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疫千金方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2月16日】

親愛的兄弟姐們,為了您及家人的幸福安康,請務必靜心讀完此文。

眾所周知,近來國內疫情肆虐,群情惆悵。真相與新聞爭鋒,理智與頑固並存。大疫當前,如何自保,是我們每一個人都關心的問題。

要想成功避疫,必要知道瘟疫的前世今生。

瘟疫,古又稱瘟神,天譴。東西方傳統文化對此都有論述。

西方人從《聖經》中得出:瘟疫是上帝的懲罰,懲罰那些背棄了他、忤逆他的意願(天意)的人,迫害他的信徒的人!所以瘟疫是定向的,只感染這些人,而且懲罰(致死、致病、致殘)之後,瘟疫之神收手撤走,瘟疫自然隱去、消失。

中國歷來就有「送瘟神」之說,認為瘟疫是天譴,懲罰罪業深重的人,瘟神被送走了,瘟疫也就過去了。現代醫學對瘟疫的解釋比較簡單:大型且具有傳染力又會造成死亡的流行病。

先說人類歷史上比較知名的兩大瘟疫:一個是歐洲的黑死病,另外一個就是大明年間的鼠疫。

黑死病發生於公元6世紀古羅馬帝國時期。古羅馬是迄今為止歷史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的帝國,人口曾達1.2億,兩倍於公元元年的漢朝。在歷史上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近300年,在這期間,羅馬發生了多次大瘟疫,其慘烈的情景令人類刻骨銘心。多次大瘟疫後,古羅馬帝國的人口由1.2億減少至2500萬到5000萬,其覆亡至今仍給世人留下深刻的警示。

尼祿大迫害,身死瘟疫來

公元54年,17歲的尼祿繼任古羅馬元首,他不僅枉殺大臣,還殺了生母、兄弟和兩任妻子。公元64年,尼祿為擴建皇宮,火燒羅馬城,把皇宮和阻礙皇宮擴建的、難以拆遷的居民房都燒掉了,而後嫁禍於基督徒,把基督教描繪成反社會的迷信邪教,煽動羅馬民眾加入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殺、被投入鬥獸場,在羅馬人的呼喊聲中,被猛獸撕裂⋯⋯尼祿還命人把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並排綁在花園中,作為夜間遊園會的火炬。

聽信謊言參與迫害基督徒的古羅馬人,很快遭到了報應。第二年爆發瘟疫(後人有學者認為是重症瘧疾)。又三年後,羅馬城暴動,尼祿在逃亡中自殺,年僅31歲。

繼任的羅馬元首們仍然延續迫害基督徒的國策,不相信迫害正教會給國家、給人民、給自己招來天譴,更不相信那場瘟疫是上天的警告。基督教一直被定為非法,時松時緊的迫害持續近三百年,大瘟疫也如影隨形,有過幾次大的爆發,這裡我們就不一一贅述。

無懼瘟疫,正教崛起

大瘟疫中,信仰多神的古羅馬人萬分恐慌,無論怎麼虔誠地向他們崇拜的太陽神等諸神祈禱,都無濟於事。他們把患病的親人拖到門外或者拋屍街頭,唯恐被傳染,而被羅馬政府迫害的基督徒們卻走上街頭,照顧治療病人,向他們傳播福音、做禱告,或者幫助埋屍,為死者做一個相對體面的入葬儀式。

為什麼基督徒們無懼瘟疫?因為他們知道瘟疫跟他們無關,那是對古羅馬人迫害正信的懲罰,而民眾是謊言的受害者,是無辜的,他們相信善行能夠擊破謊言,傳播福音就是在拯救。

古羅馬人震撼於基督徒們至善的神性,同時也震撼於事實——如果基督徒也像他們一樣在瘟疫面前大量死亡,和他們沒什麼兩樣,古羅馬人會繼續嘲弄這群人的迷信愚昧的,基督徒也不會做那種無謂的犧牲。所以,這段歷史背後的真相,就是瘟疫面前,基督徒的神奇的低死亡率——那時的聖徒,真能使瘟疫遠離。

