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商人修煉傳奇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2月28日】

阿豪說:「修煉前我是做生意的,那時我三十幾歲,一年能賺三、四十萬元。三十年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這個數,在我們縣城能買十多處二手樓房。」

由於沒有心法約束,滿腦子被灌輸的都是馬列邪教的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從不相信善惡有報積德行善,所以他與太多人一樣,賺錢是弱肉強食不擇手段的。舉兩個例子說明他當時的人品:一次提貨時,付貨人誤把別人的貨混在他的貨里,阿豪不吱聲,拿回家偷偷賣掉。又一次,跟一個同行老闆有矛盾,阿豪整不過他,使暗招寫匿名信給商業部,誣告他經營假冒偽劣產品,導致他的店被查封。

一個親戚評價阿豪:「你走過的地方草都不長。」(註:俗語,通常用來形容一個人心太貪或狠毒)豪嫂麗麗說:「你這人膽子太大,啥錢都敢賺,有原子彈都敢賣。」

可是,那時的阿豪卻一直認為自己聰明,有本事,賺錢容易。結果,在生意場上拼來拼去,脾氣越來越暴,病漸多,身體垮了,近一米八的個子體重不到一百斤,臉灰色,三十幾歲就成了藥簍子。

一、歸正生意路

一九九六年夏天,阿豪喜得法輪大法,頓開茅塞,他明白了自己生意火,不是因為有啥本事,而是命里的安排,是自己前輩子修煉過,或行了大善積下的德,才發了財。隨後,他身體出現消業狀態淨化身體狀態,一番連拉帶吐,所有病一掃而光。在煉功調整身體中,出現一個多月大量便血現象,鄰居是醫院院長,道:「你得上醫院,很危險,這症狀要死人的。」
阿豪明白怎麼回事,知道修煉起作用了,這些於血髒物若不排出去,自己死定了,他沒有害怕。讓人驚奇的是:越便血氣色越好,體重越增加,能吃能睡。這種大量便血現象共出現過四次,每次都一、兩個月,這是當今科學很難解釋的現象。

阿豪喜歡探討人生,修煉前許多天文、地理、人類奧秘解不開時,他會思索和探討,朦朧中感覺科學之外還有更超常的東西存在。修大法後什麼都明白了,《轉法輪》是一本天書,是超常的科學。

阿豪說:「我悟到,在大法中修煉又做生意,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是給未來留下參照,我一定要用大法指導自己,提高心性,走正路,不能象常人那樣了,要做一個實修的人。」在做生意中,他聽師父的話。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的本事再大,你沒有德,你可能這一生啥都沒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當大官,發大財。」

阿豪說:「修煉初期,我一直思考,我視錢如命,爭鬥、怨恨、色慾、妒嫉、強勢、顯示、自私等人心都很強,是奸詐奸猾的奸商,人心那麼強,我能從這片沼澤里爬出去嗎?能修成神一樣的道德嗎?雖這麼想,我學《轉法輪》如飢似渴,最多一天學四講。打坐時腿是紫黑色,我知道我過去做的壞事多,罪業很大,十多分鐘就冒汗,我用石頭壓,用帶子綁。近幾年我每天打坐兩次,最大的好處,我身體越來越健康。」

得法前,阿豪經營產品多是假冒偽劣貨,價低、暴利。修大法後,他首先想到的是要斷掉假貨源。那時市場都這樣,不賣假貨等於斷了財路,這對於生意人來說是致命的。但是這一步必須得邁出去。他跟廠家打電話講:「我現在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做好人了,你們不要再發這種產品了。」

廠家不理解,業務員疑惑的道:「學啥功你也得吃飯呀?哪有跟錢過不去的?」

阿豪說:「有時我會猶豫,我是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呢?我是不是偏激了?其實是在掩蓋利益心。心性處在這種狀態時,斷掉假貨是不可能的。我心裡也急,不能老徘徊在一個境界上,後來我堅定的與廠家說,再發這樣假貨,我一件不賣,都存庫里,你們來人處理。」這一招很靈,假貨漸漸少了,阿豪心裡也感到輕鬆了。

