝修,公公在外地,白天她們上班,只留婆婆一人帶孩子又忙家務,也確實不易,雪蓮的父母沒有計較,有時間就到婆婆家幫忙看外孫,過年還帶上禮物到婆婆家拜年。

後來婆婆發現親家夫妻倆修煉大法完全正常,才知道又被共產黨給忽悠了。對雪蓮道:「你媽媽是個好人啊!」

(可是她還是被無神論唯物論邪說毒害嚴重,對修煉超常的事情不理解。)

漸漸的,婆婆和親家被共匪破壞了的關係又恢復了。凸顯的只是共產邪教的邪惡。

三、家人三退

姨父在法院工作,一次雪蓮勸他退出邪黨組織。

( 三退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它獻身的誓言,天滅中共時,不被它連累)

沒想到平時看似很嚴厲的他一口答應,道:「共產黨不好我知道,早想退了。我幹這麼多年這工作,什麼都知道,讓我當黨支部書記我都不愛干,盡玩虛的,共產黨壞透了。」

原來他這麼明白呀!

雪蓮的公公是高級知識分子,比較固執。現在他也已退出了邪黨、團、隊。

雪蓮雖然也曾跟婆婆講大法美好真相,她也知道兒媳因修煉大法道德太好了。但她對大法的誤解沒有消除,她始終誤在中共代表國家,國家做的事一定是對的。

她不知道中共只是一個黨派,任何一個國家,一個黨派根本代表不了國家,納粹倒台了,德國還是德國。許多中國人分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沒了中共中國依然是中國。

歸根結底是相信無神論,即然神佛都沒有,你們做的一切不都是騙人的嘛!這就是她思考角度的根源。她不知道當今科學都越來越認識到宇宙是多時空的。

那其他空間,多維度空間中有沒有神佛這樣的生命啊!按各類數據推理應該是有的。

許多人雖不信天國地獄閻王,但是人早晚有知道那天。

二零一一年,婆婆得了肺癌。為了更好的治療,她去了南方另一兒子家。

雪蓮只要兒子一放假,就帶上他去照顧奶奶,與她談話,傾聽她的訴說。

隨著化療的痛苦、病情的加重,婆婆經常在夢中驚醒,說自己看見已故的人了,遇見什麼害怕的事了。

有一次,她正坐在床上吃飯,突然「啊「的一聲跌倒了。

甦醒後,她說自己掉進一個無底的大黑洞,太可怕了。

從此晚上不許關燈,後來白天竟然怕光,怕和疼痛把她包圍。

看著她的痛苦,雪蓮難受在心裡,一天在她稍稍平靜時,輕輕的握住她的手,平靜而堅定的道:「媽,別害怕,生命是不死的。」

她一驚,問:「為什麼?」

雪蓮道:「佛家講生命是輪迴的,只是科學還證實不了那麼詳細,但是新聞經常報導能記憶起前世的小孩啊。」

這回她道:「你說的可能是真的。」

雪蓮道:「你入過團員、少先隊,身上就有邪黨的印記。

共產黨反天反神宣揚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宣揚無天國地獄,人死啥都沒了,這種思想造成人活著為了權錢利益無惡不做,敗壞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遍地男盜女娼坑蒙拐騙偷,到了倒地不救,老人不敢扶的地步。

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二十年計劃生育殺死胎兒四億,是南京大屠殺的上千倍,侮辱神佛,活摘器官,天怒人怨,中共被滅是遲早的一天。只有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的誓言才能免受連累。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給你起個化名退出來吧,以你的性格叫傲梅怎麼樣?」

婆婆抓住雪蓮的手,感慨的道:「只有你懂我!」她終於同意了。

病中的婆婆最願意和兒媳在一起,她說與雪蓮在一起不害怕,不然老見到可怕的東西來嚇她。

婆婆病故後,雪蓮清晰的做過一個夢:婆婆到來,穿著生前常穿的一件衣服,面色又黑又黃很消瘦,問,你曾告訴我什麼話來著?雪蓮一字一句大聲對她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立刻容光煥發,臉也飽滿了,衣服竟然有點金色,發光了,整個人都變了,興奮的說:哎呀!知道了!

四、不平凡的故事

五年前,單位改革,其實國企多被貪官污吏摟倒,工人多被買斷,推走。

雪蓮所在的部門改雇臨時工,正式員工重新安排。

別人都為自己的崗位焦急,她像沒事人似的,心想就隨其自然,聽師父安排吧,只要有利於學法的環境就行了。結果新崗位不但能有時間學法,還能接觸到其他大法弟子,對雪蓮的幫助非常大。

二零一五年七月,另一單位的領導在與阿傑的幾次工作交往中,認定他實在、認真、技術好,就把他調過去了,那個單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要求碩士學位以上,還要有關係。

這就是「家有賢妻,男人不做橫事」的原理。

阿傑沒找任何關係、沒花一分錢就這樣自然,水到渠成。

雪蓮從來嬌弱弱的,出門只能靠丈夫,自己連火車票都沒買過,前年兒子初中畢業,她竟然一人帶他體驗了一次台灣自由行。

同事們都說她膽子大。是的,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雪蓮發現自己竟然不怕獨自走夜路了;遇事不驚了;在別人面前說話不忸怩,大方自然了;已成為一個有思想有主見的人了。

她深深的知道只要心中有法,前方無論遇到什麼,都不會是問題的。是的,她堅信這一點。

雪蓮的這些故事看似平凡,卻不平凡。

這二十年自從修煉大法後,她沒吃過一片藥,身體健康。

去年夏天,表姐和兒子邀請她去騎車,從早七點到晚八點,很多山路,上坡下坡的,她倆騎的是輕便的變速車,雪蓮騎一輛老式斜梁二十四吋自行車。

結果表姐累的第二天沒上班,休息一天。而她正常上班,沒啥感覺。

表姐笑著道:「現在才知道你是我認識的人里身體素質最好的。」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