從那時起,大量古羅馬人開始秘密拋棄了他們的多神信仰傳統,改信基督教。

迫害再囂,迴光返照

戴克里先(Diocletianus)於公元284年繼位。繼位後,戴克里先開始對基督徒還算寬容。但是303年前後,在其副手(女婿)加利流(Galerius,伽列里烏斯)的蠱惑下,瘋狂迫害基督徒。拆盡基督教堂,大肆焚毀他們的經卷書籍,沒收財產,在軍隊和政府清除基督信徒,甚至囚禁、折磨,不放棄信仰就處死。

但是,此時正信已經深入人心,戴克里先的妻子和一些侍從都是基督徒。政府的謊言和強權不得人心,迫害多被暗中抵制。兩年後,戴克里先因健康問題退位。

繼任的加利流把迫害推向高潮,但是不久就得了怪病。史學家記載:病痛殘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殘酷統治一樣,他的睪丸出現了感染化膿的症狀,後來長出巨大的腫瘤,蛆蟲從里至外吞食著他,他簡直已經腐爛,而劇烈的痛苦也讓他變得沒了人樣。醫生們束手無策。有些醫生在給他看病時因實在忍受不了惡臭而轉過臉去嘔吐,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這些醫生都殺了。到了最後,加利流的身體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大腫包。他的上身變得乾巴巴的,皮包著骨頭,而他的下身感覺就像一個布丁麵包,雙腳也變了形。

正義必至,警醒後世

公元311年,加利流被慘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後,終於醒悟。他呼喊著上帝真心懺悔了。他在病床上發布詔書,在他的東羅馬轄區內取消了對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並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利流如釋重負,輕鬆離世。

兩年之後,公元313年,篤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Constantine),聯合李錫尼(Licinianus)一起頒布了米蘭敕令,給基督教平反。但這只是個人的功德和輝煌,無法抵償古羅馬帝國三百來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惡。君士坦丁大帝之後,龐大的古羅馬帝國分裂了,後來雖然又被熱衷於基督教的皇帝狄奧多西短暫統一,但還是不可逆轉地走上了分裂和滅亡之路。

古羅馬政府持續迫害信仰、迫害修行者,得到了什麼?民眾追隨迫害得到了什麼?圖一時之快,貪眼下之利,招來的卻是天譴大疫,先後約6000萬人死亡,反而烘托、成就了基督徒的修行。正信、正教在艱難中崛起,走向全盛,這對今人,是血寫的警醒。

大明鼠疫

2013年10月25日在中國及北美首映的大陸電影《大明劫》,同年11月3日,在第九屆中美電影節上榮獲最佳影片獎。影片講述了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軍失去戰鬥力,將軍孫傳庭臨危受命,起兵中起用民間郎中吳有性(字又可),吳又可在軍中和民間治病,幫人解除瘟疫的歷史故事。

這個電影和當前的大瘟疫以及將來的大瘟疫息息相關,是歷史給當今的奠定,不得不講。

電影展現的歷史故事是真實的,吳又可確有其人。1642年的明末大瘟疫中,山東、河北、江浙一帶,染病的非常多,甚至十室九空,倖存者,也死去了多位親人。吳又可治疫救人,突破了傳統傷寒論的方法,提出「癘氣」治病的瘟疫說,後來著成《瘟疫論》一書。他治療瘟疫(隔離、服用他配置的中藥「達原飲」)很有效,疫情在他的治療下,很快銷聲匿跡。在2003年非典時期,還有人用達原飲做輔助治療,有一定的療效。

由此,三個尖銳的問題接踵而來。

1、為什麼明末大瘟疫指向大明,而遠離清軍

這段歷史很令人困惑,明末的大瘟疫好像和清軍有約定,只感染明朝的人,明軍兵力、戰鬥力大減,李自成的義軍得瘟疫的,也不太多。清軍則全然無礙,清軍中八旗兵中的漢軍,也沒事;除了騎兵還有步兵,也沒事;投降清軍的明朝軍隊,也沒事了;清軍和吳三桂等人的漢軍一路打到南方,他們還沒事。是瘟疫被吳又可醫治得那麼徹底?還是瘟疫自我消退的徹底?還是清軍的時運那麼好?

