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大法弟子也要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文有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6月18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日刊登的「大法弟子也要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文讀後深有同感。師父講:「念「大法好」不但對常人有效,對於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細胞都念大法好,你會發現整個身體內都在震動。(鼓掌)因為念動的是法,所以才有那麼大的威力。」[1]

作為常人誠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得福報,尤其在這場「中共病毒」肆虐中,許多患病的世人,由於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得到康復。現代細胞生物研究認為:念動九字真言時身體會發生物質變化,也就是身體會產生正的能量,增強機體免疫力,能夠殺死病毒,也就是中醫講的「扶正驅邪」。從另一角度講:常人真心念動九字真言時,表明了你對神佛的虔誠,主動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所以就能得到神佛的庇護,病毒就不能加害於你。就如師父所講:「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2]

我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概是從二零零一年被關押在勞教所的時候,那時看不到大法書,每天只能回憶著背誦記得的師父的《洪吟》與《經文》,除此之外我就經常念「真善忍好」。二零零二年,有六、七個所謂「幫教團」成員,受610指派到勞教所來轉化我時說,你連《轉法輪》都看不到,你還修什麼。我說:我雖然不能看《轉法輪》,但是真、善、忍是最根本的佛法,只要記住「真善忍」三個字,並且在實踐中主動同化他,修煉也就在其中了。這次轉化在一週的時間裡,他們讓我看了師父新發表的所有經文,其中我把師父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發表的《洪吟》(二)-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大穹法光照 正法洪勢過 方知無限妙 法輪大法好 漸入世人道 眾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 背了下來,以後我每天都要念數遍,睡覺前、散步、有時間我都在念,有時深夜醒來都要念上一遍,後來形成了習慣,堅持至今,現在無論走路、坐公交車我除背師父的《洪吟》外,就念九字真言和正法口訣。

雖然我被多次綁架關押、勞教、判刑,二十年來大多數時光都在魔窟中度過,但是憑著我對「真、善、忍」的堅信堅定走到了今天。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中,我都多次絕食、抗工、不配合邪惡的要求、規定,無論是警察,關押的人員,外協人員(到監獄加工生產的人員),有機會我都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之我周圍的環境、周圍的一切都會隨著正念而變化。就如師父所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在勞教所時,我抗工不久,又以絕食、絕水抗議勞教所的違法行為。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理性和理智的去證實大法。首先寫了鄭重聲明,給有關部門、領導寫信,講清我為什麼這樣做的理由;同時也向「包夾」(專門負責看守法輪功學員的)講明我的目地,與他們的厲害關係,他們明白真相後也就不主動配合邪惡。這時大隊長、管教隊長都來了,(按照勞教所的常理,我的行為是要被關「禁閉」,或其它處罰)。我問他們:真善忍好不好,他們說好;我又問: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怎麼會被勞教呢?而且還剝奪我的合法權利,信件被扣押、不准女兒探視?對這些不公,我只能以我的生命來捍衛憲法賦予我的合法權利。他們說:這都是上邊的規定。我說:我與你們沒有什麼冤讎,我也不是針對你們,也理解你們,這也不是你們的本意。我針對的是江澤民以個人意願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現在你們將我的情況匯報上去,就與你們無關了,但是你們要清楚,迫害法輪功是違憲違法的。人都應該有良知,良知是自己能夠選擇的。他們走了,後來雖然把對我的包夾由三人,增加到五人,還專門騰了一間屋讓我和包夾住,二十四小時看守,但是環境卻更寬鬆了。大隊長還專門吩咐包夾,如果我洗澡,就到太陽能澡堂(平時勞教人員都是洗冷水澡,只有每年的「年三十」才得洗一次熱水澡,平時只有警察能洗)。我該做的都做了,該講的真相都講了,四天後我停止了絕食、絕水。

事情過後,一天一位女警察問我:勞教學員都怕大隊長(大隊長人長的高高大大的,隨時都是凶神惡煞的樣子,經常打罵勞教人員,甚至於打警察),見他就像老鼠見貓一樣,而且連我們警察都怕他,但是我發現,他一看見你,垮著的臉,馬上就變成笑臉,這裡就你不怕他。我說:他是凶,所以人人都怕他,也就人人都恨他。我是修煉真善忍的,做任何事都會為別人考慮,又不做壞事,我怎麼會怕他呢!更不會恨他了,反而是憐憫他,他怎麼會恨我呢!他見我就變成笑臉,是因為我是修煉真善忍的煉功人。

二零一六年我被關押在監獄時,一天剛換來專管我的年輕獄警有事找我,我像往常一樣直接進了辦公室,就要往凳子上坐,就被他訓斥:我都沒坐,你就要坐。我說:監區長講過,就我可以坐(獄警跟服刑人員談話,服刑人員只能蹲在地上)。他提高聲音說:在我這裡就不行!隨著他開始說很多刺耳的話訓斥我。在監獄多年,我還沒有遭受過這樣的對待,心裡很不是滋味,我剛要和他理論時,突然「真善忍」三個字出現在眼前,而且想起來師父的一段法:「有人說:走在馬路上,誰踢我一腳,也沒人認識我,這我能做到忍。我說這還不夠,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丑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 [4]馬上想到他這是幫我提高心性來了,我立刻向內找:心裡為什麼不是滋味,因為平時我就不把這些小警察放在眼裡,今天被他無辜訓斥,丟了大面子了…… 就在這時,我的包夾進來了,說有事情找他,獄警跟他出去了,一會兒他進來後,口氣一下變了,說:他也沒啥意思,我是想時間不長一會兒就完事。我趕快說:沒事!今天是我不對,對你不夠尊重。事後包夾告訴我:他聽見獄警的訓話聲,怕小警察莽干,對我施暴,就來找他說事,並且還跟他講:你可不要惹他,連監區長都敬他三分,你不要給自己找事。這事過後,小獄警再見到我時還向我表示了歉意。

修煉講順其自然,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沒有什麼特定的目地,時間長了,習慣成自然了,師父講,「無求而自得」 (《雪梨法會講法》),「有心煉功,無心得功。」[5]感覺經常念後,心會越來越靜,遇到問題會很自然的向內找自己,所到之處,周圍環境會很祥和。最明顯的是,以前坐公交車,或到菜市場,常常遇到常人爭吵,甚至打架之事,後來所到之處幾乎看不到了。在公交車上經常看到的是,年輕人能給老人讓座,相互碰撞後,會說聲對不起。這大概就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6]大法慈悲的場起的作用吧!

初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講法:《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論語》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