豪嫂麗麗不是修煉人,知道後氣的不行,跟他吵道:「憑啥不賣?哪家不這樣?你裝什麼高尚?你不賣我賣,你修的要入魔了!發財都不干。」她翻帳本找電話,直接跟廠家聯繫。阿豪耐心勸她,講大法不失不得之理。麗麗梗著脖子道:「你別說這個,我就認錢,有錢我就是貴人,窮光蛋就被人瞧不起。」當守不住心性時阿豪也急了道:「只怕這錢到手你不敢花,要遭報的!」麗麗道:「你不用嚇唬我!哪家不賣?我沒偷沒搶,有啥不行的?」不管妻子咋鬧,阿豪是老闆,廠家得聽他的。

阿豪決定,寧可吃不上飯,也不再賣假貨坑人,沒想到不賣假貨之後,他生意照樣火,收入一點不少,而且村、鎮頭頭會來訂很多貨,新開店的客戶們也一茬茬的來。阿豪心裡也踏實了,確定自己的商道是對的,感到自己象個修煉人的樣子了。

有一次,一個在政府部門的朋友道:「以你現在的條件,完全可以花錢捐個官。」

阿豪驚訝道:「捐官?咋捐?」

朋友道:「在咱們縣郊區捐個名義副鎮長,不是挺好嗎?二十萬左右就能下來。」

阿豪道:「我去當副鎮長生意不扔了嗎?」朋友笑道:「不用上班,名義的,開會時參加就行了,有這個頭銜,你可以買點地,過幾年占地時轉手一賣,啥錢都有了。」

阿豪說:「如果我不修煉,這是美死人的路子。有權才能有錢。當時我一點都沒猶豫,說不用,我現在挺好的,不跟共產黨同流合污。」

朋友又道:「你可以爭取個人大、政協代表頭銜呀?這個不用花多少錢的。」

阿豪道:「那有啥用?」朋友道:「你是不懂,有了這個頭銜就不一樣了,工商、公安、稅務不敢隨便到店裡來查。你看咱縣的捷訊公司,還有王國公司,老闆不都是人大政協代表嗎?這是靠山。」

若是修煉前,遇到這種事阿豪會削尖腦袋去搶這把「保護傘」。阿豪說:「修大法了我能用這個下三爛的手段嗎?這是人中的好處,得明明白白放下,得到眼前的所謂利益會失去永遠的未來,誰能給你好處?只有魔。再說,大法弟子找什麼靠山?哪有天理大法正道靠山大啊!這是普通人永遠不懂的。」

二、修好自己多救人

阿豪過去被黨文化改造的性子急,爭鬥心強,修煉前跟妻子沒少打架,每次都是她哭著回娘家。修大法後,她鹹魚翻身,處處管著阿豪欺負他,有時當著顧客的面吆五喝六。不隨她心時還罵狠話:「你修傻啦?豬腦子呀?」

阿豪被弄的灰頭土臉,在店員面前一點沒有老闆的尊嚴。有時候背地裡,阿豪對麗麗勸道:「有事你回家說不行嗎?別在店裡呼來喊去的,對你不好,也掉你價呀。」她道:「上來火時壓不住啊!我沒你們修煉人那樣好修養,我憋著難受,事後想想老公你也是不易的。」

阿豪說:「作為修煉人,我知道她是幫我消業和提高。因為師父講了,從你修煉那天起,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發生的事都是為你提高心性道德的。我雖然有怨恨,過程中我一次次忍,一次次提高。再後來,她發脾氣時,我心態好多了,能笑著看著她,能找自己哪錯了。」就這樣阿豪的心性道德,快速提高著,這是今天各宗教人根本不懂的,他們已經不知道如何提高了,光做好事只是積德,還是在常人中,只有達到天國世界的道德標準才能去天國。

有個顧客曾問:「豪哥,我脾氣暴,媳婦說我像頭驢。我怎樣才能做到你那樣呢?嫂子訓你時,我看你還能笑出來,真是個勁。其實我佩服的不是嫂子,是你,你才是漢子。」

阿豪笑道:「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

在去岳母家閒坐時,小姨子娟娟道:「看你被我姐管的,跟個小媳婦似的,真沒出息!你就給她幾巴掌,我在這看著,看她能把你咋的?」

阿豪只是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比海深」。

阿豪說:「被人安慰時,我心裡也會生出脆弱感,覺的修煉太不容易了,有約束伸不開腰。但當我怨恨少了,心態好了,能主動為她著想,回頭看矛盾啥也不是。夫妻還是和睦相處好,多忍忍多替對方著想,感情會更深。」