各種因素都有。突破科學的框框,瘟疫的定向性,又一次展現了——天滅大明,瘟神劍指大明,原因在這裡不能贅述,只聚焦瘟疫本身。

2、「達原飲」真有奇效麼?

達原飲有一定療效,但不可能有奇效。科學發展到現在,人間還沒有治療病毒的特效藥,連治療感冒的特效藥都沒有,殺死體外的病毒容易,如果殺死體內的病毒,就連活體細胞一起殺掉了。所有針對病毒的藥,都是普適藥,針對一些症狀的。而且有的病毒病是自限性疾病,就是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靠自身的免疫力就痊癒了。

達原飲作為中藥,除了調節免疫力,還有疏通臟腑等作用,所以比只對症的西藥要好,但是,再好也沒有奇效,對於瘟神要定向殺死的特定人,它根本沒用。

既然是這樣,吳又可為什麼能迅速治癒瘟疫呢?

3、平瘟絕招,在「訣」不在藥

吳又可治癒瘟疫的絕招,在他的藥引子,那是根本,藥只是輔助的調理。有那個藥引子,達原飲就能變成滅瘟的特效奇藥,沒有它,達原飲就是普通藥而已。但是人們從來都是把中藥的藥引子當輔助,所以那個藥引子沒有留下來。又因為中國古代絕技的承傳,都講究「口傳心授、不立文字」,所以吳又可寫《瘟疫論》也不能把它寫下來。

嚴格地講:非典、中共肺炎這些病毒性瘟疫,不是醫院和藥物治好的,醫院起的最大作用是隔離、切斷傳播,緩解疲勞、穩定情緒,給點藥調節免疫力,等待病人自身的免疫力相對強於病毒的活力,人才會康復,反之就會死亡。

如果你能遇到民間的高人,或者邂逅世外高人,或者去找修到一定境界的修煉人,問起那個藥引子,他們會告訴你:吳是道家一門修行的人,行醫就是他的修行,那個藥引子是他們那一法門的一句口訣,或者叫「真言」,白話易懂,讓患者認識神,呼喚那一門的護法神。念誦「口訣」以後喝藥,只要誠心念誦,那一門的護法神就會看見,給這個人授記。這個授記是一道符令,瘟神會逾越此人不再為難;已經為難的,會把毒力從他身上撤走。沒有瘟神毒力的加持,病毒活力銳減,再弱的免疫力也能戰勝這種無根的病毒,人就會逐漸康復。

其實,上文講的基督徒在大瘟疫中,走上街頭向瘟病者傳福音,也與此類似。病者聽到了基督徒講述的真相,心裡破除了羅馬政府灌輸給他們的誣陷基督徒的謊言,真心接受了福音,自然會得到基督徒那一門的神的授記。有了這個授記,瘟神不得不撤掉加入他們身體裡的毒力,瘟病再重也會好。人都是很現實的,作為異教徒的古羅馬人,沒有這些治病神跡的顯現,他們絕不會放棄從小到大根深蒂固信奉的本土神,轉而皈依基督教,使基督教走向全盛的。

2003年的SARS(非典)與迷思

非典最早於2002年11月16日在中國廣東省順德市出現,到2003年七月份基本消失。其過程相信大家並不陌生,一如現在的中共肺炎,基本上是只能防治而無解藥,到七月份時自動消失了。但是,這個非典具體是怎麼治癒結束的?沒人知道。網上都說是天氣熱了,所以病毒消失。沒道理啊?真是那樣的話,把病人扔進桑拿房蒸一會兒不就治癒了?其實質是瘟神到時間走了, 所以人間對應的瘟疫就自然沒有了。

除現代的非典與以上兩次世界上最有名的瘟疫外,歷史上還出現過多次大瘟疫,都帶走過數千萬人的生命,但是都過去了。怎麼過去的?現代科學茫然不知。現代都沒有特效藥,古代哪裡會有啊?

