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要酷刑迫害回頭的「浪子」

高潔


【正見網2020年06月13日】

民間有俗語「浪子回頭金不換」,佛家講「佛法無邊,回頭是岸」,對於不明天理報應,做了一時壞事的人,無論佛家,或是人間都是持寬容態度的,而且願意改過自新都是持讚揚態度,給予很高的評價。

《三字經》中有周處除三害的故事,就是一個典型的「浪子回頭金不換」。

《世說新語·自新》記載,「周處年少時,凶強俠氣,為鄉裡所患。」當時的人把他與水中的蛟龍、山上的猛虎並稱為「三橫」,即「三害」。等到周處把蛟龍、猛虎除掉後,才知道自己在百姓眼裡也是一害時,下決心改邪歸正,拜文學家陸機、陸云為師,終於才兼文武,得到朝廷的重用,歷任東吳東觀左丞、晉新平太守、廣漢太守,遷御史中丞。他為官清正,不畏權貴,因而受到權臣的排擠。西晉元康六年(296),授建威將軍,奉命率兵西征羌人,次年春於六陌(今陝西乾縣)戰死沙場。死後追贈平西將軍,賜封孝侯。

由此可見,「浪子回頭」真的是黃金也難買其心,再也讓他回不到過去,而且對社會、他人、家庭都是只有益處而無害處。

但是這個理到了中共這兒卻行不通,「浪子回頭」中共不僅不允許,還要酷刑迫害,這是為什麼呢?

先看幾個「浪子回頭」被中共酷刑迫害的例子。

昔日借錢不還  今日慘遭迫害

白晶志是吉林樺甸市紅石林業局木材加工廠的職工,十多年前,他吃喝嫖賭無所不好。為了自己掙大錢,把兄弟姐妹的錢都借去了,時間不長,賠得精光,最後有班也不上,脾氣還很暴躁。欠人家錢不僅不還,還不准人家提,一提就暴跳如雷。而且他對妻子也很刻薄,什麼都自己說了算,還經常打妻子,家裡經濟困難,矛盾激化、家庭成員關係緊張。他被認為是當地有名的浪子。

讓人沒想到的是,1997年,白晶志變了,不僅回去上班,而且工作兢兢業業,髒活、累活都搶在前頭干。在家裡對兄弟姐妹也不象以前了,有時想起自己欠的債,急的直掉淚。為了還債,供女兒上大學,他買斷工齡還債。自己去學炸油條麻花,和妻子一起開了早餐店。自己半夜起來幹活,卻讓妻子晚些起來,累活都自己干。這一切的改變都因為他聽說了法輪功,並真的開始修煉,開始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替別人著想。周圍的人都說:白晶志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用「浪子回頭」來形容最為恰當。

然而,以前遊手好閒的白晶志逍遙自在,可洗心革面、勤勞向善的白晶志卻被中共關進了監獄。九九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他被非法勞教三年,並曾被吉林市勞教所的警察毒打,以至右側肋骨被打斷。在2010年1月11日,白晶志在樺甸市二道甸子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秘密開庭,冤判八年。白晶志八十歲的老母親每天冒著嚴寒去樺甸市公安局「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等處要兒子,卻遭恐嚇和謾罵。

霸王學會禮讓,反遭七年冤獄

湖北武漢市的劉運潮從小就愛打架,被認為是不可救藥的壞孩子。長大後在一建築隊當泥瓦工,吊兒郎當,街道、單位也對他無可奈何。他也覺得自己壞透了,心也挺苦的,覺得活的真沒意思,就破罐子破摔。成家後,生活非常困難,靠踩三輪車維持生計,常常以老大的架勢搶霸同行的生意,人見人怕。

可是就在一天早上,在公園裡他聽到了法輪功的煉功音樂聲,看到了「法輪功簡介」,裡面講修煉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等等,他當即決定修煉法輪功、參加集體煉功。

從此,往日的霸王學會了禮讓,遵守規矩排隊做生意,劉運潮開始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他曾講過這樣一段經歷:有一次輪到我載一對父子,當我吃力地將那肥胖的父子二個送到後,他們不付錢就走。我提醒對方沒付錢,對方卻罵罵咧咧說我沒長眼睛,我火冒三丈,準備上去就兩拳,但一想我現在是修煉人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忍住了。這時那父子倆已走遠了,我這趟雖沒賺到錢,但守住了心性,也值。

他開始處處為別人著想。1998年的一天,他談自己的修煉經歷時說:有一次,我拉三位客人,談好了價,拉到巷子口,巷子裡卻道路泥濘,還有水坑,她們一看三輪很難進去了,就說算了,我們下吧。這時我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處處要為他人著想,於是我從坐板上下來,踏著泥濘、趟著水坑,吃力拉車將她們送到了家門口。她們非常感激,要加錢給我,我堅持不多收錢。

