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大法化解了我對前夫家的恨

珍惜


【正見網2020年05月24日】

〈多麗•救眾生〉

小雨晴,
遠山翠黛垂屏。
淡雲低、
嫩涼拂面,
枝頭樂鳥歡鳴。
蝶兒追、
丁香浸露,
駕輕騎、
過客風行。
猶憶漢唐,
咸陽古道,
尋仙訪道苦飄零。
棄家業、
閨房別淚,
遺憾又心縈 。
來生或、
晨鐘暮鼓,
金榜題名。
路迢迢、
法輪大法,
使吾殘夢驚醒。
萬劫前,
穹蒼宇老,
願普度、
發誓天庭。
下走紅塵,
千迴百轉,
今朝終把正聲聽。
緒凝住,
前方已現,
村鎮兩三亭。
貼真相,
光碟書冊,
良善甦醒。

蘭香人如其名,秀氣且婷婷玉立,是一名八零後,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母視其為掌上明珠。

蘭香玉指纏縷秀髮感慨說:「回首少年時代,我就像一朵溫室裡的花,沒有挫折、沒有魔難,在一個令許多人羨慕的、富裕美滿的家庭中逐漸長大。」

一九九六年,她的父母先後修煉了法輪大法真善忍。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他們身上展現,令蘭香驚訝。更可貴的是,修煉大法後,父親不再煩躁易怒,在充滿著權錢利慾的商海中,堅守回歸了正義道德,令許多人感佩;母親成為了醫院裡少見的醫術精湛卻不拿紅包與回扣的好大夫,慕名而來的病人越來越多。

蘭香那時正準備高考,就在最後沖峰的那幾個月,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她的世界從此打開了另一扇門。

一家有共同語言,共同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道德,可想多麼溫馨幸福的家庭。可是誰也沒想到,鋪天蓋地的大劫到來了。

一、魔難中的堅守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馬列共產邪教教主、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

許多熟識的大法弟子,一夜之間身陷黑獄之中,蘭香也失去了公開信仰和修煉大法的環境。

這個時候,男友小金走進了蘭香的生活。在那種恐怖的環境下,無數中國人被央視共匪謊言洗腦所騙,到處是譏諷嘲笑謾罵,小金卻對蘭香修煉大法表示理解和支持,讓蘭香覺的難能可貴,也很感動。大學畢業後,他們很快結婚了。

小金出生在農村,家徒四壁,公公婆婆是地道的農民,沒有文化。這和蘭香的家庭有著巨大的差異,由於全家修煉,都努力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碰到矛盾,都會找自己的不對,對小金一家非常包容。後來,小金去讀研究生,家庭生活基本靠蘭香的工資維持。

小金研究生畢業了,原本以為他回來了,能減輕經濟負擔,家裡生活會好一點。誰知,他沒跟蘭香商量,就突然決定要把父母,還有八十多歲的奶奶從農村接來一起生活。這使蘭香的負擔更重。起初,她覺的很委屈,覺的小金太任性,這麼大的事完全不與自己商量,不尊重自己。後來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應該照顧公婆,包容他們才對,所以也就面對了。

從此,開始了四世同堂,兩對婆媳同在一個屋檐下的生活。奶奶年齡大,行動遲緩;公公不適應城裡生活,長期鬱鬱寡歡;婆婆脾氣暴躁,發起火來不依不饒,家裡的門鎖都擰壞兩個;小金性格固執也懶散,下班就是玩電子遊戲。而蘭香的工作非常忙,每天回家面對這樣一大家子,有時覺的真難!

