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過後見彩虹

山東大法弟子 心明


【正見網2020年01月10日】

一,喜得大法

一九九四年,法輪佛法洪傳到大姨的家鄉,大姨夫婦和大兒子一家人都喜得大法。大姨通過煉法輪功,原來的心臟病、胃病、和腰腿疼都不翼而飛。她遵照大法「真善忍」的原則不斷的提高道德水準,從而獲的心靈的淨化和身體的健康。

大姨原來大字不識,學了大法後,一夜之間就神奇的能認字了,就像神話一樣在當地很快傳開了。親朋好友和鄉親們聽到大姨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喜事,大家都嘖嘖稱奇,許多有緣人都紛紛的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

自從大姨走入修煉以後,她的家就成了大法弟子溫暖的大家庭。大姨自然成了當地的站長,她天天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經常辦九天教功班,不光是當地的鄉親,連百里以外的老鄉也趕來了。鄉親們通過學法煉功都親身感受到「真善忍」的理念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短短的幾年,便傳遍方圓百里的村莊,吸引了成百上千的鄉親開始修煉了。

大姨夫婦與大兒子、三兒子三家人住在一個四合小院裡。大兒子大宇(化名)和媳婦小蓮(化名)帶著一對可愛的兒女都走入大法修煉。二兒子和三兒子都支持母親修煉。大宇夫婦倆是做生意的,起早貪黑,勤儉持家,積攢幾萬元準備另外建院蓋樓房,地基也已經買好了,日子過的挺紅火的。

大宇夫婦走入修煉以後,倆人都很精進,每天除了忙生意的事,經常和大姨一起到周邊村子參加洪法的活動。他們不斷的拿出準備蓋房子的資金投放在洪法的事中。這樣蓋房子的事總是往後退,一直推到九九年也沒有顧上蓋房子。

二,維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江氏集團在全國各地利用媒體造謠陷害法輪功學員,到處抓人、打人、勞教、判刑……當時好像天塌一般。當時,縣區公安和鎮上的負責人把大姨一家人看成了重點人物,經常上門騷擾。逼著他們繳書,去「學習轉化」。大姨一家人總是抱著慈悲的心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煉功人都是好人。

大姨搞不明白,為啥這麼好的功法政府不讓煉?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功法有啥不對?她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姨夫婦、大宇夫婦和當地的同修包了兩輛長途汽車,幾十人一起進京護法。他們走到了天安門廣場,去了北京信訪局上訪。

二零零零年的臘月二十七日,大姨一家人正準備再次動身去北京護法,警察突然找上門來了,他們強行把大姨夫婦及大宇夫婦四人抓到鎮上關起來,村裡有幾個同修也被關起來。大宇家裡只留下六歲的兒子和十歲的女兒無人照看。大年三十的下午警察才放大姨一家四口回家。

邪惡迫害法輪功以後,大姨帶領家人走街串巷,趕集上店,經常把介紹法輪功真相的光碟、年曆、小冊子等資料雙手贈送給渴望了解真相的鄉親們。許多鄉親了解和明白法輪功真相,知道法輪功學員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都非常同情他們的遭遇。

三,制止迫害

不久,大宇夫婦因為在鎮上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他們夫婦倆被關在看守所,一關就是半年。

大姨自己照顧著兩個小孫子。大姨的老伴因為煉法輪功,單位不讓上班,連續三年停發工資。那幾年,大姨面對著警察的騷擾,骨肉的分離,經濟的截斷,她沒有被困難嚇到,反而更加堅強,一直用慈悲和善念對待他人。她知道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神聖的使命,兒子和兒媳維護大法做的是最正的事。大姨無論走到哪裡都挺直腰杆,堂堂正正的做個修煉的人。

隨著邪惡迫害的升級,江氏集團又拋出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煽動仇恨,接著在全國就掀起了大規模的迫害法輪功運動。當地警察帶來大宇夫婦勞教的通知書,他們讓大姨簽字,大姨一把抓過勞教書撕毀,正告警察不要迫害好人,助紂為虐。

一天,十幾個警察又上門找大姨,當時大姨正和十幾個同修商量營救獄中同修的事。有的同修機智走了,也有的同修被警察帶走了。後來,警察又想把大姨也帶走,大姨拉起小孫子扶著梯子爬上了房頂,小孫女嚇的一邊哭著一邊喊著「奶奶!奶奶!」也跟著爬上了房頂。祖孫三人站在了房頂上,兩個孫子嚇得緊緊的靠在奶奶的懷裡。

大姨望著院子裡的警察大聲說:「做好人有啥錯?你們把俺兒子和媳婦抓走了,這倆孩子沒爹沒娘管了還不算完,還要抓我做啥?」鄉親們聽到大姨的聲音都聞聲趕來,一看警察把祖孫三人逼上房頂了,都十分氣憤,警察一看鄉親們都圍上來了,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趕快走了。

