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發正念所見所悟

澳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2日】

一年一次的假期來了,恰好打專案,這是我第一次能從上午就開始參與打專案,我興奮的像個孩子,早早的上「全球營救平台」等著同修上來。

「同修們現在開始領案了。」電腦里傳來同修熟悉、清脆而祥和的聲音,我立馬伸手想要按嘴領案,突然一個念打來:也許有同修想領第一包案例,這時就聽同修說:「我要領案,領二包。」發案同修回應:「請領第一、二(包案)。」「啊,我還第一次領到第一包(案例),嘻嘻。」電腦里傳來領案同修喜悅的笑聲,聽到同修那麼歡樂的笑聲,我也開心的笑了,慶幸自己沒有去領第一包。等了一下沒有同修領案,我就領了案,然後靜靜的等待,電腦里不時的傳來領案、發案的聲音,那聲音就如天籟之音,我沉浸在這悅耳聲中……

一會兒,就聽同修說,我們現在暫停發案,開始恭讀師尊的《論語》,請某某同修領讀,同修們在下面恭讀:「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論語》)」

我認真的跟著同修恭讀,感覺一陣陣平和的能量悠悠的灌入我的身體,又仿佛從身體內慢慢的湧出,我的眼淚不由自主的一滴,一滴往下掉。這時我感到自己被一股柔和暖暖的能量包裹著慢慢的起來了,同修的誦讀聲越來越小……

我的前方出現一個透明體,到透明體的面前,我看到所有「全球營救平台」的同修都在這個透明體中,層層曡曡,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是我們「全球營救平台"的同修,都在這個透明體內,這個透明體巨大無比,看不到邊。同修們如同這透明體一樣,也是通透的,又的是七八歲孩童的模樣,有的十幾歲,最大的也就廿十多點,聖潔無比打坐,結印在頌讀師尊的法……

正當我驚奇無比、目不暇接時,一個思維傳來,這就是「全球營救平台」(我的理解是:這就是「全球營救平台"在另外空間的形式)。

我心裡知道師尊來了,還有很多神。我想朝拜師尊,這時就在透明體的前端,飃來了一個象黃玉的物體,開始是一小點,越來越大,組成了很大的一個黃玉般的物體。

又一念打來:「這些就是要被救度的」(我的理解是:這個黃玉物體就是通過這次打專案,被我們救度的眾生,他們來向大法弟子感謝的)。

這時我朝向師尊剛要禮拜,世尊打手印:「師父也謝謝你們。」我欲放聲大哭,突然一股平和的能量再次打入我體內,一下我就沒有哭意了,同時這能量把我送回到書桌前,聽見同修還在恭讀,我平靜的和同修一起讀完最後一句:「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論語》 )

這時我發現自己還是在起空的狀態,我就把雙手放在書桌上往下壓把自己按在椅子上。

「現在我們準備發正念」,同修說, 「當!」 當第二聲鐘聲響起,我看到所有同修立掌時的瞬間,同修們立掌的手就如一片片花瓣,組成一朵晶瑩剔透的花朵,匯聚成巨大無比的一根功柱,直衝宇宙天體。這純淨的能量,光亮無比,人間的語言無法來形容——殊勝,光耀,威力無比——只要進入這個能量場中的一切生命都將被感化,得到救度(我的理解是:只要眾生接電話、聽真相,他們就會被救度,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就為他們洗去罪業)。

當同修們變蓮花掌時,每個同修的手就是一朵花,各種顏色,有的是單純的顏色,透亮無比,有的是五彩繽紛,甚是好看,沁人心肺,只要看一眼就會被融化(我的理解是:每個同修都在自己的層次、境界中以自己在大法的所悟做著救人的事)。

當發正念結束後,我睜開眼發現滿屋子都充盈著這強大、慈悲的能量,屋子裡的東西都散發出能量的光芒。

我久久不能平靜,師尊開示弟子平和是一種能量,在大法中修煉出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自認已經理解了這層法,可是在實際打電話中我發現自己並沒有什麼突破。