劉運潮說:妻子也誇他完全翻個了,現在知道了噓寒問暖。劉運潮說到這裡,這個一米八零的男子漢,淚水直在眼眶打轉轉。真是幸遇法輪大法啊!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劉運潮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告訴世人自己從法輪功中受益,講述法輪功的真相,被中共警察多次綁架。2001年,劉運潮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期間,他曾被警察雙腳離地吊銬35天,因長期關禁閉雙目幾乎失明,視力只有一米左右,雙腿也留下殘疾行走不便。即使這樣,2003年1月6日回家才一個月,又被強行綁架送往洗腦班。

2007和2008年劉運潮又被中共當局綁架,並在2009年4月1日被黃石市下陸區法院枉判三年刑。

脫胎換骨的於慶濤遭中共迫害

於慶濤,男,約40歲,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區人,因犯搶劫罪於2002年7月被判刑十年,現在佳木斯監獄服刑。此次入獄前,他一身多年浪跡社會薰染而成的地痞習性,打架鬥毆、玩世不恭、不勞而獲、吃喝玩樂、脾氣粗暴,無拘無束。母親為他操碎了心,也管不了他,常常暗自落淚;姐弟也懼他三分,不敢勸說;叔叔也被他罵的躲著走,相處的女朋友也常常被他拳打腳踢,有家不敢回,最後跑到北京躲起來;街坊鄰居都懼怕他,象避瘟疫一樣遠遠的躲著他。他曾因打架多次被勞教,因搶劫曾在香蘭監獄服刑七年。

中共十幾年的勞教、監獄改造,不但沒有將他改造好,反而在裡面被鍛鍊得更加世故、圓滑、無所顧忌,被裡面的惡劣風氣薰染的更加粗暴、玩世不恭。此次犯罪入獄距他離開香蘭監獄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凡了解他的人,沒有人敢想像這樣一個滿身社會惡習、不可救藥的社會「殘渣」會有一天「驚醒」,脫胎換骨。

2002年7月於慶濤因犯搶劫罪被羈押在鶴崗市第一看守所。此時正是鶴崗地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最瘋狂時期,看守所裡非法關押了幾百名法輪功學員。於慶濤所在監號也關押了幾名法輪功學員,他親眼目睹了當時這些修煉人所受到的慘烈迫害。然而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深深地觸動了他的心靈,他覺得這些人與其他犯人不一樣,他們不但沒犯罪,而且人品好、心地善良。

經過與法輪功學員深入交談,尤其是聽到、看到法輪大法的書,於慶濤明白了真相。他覺得法輪大法太好了,當即跟法輪功學員表示,他也要學煉法輪功。

通過背《洪吟》、讀《轉法輪》,他懊悔地嘆息道:「如果我以前接觸到你們,看到大法書,我就不會象現在這樣做那麼多壞事、傻事了,攪的家無寧日,對不起母親的養育之恩……」學法輪大法後不久,他戒了煙,能夠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跟其他犯人的爭吵、打鬥現象逐漸減少。監室裡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小子真是變了」。

2003年4月他被轉到香蘭監獄的當天,因保護法輪功書籍,抵制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與警察據理力爭,遭到毆打。後被轉到蓮江口監獄一監區三中隊(當地十三隊)。因佳木斯監獄與連江口監獄合併,2005年4月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他所在的監區。監區板報上出現了誹謗法輪大法的宣傳文字,於慶濤看到後主動上前擦掉了這些惡意的不實內容,被惡警吊銬在接見室過道的鐵護欄上數日,同時並處以扣分、不給減刑。

2006年5月主管教育的副中隊長蘇佳峰與於慶濤談話時因他坦誠說真話惹怒了蘇佳峰,蘇和幾個犯人把於慶濤一頓拳打腳踢,暴怒的蘇不解恨,接著拿起膠皮棍,對於慶濤又是猛打。於慶濤被毒打的遍體鱗傷,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打的變了形,胖頭腫臉,行走困難,在監室躺了數日。犯人私下裡說:這裡哪有什麼法,警察打犯人就像打死人一樣,上哪說理去。一個月後他身體才得以恢復。

是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喚醒了於慶濤幾近泯滅的良知,復甦了他心中的善念,使他在絕望中找到人生的希望和前程的光明。然而,他卻因為維護正義與真理,遭受了更加殘忍的迫害。

決定修煉法輪功 卻被中共酷刑迫害致死

龐世坤,男,45歲,家住哈爾濱市呼蘭區方台鎮。十幾年前他因倒賣糧食,往糧食裡摻沙子賣,被判刑十幾年。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服刑期間,在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喜得大法,明白了人應該怎樣活著,他決心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就因為他決定煉法輪功,監獄惡警用各種慘無人道的刑法折磨,想讓他放棄修煉。後來,他被轉到四平監獄,在那裡,他在一個沒有陽光,沒有被褥的小號裡度過了整整十三個月,於2009年6月13日在長春監獄醫院含冤離世。

