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集體學法煉功 修煉人遍及俄羅斯

俄羅斯法輪功學員

【正見新聞網2020年01月17日】

二零二零年一月新年假期期間,在俄羅斯各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分別組織了集體學法煉功。俄羅斯修煉法輪功的民眾遍布全國各個角落,各個階層和年齡段。有的是母親帶著女兒們來參加,有的一家祖孫三代都來參加,有的是年輕的夫妻倆。有的是剛剛開始修煉不久,但是獲得的健康和心靈的快樂,以及生活上隨之發生的變化讓他們非常驚嘆及感恩。

在卡馬河畔切爾尼市(Naberezhnye Chelny)

在卡馬河畔切爾尼(Naberezhnye Chelny)市第一次舉辦這樣的冬季集體學法,包括附近的伊熱夫斯克市、喀山市、阿爾梅季耶夫斯克市等地的法輪功學員都聚集在一起。


圖:阿爾蘇·胡薩伊諾娃(Alsu Khusainova)帶著女兒一同來參加集體學法 - 在卡馬河畔切爾尼市

來自喀山市的阿爾蘇·胡薩伊諾娃(Alsu Khusainova)帶著女兒一同來參加集體學法,並交流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發生的變化。「我修煉法輪功不到一年時間,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我的家庭關係已經發生了變化。以前我一直抱怨我媽媽,不喜歡她東西擺得到處都是,雖然她一直說沒亂擺,只是為了方便。我也不喜歡廚房做完飯後變髒。修煉後,這些衝突都逐漸消失了。我母親也開始修煉法輪功,她開始收拾,我也不再特別揪住這些事情,發生了這種變化。」

「關於孩子。有時候因為工作上的不愉快和麻煩,我會向孩子發火。現在我不再把這些事情當作是不幸,所以也不會積攢壓力和憤恨,所以和孩子的關係變得和睦了。我不是在遏止自己,而是不再對女兒產生負面的情緒了。」

「修煉法輪大法後每天都是全新的,我知道我身上在發生著什麼,對我來說現在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即使出現某種麻煩,我也會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它——這是我需要學習的一課,發生這樣的事情太好了!」


圖:今年十六歲的伊莉莎白·謝爾蓋耶娃(Elizaveta Sergeeva)- 在卡馬河畔切爾尼市(Naberezhnye Chelny)

今年十六歲的伊莉莎白·謝爾蓋耶娃(Elizaveta Sergeeva)交流到:「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兩年了。修煉對我的生活有很大幫助,多虧了修煉,我擺脫了對我朋友的妒嫉。我羨慕她是一個更有創造力的人。平靜自己的心之後,我逐漸開始明白她的才能是天生的,雖然我不能做到那樣,但是我有其它能力。」

「我以前對弟弟很暴躁,我希望他像個成年人一樣聽從我,像我一樣對待一切。現在,當我和弟弟聊天時,我變得更有耐心。」

「我很喜歡煉五套功法,煉功後,我能感到力量和平靜。一天能做更多的事情,並且不會象平常一樣很快就累了。」

在聖彼得堡市(St. Petersburg)


圖:在聖彼得堡市(St. Petersburg),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一月五、六、七日,在聖彼得堡舉行了為期三天的冬季集體學法。妮娜·尼古拉耶夫娜·克里莫娃(Nina Nikolaevna Klimova)帶著女兒、孫女和孫子一起前來參加。之前全家人剛剛從汽車旅行回來,妮娜·尼古拉耶夫娜(Nina Nikolaevna)說,自己的母親、女兒和女婿都注意到了她比以前更能忍耐了,要是以前她會不斷地向司機提建議,不能平靜。現在她努力按照法輪大法教導的真、善、忍法理修煉自己的性格,她變得更關懷自己的丈夫。


圖:妮娜·尼古拉耶夫娜·克里莫娃(Nina Nikolaevna Klimova)帶著女兒、孫女和孫子一起前來參加聖彼得堡的集體學法

妮娜(Nina)說,十八年前,她患有一系列疾病,包括脊神經根炎、營養管肌張力障礙、胃潰瘍,她的生活好像白活了。性格變得越來越糟,並帶來身體內分泌和免疫力系統的下降。多虧了法輪功,疾病消失了,性格改變了,妮娜認為自己精神和身體康復的訣竅是從法輪功中學到的無私地對待別人。

妮娜的女兒克塞尼亞(Ksenia)也修煉法輪功,家中有兩個孩子。她認為,自己在教育兩個孩子亞娜(Yana)和帖木兒(Timur)上,還有和丈夫的關係上,原來很難保持鎮定。多虧了法輪大法,她能夠更平靜、智慧地解決家庭中的所有情況。克塞尼亞說:「如果像我以前那樣對待的話,我可能無法保持我的家庭。如今,在衝突下,我會尋找自己的原因,而沒有抱怨丈夫和子女。孩子們也修煉,變得更能專心學習,完成更多的事情,並更少的疲倦。當性格按照大法的原則發展時,孩子的視野擴大了,對網際網路的依賴就減少了。」

