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項目中的修煉與思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7月04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不知不覺我到電台工作已經五年多了。這五年多來我看到身邊總有人來來去去,有人是迫於經濟壓力,有人是無法適應這裡的制度與環境,也有人是無法找到自己的定位等等,其實以上這些問題我都曾遇到,因此也有過很多次想離開這個項目的想法,但每次通過對照法來修自己之後,發覺那些所謂使自己動搖的人與事,有些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有些是舊勢力惡意的干擾,也有些是師尊安排來為自己提高的機會。

在此交流一些在工作與個人生活中的修煉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在項目中的修煉與思考

我記得早在二零一五年初來乍到時,曾對於這的工作和管理方式很不習慣,當時看到有很多不同部門以及工作上的職責分工模糊,很多事情是你做也行,他做也行,好像是你該做,也好像是他該做,或者本該是A部門的工作範疇,但是被劃分到B部門等等。

當時我剛從一間管理制度完備的上市公司辭職來到美國,由於有工作經驗,也做過管理,對於這樣的環境一時間感覺難以接受,但覺的自己剛從國內來,在媒體行業又是新人,被人心障礙著也沒有完全吐露心聲,雖然後來也提了一些意見,但情況沒有改善,慢慢的就有些消極怠工,當時的主管也感受到了,漸漸兩人缺乏溝通,心中就起了隔閡,工作起來也不免覺的苦悶,自然想要離開。

直到有一天,我學法學到師尊說的:「其實作為大法弟子,這時如果念正,想到的是修煉、是責任、是應該做好的,你就應該把你覺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這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夠這樣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會做的非常好。」(《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看到師尊這段法講的如此直白,讓我必須正視自己所存在的問題,以及應該做去做的事情。於是我開始思考,在一般公司如果分工不明確,結果就是這件事沒人會去做,如果部門分工不恰當,最後涉及到的部門肯定會大起爭執。但是在大法弟子的項目中,即使管理層沒有進行明確的分工,也總會有一些同修在默默的,主動的去做,去圓容。那我又為何對此耿耿於懷,是不是自己怕多做事而憤憤不平呢?是不是由於有這種隱藏的私心,所提的意見才不容易被接受呢?

師尊說:「大家知道,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轉法輪》) 作為一個會成就更高果位、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怎麼能因為這種事而煩了心絆住腳呢?即使項目存在問題,也不能因為項目的問題,而忽視自己應該去修煉和提高的部份。

自此,我對於項目中的事,都會開誠布公的提出自己的意見,即使不能得到認可和採納,也可以坦然的接受了,並且更加積極的,盡力去做好自己能夠做的。當然,過程中難免還是會有摩擦和人心浮動的時候,但對照以上師尊的講法,很快就會過去。

另外,幾年前,我也曾因為看不慣一些同修的為人和處事方法想離開項目,比如覺的A同修怎麼黨文化那麼重?B同修怎麼能如此是非不分?C同修怎麼老是擠對我呢?真是越看越生氣,簡直不能與對方共事了;當把這些想法跟身邊要好的同修交流時,同修說:「我們都修了這麼多年了,修煉都到了最後一步了,一般的人和事很難動了我們的心了,沒有他們我們還修什麼?」

是啊,我怎麼就沒有把這當作是自己應該去修的呢?同修,就是要共同修煉的,同修的存在和表現不就是幫助我們修煉的嗎?為什麼我總去看別人的缺點,而不以此為鏡子自己好好向內找一找呢?別人表現出來的黨文化問題我也有啊,別人跟我過不去是不是因為我無意中傷害了人家造成的呢?哪怕自己真的沒有那些同修存在的問題,為什麼不能作為同修向對方誠意的與他們交流你看到的問題,就算對方不改變,為什麼就不能包容這樣的同修,非得有他沒我呢?這不是很莫名其妙嗎?往高一點想,作為將要成就正法正覺的我們,層次越高,容量越大,怎能不容人呢?再說,不同層次,不同空間有不同的生命特性和特點,我不能以我自認為對的(其實並不一定對的)標準去衡量別人啊。