令員工印象最深的是,是麗麗在店裡罵阿豪時,大家會瞪著眼睛看著老闆的反應。阿豪臉掛不住時會自嘲一句:「不知道底的,還以為我怕你呢,看把你能的?」隨後就走開了。

有的員工道:「老闆你真行,要我媽對我爸這樣,嘴巴子早拍上去了,慣她呢。」

阿豪笑了:「哪能那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是法輪大法告訴我的,有一天你走進大法修煉就知道了。」他相信有緣的人,慢慢的有一天都會走進大法修煉中來的。

二十年來,阿豪講真相從沒停過,他會利用一切機會去救人。有幾次,險些被共匪警察綁架,

經常聽到有的同修被綁架。不管邪惡怎麼猖狂,他都沒停過,有客戶來聯繫業務,先就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想:你就是不進貨走了,也是一個得救的生命。

家人和親戚都替他擔心,勸道:「你在家煉怎麼都行,為啥非得出去講呢?多危險呀?」

有個警察也跟阿豪道:「你在家煉我們不管,出去宣傳就不行,讓我碰到就抓你。」

阿豪道:「你簽個允許我在家修煉的字。」警察不敢。是大法弟子堅持講真相,它們違法沒理了,才找藉口說:好就在家修煉,別出去宣傳。邪黨就是怕人知道大法美好的真相,怕人們認清它的邪惡面目。

有一次,一個親戚特意告訴:「你注意點,公安一個朋友跟我說:你被盯上了,你店周圍的小商販警察都用錢收買了,你幹啥人家都知道。」親戚語重心長的說:「你生意好,別人都眼紅,你要出事了,別人會笑話死你。現在賺錢多難?好好做你的生意吧。」

麗麗也害怕,道:「你見人就說,見人就說,萬一進去,家不完了嗎?生意不完了嗎?」

阿豪笑道:「你不是很能耐嗎?咋也怕啦?」

麗麗道:「家裡不能沒男人,你要出事了,天不塌了嗎?你在家,我有個主心骨。」

這些年,每一個走出來講真相的同修,都有過這樣的家庭阻力;不管家裡外面咋難,就是憑著正念往前走。

三、走出色慾泥沼

財離不開色,有錢就有美色,你不要都成群的硬來。修煉前,阿豪每次去廠家進貨時,幾乎酒桌上沒色不成席。在這樣一個基礎上往前修煉走,其難可想而知。

阿豪的生意好,名聲在外,也格外招風,認識不認識的女人,會經常貼乎,套近乎。他用大法約束自己,心裡不管咋翻騰,守住心性,板住自己。尤其夏天,來進貨的女老闆和女店員香風粉黛紅紅綠綠在眼前晃來晃去,開單子時有的貼的很近。阿豪想:一定要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環境裡修出「高人」來,才不負師父所望。

有個進貨女老闆,見面就「姐夫、姐夫」咪聲咪氣的叫著,她穿著很艷很露,有時會張開手道:「擁抱一下?」好幾次道:「姐夫你看,小姨子這件衣服漂亮嗎?」

阿豪一臉正氣看著她,但是生理反應,被她搞的蠢蠢欲動,雖然想著「不可」,有時會想:「這要不修大法多好!」但是知道不修大法早成骨灰了。但是他明白,不是對方越漂亮,就越舒服,哪個女人都一樣,是自己生理反應。對於淫亂,人認為是占便宜是享受,實則是下地獄的大罪,如果看透背後因素,啥也不是,觀念的轉變就會瞬間解體那些色慾因素。

一個女老闆,年輕漂亮,聰明能幹。阿豪以前曾幫過她,她幾次打電話請吃飯,見面就「哥呀、哥呀」的叫著,真是把人叫的筋酥骨軟。她道:「你脾氣這麼好,事業有成,以後就是我的親哥哥。」本來明真相後,她已經屬於得救之人,就應該到此打住,可他沒有。後來她幾次打電話請吃飯,阿豪都去了。不知不覺中有了感覺:感覺跟她在一起挺愉快的,嘮嘮嗑,看著她,心裡挺舒服。直到有一天,阿豪忽然警覺:情的溫柔繩索已經捆綁自己了,我已經在溫水煮青蛙的鍋里了。接下來情況還真是這樣。