例如一包電話:第一個接聽了六、七分鐘,我還想這就是我所體悟的平和吧,可是第二個、第三個都是響鈴不接,直到第七個都沒有接的,還剩一個電話了,我知道自己一定有問題了,不能再急著打了。我想還是先學法,就在我起身想拿大法書的一霎那,師父的一段法打入我腦中:「我馬上可以叫你達到「三花聚頂」,可是你一出門功就掉下去。那不是你的,不是你修出來的,擱不上,因為你的心性標準沒在那裡,誰給加都加不上,那完全是靠自己修出來的,修煉自己那顆心。紮紮實實的往上長功,不斷的提高自己,同化宇宙特性,你才能上來。 」(《轉法輪》)我明白了平和的能量是修出來的,是需要在實修中不斷的提高心性、層次,提升自己的境界。

我撥通了第八個電話號碼,共打六通眾生累計聽30多分,再打一個號碼20多分,再打一個還是30多分,三通電話打了一個半小時之多。特別第三個電話我掛機後,感覺猶如春蠶脫皮一樣,身體輕鬆,柔軟,思維清晰絲毫沒有倦意。

在打武漢專案時第一通電話就遇到心性的考驗。這通電話共打七通,第四通聽27秒,我向他問新年好,他罵;第五通聽1分33秒,我說:「兄弟啊,你罵我能把武漢肺炎罵走嗎?醫院醫用器材告急。中共不作為。你一邊罵著我一邊去醫院走走,你去過醫院了嗎?知道醫院的實際情況嗎?您難道不為你的家人、孩子(有孩子說話)著想嗎?大過年的,我不走親訪友,卻坐在這裡聽你罵,我又不認識你,我為什麼要給你打電話呀?中共現在把你們封起來,讓你們自生自滅,是我們在關心你們呢!……你們整天打打,也......(講了一堆聽不懂的武漢話)。我回應說:「兄弟啊,在千百年的輪迴中我們可能是親人呢,是親人呢哪,所以我們才不顧你們謾罵給你們打電話,大陸的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給你們講真相,這個世界上誰在做?沒有,只有我們大法弟子! 」他掛了,能感到他被我真誠的話打動了。

第七通聽1分12秒,他說了一大串武漢話(大意你把物質送來,我就聽你的話)。我說:「對不起,又聽不懂您的話,您能說普通話嗎?我們把救災物資送來了,海關攔了,你們武漢紅十字也不救災百姓,你可以去紅十字倉庫去看看,你知道嗎?央視新聞記者去採訪武漢紅十字都被攔截,不讓進去。你要明白中共從來不把老百姓當人的,大躍進餓殍遍野,六.四屠城它說沒有死一個人;你要我相信你,你把微信號發給我,我和你聊,你發糙(假)的我不理你,掛了。因為我不用微信,立刻反饋給同修,我寫下:此人可救。

過程中我就一個念,你得聽真相,這是你得救的機會,當他謾罵、嚎叫或嘲笑時,我很平和,過程中沒有說服他的意思,就是勸善,就是告訴他真相,心裡全是對眾生的悲鳴與理解。

師尊說:「那麼到了更高層次上的時候,你的思想就越來越純淨,你思想所帶出來的東西,講出的話,非常的乾淨。越乾淨,越單一,越符合宇宙這層的理。講出的話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打到人思想的深處去,打到他生命更微觀中去,你說它有多大的力量哪?!」(《瑞士講法》)

要具備這種力量就不僅僅是表面的語言,這是在修煉中(打電話的實修中)不斷的向內找,不放棄每一通電話讓自己提高的機會,真正的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在法上修。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在打電話的過程怕眾生掛斷(電話)的這個物質被師尊拿走了,眾生接聽電話的時間越聽越長,而且在講清真相中甚至還發生不能不講,即使眾生設置留言我也得講,放廣播不行,只要放廣播就掛;再打眾生還接,但是我得自己開口講。我悟到:這就是越到最後被救的人來的層次也高,對修煉人的要求也高。

師尊說:「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全面解體三界內一切參與干擾正法的亂神》)我寫出此經歷,是想提醒自己時刻不忘使命,兌現誓約。師尊給我們安排好了一切,給了我們這宇宙中眾神都羨慕的稱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弟子只有做好,唯有精進,更精進! !感恩師尊慈悲苦度!

以上是自己在這段時間內打專案的所得,不在法上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