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煉破迷霧

奧地利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1月18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親愛的同修們,你們好!

我是一年前開始走出來並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的。這一年來我的生活有了很多的改變。我少年時期是個內向、不愛和他人相處的人,喜歡自己一個人做事,自從遇見大法,我的生活發生了徹底的改變。原本注重個人的我變成注重我們的我了,原本自私的我變的喜歡合群了。

通過參加大法的集體活動我對法的理解更深了,也從新找到我做事的方向,此外《轉法輪》中的〈論語〉不斷的提示我大法對人類對宇宙有多麼偉大。

過去一年中的一些經歷對我來說,我還需要時間正確的評估它們給我帶來的意義和意味,但是通過集體學法和交流我在修煉的路上學到了很多,我謝謝各位同修,特別感謝師父和大法給我的眾多點化。

我是誰?

師父說:「對不同層次粒子本體上的生命來說,大於這一層的粒子就是他們天空中的星球,層層如此。」[1]

在茫茫宇宙中我只是位於無數星辰之間擁有幾十億人口的小小地球上存在的一個無名小卒,同時我的身體由無數我們熟知的原子和分子組成。從這兩個方向伸展,一個走向無限大,一個走向無限小。我們人類的知識是多麼局限,但是就是人類了解的這個宇宙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不可想像的空間。我們身處在最大和最小微粒之間,被夾在宏觀宇宙和微觀宇宙之間,是一個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神奇的被造的一部份。

我就是這其中一部份,被我周圍的環境包圍著,我可以影響著環繞我的事物,反過來我周圍的一切也會影響我。在集體修煉中我懂得了在這個層次看問題,也意識到了意念的力量。我願意和大家交流幾個個人修煉經歷和初步悟到的法理。目前我只是處在修煉的開始。

集體煉功的經歷

在修煉大法前我認為如果一樣事物不符合我,我就應該告訴別人,說出我的想法。只有能夠指出問題的人才有可能去改變什麼。帶著這種人的觀念我第一次參加了集體煉功。在公園煉功點有一堆事情不合我意,比如整個煉功過程,還有公園裡來往行人和周邊環境都干擾我們。在煉功結束後我們一同討論了一下哪些是必須改變的,偶爾討論的還很激烈。我們討論是否可以找一個安靜點的地方,討論煉功音樂聲音是應該再調小一些還是大一些,還有人抱怨過往行人的舉止,還有人討厭公園裡遊人吃燒烤的煙味和烤肉氣味。

這些改變了嗎?沒有。

為什麼出現這麼多干擾?我們怎麼可以改變這個情況?如果在家煉沒有人打擾我,可以安安靜靜的煉功,我是不是有必要繼續去公園裡?我必須對這個疑問花一些時間來考慮,開始找自己的問題。這個現象告訴我什麼,為什麼發生在我的周圍?我就這個問題問了一名修煉已久的同修,問公園雜亂的環境影不影響她,她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提示,她說她根本沒有注意到我認為的那些干擾。我很吃驚她是如何在這麼嘈雜的環境下如此深度入靜的,但是我認識到,我必須改變自己。

我開始觀察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反應。在煉功期間我心裡有抱怨什麼時,干擾就加劇,煉功後從大家身上,我可以感受到不滿的情緒。如果我停止心中的抱怨,大家之間就會產生一種美妙的祥和氣氛。這個經歷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的意念是可以明顯改變周圍環境的,以及如何將同一件事變成好事同樣可以變成壞事。漸漸的我認識到什麼叫建立一個整體,認識到不論在我們之間或周圍發生什麼,同修之間相連得多麼緊密。我還同時認識到正念和一顆純淨的心是多麼重要。我清楚的認識到我內心的表現可以招來干擾也可以通過正念清除干擾,將其變成好事。我在這裡謝謝在煉功點上的同修提示我。現在我甚至可以在市中心步行街最熱鬧的地方安靜的打坐。我先用正念對待周圍,不讓自己被干擾所動,結果就是什麼也動不了我。