有一天,她道:「我老公有外遇了,我心挺煩的。」說著眼淚就下來了。

阿豪勸她:「你修大法吧,這是人解脫的唯一辦法。」不知為什麼,這話本是正念,可心裡又冒出一念:此刻我該安慰她、哄哄她、關心她、給她擦一下眼淚……阿豪驚愕了,自己這是啥念頭啊?哪來的?這不是魔性嗎!自己已經站在懸崖邊了,離地獄不遠了。

聽一個開天目的同修說:「過這樣的大關時,師父都為弟子捏一把汗。」宇宙相生相剋而成,有佛有魔,魔就是百般破壞修煉人的正念,人們心裡的每個念頭都被邪惡因素看的一清二楚,邪惡在不斷加碼。

果然,這時她又說了一句更具誘惑的話:「來世咱倆做夫妻吧?」

阿豪警醒後道:「謝謝了。我修大法了,今世成正果,沒來世。」他回答的很乾脆。事後阿豪心想:假如當時稍有猶豫,或開玩笑點個頭,舊勢力眾魔都會抓住把柄害自己,自己與她就都毀了。人類社會真是可怕,特別女子,對恩人動不動以身相許,她們沒想到,不但沒報恩,把恩人整地獄裡去了。報仇也沒這麼幹的!再後來,她打電話請吃飯時,阿豪直接拒絕:「忙,沒空!」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欲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

四、在同行中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阿豪說:「修煉前,我幾乎不跟同行有來往,心裡跟他們有一堵牆。修大法後,我用大法真善忍純淨自己,能低調做人。師父讓我救人,我想我得先救同行,他們跟我是有大緣份的人。」阿豪主動接觸他們,探討一些生意上的事。

廠家有客人來時,他會叫上幾個一起去飯店,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次數多了,也就有了情份。

阿豪告訴他們:「共產黨反天反神宣揚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無天國地獄,人死啥都沒了,這種思想造成人活著為了權錢利益無惡不做,敗壞整個中華民族的道德。遍地男盜女娼坑蒙拐騙偷,血泊不救,老人不敢扶的地步。歷次運動害死中國人八千萬,二十年計劃生育殺死胎兒四億,是南京大屠殺的上千倍,極力侮辱神佛,活摘器官。
所以古老預言都講共產黨會被一場大傳染病瘟疫中被滅掉,永遠在地獄中受苦。現在非典雞瘟豬瘟鼠疫等等蠢蠢欲動,就是針對共產黨的,因為還給許多好人機會,所以一等再等。但是不能總是等啊!機會越來越少了。只有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時為其獻身的誓言才能免受連累。給您起個化名退了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大多數人都同意三退,因為對共匪算討厭透了,都希望它是滅亡。

酒桌上,同行會跟廠家客人道:「這是我們縣同行老大,人好,生意好,學法輪功不抽菸喝酒。」這時,阿豪會借著這個話題講大法美好真相,講三退,水到渠成。

有一次,一個外省夫妻倆出來要帳,小廠子,黃了。

酒桌上女士道:「外面欠我們幾百萬,貨賣了,錢不給,急死人了,我愁死了!這可咋辦啊!」兩人心情低沉。

阿豪給他倆講《轉法輪》中「不失不得」之理,道:「別人欠你多少錢?或傷害了你,他得給你多少德,給你承擔多少災,這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哪有白欠的?人的福份錢財官啊!都是德換來的。宇宙中從來沒有占便宜的事。只是世人不懂,修煉人都是清楚的。」

女士激動道:「真這樣呀?經你這一說,我心裡堵了這麼久,真亮堂了,象開了一扇門。」

所以說法輪大法在中國上億人修煉中,無形中不知化解了多少馬列邪教無神論造成的惡果。許多人就因為想不開,打的不可開交,甚至丟了命。

生意人都有不跟別人說的秘密,比如貨源、利潤點、下線網絡等,儘管同行也知道大概,但都有自己的盤算。

阿豪的店小,但網點多,能輻射到市外一些城市。

有時同行問:「某地區你有好客戶嗎?」他會痛快的把電話告訴對方,並介紹這個客戶信譽情況,真心為同行好,希望他的產品能在那裡銷開。在別人看來,簡直是傻透腔了,都去別人那買,自己不沒生意了。