四,艱難困苦

半年以後,大宇夫婦正念闖出看守所,看到家裡生活十分窘迫,大宇就到外地打工去了。當時,家裡連菜都買不起。白天,大姨和小蓮一起去集市講真相時,順便撿些白菜幫子帶回家,撒上鹽就是桌上的菜。

晚上,大姨和小蓮一起學法,她們非常精進,常常學到深夜,為了節省電費,婆媳倆人來到院子後面的小水灣旁邊,借著對岸建築工地上的路燈看書學法,微弱的燈光大姨看不清字,小蓮讀一句,大姨跟著背一句,婆媳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背過《洪吟》和《洪吟二》。古人「鑿壁偷光」讀書,今天大法弟子「對岸借光」學法。

小蓮的一對兒女從小跟著大人學法煉功,非常懂事聽話。兒子剛七歲,因為父母遭迫害耽誤上學,光一年級就上了三年。有時他放學以後到屋子後面的垃圾場撿廢品賣錢,積攢了十幾元錢,他捧著一把零錢送給做真相資料的同修,他說:「大爺,您拿去救人用吧!」同修看著眼前純真、善良的孩子,感動的留下了眼淚。

在邪惡迫害大法弟子最瘋狂的時候,大姨的家就成落難同修的避風港。大姨常常對同修說:「我的家就是你們的家,誰來我都歡迎。」許多流離失所的同修都到大姨家落腳。大姨的老伴膽小怕事,心裡承受的壓力很大,他經常衝著大姨和兒子說:「渴不死,餓不死,我得讓你們嚇死!」那段時間,無論生活再難,外邊情況再緊張,大姨一家人都敞開大門把同修迎進家安排好。

五, 證實大法

大姨多年來一直做著協調工作,方圓百里的同修有事都願意找她商量。

有一個月大姨一連三次闖病業關,兩次她都是忍痛帶著同修去百里以外做協調的工作。每次遇到病業假相大姨總能向內找,信師信法,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靈,病業假相看似來勢兇猛,可是大姨正念強大,邪靈很快就遁形消失。什麼「吐血」「面癱」「蛇盤瘡」及其它部位的疼痛的假相就完全消失了。蛇盤瘡在常人看來是很難醫治好的,大姨沒有去醫院,沒看醫生,沒吃一粒藥,卻在很短的時間內康復了!周圍的常人看到了,他們都覺的不可思議,都說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師尊告訴弟子:「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1]

隨著正法的進程,大姨一家人從法上提高認識,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正師父安排的路,一家人在正法修煉上更加理智、成熟,家境也逐漸的發生變化了。

大姨督促老伴幾次去單位講真相,要工資,辦理退休。大叔非常害怕,見了單位負責人不敢提「法輪功」三個字,負責人總是推脫敷衍大叔。大姨對老伴說:「你怕啥?大法弟子走到哪裡都得講真相救人,我自己去你單位問問看。」

大姨找到負責人,首先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談自己和老伴煉功後身心收益的事。負責人一聽來興趣了,他讓大姨煉功演示給他們看看,大姨順手拿過一張報紙鋪在地板上,然後雙盤腿,打了第五套功法手印,他們高興的說:「姨,您就像小燕子一樣要飛起來了。」大姨告訴他們打坐能靜心、放鬆,對身體非常有益。

負責人明白法輪功真相後,他對大姨說:「大叔他是個好人,他的事單位會解決的。」不長時間,單位就給大叔辦理退休,每月就有退休金了。

村裡修建廠房,大隊部征地正好占到大宇買的一塊地基,這樣大宇沒有花一分錢,就在鎮上換了一套一百三十多平米的新樓房,一樓三室二廳二衛。大宇裝修好房子,馬上就把父母從老家接到新居,把他們安排住在帶有衛生間的主臥室。家裡的親戚看見了,都誇大宇倆口子孝順。鄉親們知道了都說:「看人家大宇倆口子多孝順、實誠,把父母接來一起生活,也不讓老人生氣,現在這樣的好兒、好媳婦打著燈籠也難找啊!」

大宇來到外地以後,他很快就配合當地同修做好三件事,主動做好協調的事情。大宇繼續做生意,生意越做越紅火,有了自己的商店。兒子女兒也都在大城市工作了。過年時,他開著嶄新的轎車回到家鄉。親朋好友都圍著汽車看,鄰居都羨慕不已,他們對大姨說:「嬸子,看你多有福氣,有汽車,有樓房,大宇和小蓮又孝順多好啊!」大宇姑姑說:「俺嫂子都是修煉法輪功修來的福氣啊。」

大姨一家人這些年從風風雨雨中走過來了,風雨過後見彩虹。如今他們過上富裕的生活,現在鄉親們及親戚都是刮目相看了,他們從大姨一家人的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高貴品質。修煉人的善良和純正,給他們以後的講真相救人鋪平了道路。

二十多年的正法路,大姨一家人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感動著世人,也激勵著周圍的同修。如今大姨一家人在正法的路上,緊隨師尊,精進不停,越走越踏實,越走越光明。

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