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個視頻所想到的

履約


【正見網2020年01月24日】

前段時間,網上有一視頻,一個香港女孩說要保持香港強大,一華人留學生競然開髒口罵人。先不說這男生有沒有大學生的風範,罵出極下流、極不文明的話。我要說的是,這男生開口罵人,是誰讓他變的如此流氓?細想來,原來是中共黨文化毒害了他。

一九四九年,中共拋棄了承傳二千多年的傳統文化,而用它自己發明的黨文化來愚弄國民,其實它是失敗的。為什麼失敗?因為那時的知識份子在一九四九年之前三觀(人生觀、世界觀、宇宙觀)就已定下,人格已經成熟。他們是吸收傳統文化營養成長起來的,他們知道怎樣做一個有知識、有涵養、知廉恥、有道德的人。即使他們對誰有意見、對誰不滿,他們會拿起筆來寫文章表達,用知識份子的方式、方法來表達自己的心聲。即使不需要寫文章的,也不會罵出那麼粗俗的話來。他們說話文明、文雅或幽默,有知識份子的風範。也就是說,他們不會對一個女孩罵出街頭混混或流氓罵出的髒話來。

傳統文化包含「仁義禮智信 廉恥忠孝節」等內容。罵出髒話,首先是失禮,同時是自己的恥辱,自己把自己貶低等同於一個混混或流氓,一個君子是不會這麼罵人的。

另外,受中華傳統文化薰陶的人遇到什麼事情,他們會把事情弄清楚然後再發言的,不會這樣魯莽開口隨便就罵。

這是傳統文化與黨文化的區別:傳統文化培養出來的知識份子不罵人,黨文化培養出來的男生罵人。傳統文化與黨文化的區別還在於:傳統文化一邊告訴人怎樣做人,一邊告訴人知識;黨文化是一邊給人洗腦,一邊告訴你知識。

舉例來說,孟子說:「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愛人者恆愛之,敬人者恆敬之」。(《孟子.離婁下》)人們在學這22個漢字的時侯也學到了怎樣做人。另外,「仁義禮智信」,人都是教人如何做人,同時又學到了知識。拿黨文化舉例來說,我的小學二年級語文有一篇課文:全文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萬歲!」就這麼一句話,它使我認識了16個漢字,同時在我幼小的心裡灌輸了一個黨。

學校老師告訴我,黨是偉大的,個人是渺小的。黨是高高在上的,沒有任何缺點和錯誤,黨的一切都是對的,黨不允許任何人挑戰,否則就被打倒。

黨偉大,那當然自己就渺小,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在學校里學知識,首先得在黨面前拜「大哥」,黨是老大。這樣洗腦的結果,在我幼小的心裡,黨就是政府、黨就是國家,反黨就是反政府,反國家,就是不愛國。所以我從小就覺得反黨的都是壞人,共產黨都是好人,都是沒有缺點和錯誤的好人,是最光榮的。

後來我才知道中共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全國人民都叫它「共匪」,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共奪取政權後開始自我美容了。你國民黨不是要全國人民叫我共匪嗎?現在我要全國人民叫我」偉光正的黨「。原來美容了可以將土匪變成「好人」和「完人」。

黨文化培養出來的人是你要擁護中共一黨獨裁,不反黨就行,你不講誠信也好,不講善良也好、不講忠孝也好、不講道德也好、買官賣官也好、權色交易也好、三奶四奶也好、貪污腐敗也好、坑蒙拐騙也好 、用錢買命也好、謀財害命也好、錢客政客也好、下流無恥也好等等,只要你不被別人整下台,你就是中共的好黨員、好幹部、好領導、革命的好同志。

至於黨文化培養出來的幾個罵髒話的男生算的了什麼?那算文明的了,不文明的早就拳腳相加了。

黨文化是中共一己之私的文化,它會隨著中共的垮台而垮台,那個罵人的男生只是黨文化洗腦下可憐的受害者而已。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