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法輪大法使他脫胎換骨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1月17日】

一九九七年秋天,朋友給阿海介紹了大法,因為知道其身體不好,也練過其它氣功。所以拿來《轉法輪》叫他看,在阿海翻開書看時,哇,這書上的字怎麼發出光來了呢?這太不可思議了,太神奇了。當時他興奮的不得了,並想:這功我一定要煉的。

在阿海開始學法煉功的第五天後就開始拉肚子,還發高燒,他知道這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呢。不久阿海的哮喘、風濕、胃炎、皮膚病等全都好了。

阿海在學法之前,不但身體不好,被無神論進化論改造的脾氣很壞,罵人、在家動不動還打人,喝酒、爭強好勝各種惡習都有。
自修煉了法輪功真善忍以後,改變也很大,身體好了,酒不喝了,也再不打人了,在生氣罵人時能忍了。

有一次,因弟阿河租住著自己的房子,牽扯租金的事,海妻把阿河罵了,阿河就來到其幹活的工地,劈頭蓋臉的罵了阿海一通,當時工地上人很多。

阿海說:「若是在修煉以前我非得跟他幹起來不可,可現在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不能跟他計較,等他發完火以後,心平氣和的把事情解釋明白了,他也不生氣走了,剛好我大姐夫也在場。」

事後,大姐夫就道:「阿海,我看你真變了,要是以前,今天你非幹起來不可。」

阿海慶幸自己能得到大法真善忍,感恩師尊的救度,使自己的人生得到很大的改變。不論是身體還是思想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阿海是在農村山溝里長大的,父母祖輩都是種地的。阿海出生地是最窮的地方之一,全家老老少少十幾口人吃不飽、穿不暖。
哥哥姐姐和大妹妹從小給生產隊幹活,掙工分。

在阿海九歲的那年,村裡借了人家一個不大的土屋子,讓村裡的孩子去讀書,父母也同意讓他去讀書,海的二姐也想去,但父母不讓她去,讓她幹活掙工分。為了出人頭地、為了改變家裡的經濟條件,所以錢和權就是阿海當時要奮鬥的目標。

長大後,阿海終於得到一份會計工作,雖然對工作兢兢業業,但未逃離金錢利益的誘惑。因領導的信任,他主管了單位和基層的建築工程,從此就有利可圖了,包工單位在接到工程之後,他們就按項目的比例給阿海提成。就這樣他陸陸續續得到了三十萬元,當得到這麼多的錢以後,他很高興,還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自己有本事。

阿海自修煉了法輪功之後,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 「北京有個學員,晚上吃完飯領著孩子到前門去遛彎兒,看見有廣播車在宣傳摸獎券,小孩湊熱鬧,要去摸獎。摸就摸吧,給小孩一塊錢去摸,一下摸了一個二等獎,給一輛高級小孩自行車,小孩樂壞了。他當時腦子「嗡」一下: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對小孩說:咱不要,咱若要自己去買。」

阿海說:「人家自己摸的獎都不能要,那我得的更是不義之財,並且數字超過他的多少倍。師父叫我們按真善忍要做一個比常人中的好人還要好的人,而作為一個不煉功的常人,要是拿了這樣的錢都不算是個好人。這個錢,我一定要退!」

因為這個錢來源於建築項目,那麼他就把這三十萬元錢撥給了所屬單位做維修所用。後來阿海調到另外一個經濟規模更大的部門任主管會計,原單位接替他的會計,發現阿海撥給基層單位三十多萬維修款沒有來源。他覺的奇怪,就去向其他財務人員諮詢,別人告訴他:「阿海,大家誰都知道他在煉法輪功,他連單位的一頓飯都不吃,他說那是占便宜,其它方面的便宜就更不會占了,凡是單位領導及同事叫他公款吃喝他都不去,他說:真正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就必須這樣做!」那會計非常驚訝佩服。

法輪大法真善忍教人修心向善,在任何社會、任何地方,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是應該受到表彰的。事實上,儘管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已經洪揚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三千多個褒獎。江澤民集團發起的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

秦朝八千人養一個官,清朝六百人養一個,到今天中國二十個人養一個貪官。網上曝出一個單位副職十幾位,甚至幾十位,養沒用的官不是個別現象。

只有中共倒台了,才能解決中國民眾貧窮的根源。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