公元541年,東羅馬帝國查士丁尼一世統治時期的大瘟疫,史稱「查士丁尼大瘟疫」,殺死了地中海岸約2500萬人,首都拜占庭(今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死亡率高達75%,據拜占庭歷史學家普羅柯比(Procopius,約500~565)記載,高峰期拜占庭每天死亡1.6萬人。親歷瘟疫的伊瓦格瑞爾斯寫道:「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與被感染者、死者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健康如故。」

為什麼會這樣? 這不但表明強傳染性的瘟疫不但會遵從號令一樣地突然消失,還表明病毒不會進入一些人的身體內,為什麼?這一切都表明,瘟疫不同於一般的病變,它來到世間有它特殊的目的。

為什麼這次瘟疫源於武漢?流毒全國乃至世界

這次中共肺炎,截至2020年2月13號,據中共國官方數字說死亡人數已超過1000;據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的第四次評估報告,截至1月底,武漢每日可能有超過2萬人感染,現在湖北當地的病死率可能高達18%。從中共對這次瘟疫的處理手法上來看---封城,封區,封村,全國幾乎陷入停頓;從武漢流出的視頻上來看---哀鴻遍地,讓人揪心;從武漢殯儀館的工作強度上來看---7座殯儀館24小時火化屍體;種種跡象顯示,這次瘟疫的嚴重程度遠超我們的想像,遠非當年的非典可比。只可惜,國內的民眾由於信息的不透明,被國內假新聞欺騙,還沒有認識到它的嚴重性。

中共當代迫害正法修煉,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滅佛,天大的罪業因此而起。

始作俑者是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如果他不搞出點大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躋身中共最高領導層,他就該退休了,為此,他開始找最好欺負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當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調查法輪功,結果反映很好,沒搜集到任何罪證不說,公安部很多人開始煉法輪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還上書中央一份調查報告《法輪功於國家百利而無一害》,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政協主席李瑞環等,也都很支持法輪功。羅幹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擲,先給法輪功定性為「x教」,然後讓公安部去給他的定性找「證據」,把所有氣功、會道門甚至神經病造成的社會危害,還有練過法輪功又改練其它氣功的人出現的偏差,都強加給法輪功。

另一方面,羅幹暗中唆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一部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簡稱「武漢台趙片」),聲情並茂地羅列那些偽證,長達六個小時。中央開會醞釀、討論是否取締法輪功的會議上,就播放了這部片子,該片以假亂真的造謠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為中共最終決議鎮壓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羅幹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歲的羅幹以第9名擠進了最高權力層——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規為7人,為羅幹擴為9人),得以又幹了5年才離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7月22日在全國滾動式播出「武漢台趙片」,中共強迫各機關、企業、學校、事業單位組織全體成員觀看,以謊言煽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當年文革要批鬥劉少奇時,江青命令一下,劉少奇的罪證便鋪天蓋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圖造假成了政治進步的階梯。這部「武漢台趙片」又起到這樣的示範作用,看到羅幹、趙致真由此飛黃騰達,各地媒體、電視台競相效仿,編造攢湊出法輪功「危害社會1400例」。無視共產黨幹部腐化危害人民14萬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搞政治運動,以迫害人民來邀功立威。