有新客戶進貨時會問:「還有誰家批貨?」

一般生意人這話是絕不能說的,阿豪是修煉真善忍的人,會毫不保留告訴他們。

為這事,妻子麗麗沒少訓他:「這事能說嗎?這是商業機密,都到別人家進貨了,誰到咱家來?你簡直修煉傻了!」她氣的呼哧呼哧,把東西摔的叮噹直響。

阿豪笑道:「賢妻,勿要煩惱,是你的不丟,咱生意下降了嗎?玩那心眼乾啥?」

再後來,其他同行老闆也介紹了一些新顧客過來,客戶來了就道:「我是某店介紹來的,說你家人好,生意好,你家人緣真不錯。」

阿豪跟妻子道:「怎麼樣?這就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服氣吧?記住真善忍是事業成功的秘訣。」

師父說:「你思想上沒有,沒把它看重。在常人中修,做什麼工作的都有,做生意就賺錢,心裡沒有有什麼關係,沒有把它看重,有和沒有是一樣,你就過了這一關。」(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阿豪說:「那就是我的目標,我在一步步向那標準靠攏。」

師父還說:「你搞個體經營、開公司,做什麼生意都沒關係,公平交易,把心擺正。」(《轉法輪》)

阿豪用師父的法衡量自己,要求自己,遇到事情時,就是這句法「公平交易,把心擺正。」他也把這句話經常跟顧客說。

以前若做錯了,會悄悄的改了;現在做錯了,他會當面跟顧客道歉,會彌補,不讓別人吃虧。與其他老闆之間有矛盾時,會當面道:「對不起,這事我錯了。」越這樣,發現同行越尊敬自己。有飯局時阿豪若有事沒去,事後會有人問:「那天你幹啥去啦?就等著你到場給我們上上課,講講你學的法。」

二女兒對阿豪道:「爸,你真變了,以前沒見過你跟誰點過頭,現在你能彎腰了。」

阿豪道:「是大法改變了我呀。」他體會到,生命越高尚越謙卑,越沒本事的人越猖狂。

有一次,幾個同行碰到一起,有的道:「咱跟溫州近,學學人家市場是咋做的?」

阿豪剛說幾句,就被一個小戶老闆小吳嗆回來:「你盡說好聽的,你家嫂子人品最次了,賣假貨坑別人,你在外面唱白臉說好聽的……還修大法呢,誰不知道誰呀?」

大家目光驚愕的看著。阿豪臉上發熱,但是沒吱聲,感覺不亞於受一次「胯下之辱」。若在以前,一定會拍案而起,甚至打起來。大家見阿豪一言不發,有人趕忙圓場,道:「他喝多了,別跟他一般見識。」

晚上去飯店時,阿豪心裡感覺不自然,不打算參加。又想:「不自然是啥心呢?是面子、自尊,自我被觸動了,得去掉這心。當年修煉前沒少暗地整他,這事也不是偶然的,是受報應還債吧!飯桌上,阿豪以茶代酒,對小吳道:「大哥從前沒修煉時,受無神論毒害,做了許多壞事用假貨坑人,這個我承認,但是我現在不賣了!若對不住的地方請多包涵,今後用得著我的地方,只要不是缺德事,不是違反大法真善忍的事,你儘管開口,若能幫上我一定盡力。」他心裡一點沒有恨,語氣中都是真誠。

