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樂舞療愈世界」 神韻聖地亞哥持續售罄

【正見新聞網2020年01月20日】

1月19日下午,神韻環球藝術團在艾斯康迪都加州藝術中心(California Center for the Arts, Escondido)舉行2020年巡迴大聖地亞哥地區的第四場演出,票房持續售罄。無論是否來自藝術界,從年輕到年邁,很多觀眾都表達了他們對神韻的讚嘆。

著名的Jaws海報的圖像設計師、如今已98歲高齡的Laura Gousha觀看演出後讚嘆說:「我一輩子都沒看過這麼高水準的演出!」

還有些資深藝術界人士也對神韻讚不絕口。

音樂人夫婦:天堂般美妙 如入另外空間

Barry Cahill是一名樂器演奏者和音樂教員,彈木管樂器和鍵盤,他和太太Delene St. Clair還創建了一個樂隊Hot Pursuit Band。現年65歲的Cahill在音樂領域耕耘了45年,看了周日的神韻演出,他盛讚:「太棒了,精彩絕倫!」

他說,神韻樂團一聽就是幾經排練非常嫻熟,「真正具有創新性,他們運用打擊樂器的方式,傳統的中國樂器以及傳統西方樂器,非常好,確實好。著實悅耳動聽,而且可以聽到一切,平衡極好。」

神韻樂團和現場舞蹈、天幕的默契配合,共同呈現出一場令觀眾身臨其境的演出。對此Cahill讚嘆:「令人難以置信,真的很好,特別是他們使用的天幕,(演員)在舞台和天幕間穿梭,一切都銜接得天衣無縫,沒有人錯過一點,完美無瑕、天衣無縫,做得太好了!」

Cahill為了解中國舞蹈慕名而來觀看神韻,他說:「我觀看了他們網站的視頻,其中介紹了他們為上台所做的培訓、各種動作以及彰顯內在神韻的整個想法,很棒,真的令人賞心悅目。我告訴我的太太,不僅是他們的的舞蹈動作令人驚嘆,他們能記住這麼多舞蹈動作也非常了不起,這麼多組合,每個節目都不短,這麼多動作,手和手臂的運動以及頭部的運動,真的很複雜。我坐在那裡都有點目瞪口呆了。」

他說:「演出很富有表現力,而且是團隊合作,舞蹈演員形成了完美的一體,我沒看到有人錯過任何一個節拍。」

當被問到演出哪方面給他留下印象最深,Cahill說:「我認為跳舞和演員們的記憶能力對我來說最令人印象深刻。不過演出的​​一切都很棒:服裝和色彩超級真實鮮亮。他們是如此充滿活力和輝煌,就好像穿越到另外一個空間,因為地球看起來並非如此。背景(天幕)也是,一切都那麼充滿活力,色彩如此鮮活。」

太太補充說:「像天堂。」Cahill回應:「是的,或者是像在天上某個境界,真的很好、真的真的⋯⋯她改變了你,可以說,她使你脫離了小小的地球,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另一個空間。」

Cahill說他雖然不是虔誠的宗教信徒,但是對道教頗有感覺,認為「道」是中國文化中一個極為深刻的傳統,因此也對演出中展現「道」的節目十分欣賞:「神奇的大師飛翔在懸崖上,那真是太棒了!」

神韻以恢復中華傳統文化為使命,每年在全球巡迴演出。對此Cahill十分感佩:「我認為這使命非常重要。之前我還在跟一位女士說:西方並不真正了解中國,這個演出確實會(對西方人了解中國)有所幫助。因為提起中國我們就想起那是一個在近代瘋狂鎮壓民眾的共產主義政權,卻不了解中國還有悠久的歷史和精神傳統,有儒教、道教及其他。」

太太Clair是專業音樂家和歌手,也在音樂領域耕耘了45年。聽了神韻歌唱家的演唱,她表示:「他們的歌聲很美,更加經典、正式、華麗、漂亮極了!尤其是女歌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我意識到她沒有麥克風,但我能完美地聽見她的聲音。男歌手也是一樣。」

Cahill說:「他們的聲韻充滿了劇院。燈光對歌手的聚焦和投射也很好。這雖然不是我們(音樂的)風格,但我仍非常尊重他們的才華和能力,音調也是完美無缺。」

神韻演員滿懷情感 青年編舞感動致謝

「感謝你們,你們的演出幫助了我,讓我們的舞蹈演員也將變得更好。」編舞Diana Reveles如是讚嘆神韻演出。

1月19日下午,神韻環球藝術團在艾斯康迪都加州藝術中心(California Center for the Arts, Escondido)舉行第4場演出,Reveles與女兒一起觀賞了這場演出。