陳軍,男,湖南人,二十七、八歲模樣,在上海提籃橋監獄服刑期間,被從外監區調到看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隊,2004年8月被派直接做法輪功學員杜挺的看管包夾犯。在與法輪功學員接觸時,一直對法輪功學員很友善、尊重,在與法輪功學員深入接觸並讀學到師父的經文後,開始學煉大法。獄警發現陳學法輪大法後惱羞成怒,大約是2006年1月18日,把陳軍關押到二監區一中隊(獄內修理中隊)禁閉間,開始惡毒的折磨和每日毒打。有目擊犯人講:陳軍身上被惡警上「皮帶銬」(手被纏銬在腰間,上身只能筆直挺著,手和胳膊不能動彈),用封箱膠帶纏擾封住嘴,然後被不斷毒打。據說還從因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的青年實驗中隊專門抽調來惡犯蔡某、邱某到禁閉間毒打他。被迫害一週後,陳軍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到監獄總醫院。隨後不久,監獄把生命垂危的陳軍送回湖南老家。有知情者講,陳到家後大約一個月即離開人世。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二十一年裡,昔日的「浪子」因為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卻被中共酷刑迫害,甚至致死的案例數不勝數,不勝枚舉。

一個「金不換」的回頭浪子,到了中共這兒不僅不受歡迎,反而遭受酷刑迫害,很值得世人深思。有句話叫「事出反常必有妖」。因為一個正常心理與思維的人的都做不出這樣的事。《封神演義》中的狐狸精妲己,做出來的事都有違常理,她做出的酷刑不是對付惡人、貪官,偏偏對付的是對商紂王一片忠心的人;它考慮的不是商朝的未來,而是自己的一時之樂、一是貪慾的的滿足,這正常嗎?當然我們閱讀過這本名著,知道前因後果,相信這反常的事只有狐狸精能幹的出來。

今天的中國人身在其中,可曾想過反常理、反天理的中共是個什麼東西?是不是也是個妖怪魔鬼呢?

實際上,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中已經明確了自己的身份,開篇就表明自己是幽靈魔鬼:「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的上空遊蕩。」西方的「幽靈」,就是東方人思維中的魔鬼。人捧著魔鬼的書,把魔鬼當作媽媽,甚至幾十年哼唱著「爹親娘親不如黨(魔鬼)親」的歌曲,這不可怕嗎?

中共以「黨媽媽」自居,卻從來沒有給中國人帶來幸福、安定的生活,卻而代之的是飢餓、災荒、戰亂與各種災難。中華五千年文化中,開國皇帝打天下,推翻上一朝腐敗政權,是為了百姓有個穩定、富裕的生活,能安居樂業,所以開國皇帝馬上奪得天下,立刻就馬放南山,刀槍入庫,與民休養生息,發展經濟,用傳統文化育化民眾,鼓勵民眾敬天重德,修心向善。而中共不是,立足未穩,立刻撕破偽裝,大開殺戒,通過各種政治運動,殺有著深厚傳統文化底蘊的各界社會精英,不是育化民眾敬天重德,而是鼓動民眾反天地神佛,否定傳統文化,否定宗教與修煉文化,鼓勵和提拔按照中共假、惡、鬥為人處事的人,就是要把人心變壞。今天大陸的中國人思想與思維變異,把修煉文化當作封建迷信,不假思索的隨同中共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都是中共摧毀傳統文化,利用黨文化給一代代中國人灌輸洗腦的惡果。

中共的目的是什麼?在民間流傳的一本書中《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闡述的非常清楚明白:「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中共來在世上的目的是毀滅人類,這就能夠詮釋中共反常的原因。

人都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做好人,不就破壞了中共的罪惡目的了嗎?人都做好人,生命都得到福報,在生命的歷史長河中走的更久遠,中共魔鬼的假、惡、鬥就無處存身,中共不僅達不到自己的目的,還會因為作惡多端被神佛銷毀呢,所以中共不願意退出歷史舞台,不甘心自己的目的實現不了,所以中共不死不休的也要迫害法輪功。

中共的假、惡、鬥造就出了很多「浪子」,因為它要毀人嘛,壞人越多,做的壞事越大,它操縱起來容易,毀滅起來也容易。你說「浪子」要回頭了,上了賊船想下來,一個個「浪子」想修煉法輪功得救,跳出惡報的深淵,中共能願意嗎?這才是中共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回頭「浪子」的真正原因。

中共在毀滅人類,法輪功真相在挽救人類,真正的在救人,在從中共手中搶人、救人。但願世人能儘快的明白真相,拒絕中共,作出選擇,生命登上方舟,獲得美好未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