大家見如此,氣氛立即活躍起來,有人道:「大哥有肚量,大家敬大哥一杯。」

小吳不好意思道:「中午整(酒)多了,你別見怪。以後我也學法,你就是大師兄!」從此以後,他見面就喊阿豪為「大師兄」。以前講真相他總是搖頭,現在他也三退了。

阿豪說:「我認識到,自己能以慈祥心態說話待人,就在散發著大法光芒,就能影響周圍人。」

有一天,一個常來進貨的顧客道:「你心態真好,一臉慈祥,很象一個高人。」

五、淺悟商道

阿豪說:「我體會到,正念強,路子走正時,生意就順,否則就有麻煩。大法弟子做生意沒有參照,全靠大法指導和心性狀態往前走,在苦累的複雜生意中,不斷修自己。」

時常有朋友問:「你生意這麼好,一定有什麼秘訣?」想探討點什麼。

阿豪道:「其實,我不懂管理學和成功學,這個那個磚家們能講一車,做生意也沒什麼花花點子,那些理論都是表面的東西,但是我的秘密就是真善忍。」

有的老闆問:「你對員工好,我也對員工好,你發福利,我也發福利,可我不在跟前時,員工就糊弄我,不幹活。我看你家員工不用管,幹活象驢似的,你肯定有招法?」

阿豪笑道:「有一天,你若修大法就知道了,善能感化一切。」

其實普通人對誰好,心裡是有求,嘴上不說,心裡都有他的自私的目地,所以沒有正的能量。大法修煉人對誰好是真心的,是善的境界,是無私無求的,這一點許多人都能感覺到。

給員工開會時,阿豪會講一些大法弟子辦的明慧網、正見網網站上古人重德行善的故事,比如:《王善人的故事》、《拉桿秤》、《舍銀救母女延壽得福報》、《奸商坑人遭惡報故事》……這些故事是神傳文化的珍品,昭示天理,喚醒善心,警示人不做惡事。

作為老闆,收銀台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可阿豪的收銀台誰都可以坐在那兒,有同修來了,或去街上辦事,阿豪起身就走,隨便指派一個員工坐那收錢,他沒提防心,不看重過眼雲煙。員工心情也不一樣:坐那收錢是一種品行的獎勵,會嚴格約束自己的。

哪個員工家有事,比如婚喪嫁娶,阿豪會到場隨份子,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哪個員工買二手房,他跟她們一起去找房。
錢不夠時,還十萬八萬的借給她們,有個員工借了十四萬。

知道的人都道:「現在借錢給爹媽都思量著借,你真行呀。」

有個員工阿豪借給了她十萬,她眼淚汪汪的道:「我媽都沒借給我這麼多錢,這要活不干好,我媽都得罵我。」

感動和報恩是人的善性表現,阿豪做而不求,心裡象沒這事一樣。每次幫助別人,心裡都感到高興,有種喜悅,覺的就應該這樣。這就是善良的幸福。

最熱鬧的是每年端午節、中秋節、過年,阿豪習慣給員工發福利:米、油、魚等等,有一年發了七件。

看到的人羨慕道:「趕上你這樣的老闆真幸運,員工累死都無怨言。」

有一次下班時,突然下起大雨,有兩個員工沒帶雨衣,阿豪道:「你倆等一等。」立即去超市買上兩件雨披送給她們。

員工道:「你真細心,換個老闆誰管這事呀?」

放年假時,阿豪笑著向員工交代:「拜年時一定要給家人和親戚講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們要給親人帶來好運。」大家笑著鼓掌。員工們真的給親人們講清了大法美好真相。這些年更多人看清了共匪迫害法輪功的卑鄙無恥。

他不輕易訓斥員工,順從不縱容,批評不傷人,放心不放任,獎勵而有度。有新店員應聘時,哪怕不適應干三天走了,都照發工資,這在別的店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夜裡下暴雨,兩點多了,一個店員給阿豪打電話:「雨這麼大,你不去看看庫房漏沒漏雨呀?」

這個女孩子曾經是父母管不了的刺頭,如果阿豪若不是用大法真善忍教育她善待她,她才不會遇事想著別人呢!為這事,阿豪開會多次表揚她,並給發了道德獎金。

阿豪說:「我認為,商道並不奧秘,什麼品行的人有什麼樣的管理方法,什麼境界的人做什麼樣的事,能夠啟發人的善心,激勵人真心去付出,能達到這一點,就是成功的商道。」

六、真心為別人著想

生意上會經常碰到一些小戶,拿貨少,耽誤事,麗麗有時甩臉子,耍態度。

阿豪勸她:「別這樣,咱也是從小戶起家的。」

這樣客戶來時,阿豪會主動幫助選貨,同時會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救度他們最重要。在他眼裡,大戶小戶都是一樣的,今天小不等於明天小,今天大不等於明天大。

