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環境中都保持精進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6月25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的工作是在希望之聲總部做全職銷售,一直以來工作都非常的忙碌,加上還參加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其他證實法講真相的項目,占據了我的全部時間。當一切的一切都變的按部就班的在進行著,一場突如其來的中共病毒武漢瘟疫,打亂了這一切,我悟到這是一次重大的考驗,我該怎樣面對這一切?

一、在環境的改變中向內找

今年的大年初一我出現了身體的不正確狀態,頭痛,渾身骨頭像裂開了一樣痛的不行,無法吃東西,連水都喝不了,嗓子疼。一走路就頭暈,無論是坐著還是躺著,身體裡骨頭一直都非常疼。這種不正確狀態持續了一週多,那幾天真的是非常非常難過的一種經歷。但我還是每天克服這種身體的難受,堅持做三件事。在慈悲的師父加持下,一週後通過學法煉功,才慢慢恢復了。後來知道武漢開始瘟疫流行,想起自己在大陸還有不修煉的親朋好友們,也都生活在被封閉被隔離中。心裡非常的著急,很快參與了網絡自動語音撥打項目和手機彩信簡訊項目。

通過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和懈怠,在對正法結束的時間上產生了執著。感覺自己一直在做媒體在做項目,已經很忙了,但是在對於給國內的眾生講真相上,就沒有太積極主動的參與。有些自動撥打電話,和發簡訊的項目都是舉手之勞的事,可是我就是沒有主動參與。我悟到我是在做三件事,但是做事的心態不是緊迫的,全力以赴的。我再找自己,這種留有餘地的安排中,我看到了一種「私」對人中的生活的一點點的小小的安排,就是反應在自己救人的心在一天一天的變的懈怠。我還看到,我一直滿足我在做媒體,在做項目,並沒有離開。我滿足在這種形式中,但是並沒有盡全力去做好這一切,在業務上,在項目中都沒有做到最好最極致。這種對形式的滿足中,背後有一顆「名利心」在裡面,沒有做到師父要求我們的用純淨的心態去救人。

當我找到這些人心時,我被驚醒了,我悟到讓我體驗到身體的痛,和媒體報導中得了「武漢肺炎」的那些眾生,和他們的感受是那麼的相似,目地就是要讓我知道那種痛苦,體會一個生命將不能被救度的痛苦。從而讓弟子能有一顆救人的緊迫的心。

重溫師父說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千萬年的等待……;作為一個學員,你來世的唯一真願……;作為師父,在正法中能不能救了你與眾生,成敗都在此一劫了。」[1]

我體悟到師尊對所有生命的珍惜,是大法弟子的鬆懈和安逸,才使得大量的眾生沒有能被及時的救度。我也發願將珍惜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像師尊珍惜我們一樣,珍惜所有的生命。珍惜救人的機緣,緊迫的去做,盡全力的去做。

二、在工作環境中體悟放下自我

我的工作是廣告銷售,從尋找線索到成功簽約客戶後,後續的工作往往更具挑戰,因為要和不同的人配合才能完成。有一次我的客戶自己創意了一版廣告詞,他自己覺的非常滿意,讓我趕快錄製趕快播出,可是當發給製作部門卻被退了回來。提了幾個意見,需要把原有的廣告詞的內容改掉。我需要去和客戶溝通,去說服他,按照我們的建議修改。開始時客戶根本不想改動說:「我覺的我寫的很好啊,我在其他電台就是播出這個廣告,效果很好啊,怎麼不能用?」

按照常人公司的做法,客戶就是「上帝」,他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可是我們是修煉人,我們要比常人更用心的對待客戶,在做事的過程中我們還有一個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裡面。製作部門提的建議確實是非常專業的,我不能因為怕麻煩,圖省事,不去和客戶溝通。但是,看見客戶堅決的不想改動,我發現一個常人對於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那是很難放下和改變的。瞬間我看到了我自己的問題,在工作中在生活中,我也總是維護我自己認為是對的事,而維護的往往是人的後天觀念或經驗或人中的知識造成的「假相」,用宇宙的法理來對照,往往是錯的。短短的一個三十秒的廣告詞的改動,在和客戶來來回回郵件溝通的過程中,我悟到不要急於試圖去說服和改變別人,而是向自己的內心看,當我最終放下了怕麻煩、怕浪費時間、怕被責怪、等等人心,一心只為客戶考慮。突然,客戶竟然說我們的建議非常專業,就按我們說的改。再到後面廣告播出以後,其他的事情也非常順利的能開展,客戶和我成了朋友。

我發現任何一件事情在成功的過程中總是會經過不同的階段,每個階段都會有不同的人參與,如果每個參與的人都能圓滿的完成他的工作,沒有一點勉強、將就、抱怨的因素在裡面。那麼事情的成功往往變的非常的簡單。所有的困難也都能迎刃而解。其實也是參與其中的修煉人境界達到了標準,神跡才能展現。

而當生活和工作中出現問題時,或者是項目發展遇到阻力時。我也會沿著時間往前推,「向內找」向過去展開,向深層推進。從事情的初期開始,哪怕我沒有參與其中,每當我聽到看到,在這過程中動的任何不正的念頭,我都歸正它。任何消極的負面的想法都否定它,堅信事情最終會為正法所成。有些我參與的部份,從初期到每個階段,我能想到的,任何沒做好的,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的,我都歸正,甚至再找當事人溝通以前曾經發生的事,彌補我那時的想法和行為的不足。有的時候,人的一面沒有做什麼,事情卻完全轉向了好的積極的一面,見證了神跡在人間的展現。

生活中的苦,工作中的難,過去了之後真的都成為了生命昇華的一個一個台階。正如師父說的:「什麼是修煉?其實沒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義。修煉哪,就是成就生命。」[2]