非典、中共肺炎、下一次大瘟疫,這些集中的天譴,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天大滅佛罪業招來的。中共迫害正信修煉群體20多年,製造了無數家庭慘案,數十萬人被非法抓捕坐牢,當時抓到監獄、看守所、勞教所、戒毒所人滿為患,又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擴建勞教所、監獄,被確認迫害致死的已有4000多人。發展到後來,中共秘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搞搞活體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眾多國家和正義人士的一致譴責。

而這所有的罪惡,起因的很大的一部分,是「武漢台趙片」——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了多大罪業?害人於末劫不得救贖之罪惡,很大程度起於武漢,此次天譴瘟疫,自然要劍指武漢。

易感人群,謊言的迷失者

《聖經啟示錄》中隱喻道:「(迫害「羔羊」弟子的獸)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頭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做買賣。」

中共的做法沒跳出這個預言,他在全國搞人人表態、個個過關,都得站在中共一邊,否則,就是犯了政治錯誤,停職停薪、取消從業資格、開除學籍。舉手表態,就在手上被赤龍「授記」了。當然,入隊、入團、入黨宣誓效忠中共的,都在頭上被赤龍撒旦「授記」了,授記的標誌都是鐮刀斧頭,中共的黨章。

如此跟中共保持一致的這些人的主體,是為了工作、升遷、生計、發達,在單位努力、在社會上打拚的一代人,參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也在這些人中——當時的青壯年。第一次大瘟疫非典,現在科學總結的易感人群,也是那個年齡段的人:青壯年。大家看到兩者的因果關係了吧?

大家想一想,青壯年應該是體力與免疫力最強的人群,按常理來說應該是抵抗力最強的,可為什麼他們是非典的最易感染人群呢?這又一次說明了瘟疫的定向性。

17年後第二次大瘟疫:中共肺炎病毒,雖然各年齡段都有感染的,但是易感人群,主體是從80後到60多歲的人,這個區間段,涵蓋了當年第一次非典瘟疫的易感人群——瘟疫還在追殺他們。因為那個年齡段的人,很多粘帶著中共滅佛的天大罪業,武漢台趙片的毒害根深蒂固,被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同化而渾然不覺。

預言與未來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此預言很多年前就有,只是大部分人不重視,並非現搬出,請查看全文https://www.zhengjian.org/node/43675)一直在民間流傳,是在一場地震中被震出來的。

其中「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對應2019年9月29日~11月25日(陰曆十月間),湖北省中共肺炎瘟疫病毒的出現,正在這個時間段(非典也是2002年11月16日(陰曆十月間)最早在中國廣東省順德市出現)。第1例患者是12月1日發病,這比武漢衛健委通報的第一個病例的發病日期,時間早大約兩週。加上現在推定的潛伏期7~14天甚至更長,第1例感染者,最晚在11月就感染了,這表明病毒擴散的時間也會更早。美國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專家Daniel Lucey認為,中共肺炎病毒開始擴散的時間,最早可以在2019年10月。預言的時間與地點都應驗了。

其中「十愁難過豬鼠年」,瘟疫的爆發,正在2020年1月24日除夕前後,正是豬年、鼠年之交。

這兩個解讀告訴世人,劉伯溫的預言在應驗。這次的中共肺炎瘟疫,如約、定時而來。

「若得過了大劫年,才算世間不老仙,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一十三,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很明顯,如若人不醒悟,將來還會有更大的劫難。

《劉伯溫碑記》中一再警醒我們,所謂「天道無親,惟德是輔」,只有對於天地的敬畏,善良的德行,才是真正的避禍之道。「善」在碑記中出現了數次,「行善之人得一見」,「世上有人行大善」,「除非善乃能保全。」

在碑記結尾,劉伯溫用拆字的方式,象字謎一樣,告訴人們最為寶貴的三個字: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眞」字(「真」的古代寫法)。「眞」的上部似「七」,下部由「人」、「一」組成;將「引」字的「弓」進了「口」,就是「目」字,「引」字中「一豎」移至左側,這「一豎」加「目」組成「眞」的中間部份。