每當心裡苦悶的時候,就站在陽台上,迎著晚風,想著師尊《轉法輪》中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蘭香點著頭,自語道:「我知道了,師父,我會做好的!」遇到矛盾,她就強忍著,忍的很苦。確實很苦,大家知道,如果是一群風度翩翩的才子佳人,大家坐在一起說說笑笑很快樂,或者是一群大德修煉長者,也能得到許多教誨。

可蘭香面對的則是......,瞅著都心堵。有多少普通人家,媳婦早吵開了:若不走就離婚。大多老人沒辦法,只好捲鋪蓋回老家了。

蘭香垂目說:「那時,因為工作忙,學法少,修煉漸漸不精進,也不知向內找修自己。

師尊在 《精進要旨》〈何為忍〉 中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而我不是這樣的忍,我的執著心放不下,強忍使我的內心積聚了很大的怨氣。現在回想起來,那時自己對大法的理解太膚淺了。」

儘管蘭香是帶著怨氣這麼忍著,雖然心中很煩,但是臉上總是帶著笑容,還是讓小金看到了妻子修大法的好,他對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也認同。

他知道,對這代人來說,如果妻子不修大法,就不會有他們全家在城裡過四世同堂的生活,早將其父母趕走了。

是啊,如果不修大法,蘭香這種從小養尊處優的城市獨生女,怎麼能包容這麼一大家子人?

然而,在中共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中,更大的家庭風暴還是來臨了……。

公婆受中共邪黨宣傳的影響,特別是公公不信神佛,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不理解,更擔心邪黨迫害會影響自己兒子的前途。

在女兒清清一歲多的時候,蘭香的父親因向世人講大法美好真相被惡人舉報構陷。

婆婆目睹了蘭香父被共匪警察帶走,被抄家,感到很恐懼。

蘭香每天回家看到的就是公婆那雙哭喪的臉,埋怨親家修大法,埋怨講真相,甚至不願讓孩子接觸姥姥姥爺。小金脾氣也越來越大。

他們似乎忘記了,他們住在這舒舒服服的樓房中,天天洗著熱水澡,得到這麼賢惠兒媳的照顧,全是大法真善忍給他們帶來的。

蘭香能理解他們受到的壓力有多大。確實,馬列共產邪教那紅色恐怖仿佛空氣中都是壓力。

那時,蘭香與母親承受著邪惡的威脅恐嚇,還盡力抵制邪惡對父親的迫害。

為了不讓丈夫一家擔心,蘭香每天還是保持著笑容,開朗的面對他們,希望緩解他們的壓力。慢慢的公婆也就不說什麼了。

一年以後,父親平安回家了。就在一大家人齊聚一堂的時候。小金竟然冷著臉高調的對蘭香,宣布一番話,不是歡迎致詞,而是告知:他找到了更好的對像,他要離婚!

蘭香還沒從父親受迫害的陰影中走出來,丈夫這不可思議的舉動如當頭一棒,讓她頭腦一片空白。

不僅如此,小金還在朋友圈中數落妻子讓他多麼的不幸福,而對自己出軌外遇隻字不提。
老金對兒子小金的行為不以為然,認為離婚沒什麼,還真覺的兒媳在影響他兒子的前途,他兒子應該有更好的追求。

蘭香痛苦的說:「當時,震驚、委屈、怨恨,一齊湧來!……他什麼家庭,我什麼家庭,我委身嫁給他,讓其全家享受都市生活,像奴僕一樣呵護侍候其全家,供其考研,沒想到利用完我……感覺被欺騙、自尊被踐踏……不知有多少種痛苦的情緒,如洪水決堤似的一下湧上心頭。

那時,我只有『我是大法弟子』的這一念了,只知道再苦再難,我都不能肆意妄為。」

若是普通人也許,首先做的就是賞給丈夫一記大耳光,然後罵走其父母全家。

可是蘭香是大法弟子,她沒有那樣做,只是淡然的一笑,目中含著淚水。

她沒有崩潰,也沒有報復丈夫出軌的醜行,她保持著最大的冷靜,與他溝通,也坦誠的與那個女人見面。

然而,小金還是執意離了婚,無情的拋棄了自己幸福的源泉,無情的拋棄了可與列女傳中相比美的賢妻良母。

不久,與小金海誓山盟的那個女人也很快離開了他。

蘭香內心感慨萬千。大法洪傳,師尊慈悲,小金全家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但在共產邪黨的恐怖高壓下,還是無奈的將良心掩埋。