Reveles是一位舞蹈演員,擅長芭蕾和墨西哥民間舞蹈,從19歲起就開始編舞。她的舞蹈團在呵呵洛馬角(Point Loma)的Dance House工作室排練,並經常在聖地亞哥、洛杉磯和聖羅莎(Santa Rosa)演出,還計劃走向國際。

她希望把神韻介紹給自己的同行:「我已經在考慮如何向他們描述這個秀,我們想發展壯大,我希望他們在舞台上(能像神韻舞蹈演員)能夠更具有情感表達能力,而不僅僅專注於舞步和編排。」

Reveles說,她從神韻演員的表演中感受到豐富的情感:「我非常喜歡我感受到的情感,我真的能感受到舞蹈演員的喜悅。另外,他們所表現的苦難和痛苦,我也可以感受到,而且深受感動,我被深深地感動了。這是我在很多其它表演中很少看到的。這也是我希望我的演員能做到的,把內心的感受表現出來。」

她對神韻演員的高超技巧十分讚賞:「毫無疑問,他們具有非常高的天賦。我看到過有才華的人跳舞,但是卻感受不到同樣的快樂。但是這個舞蹈團(神韻),他們具有極高的天賦,背後又滿懷情感。」

Reveles把自己的女兒也帶來觀賞神韻:「我很興奮帶女兒來體驗這樣的舞蹈。我希望她能體驗到多元文化的舞蹈。我還看到了墨西哥民間舞和中國民間舞之間的相同之處。」「我是一個墨西哥民間芭蕾舞的編舞,從文化角度來講,我們也用很多顏色,很多髮飾、珠寶等。看到與中國民間舞的相似之處讓我很感動。」

神韻的音樂令她驚嘆「妙不可言、感人肺腑」,天幕也是她從未見過的,「極富創意」。神韻所表現的敬天信神的精神內涵更令她感動:「我很感動,因為我覺得當你真的相信、並感受到,再表達出來,奇蹟就能在生活中體現,就像那位男子眼睛失而復明的舞蹈。當你心懷神聖,一切都可能發生。我們都有那些(能力),只是我們有些人不相信。」

Reveles說,她也在學習冥想打坐,並在自己的舞蹈作品中加以體現,「打坐讓我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體悟神韻以樂舞療愈世界 詞曲作家感動落淚

曾獲葛萊美獎提名的詞曲作家Kris Miller觀看演出後說,神韻是善良人通過舞蹈音樂歌唱藝術,喚醒人們、給世界帶來和平和療愈的一場演出。

Miller說,她非常喜歡演出的第一個節目。節目展現了天國世界,講述創世主帶領眾神下世開創文明的故事。

「非常獨特、原創,就如同《聖經》說的。(創世主)在雲端出現。還有那些天使,那真的就是我們啊。每個人都睡著了,我們就是那些降落的天使啊。我們現在要醒來了。所有善良的人都醒來了,給地球帶來和平。」

她說:「在這個星球上,有一群人在毀壞一切,有另一群非常善良的人起來抗拒,他們用音樂,用舞蹈,用歌曲,來療愈這個世界。」

Miller認為,音樂是神給予人的,神韻的音樂充滿神性。

她說,她從小就嚮往神韻的那種音樂風格。「我一直都被那種音樂風格所吸引。事實上,我能在我的腦海里演奏那種音階。對我來說,是一種直覺。」

「(神韻)音樂將音樂的神性和精神內涵展現出來,能看到音樂里的舞動,簡直是最好的享受,因為這將心和靈魂連接起來,這是一個非常美的展現。」她說。

她從神韻中西樂器合璧樂團的現場演奏,聽到中國樂器的聲音。「我一聽到就哭了。因為這是在我的靈魂里的,是非常古老的。所以當我一聽到音樂時,我的幸福之淚就噴涌而出。因為在我年輕時,我就想演奏這樣的樂器,但是我找不到,我試圖做一個,但沒有做成。」

「神韻音樂深深地感動了我,她將心和靈魂聯繫在一起,這是牽動靈魂的音樂。」她說。

Miller也讚嘆神韻的歌唱演員和歌詞,「他們太出色了,他們的聲音是來自天上的。真宛如天使就在他們身上。」

「歌詞描述的景象,現在正在發生的,對在這個星球上的我們來說,是很神秘的、神奇的。因為舊的正在解體,新的正在被更新。神將來到地上,真是太輝煌壯麗了!」Miller說。

Miller的基督教歌曲集《Alive and Well》曾獲葛萊美獎提名和獲得其他獎項。她的詞曲在一些廣播頻道上播放。她也是阿卡貝拉(無伴奏歌唱)演唱者,並彈奏吉他等樂器。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