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機對講救人中修自己(下)

四川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3月25日】

四、警察說給你定位了要來抓你——去怕心

我剛開始用手機對打講真相不久,我撥通了一個電話就說:朋友,你好!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嗎?三退就是退出你曾經加入的黨團隊。為什麼要退呢?……他就粗暴的打斷我的話說:我是派出所的(警察),你有膽,你上我這來講!並說我給你定位了,要來抓你。以前我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當時怕心就出來了,趕緊關機卸下電池就離開了剛才打電話的地方。

我從法中知道:眾生的表現,對應的是自己的人心,這件事主要表現是害怕被迫害的怕心。師父說:「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用正念思考問題,每一個大法弟子都不會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來,看誰敢來迫害你!」[7] 我知道正念來自於法,於是就大量學法。再遇到這樣威脅我的警察,我就反覆背李洪志師父詩詞:「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以增強正念;並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操控他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徹底解體我思想中、心中對中共邪黨的恐懼。用正念思考問題還要轉變一個觀念,就是不能總是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上,沒有主動的把自己擺在救度眾生的位置上。從法中知道,那些表現惡劣的警察也多是天上下來為得法而轉生成人的,我們必須按照師父的要求承擔救度他們這個責任。觀念一轉變,師父就會給弟子做主了,還會有怕心嗎?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要是沒修出那麼強的正念,一旦出現怕心,就要堅定的排斥它,否定它、不要它,心想:「怕的不是我,是怕心在怕,解體這怕心!」。就這樣不斷的排斥它、清理它,怕心就逐漸變小、變弱,變淡了。

進一步向內找,我問自己:你到底怕什麼呢?其實,當時怕什麼並不很清楚,回過頭來仔細想想,才發現:怕自己被抓而怕失去人身自由、怕失去安靜的生活;怕自己被迫害,怕邪惡的行為與手段,怕被邪惡折磨的生不如死……。啊!這一切的怕,都是圍繞著自己著想。基點主要在「我」這,這為私的我才生出「怕心」這個執著。但我打電話是在救人,特別是被邪黨毒害很深的警察,給他講真相,希望他不要被謊言欺騙仇恨佛法,參與迫害大法弟子而毀了自己。給他講真相,讓這些已經被舊勢力綁架的眾生,掙脫死亡的繩索,給自己的生命一個獲救的機會!這並不是為我,而是為他的,那麼基點是為他的,心中只有他,所以為私的怕也就沒有它存在的空間了。

打電話救人也是在助師正法。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4] 我們有師父,師父無所不能。師父看我心中想著挽救面臨淘汰的眾生的為他的一念,符合了法,師父就會幫我,清除了我空間中左右我的「怕」的物質。從法中領悟到,如果你一動念就是為他的,你就站在新宇宙中了,你就會寬容,你就會平和,你就會有智慧,你就一定無所不能!你就神起來了!因為你展現出來的是法! 當然,要達到法要求的完全無私為他的神的狀態,還有一個過程,但自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畢竟在神的路上邁進了一大步。

下面講二個講真相救警察的故事。

有一篇文章描述的一個場境的畫面在我腦中印象十分深刻:大意是說有個人做了很多誹謗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壞事,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表現還很惡,大法弟子就想放棄他了。這時他天目看見很多人給他跪下,用期盼的眼神哀求他救救他們的主。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教導我們說:「我們看到那些個對大法態度不好的,對大法弟子很兇惡的,那這樣的人其實他也很可憐,他其實也是被中共造謠的謊言給毒害了,所以他才那麼乾的。當然也有一些人是受金錢指使。不管怎麼樣吧,反正是我們能救的,就包括這些,我們都要去救。雖然你看他現在表現的很惡,可是你不知道,他當初可能是一個神聖的天上的神來到世間當人,是為了得這個法才來的。」其實,這個行惡的人是被邪惡生命操縱才如此表現的,但其下場是十分悽慘、可怕的。不覺得他們實在太可憐了嗎?我們不能看他人的這面表現如何,他們今生被安排了參與迫害,舊勢力的目的就是想毀掉他們,但是他們當初是天上的神就是為法而來,就是堅信這個大法能救他們,才跳入三界的,所以不管他表現如何,我們還是堅持把真相告訴他,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從而使他救。於是我就萌發了講真相救度分管我們單位小區的片警。