「三點加一勾」,是「忍」字。這裡是將「三(個)點加(到)一(個)勾」中,將一「點」加到「勾」上部「刀字頭」中,成了「刃」,將二「點」加到「勾」下部的「厶」中成了「心」,上下從新組合成「忍」。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善自上至下由八(倒放)、王、廿、口組成。

這三個字,就是「眞、善、忍」。中國文字蘊藏了無盡的智慧,給後世留下了探尋天道真機的線索。如果有緣人明白並認同了碑記道出的「真言」,就將如碑記最後寫的:「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這就是瘟疫中避疫的真言。

避疫千金方:天要滅中共 退黨保平安

綜上所述,前言萬語只為了一個目的,大瘟疫來臨(非典是第一次,中共肺炎是第二次,如人不醒悟,還將會有更大更猛烈的第三次),保全我們自己及家人的平安。所謂「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遠離中共,退出其黨,團,隊組織,誠心認同「眞、善、忍」就能遠離危險。身在中共的淫威與統治之下,為了生計自覺或不自覺的加入它,對人來講算不上什麼大錯,但是面對對與錯,邪惡與善良,自己內心的選擇卻是事關自己的生死。

也許你會說,我沒有幫助它做惡呀,我為什麼要遭報?

你沒幫它做惡,但是你是它的一分子(黨,團,少先隊員),你就在不自覺的壯大它。面對行惡時的沉默就是在幫助行惡。還有,請大家想一想,打仗是兵先死,還是將先死?肯定是兵先死。那麼天譴中,聽信中共謊言的廣大民眾,在法輪功的問題上,實際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的,站在中共各級官員的周圍,不自覺的成了他們的兵,瘟神能不先襲殺他們嗎?歷來都是這樣的規律:君主作亂,百姓跟著先遭惡報。城門失火還殃及池魚呢。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因為每一片雪花都曾經為雪崩增添了一份重量,也許它是不自覺的。

更重要的是:先食惡果者有機會醒悟,苦難能讓人清醒,後遭惡報者不給機會。所以百姓先遭難,是給百姓得救的機緣。神佛的慈悲是難以用常人的觀點與思維來衡量的,因為人總是用自己私的想法來衡量神佛,所以總是弄的人自己一頭霧水而難解神佛之慈悲。

也許你會說,我早就超齡了或不交黨,團,隊費了。

你的年齡是超了,你的費是不交了,但是你發過的要為共產主義奉獻終生的誓言還在,那獸給你打上的印記還在。那是你舉起你的手通過你的口說出來的。行為決定事情的結果,而不是想法。所以我們要有實際的行動去消掉我們的誓言,也就消掉了我們頭上的印記,到時瘟神才不會找上我們。誓言不是白髮的,平常我們還講許了願要還願呢,何況發的生死大願呢?所以一定要用行動去消掉這個願,消掉這個印,瘟神才會不找你。

讀史明智,借古鑒今。在中國的歷史上,改朝換代總是伴隨著瘟疫的橫行。中共也只不過是中國歷史上短暫的一個異類。天要滅它,誰也擋不住。作為一介小民,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順應天象,趨吉避凶。

到哪裡去退? 怎樣退?

請登錄或搜索大紀元退黨網站 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用小名,化名退都行,但是心裡必須得同意,否則無效。在中共國內無法上網的話,可以寫成退黨,團,隊聲明張貼在電線桿或其他公共場所,內心誠懇,也一樣有效。

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三退),誠心認同「眞、善、忍」,就是預防及治癒當下及未來瘟疫的藥引子、千金方,有了這個藥引子、千金方,你必能有效的避開瘟神,抵抗瘟神,治癒瘟疫。祝福大家都能平安躲過災難,進入歷史的新紀元---「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註:本文主要基於古金先生的詳述文章《再論:中共肺炎會過去,但更大更猛烈的瘟疫會再來》綜合改變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