克塞尼亞的女兒亞娜(Yana)說,自己在學習過程中以及對待兄弟姐妹和同齡人的關係中知道了要「真、善、忍」,不要以牙還牙。她的音樂老師指出,亞娜在學習演奏長笛方面取得了成功。


圖:從莫斯科來的塔基亞娜·薩拉赫(Tatyana Salakhi)和女兒艾爾維拉(Elvira)和索非亞(Sofia)趕到聖彼得堡參加集體學法煉功

塔基亞娜·薩拉赫(Tatyana Salakhi)是六個孩子的母親,她與兩個女兒從莫斯科趕到聖彼得堡參加了集體學法。她說,十年前自己懷孕時,她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那時她的堂姐建議她修煉法輪功。

多虧了學法和煉功,塔基亞娜(Tatyana)感覺好了一些,並成功分娩,但是女兒的腎臟不是很健康。三個月後,本該動手術的女兒的腎臟奇蹟般變成了健康的,她說是因為自己修煉了法輪功。書中的法理也幫助她了解了如何與丈夫的親屬們建立和睦的關係:「即使與公公發生矛盾,我也總是第一個道歉。我丈夫不修煉,但是對法輪大法很認同。他看到了孩子們的健康,與孩子之間的和睦關係。我對我的丈夫講述同修們修煉法輪功的經歷。他通過這樣的例子來思考自己的行為,努力變得更好。」

「在這樣(集體學法的)環境中,孩子們可以學到很多東西。我希望孩子們知道如何忍耐,如何分辨善與惡,真理與謊言,有自己的道德準則。大女兒有意識地修煉自己的性格,而年紀較小的妹妹會以她為榜樣。」

在頓河畔羅斯托夫市(Rostov-on-Don)


圖:在頓河畔羅斯托夫市(Rostov-on-Don),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在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市也組織了集體學法。克拉斯諾達爾(Krasnodar)、皮雅提哥斯克(Pyatigorsk)、塔甘羅格(Taganrog)等地的學員趕來參加了此次學法交流會。


圖:來自頓河畔羅斯托夫市的阿柳娜·波德洛茲納亞(Alyona Podloznaya)和謝爾蓋·圖馬森(Sergey Tumasyan)是年輕的夫妻倆,他們交流了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後獲得的益處。

來自頓河畔羅斯托夫市的阿柳娜·波德洛茲納亞(Alyona Podloznaya)和謝爾蓋·圖馬森(Sergey Tumasyan)是年輕的夫妻倆,他們交流了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後獲得的益處。

阿柳娜·波德洛茲納亞說:「四年前,在紐約我很幸運的認識了法輪大法。我是一名模特,並因職業的關係經常到處走。有一次,我的鄰居(模特Pooja Mor)向我介紹了法輪功並展示了動作。第一次,我就感到了能量的上涌,並直覺地意識到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我從小就納悶:『我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生活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然後我們要去哪裡?』這些問題總是潛藏在我的心靈中。」

「日常生活中,我經常為名譽、獎勵和別人的認同而奮鬥。這造成了心裡的焦慮和空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獲得了內心的平靜和真正的知識,這使我的生活祥和起來,我當然會想立即與所有親戚和朋友交流。」

「一位女同修的經歷啟發了我,使我意識到我需要記住法輪大法帶給我們生活的美好恩賜,即使在人生的艱難時刻,也要為每一分鐘的生活而感恩。」

謝爾蓋·圖馬森(Sergey Tumasyan)交流到:「法輪大法幫助我們每個人了解了自己,即使在家庭生活中有絲毫矛盾,我們也首先要看自己,並迅速解決問題。我本人是一名職業足球運動員,我想說修煉對我很有幫助,特別是在控制情緒上,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的內心變得越來越好,所以外在的生活也變得順利起來。」

「我們第一次參加冬季的集體學法。難以描述與來自不同城市的同修會面的快樂,這三天的集體煉功和心得交流讓我受益匪淺。」

「同時學員的個人修煉經歷也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印象最深的是家庭中的修煉。有時候,我們最親愛的人會對我們說一些我們不想聽的話,他們的舉止可能會給我們帶來痛苦。但是,如果從慈悲的角度看待一切,那麼一切就奇蹟般的解決了,而且又恢復了和睦。畢竟,慈悲的強大力量使我們與親人或者其他人相處時變得更加幸福和明智。

在烏蘭烏德市(Ulan-Ude)和車里雅賓斯克市(Chelyabinsk)


圖:在烏蘭烏德市(Ulan-Ude),法輪功學員學法後集體合影

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烏蘭烏德市(Ulan-Ude)舉行了集體學法交流會。他們來自伊爾庫茨克(Irkutsk)、克拉斯諾亞爾斯克(Krasnoyarsk)、切雷姆霍沃(Cheremkhovo)、安加爾斯克(Angarsk)和梅日杜列琴斯克(Mezhdurechensk)等地。


圖:在車里雅賓斯克市(Chelyabinsk),法輪功學員學法後集體合影

同時,在車里雅賓斯克市也匯集了當地和周邊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集體學法並煉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