我體悟到我們在成就他人的過程中,也在被師父成就著我們自己。

三、過關中堅持背法

我的媒體修煉之路也不是一帆風順的,由於忙於做事,有一段時間我總是難以平衡好修煉與生活和工作的關係。後來漸漸的放鬆了修煉,表現出來就是我的業績往下滑,排在了團隊的最後一名,同時身體手臂和腿上長出了膿包,出現了病業假相的干擾。還經常被人問起我的業績,不但公司的同事問,連其他媒體的同修見了我也問,直接衝擊著我的「面子心」。覺的我已經很努力了,而不能被人認可,又帶出了「妒嫉心」和「抱怨心」。使得我的「向內找」停在表面,急於想擺脫疼痛和業績下滑,帶著很大的有求之心。最後身體的疼痛加劇,無法正常工作。

當這一切到了極限時,我決心放下人中的一切想法,只做一個踏踏實實的修煉人。想起以前背《轉法輪》背了六講,因為忙而放下了。這時我又重新開始背法,我採取的方法是,利用一切碎片的時間背,比如開車的時間,在辦事中等待的時間,坐地鐵的時間。除了每天和項目中的同事一起面對面學法,我利用所有的業餘時間背法。到後來背法就成為我修煉中的一種自動的機制,同化法的方式。不但突破了身體的病業假相干擾,業績也不知不覺中攀升。真正體現了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當我背下了《轉法輪》,我還會穿插著背《洪吟》、《精進要旨》及新經文。當背完了《飛天大學中國古典舞教學講法》,師父讓我領悟到在史前的遠古時期,神就奠定了用神傳文化救度世人的內涵,生生世世輪迴中我們當過文人、武士。人中的角色就在神的文化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在神鋪墊的文化中。感受到了師父對所有生命的珍惜。也讓我學會了要珍惜項目中的同修之緣。

師父給我展現了神傳文化內涵與價值。神傳文化是多元的文化具有包容性而不是排他的,這讓我看到自己在平時有維護自己的項目的一顆私心。讓我更能站在整體的角度看待各個項目之間的各自發展和互相補充的重要性。師父又教會我,不要局限在自己在常人中的銷售經驗,而是吸取其中的精華,走出一條獨特的媒體銷售的路,要做好銷售,做到最好,做到極致。

在背法的過程中,師父又給我展現了法中講到的:「這還不算什麼,那要煉到什麼成度?要使人的身體百脈都在逐漸加寬,能量越來越強,變的越來越亮。最後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整個身體連成一片,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地。」[3]一連幾天我無論是走路、吃飯、睡覺都被一層外在的氣機包圍在一種強大的能量中。第一次感覺到發正念被暖暖的能量包圍著。

幾年堅持背法帶來了由內而外的改變。背法讓我的主意識更強,不容易被環境的變化帶動。背法讓向內找的機制深埋在體內並且不斷加強,自動的就在自己的意念中時刻找出人心,歸正不正的念頭。背法讓我能在繁忙的工作中,珍惜時間,利用好時間。

在背的過程中有時會遇到心煩,背不下去了或是困的不行,我就開始找自己,有哪些人心被帶動了,卡在哪個心性關上,等提高上來了,又能流暢的開始背法了,往往師父又給我展示了新的法理和內涵。我悟到背法和修煉是息息相關的,實修中放下人心,背法中才能領悟及提高。

背法讓向內找修自己也向更細微處展開。比如修去利益心,通過學法及實修悟到,除了要放下對錢財、利益的執著,在去利益心的過程中,尤其在「新買的東西、名牌、價值貴的東西,付出過辛苦努力的東西」,在面對這些東西的取捨時,更能容易引起我的執著。

比如有一次女兒不經意的問我:「怎麼會忘了給她買東西?為什麼會忘?總得有個理由吧?」我馬上想到,是啊?為什麼呢?此時體內向內找的機制就開始啟動。發現我會把要做的事情自動在腦子裡排序,根據給事情排序的先後順序,來安排我的行動。從我認為重要的事情中我看到了我執著的地方,我執著個人利益,執著安穩的生活,執著眼前的利益。對眾生有分別心,計劃好了才去救人,背後有強大的私心。

四、風雨中的堅持

加州天氣乾燥,經常連續幾個月不下雨。可是往往我們每次在戶外舉行重要證實大法的活動時,卻會突然下起雨來。有好幾次活動開始時風雨交加,活動結束後變的陽光明媚。我想這也許是考驗我們對法的一顆堅定的心。我悟到大法弟子在舉辦活動時,風雨中的堅持,這本身就是真相。

上一次我們灣區集體戶外煉功,我們全家都參加了,那天雨下的特別大,但是我們在大雨中煉靜功時,都有很靜很殊聖的感覺。煉完功天放晴了,傍晚當開車去參加大組學法時,我們的眼前出現了大大的彩虹,一直伴隨著我們,還看到了三道彩虹同時出現在眼前。曾經聽同修說,彩虹出現的時候,不是人人都能看見的,看到的人是要提醒我們勿忘久遠的誓約。我們也感到這是師父鼓勵我們在風雨中的堅持。

正法修煉一路走來,我走過了國內險惡的環境,又經歷了國外忙碌的環境,到了這次紛亂的外部環境的變化,我悟到每一次環境的改變,都是一次實實在在的考驗,考驗弟子在任何環境中怎樣保持精進修煉的狀態。每一次考驗不同,但往往答案都是相同的,師父早已經在法中告訴了我們。

最後以師父講的話與同修們共勉:「不要被人世渾渾的亂象所干擾。修煉如初道必成!越到最後越精進!」[4]

以上是近期所悟,因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什麼叫助師正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交流會》

(二零二零年「希望之聲」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