還有根據師尊揭示的宇宙結構之法理,我體悟到,我們與各位同修甚至包括所有生命體其實是一個整體。不光是概念上的,而是物質結構上的,相互包容,相互共通的一個整體。互相會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繫和影響,那麼由於我們的修煉不到位,也很可能導致我們想要成就的宇宙與救度的眾生殘缺不全。

當悟到這些之後,心胸豁然開朗,我找到一位曾有間隔的同修深談了一次,彼此解開了很多誤會和矛盾,而且有些問題本就是修煉的因素,有些問題是自己不正確的心態造成的,當我自己能夠對照法去向內找,放下自我的成見,真正在法上看待同修和自己,向內修自己,這樣的間隔自然就消散了,彼此的相處也和諧了。那麼當有些矛盾還過不去時,我就知道,一定是我還沒有做好應該做的。隨著做好該做的之後,在生活和工作中又會遇到新的變化和挑戰,需要繼續去悟,去修,去提高。

經過過去幾年的經歷,我發現能夠認清自己對待項目工作的心態很重要,回想自己當初為什麼選擇來大法弟子的項目中工作呢?因為我認為這是一個可以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平台,如果這一點沒有改變的話,就很難再被修煉中反映出的人心所干擾和動搖。

但堅定的做好項目的同時,我也要謹防執著於必須在項目裡做事的人心,回想我也曾掩藏著一顆想要依靠項目來救人,把項目當作保護傘的執著心,其實救人的方式有千萬種,為何要執著做項目這一種呢?就算留在項目中,不實修,自身不同化於法,最終我們所代表的無量眾生也無法進入新宇宙而得救啊。做項目只是一種可用於救人的形式,只有真正按照法的要求去實修,同化於法,才是修煉的根本,才是讓自身所代表的無量眾生得救的保障。

至此我才終於擺正自己在項目中工作的心態,常以師尊的一段講法自勉,師尊說:「你做的事情本身不是修煉。你開的公司也好,你大法的項目也好,你做什麼也好,這個本身不是修煉;但是你做事的態度,如何對待這些問題、解決這些問題,用大法弟子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它、把它處理好,這是修煉!」(《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

二、找出隱藏觀念,正念突破病業關

我很幸運自小隨父母修煉,思想中沒有常人那種對於病的觀念,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幾乎沒有遇到過病業的問題,但最近的一年當中,我卻接連遇到兩次嚴重的病業關,從中我發現了自己隱藏很深的一些觀念和問題。

一次發生在大約半年前,一天早晨起床後突然感覺天旋地轉,大腦仿佛失去了平衡,腿腳沒有問題,但就是站不穩。我試了幾次,都不行,直接摔倒在床邊了,當時我腦中第一念想到的是師尊說的,「舉個例子,我在長春辦班的時候,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轉法輪》)

想到這,我心中居然還閃過一絲竊喜,想師尊這是也要幫我消一大塊業力了,然後就開始盤算著要請假,但念頭剛一出來,頭更暈了,甚至感覺快要失去意識了,呼吸開始困難。這時我才驚覺,現在是正法修煉啊,師尊安排的消業,是不會讓我們耽誤做三件事的,我這眼看就要昏死過去了,這就不是師尊安排的,而是舊勢力或魔的干擾和迫害!

於是我立刻支撐著坐起來發正念,大約發了半個小時左右,感覺意識清醒了許多,呼吸也正常了,但這時我腦中又冒出那個念頭來,要跟主管請假,但手機剛一拿出來,馬上想起幾天前一位同修的交流。當時那位同修說,自己曾和先生一起過病業關,兩人都是全身長滿了又痛又癢的大包,寢食難安,當時他們兩人作法不同,後來出現的狀況也截然不同。她是正念否定這個病業的假相,穿了高領長袖的衣服把大包蓋起來,忍著痛癢繼續上班,結果大包很快就消失了,但是她的先生請了假在家休息,結果那個病業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非常痛苦。同修交流,真的從根本上否定病業假相的話,就是要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不為其所動,從行為上否定。

想到這,我趕緊起身,晃晃噹噹的開始洗漱穿衣出門上班,雖然頭還是很暈,但是並不會像一開始那樣無法自控的跌倒了。到了公司之後,正常看新聞寫稿做節目,正常上下班,就這樣大約過了兩、三天,這個病業的假相就過去了。這件事過後,我告訴前幾天交流病業關的那位同修,非常謝謝她的交流,讓我在生死關頭,找回了正念。於是我也決定把我過病業關的經歷和過程交流出來。

