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走在幸福的修煉路上

中國大陸:楊善口述(復一新整理)


【正見網2020年07月21日】

我今年七十六歲了,修煉至今二十多年了。今天我想把我修煉大法中出現的一些神奇故事寫出來,來證實大法的神奇,也感謝慈悲的師父二十多年對我的呵護。

一、巧遇機緣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月底,我看到剛得法二個月滿身是病的妻子,變得無病一身輕了。我想大法這麼好,我也學學。

有一天,我拿起《轉法輪》這本書就看,用了一天的時間將《轉法輪》看了一遍。看書的時候,下午我想抽根煙,可抽了幾口就感到不是滋味,我想是不是真的像書上寫的那樣,師父管我了。

第二天,出現了奇蹟:我這個一天抽一包多煙,喝兩次酒的習慣不存在了。身上患有的肩周炎、腰肌勞損、胃病還有心臟病這些大病不翼而飛了。我馬上將家裡一大堆藥扔掉了,從此後二十多年裡,我再沒吃過一粒藥。大法太神奇了,從那天我就下決心,一生修大法不動搖。

二、得法前後

得法前因患多種疾病,不能幹家務。學法後,我什麼家務都能幹,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天天快快樂樂的上班,回家有時間就幹家務,一改過去家務活只有妻子一人幹的家庭狀況。家庭比以前和睦多了。

學法前,因為患胃病多年,冷的、涼的、刺激性的都不能吃。學法後,三十年沒吃過冰糕的我一次吃了好幾支一點都沒感覺。我什麼都能吃了,我真的太開心了。

在單位裡,同事和領導都看到了我的變化,過去都是領導在安排活的時候,都知道我身體不好,有時就照顧我。這以後單位的重活我自覺的搶著干。一個人能幹幾個人的活,騎自行車真的好像有人推我一樣,上下樓真的一點不累,過去上兩層樓我就會氣喘吁吁,現在上十層樓也不會累。

記得:在我六十歲那年,裝修樓房,五層樓每天上下樓來回爬來爬去,最多一天上下四、五十趟,一天下來也不覺得太累。這是不學大法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通過我身體的變化,與我接觸過的同事和領導,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也都認可大法,這給我以後洪法和迫害講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三、洪揚大法

我學大法後,同事們看到我的變化,有好幾個同事跟我一起走進了大法中來。我還利用星期天節假日和市區輔導員一起到鄉下洪法。有時在鄉下一住就是三、四天不回家,那時看到有那麼多世人得法,真的發自內心的高興啊!什麼苦累都不在話下,洪法後的那種幸福感至今回想起來還是那麼興奮。

四、迫害後走正路

可是好景不長,就在我和我新得法的朋友們沉浸在幸福的時刻,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曾和同修們一起到市政府證實法,但每次都被警察截回來了。雖然這樣也讓我更加堅定了我學大法的信心。

隨著迫害的加劇,單位領導害怕了。找到我問:「還學不學法輪功了。」我堅定地說:「學!就是你們開除我的黨籍,我也要學。」我又繼續對他們說:「學法前,我滿身是病,那個年月我帶著病工作,還經常得到領導們的照顧。可我學了大法後,無病一身輕,一人能幹多個人的活,這麼好的功法我怎麼能不學了呢?我一定會一學到底的。」

領導一看我不會放棄,也沒繼續難為我,也沒對我實施什麼措施。可是就是因為我堅持學大法,主要領導讓我親妹夫對我勸說 ,讓我寫保證書,我沒有按他們要求去做,他們將妹夫的領導職務給停了。但就是這樣也沒動搖我堅修大法的決心。

二十多年了,至今我還堅修大法,大法已經是我人生的全部,不管還有多長的路,我一定會堅持到底的。

五、多種形式救人

迫害一開始,我不知道如何救人,但我就對我的同事們現身說法,單位的同事問我:還學大法啊?我會告訴他們:學!大法這麼好為什麼不學呢?我的身體這麼好不都是來自大法嗎?我還告訴他們千萬別聽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

後來師父新經文《快講》傳出來,我就給我的親朋好友講真相,揭露這場迫害真相。

利用周末,我和妻子同修到親戚家裡,利用探望的形式去講真相勸三退,大部分親戚都三退得救了。

我還利用多種聚會的形式救人,特別是有一次,我們多少年的戰友聚會中,我詳細的給戰友們講了,我身體健康的原因,還講了大法的神奇美好,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很多戰友都三退得救了。我真為他們的得救感到非常高興。

六、師父護我闖過心性關

在二十年的修煉中,我闖過了三次大的心性關。三次大關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過來了。

第一次、記得有一年冬天,那年下了一場冬雨。緊接著氣溫突然聚降,地上結了一層厚厚的冰。第二天上班走到一個上坡的路上,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且我的頭部先落的地,當時看到的人都驚呆了,要馬上送我去醫院,我沒有去醫院,我說沒事。我就起來了,真的沒事。雖然當時在別人看來我摔得很重,可當時在摔倒的那一瞬間,我的頭好像摔在了棉墊子上。我知道是慈悲的恩師保護了我。我過了一個生死關,沒有師父的保護,那天恐怕我連命都沒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第二次、記得在我六十八歲那年,我騎電動車送孫子上學,由於操作失誤,我被車門卷進去兩圈。如果是常人,腰當時就會被卷斷的。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當時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照樣開車送孫子上學。

回來後回家,上樓時我就上不去了,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回到了家。回家後,我沒有當回事,照樣學法煉功。半個月的時間,我一切正常了。師父又一次給了我一次生存的機會。謝謝師父!

第三次、記得是在二零一七年的春天,一天我開始發燒很厲害,到了晚上,我的心臟堵得慌。我發正念後好了一點。

第二天下午,我躺下就起不來了。妻子同修幫我發正念,可是我自己已經迷糊過去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到了晚上,我就這麼迷糊著,感到心臟疼、悶、憋氣、到達窒息地步,心跳幾乎已經停止。過了十幾分鐘後,我感覺到渾身無力,但我有了知覺,不迷糊了。

回想自己這是怎麼了,出現這種狀態,肯定自己哪裡沒做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想到此:我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找出很多人心,我發正念剷除它。加強了學法、煉功、發正念,一週後我又恢復正常,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又一次闖過了這次心性大關。

結語

我慶幸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洗淨滿身業力,師父為我承受了生生世世罪業,我慶幸我有師父管,我真是幸福極了。

二十年的時間很長,但和我們生生世世的漫長歲月相比,又是極其短暫的一瞬。無論將來的路還有多短,還是有多長,我都會一如既往的跟隨師父走下去。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