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是怎麼變成大事的(之二): 修煉人就沒有偶然的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3月19日】

只要把電動門打開,手這麼輕輕一按,這事就過去了,但我沒這樣做,引出了下面的故事。

三月六號那天,我在停車場值夜班。交班時經理交代過我,晚上兩點有個車出去再進來就讓他停在外面。凌晨兩點,果然過來個人敲玻璃窗叫我開門,我說白天不是經理說了叫你把車停在外面嗎?他沒說話就走了,我也沒起床。沒過兩分鐘他又回來了,說給我賓館前台的住宿票(停車場免費券)還有房卡,我又把前面的話重複了一下,這下他來氣了,大吼著:我要上班的。接著就罵了起來。他這一罵,把我的火激起來了,反正經理說了就不給你開。隨後他找來了賓館的兩個保安,連敲門砸玻璃帶用腳踹的,還說:我給你臉了怎麼的,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嘴撕開?見我真的不開門,他著急的說:你不開我,打110了。我一聽那股邪犟勁也上來了,反而說:你打吧,我求你快點打,這是我們經理安排的,又不是你給我開工資。他罵的越來越難聽,聲音也越來越高。我心裡想:我今天怎麼能碰見這麼沒素質的人,他要不給我道歉就不給他開門。但在那個年齡稍大的保安一再勸說下,我也怕他擾民,讓周圍的鄰居睡不安生,就把門打開了,他說白天回來還要和我理論理論,臨走時年輕的保安還給了我一句,你經理安排你值班,你算干什麼的?我也沒理他們,就上床睡覺了。

躺在床上,睡不著啊,心裡頭有點亂。本來簡單的事可能又讓我搞複雜了,小事變成了大事,其實只要我靈活掌握一下,問題就能很快的解決,他也不至於因為這就這麼暴躁,況且他還是個疫情期間指定醫院的一名醫生,身背重責,壓力很大啊,我怎麼沒想到替他著想一下呢,光想著自己睡個熱乎覺,這不是自私嗎?他大吵大嚷的,萬一小區裡的鄰居被吵醒了,那不也是因我而起的嗎?他一開始敲窗的時候,或在他給我房卡的時候,或保安來的時候,或他消停下來的時候,每一階段,只要我忍一忍,都能小事化了,就不會出現後面的狀況,可是每個階段伴隨著我的人心浮動反而升級了。我的人心也徹底被他帶動起來了,年輕時那種血氣方剛,爭強好勝的心上來了,逆反心也來了,你越咋呼越不管用,什麼心都來了,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師父說:「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的時候,那個心很難守的住。我說都在打坐中過去,那還容易了,可是不會總這樣。」[1]師父還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轉念又一想,我不是修煉人嗎?我這是干什麼呢?和他鬥什麼氣啊。我努力的使自己的心平靜下來,反覆的在心裡默念九字真言。也想起了這幾天一直背的一段法,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麼東西還沒有放下。」師父還說:「問題出現了,是自己和法理髮生了擰勁。找一找問題所在,把這個擰著的勁放開,理順理順。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鼓掌)」[2]是啊,一開始就是我擰勁了,我幹嘛要和人家頂著來呢?我有什麼東西還沒放下呢?於是我開始向內找,找到了很多不好的心,如爭辯心、爭強心、好勇鬥狠心、不服輸不服氣的心、頂著來的心、逆反心、不替別人著想的心、不善的心、不靈活的心、不聽勸的心、自我保護的心、名利心、懶惰心、安逸心、怕別人瞧不起的心等,看似不起眼的小事都被我的人心弄成了這樣,沒忍住,失去了一次寶貴的提高機會。

事後我問經理才知道,她交班時沒和我說車號,我也沒仔細問才造成的誤會。他這輛車不是經理說的那輛,我耽誤了人家上班,還讓他生氣,還耽誤了兩個保安的休息,心裡真的很抱歉。可這誤會哪能是偶然的啊,是師父為了我提高來的,可我又沒把握住,讓師父失望了,但這又是個好事,因為我找到了自己應該修去的東西,謝謝慈悲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