遠途來進貨的人,有時要上街辦事,忙著趕車,風風火火,時間很緊。阿豪就買輛自行車備著,告訴大家:「這是公車,大家隨時用。兜里錢不夠時,隨時吱聲。」

事雖小,卻給顧客帶來很大方便。有的顧客開完單要著急上街辦事,掏出一把錢往桌上一放,道:「貨款你自己數,我先上街辦事去。」這種信任和託付,讓阿豪感到大法的威德,跟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打交道,他們放心。修煉前他是賊精溜怪,誰放心過他呢?

有的新開店的小戶來進貨,圖便宜,盡選價低貨,可低價貨一般都是滯銷品或處理品。

修煉前,有新客戶來時,阿豪專推銷滯銷品,坑人的小把戲沒少干。修大法後,他反過來了,有新客戶拿滯銷品時,會提醒:「這個價雖低,但賣的不好。」他們會用感激的眼光看著阿豪。

有一年冬天傍晚,要關門時,一個外地小姑娘來進貨。她二十多歲,臉黝黑,長的很不起眼,風塵僕僕的樣子。

她羞怯怯的道:「我想開個店,進點貨,你幫我選一下吧?」麗麗道:「明天來吧,已經下班了。」說著收拾東西要關門。

她道:「我票定了,明早的車。」她用渴望的目光看著阿豪。

阿豪道:「行,你拿貨吧。」說著讓妻子先回家,然後幫她一樣一樣的選。

她選了些便宜的滯銷品,阿豪道:「這個不好賣,回去也是壓著。」她目光有些驚異,道:「你心眼咋這麼好?」阿豪樂了。
她邊選貨,阿豪邊給她講法輪大法美好真相,她非常相信,道:「看你心眼這麼好,我信你的。」

打完包後,阿豪問:「你咋走呀?」這時天黑了,街上路燈亮了起來,行人也少了。姑娘道:「我扛著去汽車站。」

阿豪看她身體單薄,路又不熟,車站遠,想送她,但是忙了一天確實很累,心裡有點不情願,但他馬上意識到這是私心,一個姑娘若碰到壞人怎麼辦。於是道:「我送你吧。」用自行車馱著貨,跟她走到汽車站存好。

阿豪道:「你吃點飯,休息一下。」轉身欲走。

她低頭道:「哪來錢!我錢都進貨了,不吃了,睡一覺明早坐車就回家了。」

阿豪有點驚訝,也有點心酸,紅塵里的眾生,苦苦為生活掙扎,不得大法還有彼岸嗎?嘆息道:「貪官污吏橫行,幹個事業太不容易了。走吧妹子,咱們一起去吃點快餐,我請客。」她說啥也不肯。

阿豪道:「我也沒吃,就算你陪我。」飯後分別時,女孩感激的道:「我長這麼大,就覺的我媽好,沒想到這次出門,能遇到你這樣的好心人。」

阿豪道:「學法輪功的人都這樣,以後出門有難事時,你就找煉法輪功的人,都會幫你的。」

沒想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女孩,幾年後成了大老闆,生意紅火,一年從阿豪這進貨幾十萬元。

每次見到她時,她都會提起那段往事,對阿豪道:「只要你家有的產品,我誰家也不去,就進你家的貨。」還說:「什麼時候你有空到我那看看?我請請你吃飯?」二人歡笑。

在縣城開發區,有個老闆生意黃了。他欠阿豪的租費還有五千沒還,欠周圍人也不少。大夥去鬧,逼他還錢。聽說他欠債上百萬,他被逼的吃不下飯,人很憔悴。

阿豪跟他道:「欠我那五千不要了,你先還別人錢吧。」他感動的不得了,道:「豪哥,真是太謝謝你了!謝謝你!真夠朋友!」

阿豪道:「我若不修煉法輪功,這錢肯定要,現在誰不拿錢為重呀?你記住大法好會有福報的。」他說:「記住,一定記住。」

後來此人又翻身了,生意好了,過年的時候,他讓手下人送來一盒禮品茶。

送茶人道:「我們老闆說了,你是最好的人。」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