馬列邪教破壞了多少家庭,罪大惡極。

離婚後,蘭香帶著女兒清清和父母一起住。

人生如夢,哇!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屋中的河東獅吼、老臉、心堵都消失了。生活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祥和。

素紗蕩蕩,輕拂妝檯,瑤琴依舊。蘭香又回到了自己久別的秀房,出閣時,曾經認為永遠不可能再歸來的香閨。

於是,她又成為了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對了,還有一位可愛的小小姐。

沒多久,小金再婚,又生了一個女兒,而公婆已回到了農村老家,因為這個媳婦別說侍候,都懶得多看他們一眼。

此後,小金一家生活的並不好。他炒股,欠了十幾萬元的債,給清清的生活費也經常拖欠;公婆回到老家,整日為兒子擔心,身體每況愈下。

小金如同《金魚與漁夫》故事中的那個貪婪的老太婆,瞬間一切所謂美好全消失了,面對他的又是昔日貧窮的破屋,破舊的木盆。

蘭香知道,是因為他們對馬列共產邪教的迷信與對大法牴觸與落井下石,才有了這樣的境遇。

蘭香只是覺的無奈,心裡帶著怨,基本不願與他們來往。

公婆在電話那頭多次表示,想見孫女,蘭香都支支吾吾的迴避。

蘭香說:「其實我知道大法弟子不應該這樣,但終究心裡放不下,因為我實在受夠了他們。」

一次,父親跟她說了一件事,對蘭香的震動很大。和其家熟識的一位老阿姨,丈夫是大老闆,但在外面一直包養著一個女人,老阿姨沒有發難。

一天,她丈夫又準備去那個女人那裡,老阿姨遞給丈夫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讓她丈夫轉交給那個女人,希望她誠念「法輪大法好」,保平安。她丈夫當時就流淚了。

此後,無論邪惡怎麼騷擾老阿姨,她丈夫都保護她。聽完後,蘭香也落淚了。

記得有位同修說:「在大法中修善,可就是看不到一點回報,你還要不要去付出,去為善呢?如果你在行善,熱心的幫助別人中付出很多,可是人家不但沒一絲的感激,反而嘲笑你是傻瓜。於是你憤怒了,從此再不肯行善,你那脆弱虛假的善良,就這樣被輕易的催毀了。你那其實不是真正的善,不過是常人的熱情罷了。」這句話給蘭香印象很深。

蘭香說:「大法弟子修真、善、忍,無數同修在巨難中放下恩怨,講真相救人,修出的是怎樣的胸懷,怎樣的善?而我還在私怨中打轉,真是太慚愧。」

師尊說:「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夠化解一切,只要敞開心扉,只要能夠寬容,我想什麼都能夠改變。」( 《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蘭香下了決心,一定要突破自己的境界與層次,要想改變別人,必須要改變自己,要想改變自己,就必須在修煉中精進起來。

蘭香開始每天大量的學法,沐浴在法中,感到自己的怨恨越來越弱了。

她知道這還不夠,必須要用善行去面對小金一家。

小金接女兒清清去玩,或是去他家住,蘭香都是提前安排好,逐漸放下擔心和顧慮。清清的舊衣服、玩具、書籍,也定期讓小金拿走,送給他的另一個小女兒。

清清說阿姨很高興,妹妹很喜歡。還說阿姨對她也很照顧,給她洗澡、洗衣服,也帶她玩。

一次,蘭香走到蛋糕店門口,正巧看到小金一家和女兒在一起,有說有笑,其樂融融的向這邊走來。

她的心還是擰了一下,很痛,但馬上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什麼都能面對。蘭香沒有躲閃,微笑著跟他們打招呼,小金有些尷尬,但他的妻子微笑著回應,一切都很自然。

