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相信? 河南新密監獄:他的肺部已全部爛完

【正見新聞網2020年03月24日】

—法輪功學員陳孝民三兄弟遭中共迫害致死

繼兩位哥哥陳躍民、陳少民先後被中共迫害致死,河南法輪功學員陳孝民遭鄭州市新密監獄殘酷迫害,回家一個多月後,於2020年3月10日含冤離世,終年51歲。

明慧網報導,陳孝民被鄭州市新密監獄、第三監所迫害至病危,經家人多次要人後,才於2020年1月18日被接回家,回家後不能吃東西,於3月10日離世。

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東宋鄉陳家坑陳家三兄弟:老大陳躍民、老二陳少民、老四陳孝民,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修為、做一個好人。

然而三兄弟均被中共警察綁架、構陷、迫害離世。現在家裡還有70多歲的老母親和三兒子相依為命。

陳氏一家兄弟四人,其中大哥陳躍民、妻子李發英、老二陳少民及老四陳孝民,都相繼修煉法輪功。陳躍民曾是本地區的法輪功義務輔導員。兄弟三人都在三門峽市工作、安家落戶。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陳孝民與二哥陳少民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抓捕。年邁的父親四處奔走,打聽兒子的下落,受盡了煎熬,承受不了沉重的打擊,於2001年含冤離世。

大哥陳躍民(三門峽市紡織器材廠職工)曾兩次被非法關押折磨、非法判刑5年,在鄭州新密監獄受盡酷刑折磨,並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回家後毒性發作,他全身癱軟、四肢無力、腰部疼痛,還繼續遭中共各級人員的不斷騷擾,於2011年4月離世。

陳躍民的妻子李發英在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於2014年被非法判刑4年,非法關押在新鄉女子監獄。

2016年6月6日、7日,陳孝民、陳少民弟兄兩人分別在三門峽市工作處被當地派出所綁架、抄家。據知情人說,兄弟兩人被五六人壓倒,然後強行帶走。

陳孝民、陳少民被綁架後,他們在老家的七十多歲的老母親想念被迫害死去的大兒子、掛念被非法判刑的大兒媳、擔心被關押的老二和老四,悲痛欲絕,整日以淚洗面。

陳氏兄弟被非法關押在三門峽市看守所,之後在一年多的時間裡,沒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讓家屬會見。後來家人獲悉,他們已於2017年7月被非法判刑。

據悉,2017年以後,陳孝民、陳少民兄弟倆在河南新密監獄裡遭受了嚴酷的迫害,但由於中共消息封鎖,外界至今不知詳情。

2018年,陳少民被「保外就醫」回到家,家人看到昔日健康的他變成了一個完全沒有生活自理能力且疾病纏身的人。2019年5月14日凌晨,他含冤離世。據醫生檢查,他的肺部已全部爛完。

陳孝民被鄭州市新密監獄、第三監所迫害得骨瘦如柴。2020年1月18日,他回家後不能吃東西,於3月10日含冤離世。

弟兄倆在勞教所遭受的殘忍迫害

陳孝民曾經在河南省勞教三所遭受殘酷的折磨。2005年4月17日上午,警察賈子剛、劉天勛、徐水旺對他實施酷刑「上繩」,並用電棒電擊其頭部、面部;下午,副大隊長譚軍民坐鎮,賈子剛、徐水旺兩警察又給他「上繩」,還用電棒電擊其全身。警察徐水旺在松繩中猛擊他的脊背。從上午到下午,他們給他連續「上繩」六次。

「上繩」這種刑罰極其殘酷,即用細尼龍繩將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綁,把兩手反背捆起來,往上拉到能挨住脖子,繩子緊得勒到了肉里,人一動也不能動。「上繩」一次半小時,不斷地拉緊繩子,半小時後鬆開,緊接著再綁繩,綁一次為上一繩。此酷刑可導致繩子深勒進肉,令手失去知覺,難以恢復。

陳少民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在第二次被勞教前,被非法關押在洛寧縣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銬腳鐐,並且被逼著在看守所院內來回走。

2004年9月,陳少民被強制送入許昌河南省第三勞教所,當時是中午1點左右,遭獄警閆磊、徐祖盛拉到一中隊車間隔壁的談話室里(實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上繩」,被他們用皮棍渾身上下毒打。

2004年11月23日,獄警三大隊長師寶龍惡狠狠地用腳踩住陳少民的脖子,獄警譚軍民、徐祖勝、閏磊三人用警棒暴打他的敏感部位,用電棍擊打、皮帶抽打其全身。陳少民血肉模糊、皮膚焦糊。

一頓暴打後,獄警師寶龍唆使兩犯人穆俟東、王大磊對陳少民繼續行惡。穆俊東用手狠狠地掰撇陳少民的大拇指,讓他跪在警察都正濤面前,逼他說誣衊法輪功的話,陳少民拒絕,而後又遭一陣暴打。

在被非法勞教期間,陳少民受盡警察、犯人的百般折磨與摧殘。他的左腳被打傷化膿,左耳由於被注射有毒藥物導致流膿,人已骨瘦如柴,常常頭暈。

中共迫害法輪功給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庭帶來了無盡的痛苦,陳少民家庭的遭遇只是一個縮影。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