我們是有好幾千人的大單位,有幾個生活小區,有二個片警。我沒有怕心,只想救人,直接找他們講真相。片警A五十多歲,我已幾次給他講真相都比較認同,並接受了給他寫的勸善信,其中也講了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他基本明白了真相。例如,一次我對他談到四川大地震時,由於中共官員貪腐學校都是豆腐渣工程,地震時房屋倒塌,死了不少學生。年紀輕輕,鮮活的生命一下就沒有了,而且很多都獨生子女,作為家長是何等的悲傷?!據說到某年清明節時死難學生的家長去祭奠時,中共說去的人多了(因死的人多),是不穩定的因素,派了很多警察去維穩(去阻止)。這時片警A插話說,我們都去了。不過我站的遠遠的。

再講一個「我不怕警察,警察怕我」的故事:片警B大概五十歲出頭,我還沒找他講過真相。我先寫好勸善信,沒一點怕心,堂堂正正直接到單位所在派出所大廳的接待處。接待的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高個子警察,等我前面的人辦完事,我就直接對接待的警察說:我是某單位的,有點事找警察B。然後他就拿起電話打到他的辦公室,他辦公室的同事說他不在,到外面辦事去了。於是接待的警察又問了手機號,用他的手機打給警察B,接通後他就把手機遞給我叫我直接與警察B通話。我問,你是某警官嗎?他說,是。我說我是某單位的某某,有點事想找你談談,你看什麼時間合適?他說,我現在在外面。我問:你什麼時候回來?他說:這樣吧,後天我都在所里值班,那時你到所里來吧。

到了約定的那天,我到派出所的接待處,給接待的警察說:我與警察B約好了的。於是他打電話給警察B,警察B出來帶我開了通往裡面的電子門,到了一個沒人的小房間裡。房門還沒關,看見片警A從一房間出來,片警B馬上對我說:「你找他嘛!」我說,已找過他了,今天就是找你。坐下後,我對他說:你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違法。我看他眼神漂浮、心神不定、如坐針氈的樣子勉強在聽我說。我說,修煉法輪功是憲法第三十六條賦予的權利,任何個人或國家權力機關都沒有權力干涉信仰自由。禁止、迫害修煉法輪功才是違背憲法的行為,是犯法的。你看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這些高官落馬,表面上是貪腐,實際上都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希望你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說到這,他說,我有事要走了。我又急忙說,若是上面壓下來的又無法推脫的,你要把槍口抬高一厘米……。這時他已站起身來表示要走了。我趕快拿出給他寫的勸善信給他,他嚇的驚慌失措結結巴巴的說:你,你,你,傳單都發到這兒來了! 我平和的對他說,這不是傳單,是我寫給你的信,你看最後還有我的名字。他不聽我解釋,也不敢要給他的勸善信,慌慌張張的走了。我看這就是他身後的邪惡害怕大法弟子講真相,怕明白了真相滅掉它。

此外,在講真相中還有要錢的,多的要一百萬,少的說你給我充一百元電話費,這都是針對自己的利益心來的。也還有一些眾生的表現對應著自身的其它的執著心,因篇幅有限不再贅述。

以上是我用手機對講救人中根據接聽電話眾生的反應,在向內查找並去除自己的各種執著心的過程中得到了內心的純淨與昇華;在打電話的能力上也有所提升與成熟。這一切都傾注著師父的心血,我由衷的感恩:師父謝謝您!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在往後有限時間裡,我要更加精進實修,盡心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助師正法的誓約。

個人體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全文完)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57695 用手機對講救人中修自己(上)
http://www.zhengjian.org/node/257696 用手機對講救人中修自己(中)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