蘭香說:「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大法中修善,我的怨恨逐漸消散了。」

後來,在母親的鼓勵下,蘭香決定親自帶女兒清清回農村看望她年邁的爺爺奶奶。

這個決定震驚了好友圈。朋友知道她修大法,還是勸道:「你想清楚啊,他們當初怎麼對你的,一個農村泥娃子,在你的支持下考研拿學位,在你家最痛苦受難時落井下石,拋棄你。如果是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去理他們的。」

蘭香笑道:「沒關係啦!讓那往事隨風而去吧!這麼多大法弟子都能用善良化解恩怨,我也一定能做到。」

第一年假期,蘭香去北方探親,正好路過小金的老家,她只帶女兒在老家住了一天。

雖然只有一天,感覺心裡還是別彆扭扭的,心裡的怨氣還是很強,不時往起冒,一見昔日的公婆,往事就冒出來,好痛啊!她真想跑掉。這就是修煉之難,不然每個人都成神了。

蘭香還是忍住了,也只能說是勉強面對的吧,和公婆沒說什麼話。不過就這短短的一天,公婆兩個老人還是很高興,見到了自己心愛的長孫。

回來後,蘭香的心裡不是滋味,給自己評了個差分:帶著這個怨恨心,怎麼化解矛盾,證實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呢?我還需要改變。

多麼好的賢妻良母啊!親愛的讀者,您是否想娶到這樣的終生伴侶呢!

第二年假期,蘭香又帶女兒去看二老,這次公公被檢查出嚴重的血栓病,走路氣喘,走出胡同都困難;奶奶九十好幾,只能臥床,全靠婆婆抱上抱下伺候。

看見他們這樣難,蘭香慈悲心起,感眾生之苦,開始體諒他們。那幾天,天天給他們做飯,家務也幫婆婆搭把手。

再次鼓起勇氣,跟公婆講大法美好真相,講大法給世人帶來的美好。送給公公一個護身符,這一次他笑著接受了。婆婆把護身符放在公公的枕頭底下。

臨走時,囑咐他們記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公公道:「好,我記著了,每天起床就念。」

回家後,婆婆打電話告訴,公公真的每天早起就念「法輪大法好」。後來,蘭香打電話問候公公:「下次我再來看你,你想學功嗎?」公公道:「行!」

第三年假期,蘭香再次帶女兒去看公婆,當然還帶有一個寶物——就是裝著師尊講法、教功錄像的MP4。在老家的那幾天,她每天教公公煉功。

婆婆看公公學功很認真,樂了!道:「孩子,不管你公公能不能堅持煉,身體能不能好,就你這份孝心,我們都滿足了!」

五套功法公公很快就學會了,抱輪一次就能堅持半小時,蘭香還陪公公聽完了師尊廣州講法的第一講。

一天傍晚,公公用儀器測自己的氧飽和度,突然高興的嚷起來:「正常了,正常了!」

蘭香和婆婆樂的跑過去看,道:「大法神奇吧!」公公連連點頭。

公公還關切的詢問親家父母的情況,後來還安慰蘭香道:「江澤民共產黨那些人欠下的這些帳,總有一天會被清算的。」公公真的改變了,蘭香真心的為他們感到高興。

臨走時,婆婆送到車站,道:「謝謝你帶孩子來看我們,街坊鄰居都說你這孩子有良心啊!」
蘭香道:「是師父的教誨,我們全家修大法真善忍,受益了,希望你們也能受益。」

前段時間,婆婆打電話道:「公公這半年身體有了很大的改觀,心情愉快了,不那麼氣喘了,走路能出胡同了。」

公婆對大法態度的驚人改變也令蘭香震驚,真是體驗和目睹了師尊的無量慈悲。

師尊講過:「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大法修煉者的善有怎樣的力量,蘭香終於有了一點點的體悟了。

蘭香最後說:「大法洪傳世界,師尊無量慈悲,善解無數冤怨,讓無數世人身心受益。
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只有帶著這樣純真無私的善,才有力量,才能改變人心,才能真正的救度眾生。

弟子叩謝師尊慈悲苦度!合十。」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