我為什麼會出現這個病業?我回想在那之前聽說外地有位同修過病業關沒有過去離世了,我當時聽到除了感到惋惜和痛心之外,有一個隱藏很深很不好的想法,就是覺的去世的同修應該是正念不足,如果正念足的話,肯定能突破的。這個念頭背後隱藏著一種很自以為是的心,似乎好像換作是我的話,就能夠突破。這正給了舊勢力一個可以鑽的空子,馬上就給強加了一個生死關,讓你也來試試看吧。

在過這個關的初期,我看似好像用了正念「是消業不是病」的去看,但並沒有立刻想到要全面的從行為上否定,結果情況就變的更加糟糕,真正經歷過才知道,有些病業關是突然間的來勢洶洶,生死一念之間,一念之差很可能就醒不過來了,因此我意識到,對於過病業關的同修切記不可妄加評斷,唯有以正念加持。

還有一次病業關就發生在不久前,大約是二月下旬。我有一天下午上班時突然開始發燒,雖然堅持到了下班,但晚上回家後症狀加重,隨後連續高燒好幾天,乾咳到完全失聲,無法講話,這次的病業關讓我無法正常工作。我馬上意識到這又是舊勢力強加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學法、煉功還有向內找。

當時是二月下旬,中共病毒在中國開始大規模擴散,美國開始對中國實施旅行禁令,我由於每天報導這方面的新聞,不自覺的形成了很多人的觀念,看到本地華人紛紛搶購口罩寄回中國,我也跟常人一樣四處搜購口罩給家裡寄。其他同修都是買來給常人的家人寄,但我卻是給同樣是同修的母親寄,表面上跟她說,要讓她符合常人狀態,叮囑她出門一定要戴口罩,實際上我是擔心她被感染。因為她多年來每天堅持出門面對面講真相,我不可能讓她像常人一樣躲在家裡,她也不會這麼做的。 我知道她非常精進,正念很強,但還是忍不住,總想著要「以防萬一」。二月份時,在美國這邊雖然還沒有幾個病例,但我也開始要求我先生外出戴口罩,心想他得法晚,有時正念不是很強,所以也得讓他戴起來,也是想「以防萬一」。

後來我發現就是在這個「以防萬一」的背後,隱藏著我害怕家人被感染的怕心,不管家人的正念是強還是不強,我都不相信家人同修會免疫,那不就是不信師不信法嗎?這自然就成了被邪惡舊勢力加以迫害的漏洞。另外,我回想當時,一看到各地突發有關疫情的消息,總是有一種微微的興奮感,似乎是覺的我又有新聞可以報了,還會迫不及待的在辦公室公告這些消息。忘了自己不是為做新聞而做新聞,而是為救人才做新聞。

回想我的這兩次經歷,都是因為隱藏在內心,不符合法的「一念之差」召來了危險的生死關。這使我警覺要更加修好一思一念。另外,這兩次的經歷也讓我更加體會到大法修煉「向內找」的更加洪大的意義。

師尊說:「十年正法,乾坤再造,救度無量眾生於壞滅,開創無量大穹圓容不滅之法理,之無量智慧。此乃眾生之福,眾大法徒之威德。」(《精進要旨三》〈大法之福〉)

最初我學這段法時,只從字面上了解到是大法開創了圓容不滅的法理,那麼為什麼會圓容不滅呢?最近我的體悟是,就是因為「向內找」。我們原本處於舊宇宙壞滅的階段,師尊慈悲正法,把宇宙大法之根本法理開示給了我們,我們如能依此對照不斷的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不斷的修正自己,同化於大法,就能使我們自己以及所代表和救度的無量眾生免於淘汰,這即是大法賜予我們大法徒的威德。而正法後,各界各層各無量大穹皆以師尊開創的大法法理為標準,眾生皆可依法找自己的不足之處,不斷的修正歸正,就能永立於圓容不壞不滅之地。

以上交流為我個人修煉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二零二零年希望之聲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