我第二次關於和周圍人相連會受他人影響的大的體驗是在一次大法信息日上,當時我們在市中心舉辦活動告訴人們大法的信息和發生在中國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實。在活動舉辦之前的幾個夜裡我兩次碰到魔攻擊我,我兩次請求師父的幫助,魔就消失了。這是我以前沒有遇到過的,於是活動當天我想告訴其他同修,一方面也是想炫耀一下 。我帶著這個不純的想法來到活動地點,每個參加活動的同修在見到我後,都告訴我他們今天有點情況,有人碰到不愉快的事,有人和別人吵架了還有身體不舒服的。沒有一個人願意聽我想說的事情。我自己帶著雜念來到這個場,所有在這個場裡的人也都反射給我看。這次活動受到雜念的影響,向壞的方向發展了。身體不舒服的同修半途回家了,這一切都是我無法理解的新情況。我決定用正念讓這一天按我的意願發展,我拋開我自己帶來的經歷和擔心,和留下來的同修一起互相幫助下圓滿的完成了這個活動。就在我寫這段交流時我也體會到帶著平穩的正念到達活動現場是多麼重要。

在這以後我每次都會提前到達活動場地,在那裡先發正念清除場內不好的東西,清理自己的思想,做好準備工作。

就連開車的情況也發生了變化。在我不再被路上所發生的事情所帶動,自己也不再胡思亂想之後,開完車我有時候都說不出來,是不是剛剛出現了堵車,還是其他司機有什麼駕駛失誤的行為。現在路上的交通情況不會再影響我開車的心態了,以前可是經常會變的情緒激動。

我第一次參與神韻工作的經歷教會了我很多也讓我領悟到很多。自從去年年初起我開始咳嗽,而且越來越厲害,時好時壞。我那段時間一直在琢磨為什麼會咳嗽,什麼在干擾我而我卻還沒有找出。在德國一月份聚會大交流時,我擔心丟面子,不知道如何解決目前狀況。我是不是唯一一個帶著咳嗽參加活動的弟子?那時出現一堆執著心,比如怕心,高傲心,散漫心以及認為師父會幫我糾正的想法。我希望向別人展現自己美好的形像,但是咳嗽妨礙了我。在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不咳嗽時,我們同修之間相連的緊密程度展現出來:在同一房間裡也開始有人咳嗽了。我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三個月後依然咳嗽的我前往路德維希堡市幫忙神韻演出的宣傳。在集體學法中我又開始咳嗽,於是又出現有同修和我一起咳嗽的現象。想想都可怕,如果在演出時間裡有人咳嗽,多影響演出啊!幸運的是在師父的幫助下,演出期間觀眾席中和同修中都沒有人咳嗽,對我又是一個驚奇的經歷。

師父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里清楚的給了我提示:「所以,我們平時作為一個修煉人,吃點苦、遭點罪不是壞事。有的時候消業,「不行了,我來病了,感冒了,這不舒服、那不舒服了。」其實是消業。新學員不太懂,就以為說,「噢,有病了不能說有病,說消業。」不是,真是消業。」

神韻項目是讓我們形成一個整體的一個神聖的機會,同時形成一個完美的工作小組。對我來說是一次驚人的經歷同時見證了正念的力量。

我在神韻項目上擔任的工作都是以前沒做過的,我自己都驚訝在師父和同修的幫助下我是如何順利完成這些工作的,幫助準備演出的舞台和演出後清理舞台,還有在演出期間在演出廳里擔任保安的工作,確保觀眾不受干擾的觀看演出,都是了不起的經歷。就連在劇場外為了安全起見我都得到和觀眾愉快接觸的機會,路德維希堡劇院的建築結構有些複雜,客人不容易找到入口,於是我在演出廳的後面守候,碰到找不到路的觀眾指引他們如何找到入口,並可以和他們有簡短的對話。在演出人員的入口處我也為不少工作人員開門,向他們微笑問好,為他們減輕工作。

我以前在常人組織的活動中幫過忙,但是從沒有碰到如此的一個小組,大部份是新手組成卻無需多少話語就可以完成那麼多任務的。每個成員都是直接從要做的事情中現學,很快入手,每個成員做完手頭的工作就會看是否可以幫助其他成員。不可思議的是,這麼少的人是如何順利,之間沒有大的衝突的完成那麼重大的任務的。在常人的世界裡,我至今都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每個同修都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這個過程中我還不斷的看到發正念是如何迅速的化險為夷,如何更正出現的情況。

師父說:「人類要想了解宇宙、時空、人體之迷,唯有在正法中修煉,得正覺、提高生命層次。」[1]

我正走在解迷的路上,一年來我一直在背〈論語〉。〈論語〉向我指明修煉路上的重點,告訴我還有很多迷要去解開。一些迷我今年在集體活動和矛盾中已經解開了。我看待事物的角度發生了轉變,在很多事上,我必須改變自己從而找到最初的我。我非常感謝生命中有法為師,從而可以做個好人。我非常感謝我現在擁有的修煉環境。

我對師父感激不盡。此外我還要感謝同修對我無條件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